icon-close

腦子嗡嗡的,有些迷糊,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怎麼感覺這一路走過來,流年不利啊!

吃著窩窩頭,走著鄉間小道。

咣當一下,就被劫了。

簡直太冤了。

哪裡去找他這樣的經歷?

而且還稀里糊塗的和打擊他的山賊一起去走。

「怎麼了?」

一個人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

汪直抬起頭,迅速的把面罩帶上,差一點暴露了真實身份,所以聲音有些惱怒。

「大頭領,不好了,其中帶來的幾個人是被綁來的,根本不是自願的,現在他們正在大吵大鬧。」

「什麼?」

汪直瞬間驚醒。

不是自願,他瞬間明白了今天油膩男子騙子他。

很顯然他的直覺沒錯。

一查,果然是油膩男子帶來的人。

宋西星正在和人解釋自己的身份,還有為何來這裡。

於此同時,汪直站在一旁角落裡觀望中。

「就是他嗎?」

「沒錯。」

「他什麼身份?」

「聽說好像是讀書人,出來散散心,然後我就不知道怎麼回事被帶到了這裡。」

「讀書人。」

汪直喃喃道,目光陡然迸濺出一絲亮光。

擺在面前的一個問題。

放還是不放?

放吧,風險太大,沒準暴露,不放吧,殃及無辜。

汪直想了想,咬牙道:「帶走。」

「可是他…..」

「沒有什麼可是的,到了那邊和他們說一聲,再說,沒準以後他們還會感謝我們呢。」

「咱們一點銀子都不收他們的。」

於是,宋西星就被粗魯地拽上了船。

「你們不能這麼做。」

宋西星也急了,以為這些人要抓自己去做海盜。

要出海,只有一個,肯定是做海盜呀,還能幹什麼?

這是他的想法。

他竭盡全力的反抗。

邦一聲,眼皮翻白,暈了過去。

然後就被趁著夜色帶走了。

這一幕的經歷,陸西星終身難忘。

後來在新大明他也做出了《封神演義》,而這一幕的場景也被他寫入了記者。

成為了後世津津樂道的話題。

也導致了封神演義廣泛流傳,無形中增添了故事性。

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 但暗潮似乎對她躲入避水珠的行為,特別憤怒,它大聲咆哮著,更加兇狠的撲了過來,速度之快,力量之大,就算紫色避水珠有分水之能,也無法化解它的衝撞力,包裹著許恆樂紫色水泡,便如同高速旋轉著的乒乓球,翻滾著飛了出去,途中還不斷有突然成型的暗潮,加入到擊飛她的行列中。

就這樣,漆黑的深海海底,紫色水泡高速旋轉翻滾,只不過片刻,許恆樂便已眼冒金星,分不清東南西北,更不清楚時間在漫長的翻滾中,終究過去了多久?

直到有一天,她感水泡外的海水溫度在逐漸上升,隱約還有轟鳴聲傳入耳朵,她這才發現,水泡不停朝前翻滾旋轉的速度,似乎有所減緩,她心中大喜:暗潮應該是結束了吧?

她將靈氣一點點慢慢透出水泡,推拒著四周的海水,努力加快水泡停下翻滾的速度。

努力總有回報,這句話,誠然是童叟無欺。

當四周海水開始發燙,並伴有滾燙的灰色岩漿,如雨點般落下來時,她終於制止了水泡的持續翻滾。

循著耳畔中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望去,正在噴發中的海底火山,如同吐著火舌的巨大怪獸。

紫色避水珠似乎也在這時從暈頭轉向中清醒了過來,不用許恆樂吩咐,便裹挾著她,快速後退。

然而,她們還沒退出多遠,周圍的海水再度形成暗潮,向她們狠狠的拍了過來。

如果再度被暗潮擊飛,那疾飛出去的速度,即便她們都清醒著,也不能控制自己不直接落到正在噴發的火山口裡去!

許恆樂暗暗叫苦,不敢有絲毫的猶豫,強行在紫色水泡中轉身,協助著紫色避水珠狂奔回漫天灑落的火山灰中。

剛剛形成的暗潮,似乎很滿意她們乖乖聽話,只注視著逃跑的身影,卻並沒有進一步的追趕。

許恆樂與它對視了會,拍拍紫色避水珠道:「我們上去。」她知道紫色避水珠應該聽得懂她的話。

果不其然,紫色避水珠聞言,便帶著她快速向海面上浮。

然而,當她們腦袋剛剛探出海面的瞬間,一道莫名其妙旋風,如同鬼魅般,在她們左側不遠處顯出身形,並快速向她席捲了過來。

得!看來不等到火山噴髮結束,別想逃出去!

紫色避水珠此時與她保持著高度的默契,也不用她再吩咐,轉頭認命的潛回海里。

火山灰雖經過海水有所冷卻,但溫度依然滾燙,紫色避水珠不得不不停的旋轉紫色水泡,以此來降低水泡的溫暖。

許恆樂呆在紫色水泡里,一時也無事,於是時不時的將雷靈力轉換成冰靈力,結出寒冰,幫助紫色水泡降溫。

天地間有金、木、水、火、土五行靈氣,外加風、雷、冰三種變異靈氣,它們之間相生相剋,因而修士將它們修鍊成靈力后,它們之間便有了相互轉換的能力,只不過是相生的靈力轉換起來快一點,相剋的靈力轉換起來慢一點,但不論是快是慢,都會浪費一定的時間。

而修士鬥法,瞬息決定生死,所以鬥法時,修士往往只使用與自己靈力相匹配的法術,也就像許恆樂這般,有特殊需要,才會刻意轉換靈力。

暫時無性命之憂,許恆樂自然有閑暇打量這座火山。

從她試圖離開火山灰覆蓋範圍,受助的情況來判斷,火山應該是引發暗潮和旋風的主因,而暗潮和旋風頻繁的出沒,又說明這座火山活動相當頻繁,大量沉積的火山灰里,攜帶著濃郁的靈氣,這些濃郁的靈氣,會被流動的海水帶向遠方,但隨著火山不停的噴發,靈氣又會快速的得到補充,所以火山四周,一直處於高濃度的靈氣中。

她將目光上移,看向那個噴吐著火紅岩漿的火山口,畫面很美,很壯觀!

等等!海底火山噴出來的,除了火紅的岩漿外,好像還有亮晶晶的紅色石子,隨著火山灰,一起飄落向四周。

那些紅色晶石,看上去靈氣氤氳,許恆樂不知道它們究竟是什麼東西,但單看氤氳靈氣便知是好東西,先收集一些再說。

「我們下去好嗎?」許恆樂用商量的口吻說道。

很顯然紫色避水珠除了不肯讓她滴血認主外,其它的都很聽話,許恆樂一開口,它便迅速的帶著她沉入海底深處,直達火山腳下。

不知道噴發了多少萬年的火山腳下,除了厚厚的火山灰外,大的小的,淹沒在火山灰中,裸露在火山灰上,隨處可見亮晶晶的紅色晶石,這下可把許恆樂樂壞了,反正霧隱珠的空間大著呢。

海底火山是在許恆樂被暗潮送到這裡后的第三天,才停止了噴發,而霧隱珠內,也塞進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紅色晶石。

許恆樂也不貪心,火山噴發一停止,她便也停止了在火山灰中尋找紅色晶石的動作,讓紫色避水珠帶著她,快速的浮出海面。

沒有暗潮在旁虎視眈眈,也沒有莫名其妙旋風鬼魅般的出現在身側,陽光柔和。海浪輕拂,海鳥悠閑的飛翔,又是個適合出海獵殺海獸的日子,浮在海面上的許恆樂卻是東看看西看看,一臉的懵逼,她該望那個方向去,才能重新回到落地上呢?

迷失在蒼茫大海中,雖說這很正常,但孤身一人的她,若不趁著海獸們,還沒有從暗潮和旋風中反應過來,儘快回到陸地,被海獸嗷嗚吞入腹中,那是分分鐘的事,可水天一色的蒼茫大海中,沒有任何一個參照物,她連東南西北都分辨不出,又如何判斷出,回歸陸地上的路。

不論如何,呆在原地不動,始終不是辦法,她抬頭看看頭頂明晃晃的太陽,估摸了下時間,差不多是正午時分,然後又估摸了星沉大陸,可能在的方位,便奮力的遊動了起來。 她和一個男人睡了——

雖然只是睡在同一張床上。

媽蛋,現在怎麼收場?!

看樣子他還沒醒,不如趕緊跑,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拎起他的手,身子靈活一滾,轍出他懷抱,然後像只貓似的從床尾溜下去。

腳一沾地,拎起自己的鞋子就趕緊逃命。

逃到霽月軒門口,她猛地剎住腳。

門口齊刷刷地站著兩排侍女,領頭的季嬤嬤微笑著打量她。

披頭散髮,一身凌亂的衣衫,呼吸急促,微紅著臉頰。

季嬤嬤笑得意味深長。

「恭喜王妃,這是奴婢們準備的紅糖雞蛋,特地送來給王妃補身子的,天氣寒涼,王妃還是回寑殿用早飯吧?」

上官雲曦:……

這話聽著怎麼有點不對勁。

「不是,我為什麼要補身子?」

侍女們齊齊紅了臉。

「王爺身體強壯,圓,圓房……,是要補補身子的……」

上官雲曦:卧槽——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忽然,一件披風從背後裹上來,把她嚴嚴實實一包,一隻手順勢摟住了她腰,把她往懷裡一帶。

「那是怎樣?」

「起床都不打聲招呼,睡完就走?嗯?」

男人貼在她耳邊,嗓音暗啞,帶著剛剛起床特有的慵懶。

灼熱呼吸落在她脖側,泛起一陣陣戰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