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聶甄在施展身法朝旁邊挪移的同時,大吼一聲,手中射出十道燕雀,分別射向不同的兩個方向!

霎那間,一條赤紅的火蛇與一隻生深藍色的水鱷同時朝聶甄撲了過來。

火蛇完全由靈力形成的火焰組成,而水鱷則完全用水屬性靈氣形成,兩道武技同時落到聶甄原先所站的位置,若不是聶甄躲的及時,恐怕這兩道武技就會落到他的身上了。

與此同時,聶甄打出的十道燕雀,分別射向了另外兩個方向。

「砰砰砰!」

燕雀不斷引爆,而與此同時,燕雀爆炸的位置,一男一女兩名年輕人同時顯露出真身來。

那男子雙掌向前,釋放出一道火焰盾牌,而女子這是在自己的身體四周布置出一道水球,二人幾乎是同時釋放出自己的防禦武技,擋住了燕雀的攻擊。

「好小子,剛剛乾掉鬼陣流的人,居然絲毫沒有掉以輕心,不僅發現了我們的位置,而且在躲避我們攻擊的同時,居然還出手還擊?!」那女子驚訝道。

「看二位的攻擊手段,看來是雲火門與流水宗的人了?」聶甄冷聲道。

「不錯,算你小子有點見識!」那男子朝著聶甄冷漠道。

聶甄看著二人悠然道:「都說水火不容,我看你們兩個人配合的倒是挺默契的嘛?」

「另外,你們兩個人居然這麼快就碰到了一起,可千萬別告訴我,你們正巧遇到了,並且正好你們還交情不錯?」 千億總裁:絕寵傲嬌妻 聶甄冷視著二人。

「哼哼!告訴你也無妨,我們二人本來就是道侶,自然有道侶之間心靈聯絡的手段,我們會合沒有多久,就感應到這邊的戰鬥波動,想不到你運氣這麼好,居然能殺了鬼陣流的人!」那女子朝著聶甄冷笑道。

那男青年朝著聶甄,充滿了殺意道:「我們看得出來,你的修為在元境七段,我們二人也都是元境七段修為,如果是一對一,我們沒有信心對付你,但我們現在以二對一,你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的。」

那女弟子又道:「現在你只剩下兩條路可走,要麼現在就主動捏碎傳送靈牌離開,我們倒也可以省一些力氣,又或者……我們痛揍你一頓,然後全身重傷地逃離,你選一個吧?」

這二人的語氣,好像已經吃定了聶甄的樣子。

不過他們就是不確定自己能肯定殺死聶甄而已,所以希望聶甄主動離開,好讓他們省力。

而聶甄朝著他們二人嘴角一裂,笑道:「看來我已經別無選擇了?」

「哼哼,你明白就好。」

聶甄抬起頭,悠然地看著二人道:「那麼……沒有辦法了,我只能選擇……把你們徹底留在這裡了!」

就在聶甄話音剛落的瞬間,二人的身後突然竄出兩條金色的長鎖,二話不說直接捆住了二人。

「這……這是什麼鬼東西?!」二人大吃一驚,這個金色繩索來的十分突然,他們根本來不及防備。

繩索捆住他們之後,直接鎖緊,無論二人如何掙扎,根本就無法掙脫。

尤其是這個繩索的材質,根本就看不出來是什麼製成的。

二人同時施展火焰與流水來攻擊繩索,想要通過水火屬性的攻擊來將這跟繩索毀去。

可是這古怪的金色繩索,面對水火攻擊,根本就沒有半點傷害,甚至力道還越來越緊了。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二人的眼眶充血,不知道是因為太過緊張,還是被繩索捆得血管爆了。

「哼哼!你們以為我吃飽了撐的跟你們糾纏這麼久?」聶甄頓時冷笑道。

就在二人朝聶甄偷襲的時候,聶甄除了甩出十道燕雀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偷偷釋放出兩具流金傀儡,讓流金傀儡化為金色水滴,悄悄朝二人身後趕去。

然後聶甄故意和他們搭話,給流金傀儡潛伏的時間,然後出其不意,將二人捆住了。

流金傀儡用特殊材質煉成,砍不斷打不爛,水火不侵,不在五行之中,這二人的水火屬性攻擊自然無法摧毀了!

二人還在想辦法掙脫出流金傀儡的時候,聶甄已經朝他們沖了過去!

「等等!且慢!我有一言……」

那男子話還未說完,就被聶甄衝上前去一劍斬殺,那女子尖叫了一聲,有心阻攔卻奈何自己已經完全被流金傀儡捆住。

聶甄二話不說,回手又是一劍,將那女子也一併斬殺,瞬間又殺了二人! 「或許,這次的實驗,你們想過放棄嗎?」

程錦錫再次開口。

蘇歌和許洋都明顯愣了一下,隨即一起回答,「沒有。」

在他們看來,這並不僅僅是一場實驗,這是一個病人的性命。

病人的性命,怎麼能隨意放棄呢?

「嗯。」兩人的回答倒並沒有讓程錦錫意外,「馬上開學了,兼顧學業的同時還要完成實驗,應該會比較辛苦。」

「我們會自我調整好時間。」

「好。」

程錦錫也沒有多說什麼,滿意的看了眼兩人,隨即轉身離開實驗室。

就在他轉身的瞬間蘇歌下意識的想叫住他。

張了張嘴卻又沒發出聲音。

算了,現在還不是時候。

夜氏家族到底有沒有救楚亦寒的葯尚且不清楚,等有了把握之後再去求他幫忙吧。

冬天一到,容城的白天越來越短了。

往日蘇歌回到家都是白天。

今天到家天卻已經黑了大半了。

楚亦寒大概也是根據天氣調整了工作時間,蘇歌到家的時候,他也已經回家了。

見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手機,蘇歌扔了手裡的外套就直接朝他撲過去,「亦寒。」

男人抬頭看了一眼,很自然的放下手機,然後朝小女人伸出雙手。

小女人一把撲到他懷裡,他低下俊臉就在她頭頂秀髮上吻了吻,「今天怎麼看起來這麼累?」

「有嗎?」蘇歌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小臉。

她臉上寫著累嗎?

今天除了遇到艾米那個女人有點心累以外,好像也並不是怎麼累。

「馬上開學了,你們的實驗還沒結束?」

男人一邊溫柔的撫摸著她的秀髮,一邊淡淡問道。

「是啊,實驗室如今沒什麼人,連個幫手也沒有,一時半會兒可能結束不了。」

不過不管實驗多少次,她都不會放棄的。

她相信只要堅持下去,實驗一定能成功。

「怎麼,實驗室沒人?」

男人臉色並無多少變化,只是眉梢好像輕輕挑了一下。

「是啊,馬上開學啦,學長們都大四了,好像是想好好享受一下校園生活,不想把時間都耗在實驗室里,一個個的都退出社團了。」

蘇歌說話間,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在男人懷裡窩著。

男人安靜了一會兒沒說話。

「你難道不想好好享受一下校園生活嗎?」

男人話音剛落,小女人就將腦袋揚了起來。

見男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一片認真,她在他懷裡掙脫了兩下出來,坐到他身邊,「對於救人,我是認真的。」

她不會輕言放棄。

至於校園生活,她不覺得有什麼可享受的。

她重活一世的意義,就是讓這一世,活得有意義。

男人當即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你剛剛在看什麼?」

蘇歌重新找了個話題,順帶看了眼沙發上男人的手機。

他好像看得很認真。

「實驗這麼忙,你怎麼還有時間去溫氏企業工作?」

男人有些突兀的問道。

「呃……」蘇歌下意識又看了眼男人的手機,所以她幫溫立心談合作的事,外界已經傳出去了? 聶甄霎那間連斬三人,而外界卻直接暴動了。

「怎麼回事,剛剛雲火門和流水宗的兩名弟子居然同時隕落了?!」

「雖然都不是最強的弟子,但是二人同時隕落還是令人感到十分驚訝啊。」

「據我所知,隕落的二人是道侶關係,我看他們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聯絡渠道,遇到一起的時候正好遭到什麼大難?」

此時,雲火門和流水宗的宗門強者臉色都不是特別的好看,剛剛隕落的二人,雖然都不是各自宗門的最強弟子。

但是他們是道侶關係,聯手的攻擊威力十分強悍,這兩個人同時隕落,對各自宗門來說都是十分肉痛的事情。

「秘境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死亡呢……」慕容雨眉頭微微皺起。

雖然只是三個人,不算是大面積的死亡,可這神國盟賽才剛剛開始怎麼可能有如此大規模的傷亡呢……

外面的人做夢都不可能知道,聶甄這種人一出手就要人命,尤其是在這種敵人隨時會逃離的情況下,他出手各種算計,以確保敵人無法逃離。

就像雲火門和流水宗的弟子,他們根本連拿手絕技都沒有拿出來,哪裡想得到會在瞬間就被聶甄所殺,甚至連拿出傳送玉牌的心思都沒有。

聶甄斬殺了二人之後,收拾了三人納戒中的東西,原本準備離開此地

但就當聶甄準備離開的瞬間,突然他的臉色一凝,暗呼道:「不好……這裡的動靜還是鬧得太大了,終於還是引來了……」

「吼!」

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從不遠處的山谷傳來,一頭元境六段的靈獸從谷內沖了出來。

只不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頭靈獸一個身軀卻足足有三個腦袋,每個腦袋都長有四隻眼睛,外加一張血盆大口。

「是煉獄三頭犬!」聶甄識破了這頭靈獸的身份。

煉獄三頭犬屬於靈獸中比較生猛的一種,它性格殘暴且不說,還長有三個腦袋,每個腦袋都能釋放出一種屬性攻擊,三個腦袋修鍊的屬性各不相同,這令它的攻擊力成倍上升。

「吼嗚!」煉獄三頭犬朝著聶甄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吼,然後朝著聶甄飛撲過來。

「孽障,這是卯上我了?!」

聶甄冷喝一聲,手起劍落,一道劍指蒼穹直刺煉獄三頭犬。

煉獄三頭犬似乎知道聶甄這道武技的威力,當下腦袋一避,閃過了劍芒,同時,三張血盆大口同時張開,三種不同顏色的光芒出現在它的口中!

「轟轟轟!」

水、火、雷,三種不同屬性的光芒,從煉獄三頭犬的口中噴了出來。

三道光華交替著朝聶甄沖了過來,光是那三道光束形成的靈力罡風,就把聶甄的頭髮全都吹散。

「轟轟轟!」

突然,三道流金傀儡化作三面金色巨盾,擋在了三道攻擊面前,為聶甄擋下了三種攻擊。

與此同時,聶甄從爆炸中沖了出去,正打算施展修羅瞳術,畢竟修羅瞳術對付靈獸十分有用,靈獸的靈魂力量一般不會高到哪裡去。

可就當聶甄想要施展瞳術攻擊的時候突然一愣,因為他驚訝地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往哪裡施展。

煉獄三頭犬有三隻頭顱,每個頭顱有四隻眼睛,加起來十二隻眼睛,往哪裡施展瞳術攻擊都不合適啊!

「吼!」就在聶甄一愣神的時候,煉獄三頭犬朝著聶甄大聲怒吼,然後一腳踩向聶甄。

「孽畜,休要猖狂!」

聶甄大喝一聲,第四具流金傀儡從手中打了出來,金色的流金傀儡化為無數道金色錐子,全部射向煉獄三頭犬的腳底。

「吼!」

煉獄三頭犬慘叫一聲,腳底瞬間布滿了血珠。

就在這瞬間露出的破綻,聶甄立馬捕捉到,連忙釋放出殺神領域,然後再度施展出劍指蒼穹的劍氣,一劍將煉獄三頭犬這一條腿直接斬斷!

鮮血伴隨著煉獄三頭犬的慘叫聲噴洒出來,所謂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聶甄先傷它一條腿,足以令煉獄三頭犬的戰鬥力下降三成!

煉獄三頭犬慘叫一聲,十二隻眼睛同時變得血紅,一副要將聶甄生吞活剝的架勢。

可是聶甄怎麼可能讓煉獄三頭犬得逞呢?!

就在煉獄三頭犬因為一條腿被斬斷而露出破綻之際,聶甄同時控制四具流金傀儡,分四個方向化為人形攻擊煉獄三頭犬。

煉獄三頭犬雖然有三個腦袋,但架不住四具流金傀儡的攻擊,頓時手足無措起來,三個腦袋你要打這個,我要打那個,根本拿不定主意。

「好機會!」

聶甄發出一聲長嘯,體內修羅殺氣不斷注入殺神劍中,打出震天一劍!

劍芒如同要劈開天地一般,直接斬斷了煉獄三頭犬的身軀,煉獄三頭犬慘叫了一聲之後,便被聶甄一刀兩斷!

聶甄斬殺了煉獄三頭犬,卻並沒有一絲高興,反而臉色開始變得難看起來。

「該死的孽畜!我和這頭孽畜耗費了太久時間,這裡的戰鬥波動,已經引起了四周那些靈獸的注意了!」聶甄大呼不妙。

就在這個時候,聶甄而耳中聽到了一連串「悉悉索索」的聲音,就像是螞蟻在那邊爬一樣,令聶甄的頭皮都在發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