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聞聲,蕭炎故意撅了撅嘴道:「同蕭叔說什麼對不起,秦凡,莫要見外!」

隨即,只聽得楊炎接著道:「秦凡,此次你為了我蠻虛商盟拼死拼活,不知做了多大貢獻。感激之類的話蕭叔便不談了,我手中這枚空間戒指還望收下,不成敬意!」

說完,這蕭炎便是將手中早已準備好的空間戒指硬塞到了秦凡的手中。

「嗯?竟然是近十萬的上品靈石?蕭叔,你這禮實在是太過貴重了,秦凡承受不起啊!還請蕭叔收回去吧!」

此時秦凡分出一縷精神意識,感受了一番手中空間戒指之中的東西,發現其中竟然是十萬之巨的上品靈石過後,秦凡忍不住砸了咂嘴,然後手捧著這空間戒指重新遞迴到蠻虛商盟掌柜蕭炎的手中。

說實話,自己不想要是假的,但是這數額對於現在的秦凡來說實在是太過巨大了點。

見得秦凡將手中的空間戒指推回給自己,蕭炎也是佯裝薄怒道:「嗯哼?區區十萬上品靈石,秦凡,此屆帝都府府城大比奪冠,你為我蠻虛商盟獲取的利益何止這些。你若是不收下,蕭叔可是要生氣了!」

「好吧,那秦凡便是恭敬不如從命,便多謝蕭叔了!」見狀,秦凡也不再矯情。

相信,就算自己再推讓多少次,這蠻虛商盟掌柜蕭炎也是不打算收回的。那這樣還不如自己代為收下,記下這份情而已。

頓了頓,蕭炎呵呵笑道:「呵呵!收下就好!你也快準備準備,然後隨我去同梟楓梟會長等一行人匯合吧!他們此時就在帝都府府城大門處集結,莫要遲到,到時候惹得他們生厭。」

話說:見到秦凡終於不再推辭,蕭炎亦是一陣高興說道。

「嗯!」

聞言,秦凡輕『嗯』出聲,隨即整了整略顯凌亂的衣衫,隨同蠻虛商盟掌柜楊炎前往帝都府府城大門處,同梟楓一行人匯合。

此時正是雨水節氣,乍暖還寒,而且又是日照當頭,酷熱難當,街上的行人都是行色匆匆、寥寥無幾,就連得攤販的吆喝叫賣之聲都是顯得有氣無力的樣子。而在帝都府府城大門處,卻又是一番別樣的景緻。

此時此刻三頭巨大無比的馴獸魔鷹正懶洋洋的匍匐在地,鋪展雙翅,而包括滅雲谷在內的一行人此時正圍著傭兵工會的會長梟楓,臉上略帶絲絲討好之意。

畢竟,此次帶隊而行的不是別人,正是眼前這位身材粗野如牛的傭兵工會會長梟楓。

見到蠻虛商盟掌柜蕭炎領著身後一大群隨從人員,出現在帝都府府城大門外,梟楓便是用手指了指現在的日頭,然後語帶絲絲薄怒道:「嗯?你蠻虛商盟終於是來了。蕭炎,莫不是你不知曉過往的規矩,晌午一到,就得出發。你看,現在都是什麼時辰了?」

不過嘛,這梟楓憤怒歸憤怒,這股怒氣還真沒往心裡去。

話說:自己與那蠻虛商盟掌柜蕭炎的關係本就不賴,再加上未來四年為了傭兵工會,自己也勢必要同眼前這蕭炎打好關係。更何況現在各大勢力還未到齊,就剩下拍賣會了。

聞言,蕭炎隨即致歉道:「不好意思,梟會長!實在是因為剛剛樓里出現一點緊急情況,亟待我處理,才導致現在的遲到,還望梟會長能夠見諒!」

相互抱了抱拳,蕭炎也是趕緊躬身道歉。眼前這傭兵工會的會長梟楓雖然性子粗莽,但是人卻極好,贏得了帝都府府城各大勢力的尊重,武者修為在眾人之中亦屬最高,況且確實是今日自己遲到了,拉下臉來賠禮道歉理所應當。

「希望下次莫要再犯了!那拍賣會究竟是怎麼回事?晌午早已到了,卻還是未見半個人影出現。難道此次『天靈池』之行,這拍賣會放棄了?」

話說:武者的修為一旦到達鍊師之境,便可摒棄外界的寒熱。此時雖然是乍暖還寒的天氣,但是在場之人怕是沒有人會介意這點小小寒熱啊。

畢竟,等待絕對是最折磨人的情況,尤其是在如此寒熱難當的時刻。就連得一向自恃修養最好的皇室負責人慧悟,內心都不由得泛起絲絲焦躁情緒。

然而,此時在拍賣會場最尊貴的貴賓房內,卻是在進行著一場殺戮陰謀。

突兀的聲音響起:「暗影,我拍賣會從小便是在你身上砸下眾多資源,助你突破到煉皇九重巔峰之境,甚至此次派你前往『天靈池』,尋找那突破『煉帝』的契機。你拍胸脯說說,我拍賣會對你如何?」

此時的拍賣會會長布魯洛哪還有先前半點在秦凡面前絲毫諂媚笑意,一襲塑身黑衣,濃眉豎眼,正襟端坐於金光閃閃的王座之上,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而在這金光王座的下方,卻是跪伏著一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看上去也就約莫三十一二歲的樣子,同樣是一襲黑衣掩體,身披一柄漆黑長劍,不過面容卻好像始終都被雲霧遮掩,但是那一臉凝重肅穆卻是任誰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絕不似作假。

聞聲,暗影使勁磕了磕頭道:「布魯洛會長,拍賣會對我恩重如山,我暗影就算是肝腦塗地,也是無法報答拍賣會對我的大恩大德。我暗影這條命,永遠都只屬於拍賣會!」直到頭皮磕出鮮血,這暗影才被王座之上的拍賣會會長布魯洛叫停。

聞言,輕點了點頭,只聽得這拍賣會會布魯洛道:「你大可不必如此!命永遠是你自己的,只由自己掌控,他不屬於任何人。不過,人除了性命重要之外,更重要的卻是懂得知恩圖報的品德!」

「如今便是你報恩的時刻。和你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此次拍賣會之所以會選擇派遣你『暗影』前往『天靈池』,除了助你突破煉帝之境外,更為重要的,卻是委託你一項刺殺任務。因為,你暗影刺殺從無敗績!而此次刺殺行動,也絕容不得你無常有哪怕絲毫失敗!」

說完,這拍賣會會長布魯洛的眼中便一道厲芒極速閃過,煉帝三重巔峰之境的渾厚武者氣息也是微微釋放,朝著王座之下跪伏在地的『暗影』壓迫而去。

話說:這拍賣會會長布魯洛竟然隱藏實力!

然而,感受到這股強悍的土屬性法則奧義氣息的鎮壓,暗影也是不由悶哼出聲。

聞言,暗影冷冷道:「誰?」

這語氣之中不夾帶絲毫情感。

聽到暗影的回復,拍賣會會長布魯洛雙拳緊握,雙眸厲芒乍現,便緊跟著開口道:「蠻虛商盟——秦凡!」

…… 悠地——

聞言,頓了頓,暗影疑問道:「就是這屆帝都府府城大比冠軍,戰勝那韓家天才韓傲宇,最終贏得帝都府府城大比冠軍的蠻虛商盟的秦凡?聽說這秦凡僅僅擁有半步煉皇之境的武者修為,卻是天賦極度逆天,天才無比,年紀輕輕便是習得傳說中的地級高階武技!好,暗影-劍下幽魂煞!這道必殺令,我『暗影』接下了!」

聽到拍賣會的會長布魯洛說出蠻虛商盟秦凡的名字,暗影便是立馬聯想到了最近在這帝都府府城風頭正盛的秦凡。然而怕也只有這秦凡,才能夠引起眼前這位位高權重修為強悍的拍賣會會長布魯洛的重視和關注吧!

見到暗影想也不想便是接下這道血色必殺令,王座之下的會長布魯洛也是不由疑惑開口問道:「嗯?你怎麼不問問我要你刺殺他的原因?」

「殺手的世界,不問緣由出處,只管對象!」

聞言,只聽得拍賣會會長布魯洛『呵呵』一笑道:「呵呵!……不愧是我拍賣會耗費巨大資源培養出來的頂級金牌殺手!這道血色必殺令由你接下,我也就大可放心了!記住,要做就要做得乾淨漂亮點,不要留下絲毫蛛絲馬跡。要是此事被那蠻虛商盟蕭炎知曉,到時候怕我拍賣會只能同那蠻虛商盟兵戎相見了!」

頓了頓,隨即這拍賣會會長布魯洛也是從金色閃閃地王座之上起身站定,彎腰扶起了一直跪伏在地的『暗影』,不過話語卻是又轉為凝重,緊接著說道:「這次我拍賣會發布血色必殺令,叫你襲殺那蠻虛商盟秦凡,原因就算不說,大概你心裡也清楚。在這帝都府府城,我拍賣會與那蠻虛商盟一直都是敵對關係,而且那秦凡又是投靠了蠻虛商盟。相信,仗著秦凡那般的逆天天賦,怕是要不了十年,帝都府府城便是再也沒有我拍賣會的容身之所!」

隨即,拍賣會會長布魯洛冷哼一聲道:「哼!要怪就怪那秦凡自己站錯了隊伍,就算是到時死了,也怨不得我們!」

很明顯這拍賣會會長布魯洛便是不願多說,陰沉著臉,盯視著身畔站立不動的『暗影』。

見此情景,察覺到布魯洛臉色的變化,『暗影』又是躬身抱拳道:「那…會長,不知您希望我何時何地動手?」

聞言,頓了頓,沉思片刻之後,只聽得這拍賣會會長布魯洛出聲回道:「嗯?就在那『天靈池』之內吧!到時候進入那結界之後,先不要忙著找尋寶藏之所,緊跟著那秦凡,找個地方結果了他!畢竟,在那『天靈池』之內魔獸遍地,危險重重,死了也就死了。那蠻虛商盟也不好發作!」

「是!暗影定效死力,絕不辱命!」

暗影背後劍輕顫,彷彿也是因暗影這番話而聞到血腥,顯得興奮不已。

隨即,拍了拍『暗影』的肩膀道:「好,有你這番話,我布魯洛便是也放心了!既然如此,我們便是出發前往那帝都府府城大門集合吧!莫要讓得他們等急了?我們不要做大哥大,到時候又罵罵咧咧,你我臉上都不好看。好好準備一番,收拾好行裝,便隨我去吧!」

緊接著,拍賣會會長布魯洛便是出了房間大門,吩咐眾侍從好生準備去了。身為帝都府府城的四大龍頭勢力之一,出門說什麼也得擺起場面,不能夠寒磣。

隨即,只聽得暗影’嘿嘿’一笑道:「嘿嘿!……秦凡么?區區半步煉皇之境的武者修為,便可擊敗那韓家瘋子韓傲宇,滅雲穀穀主的關門弟子韓傲宇!不知你身上會隱藏什麼驚天秘密,好期待啊!」

陰冷一笑,輕輕撫摸了一番手中那漆黑如墨古樸無比的空間戒指,這『暗影』便是漸漸隱匿身形於黑暗之中,消失不見。只是剩下台階之上的金光閃閃地王座矗立不動,見證了這場殺戮密謀。

此時此刻,剛一見到那拍賣會會長布魯洛冒出頭來,一聲冷哼便是在拍賣會一行人腦海之中炸響,卻是梟楓奈不住自己的牛脾氣怒哼道:「哼!布魯洛會長,你拍賣會的面子可真是大啊,竟然讓得我帝都府府城其餘四大勢力在曝日下苦等足足兩個時辰!我還以為此次『天靈池』之行,你拍賣會準備退位讓賢,放棄前往『天靈池』的機會呢?若果真如此的話,那我傭兵工會可先代大家向你說聲謝謝了!」

然而待到其說完,這傭兵工會的會長梟楓還真佯裝出抱拳致謝的樣子,這讓得正快步走來的拍賣會會長布魯洛老臉不由一紅。

「實在是對不住!都怨我這群狗屁侍從,明明中午已經到了卻不提醒,讓我誤了時辰!」趕忙上前扶起了佯裝躬身抱拳的梟楓,卻見得這拍賣會會長布魯洛一雙怒眼橫掃向身後的眾多隨從,滿是怪罪之意。

然而見到這拍賣會會長布魯洛滿臉的憤怒之色,除卻身畔筆直站立的『暗影』外,一行隨從,不分男女,紛紛趴伏在地,顫顫巍巍,口中連道:「會長,實在對不起!對不起!……」

這卻是讓到見此情景的眾人眉頭不由微微一皺。

此時,一旁正同秦凡商談正歡的蠻虛商盟掌柜蕭炎,見到秦凡眉頭突然皺起,不是不由得回過頭來,只見得一大群人紛紛趴伏在地,連連討饒,不由出聲譏誚道:「哈哈!布魯洛禿驢,你是越活越到狗身上去了!自己誤了時辰,卻是拿自己的侍從撒氣!…」

話說:反正蠻虛商盟與那拍賣會屬敵對關係,就算是自己表現得哪怕再友好,也改變不了雙方目前的狀況,還不如盡情譏誚一番來得痛快,這便是現在蠻虛商盟掌柜蕭炎心中所想。

聞聲,拍賣會會長布魯洛冷哼道:「哼!蕭炎,遲到是我不對,但是你在這裡得瑟個什麼勁啊!」 然而,面對蕭炎的冷語譏誚,一旁的拍賣會會長布魯洛心中便是不爽,再看看其身側站立的從容冷靜的秦凡,自己心中便愈發暗恨。

因此,也是不由得冷哼出聲,一身強悍的武者氣息微微釋放而出,讓得趴伏在地之人感受到這股氣息都是不由轉為瑟瑟發抖。

……

「你們倆這是作神馬?都遲到了,還要上演一出鬧劇不成!此事作罷,再掀爭吵,革除資格!」卻是傭兵工會的會長梟楓見勢不妙,立馬洪聲打斷了兩人妄想繼續對罵的勁頭。

見狀,自己的話起了作用,梟楓又是洪聲道:「既然拍賣會已到,你們便各自推舉出前往『天靈池』的人選吧!我傭兵工會此次前往『天靈池』的是『墨風』!」

見到在那傭兵工會會長梟楓身側,一身血色套裝祁身站定的墨風,秦凡也是在心中默默開口道:「『墨風』,沒想到我們倆還有再見的時候。」

然而,對於這素有『傭兵傳奇』之稱的『墨風』,秦凡心中也是有著絲絲欽佩之意。這墨風也是不愧其傳奇之名,生為孤兒,卻奮力圖強,掙扎於生死線不知多少回,卻始終屹立不倒,練就一身強悍無比的靈力修為,也難怪這傭兵工會的會長梟楓會對其如此看重。

待到梟楓說完,卻是皇室的花白鬍子老頭慧悟拍了拍身側韓傲宇的肩頭,接著道:「我皇室『小魔王』韓傲宇!」

隨即,把目光移向『小魔王』韓傲宇,剛好與那韓傲宇的目光交織,相互點了點頭,秦凡在心中如此想道:「果然,如果我先前所料不差的話,這皇室怕是早就答應了這韓傲宇前往密地『天靈池』的請求!這『小魔王』韓傲宇才會自滅雲谷山谷而來,替這皇室出戰帝都府府城大比!」

頓了頓,卻是那滅雲谷的黑袍護法擎旺說道:「我滅雲谷『龍隕天』!隕天年紀雖輕,但是卻已經達到煉皇九重巔峰之境的修為,距離那煉帝之境也就只有一步之遙!」

隨後還把伸出手指,指了指一身白袍手持羽扇的英偉男子。

「嗯?『龍血戰神』龍隕天?呵呵!……你滅雲谷的手筆可真大啊!為了那『天靈池』之內的天材地寶,你滅雲谷可真謂煞費苦心啊!」

千年 聞聲,冷冷一笑,卻是拍賣會的會長布魯洛開口道:「不過,我拍賣會可也不賴,無常,這次的『天靈池』之行可就全靠你了!」躬身抱拳,而這『暗影』卻不答話,只是靜候一旁。

隨即,蠻虛商盟掌柜蕭炎道:「我蠻虛商盟『秦凡』!大家既然彼此相熟,日後也好有個照應!秦凡最為年幼,就拜託你們一路多多關照了!我蠻虛商盟定感激不盡!」

此時,用眼光紛紛掃視了一眼其餘四人,默記在心,傭兵工會的會長梟楓便開口道:「好,你們五位便出列吧!開始準備隨我前往那密地『天靈池』了!」

隨即,又是認真叮囑了一番秦凡,卻見得此時那蠻虛商盟掌柜蕭炎的臉上突兀浮現出一抹深沉的擔憂之色。這股擔憂之色來的莫名其妙,但是當蕭炎眼角餘光掃射到不遠處一襲黑衣掩體的『暗影』之時,這股擔憂卻愈發濃郁非常。

緊緊抓住正要往前跨步的秦凡的肩頭,蠻虛商盟的掌柜蕭炎對著秦凡滿臉凝重道:「秦凡,此次前往那『天靈池』,千萬千萬要小心!蕭叔不知怎麼的,心裡突然覺得堵得慌,總覺得你會遭遇什麼不測!總之,萬事小心為上,一切以保住性命為最重!」

然而,察覺到蕭炎眼中折射而出的那抹擔憂,秦凡往前邁進的腳步也是不由得一頓,然後開口道:「蕭叔,你沒事吧?放心,此次『天靈池』之行,秦凡定會萬分小心,不會有任何馬虎大意的!」

聞言,蕭炎緊接著道:「那就好,你去吧!希望此次的『天靈池』之行,能夠成為你的化龍之地!」

此時此刻看到站立在自己面前年幼不齊的五人,傭兵工會的會長梟楓又是出聲道:「嗯,此行便是我們六人前往,其餘人等皆不會更隨。在進入那『天靈池』之前,我梟楓會儘可能的保全你們五人的性命,你們也莫要給我招惹麻煩!但是,進入那密地『天靈池』之後,一切都得靠你們自己。尤其是墨風你,這裡便屬你的修為最低,進入那『天靈池』過後,千萬不要魯莽行事。你們都聽清楚了沒有?」

聞言,五人也是接連回答道:「聽清楚了。」

雖然聲音雖然稀稀拉拉,但是大致都表示同意。

「好,那我們便是騎乘著馴獸魔鷹先行前往那天靈府城,然後直奔此行的目的地,『天靈池』!這場百年盛會,可莫要耽擱和錯過了!」

說完,這梟楓便是邁步朝著那三頭正匍匐在地,懶洋洋曬太陽的馴獸魔鷹行去,而秦凡一行五人也是緊隨其後。

「墨風與秦凡一組,我和龍隕天一組,韓傲宇同暗影一組。就這麼說定了,分別騎乘上各自的魔鷹吧,準備出發!」到得這馴獸魔鷹的面前,傭兵工會的會長梟楓便是隨口宣布了一番各自騎乘的魔鷹,然後自己縱身跳上了那魔鷹寬闊無比的羽翼。

然而聽得這梟楓如此分配,五人都是不由得眉頭微皺。不過,眼前這傭兵工會的會長梟楓可是出了名的牛脾氣,無論如何眾人也是拗不過他的。也就只能夠暗暗忍耐,分別騎乘上各自的魔鷹。

看著對面盤膝靜坐的墨風,秦凡也未多言,立馬進入修鍊狀態,凝練靈力去了。

「出發吧!」隨著梟楓的一聲鋭嘯出聲,先前還一直懶洋洋的馴獸魔鷹便是飛快撲展著雙翅,然後捲起一堆黃沙,飛騰上了高空。

然而,待到秦凡盤坐的身影在自己眼中漸漸消失不見,蠻虛商盟掌柜蕭炎才搖了搖頭嘆息道:「秦凡,千萬別出事啊!」

然而,此時此刻旁邊的拍賣會會長布魯洛卻是一抹冷笑浮現,心道:「暗影—劍下幽魂煞,那秦凡除非有天大本事,否則絕難逃脫『暗影』的追殺!」

…… 天靈池,所謂天靈,是因為天靈池內與外界不同,赫然自成一空間,天靈池內東西南北分別有春夏秋冬四季,互不相擾,天靈池內山巒起伏,有湖有水有石,有遠古魔獸,四方又各有四季奇珍,端的神奇,天靈池內空間更是屏絕外界一切。

然而,天靈池的出世,在第一時間便轟傳開來,所有人也紛紛趕到,它的出世可不簡單,非常的具有震撼性。

天靈池的開啟是在凌晨時分,這時候以天靈府府城為中心,整個天靈山脈都為之顫動起來,無數人便驚醒過來,迅速的查看發生什麼事。

此時的秦凡更是直接騎乘紫翼血雷虎竄高空一百多米的地方,虛空而立於紫翼血雷虎背上。

可以這麼說,秦凡是最先看到的,但見天靈府府城中心巨大廣場之上,地面泛起道道霞光,照亮星空,令深夜化作白晝,無數的光彩帶著別樣的色澤,衝天而起,映襯的九天之上,彷彿出現萬道霞光凝聚的漩渦,而地下轟隆聲響,地動山搖,天靈府府城跟隨著輕輕地搖晃,卻不讓人有站不穩,或者地震來臨的異樣,彷彿沒有威脅,有的是一種無上的威嚴,好似皇朝帝皇所特有的那種皇者之氣,瀰漫天地間,令人生出匍匐在地的衝動。

相應的是遠方的天靈山脈。天靈山脈綿延數以幾十萬里,其主要部分還是在蠻虛帝國境內的,此時此刻,它如同沉睡的巨龍正在蘇醒。站在相隔數以百里的位置,遠遠看去。山脈中的山峰好似無限的放大,彰顯出無窮的奧妙,能夠讓人看到某一山峰之上,綠水繚繞,生機勃勃,成片的楓樹隨風搖曳,掛滿了奇異的花絮,清香飄蕩,陣陣風吹過,掀起漫天的花絮飛舞,將這山峰化作雪白的奇峰,香氣瀰漫。

更有的山峰之巔,似乎有著神珠,散發出萬道光華,與這裡相互回應,而在山峰的四周,好像有著無數從未有人見過的神奇魔獸,或仰天長嘯,或匍匐在地,或騰空要大戰,各有不同,卻沒有脫離山峰,只是環繞在周圍。

每一座山峰都好像不同,在記載著什麼,整個山脈看去,則如同逐步復甦的神龍,想要從其中翻滾而出。

「轟隆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