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聶瑜夏被同學強迫上課,不聽老師(她們)的話,專門安排同學服侍。

被人監管,向要逃離都都不行。還要經歷精神上折磨,反覆看著教學視頻,說是惡補知識。

實戰演練,有安排人對打,他們都打破聶瑜夏防護罩。之後就沒有人跟聶瑜夏對打,實在打不穿。

早上第二節課,聽完最折磨意志力的文學課,聶瑜夏趴在桌子上,精神疲憊不堪。

同學被老師下了死命令,想要去哪裡都有監視,基本上都沒私隱了。無力說著「太折磨了,我不要聽課、不要折磨、要自由。」

楚神臻就在旁邊座位,負責監督。聽到聶瑜夏又想逃離語言,習以為常。

班上搞事之一同學,被稱為怪人,又是楚神臻朋友。座位在聶瑜夏背後最後一排,哭腔聲道「你墮落了,之前的勇猛去哪了。」

聶瑜夏頭都不回看怪人一眼道「至少,你們放過我行不行,就知道我猛不猛了。」

怪人小心翼翼看楚神臻,大聲說出來話,完全是相反行為道「不行啊,放了你,會被抓去教育。」

「等於沒說」聶瑜夏不想說話,睡覺(修鍊時候都是處於神魂出竅,睡覺彌補過程感悟。)

「別睡,起來繼續說話啊!」怪人想伸手觸碰聶瑜夏,但經歷過內心深處恐懼,只能嘴上說說

其他同學發笑道

「哈哈哈!他睡覺了,你輸了。」

「你不行啦,不行啦,要承認自己不行。」

「你也有這一天,哈哈哈!」

女同學都是私聊聶瑜夏身世之謎,討論關於楚神臻和他之間關係。

……

別外一邊,技術部門某人。群里向管理部,詢問聶瑜夏情況。

「他有沒有具體變化」

「老問題,處理不了。一天到晚都在混吃混喝過日子,毫無目標。」管理部門針對,技術部門問題反問道

「多年發展,技術還不能完善嗎?那些存在,技術一等一的厲害。

你們部門最牛了,還不能研究新一套處理方法嗎?」

「你想的問題實在過於簡單了,單單面對那些存在,就需要合適人選。」技術部某人頭痛道

「一步步下來,攝取技術,引起那些存在注意了,後面都是小心翼翼行動。

靈魂融合存在的問題,手段還需要更多實驗。他作為突破點,自由發展嘗試。」

其他部門湊熱鬧道

「今晚,又那些好吃,帶點新鮮食材回來。」

「你不說我都忘了,那個xx食材美味,對我們都是大補。」

「你要不要出去,出去幫我物品,想要xxx物品,回頭支付給你。」

五花八門東西信息,都發給技術部門幫忙。

技術某人氣急敗壞道「喂喂!你們收斂點,技術部門不是菜市場,有點自知自明行不行。

我們很忙的,有很多事情要做處理。他的問題,都還沒有搞定。」

「他啊!小問題,包在我身上了。最重要還是食材,包在你身上了。」

「我們會聯手搞定他,哪能比得上我們的事。」

管理部門發聲「你們這是在犯罪,知不知道技術部門有多忙的,一天到晚勞煩他們。

他們的問題雖然不是我們部門問題,但可以分擔一點。不像你們,不務正業。

你看我說的對不對,有件小事麻煩你幫忙。是這樣的,我對某物品觀望很久了,麻煩你動動手幫忙拿回來。」

技術部某人「他就交給你們照顧,物品會送回來。有個條件,幫忙申請一下休息。」

「沒問題,包在我們身上。(成不成功,就不是他們所想了。)」

……

三天後,新老生比賽開始。校內布置舞台,有一些比賽提早開始,確保正式開始不受阻礙。

例如:科技、醫藥、植物等,都為提前比賽。正式比賽是戰鬥模式,結束時新老可以互相交流。

聶瑜夏握著拐杖走在公園中,看著匆忙而過的高年級和大年級學生。

坐到長椅上,放鬆精神道「別人都能活出精彩,要戰鬥有敵人,要熱血沸騰有情人。

偏偏到我來到虛擬潛行世界,有敵人沒戰鬥,熱血沸騰又沒情感波動。

實在太難,找點事情做精神又不行。要學習就滿級,沙雕又不夠。

公司好歹給點任務,讓我有目的去生活。整天被約束,還不如被指引。」

[好,滿足你的願望。]

聶瑜夏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道「你能不能不要神出鬼沒,突然間在別人腦海中說話。」

路過的同學,習以為常看到聶瑜夏,無緣無故對著空氣自言自語。年紀輕輕,精神不正常,真是好可憐。

[還要不要有目的生活了]

「要當然要」沉默的思維逐漸蘇醒,技術人員終於載入任務,聶瑜夏抓緊機會道「快告訴我,任務安排指導是哪些。」

[先說說,最近舉辦活動、大事發生一類事情。]

聶瑜夏說出最近發生的事,被人綁架、楚神臻教導、新老生比賽,細節不必要說明。

[正式發布任務

壹:新老生比賽展露實力,要用怪異方式震驚大多數人,方式不限。

貳:想辦法搞定針對你的存在,破壞他們行動,手段不限。

叄:後續等待安排。]

聶瑜夏手在空氣點,喊著「系統」空氣中沒有圖標出現,任務提示都沒有

「圖標去哪裡了,找不到的」

[你腦子生鏽了,趕緊潤滑腦子。生活這段時間,都沒認清事實嗎?]

聶瑜夏質問道「你告訴我,這裡是現實還是虛擬。之前,又說身體在醫院治療,難道在騙我。

還是說你們是神?」

[你的問題,很難回答。以後,轉交專業人士給你解答。

(活著都是現實,他身體……沒了,又是虛幻。

主要是管家安排,說出事實不符合現實就麻煩了。)]

聶瑜夏情緒低落道「連你都不肯說,我身體在外面不行了嗎?」

[別想太多,你想開心點,沒事的。]

聶瑜夏幻想出很多場景,堅強道「我會努力活著,開心活著。」

[你認為就好,呵呵!]

。 刀光劍影,劃破了虛空,甚至可以終結時間。

矛舞戟動,每一擊都如同天崩地裂,帶著無盡殺機。

更不用說,一旁還有摺扇舞動,種種陰狠毒辣的暗器不斷襲來,製造麻煩。

身後,亦有魅影遊走,圖窮匕見,隨時準備一招致命。

有多少人在攻擊?

仙絕榜上,排名第4的段牧天,第10的宗擎,第15的麒麟子,第19的魔姽,第24的孟津,以及第31的唐標。

這些人,此時竟都在圍攻一人!

轟!

無盡黑光湧現,彷彿天地間的至暗時刻,段牧天持劍而揮,直取徐越首級。

他是這群人里最強的,但即便如此,段牧天也沒有所謂的強者孤傲,實事求是的他,完全不在意和眾人聯手殺敵。

「殺!」

一旁,宗擎依然妖氣瀰漫,雖然身上有傷,但攻擊如舊,狂暴而不計後果。

還有新加入戰局的麒麟子,他雖小眾人一輩,但實際年歲與徐越等人差不了幾歲,帶著使命出生的他,修道至今也有百年,修為亦在歸虛境後期!

這三人乃是主攻,並排做戰,蠻橫地壓在最前面,一招一式都極其兇狠,直取徐越性命!

不遠處,唐標自知修為不足,沒有上去強攻,而是不斷找機會襲擾徐越,給主攻的三人創造戰機。

但最令徐越頭疼的,還是天魔嶺的魔姽。

此女來去無蹤,身法詭異得嚇人,手持一把小魔短匕,一直隱藏在陰影暗處,只要徐越稍微露出一點破綻,她就會如影而至,直掏徐越心窩。

而且……

鐺!

徐越橫槍擋住宗擎的一擊,連帶玄火馬被劈飛了數十米,倉促之間抬頭,找到了孟津的身影。

這個人,才是徐越最擔心的隱患!

因為其他五人都是同輩,徐越面對他們,可以保持歸虛境的強悍修為,縱使不能輕易獲勝,也能保持不敗,靜待戰機。

唯有孟津,這個後生代的天才,因為年齡的原因,給了徐越極大的威脅!

「他在幹什麼?看那波動,似乎是和剛才那道青光一樣的法訣。」

徐越匆匆一瞥,根本沒來得及多想,因為前方麒麟子的攻擊又來了,雪白的長矛划動虛無,每橫掃一次,都在空中留下一道白痕,像是橡皮擦抹除了一切,祥瑞之氣瀰漫,卻又是那麼危險。

叮!

徐越縱槍一指,槍尖與矛頭對撞,雙方都退後了幾步,但緊接著,一旁又有幾個毒鏢飛來,帶著腐蝕性的味道,刺向徐越。

徐越咬牙,雖然唐標修為相對低下,但這等陰狠的攻擊也不得不防,當即一式橫貫八方,將那些射來的毒鏢全部打飛,不近己身。

然而,徐越還未來得及收槍,後背便突然一陣冰涼,雖然沒看見,但依舊能感到那刺骨的刀鋒。

魔姽又來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