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這出手之人乃是幽禪八部中的禪六。

「連機弩。」並且在這個時候,遠處有著一個拿著暗金黃色的弩的身影,一連射出了三道箭矢,它的箭不似禪五,禪五的箭,長而威力強,延綿不絕,鋒利至極,而這把弩射出的箭,短而快速,就猶如銀針一般,能夠算作暗器了,偷襲傷人的威力,比起禪五的箭來,還要恐怖。

而這人,便是幽禪八部中的禪七。

見如此禪六那鋒利的爪子直取自己腦袋,霸劍空怎敢大意,本想再以斬神將其手臂給斬掉,奈何身後又射來了禪七的箭,他實在不敢停留,身形當即一閃,選擇暫避這兩道鋒芒。

「砰……」就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快如鬼魅的身影來到了霸劍空的後背,猛然一躍,用膝蓋狠狠的頂住了他的後背,直接將其撞飛了出去。

這快如鬼魅的身影乃是禪八,身形能夠算作幽禪八部內,速度最快的。

「噗……」大口的鮮血噴出,霸劍空的臉色蒼白了起來。

「幽隕箭。」禪五的箭又朝正在被撞飛途中的霸劍空射來,這個時候的霸劍空沒有著力點,那將他撞飛的餘力也還未被抵消,所以很難躲避禪五的箭。

「八部將,天地囚籠。」剩下的禪一、禪二、禪三、禪四紛紛聯手,將霸劍空被撞飛的身軀攔截了下來,並且再其周身一丈的空間內,形成了一道無形的壁障,而霸劍空的身影也被死死的困在了壁障中。

「霸劍空,速速投降,不然讓你生不如死。」這個時候,一旁的幽冷顫開口道了,說實話,它很清楚幽冷禪八部的實力,是能夠將霸劍空斬殺的,但是海冊幽皇說過,霸劍空不能殺,只能抓,所以它們只能逼迫霸劍空就範。

現在霸劍空的行動被困,只能任憑禪五的箭射來,這一箭禪五故意減少了些許威力,但是在其中注入可以讓人生不如死的幽隕毒素,能夠麻痹人的神經,讓人產生驚恐萬分的幻覺,一點點的摧毀人的意志。

所以,幽冷禪有些震驚的望著這一幕,這短短瞬息之間,幽禪八部就將霸劍空給困住了,並且那凌厲恐怖的手段,連它都不曾具備啊。

「霸劍空,本將軍勸不要有著任何僥倖心理,投降才是唯一的路子。」幽冷禪又道。

「哼……休想,想我霸氏何曾怕過你們這幫狗東西,今日我霸劍空即便是死,也要拉上你們墊背。」頓時,只見霸劍空渾身爆發上千道劍氣,瘋狂的對著那困住他的壁障斬去,而對於那射來的箭,更是在身前凝聚出了上百道劍氣重合在一起:「百劍御。」 「百劍御!」當即,百道龐大的劍氣抵擋在自己身前時,霸劍空冷冷的道。

「轟……」就在這一刻,禪五的箭轟了上來,擊中了那百道劍氣。

強大的波動四散而開,將那囚禁霸劍空的無形壁障都給震碎了去。

「霸氏劍魂,御身。」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霸劍空肯定已經受傷極重奄奄一息時,那波動肆虐的中心處,卻是傳出了霸劍空冷厲的聲音。

蜜蜜婚寵:總裁大人好體力 只見一抹劍氣將所有肆虐的波動撕碎了去,而霸劍空也安然無恙的站在那裡,並未受到多大的傷勢。

只是,他的眼神變了,變得深邃,變得無比的淡然,就猶如此刻的他,心如止水一般。

而他的劍氣也變得更加凝實,更加鋒利,整個人的氣勢看上去就猶如一把屹立於天地間的劍,氣勢非凡。

這是他霸氏不外傳的斬仙技,終極殺招之一,霸氏劍魂。

能夠附加在人身體之上,讓人的精氣神大增,同時實力也大增,因為人的精氣神一旦增加了,實力也會大幅度增強的,並且這一招幾乎沒有什麼後遺症,每用上一次,最多也就虛弱四五日便好了,若是每次使用的強度不大,幾乎沒有虛弱期,這就是霸氏恐怖之處。

「斬仙。」一掙脫那無形壁障,霸劍空身形就暴掠而出,絲毫不遲疑。他的劍上,蘊含著比起先前強大太多的劍氣,頃刻間化身成千丈龐大,朝禪五斬去。

因為他深深的明白,想要和幽冷禪八部對抗,必須得將兩個箭手給解決了才行,不然在一旁,一直都會是一顆定時炸彈,讓他陰溝裡翻船。

「哼……別以為變個了眼神就能力戰幽禪八部,本將軍告訴你,這樣的想法太過可笑了些。」只見幽冷禪冷笑,身軀上再度爆發出九幽氣,也準備出手了。

它之所以沒有使用蛟鯤氣,是因為霸劍空不能殺,只能抓,即便使用蛟鯤氣也沒什麼用處,還有就是一旦使用蛟鯤氣,霸劍空必死無疑,因為蛟鯤氣只要沾染上了他人的靈魂印記,幽冷禪雖然能夠暫時壓制蛟鯤,讓其不吞噬那人的靈魂,但是卻壓制不了不多久,最多十二個時辰后,蛟鯤就會自動出現,吞噬那人的靈魂。

「幽泉陣,力量增幅。」不過雖然不能使用蛟鯤氣,但是蛟鯤氣功法中有著幽泉陣的使用方法,因為幽泉王的幽泉王陣也是幽冷禪給的,而幽泉王陣也是幽冷禪從蛟鯤氣內學會的。

「轟……」幽冷禪在力量增幅之下,狠狠轟出一拳轟在了霸劍空的劍氣上。

然而,一時間,在力量增幅下的拳頭,竟然奈何不得劍氣,頃刻間就崩碎瓦解了去。

不得不說,以劍魂御身的霸劍空,實力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只是不知為何他現在才使用出來,而在之前幽泉王快要抓住他的時候並不使用,寧願自爆也不使用,這其中的原因,或許只有霸劍空自己才知道。

只見那抹劍氣斬碎拳勁后,余勢不減,徑直朝禪五斬去。

「休想……」頓時,幽禪八部的其餘七道身影紛紛動彈,幽冷禪也再度一動,都朝霸劍空而去。

至此,霸劍空和幽冷禪還有幽禪八部徹底的糾纏在了一起,劇烈的波動和劍氣肆虐,無比恐怖,直接將下方不斷崩塌的廢墟夷為平地。

而在林紫月這一方,海冊幽皇早就和林紫月狠狠的拼殺在了一起。

海冊幽皇乃是進入了半步武帝千年之久的強者,每一招每一式幾乎都快要與天地融合,只需一絲契機,它便能踏入帝境,成為一代大帝。

可是它與林紫月交手,卻是越戰越心驚,在這兩炷香的時間內,它竟然沒能傷到林紫月不說,反而有幾次差點被林紫月所傷,並且林紫月的身上有著一股奇異的能量,讓它每每要擊中林紫月的攻擊都落空。

「沒想到饕餮皇族內居然出了你這樣的強者,九級武聖境便能力戰本皇,看來以往一直是本皇太過輕視你們了。」海冊幽皇和林紫月狠狠的對轟了一掌,身形紛紛暴退,而在暴退之際,海冊幽皇陰沉的道。

他此時才真正的相信了幽冷禪的話,這饕餮族的人當真是妖孽,只不過那被幽冷禪稱作妖孽的人,是男人,而眼前這個是女人,那個男人呢?去哪兒了?若是讓他兩湊到一塊,它們今日還真的是會踢到鐵板,不但拿不下霸劍空不說,怕是反而會折損一些人手。

現在這樣倒好,趁著那個饕餮族的男性不在,將這個女的給解決了,剩下的那個男性也就好對付了。

打定了主意之後,海冊幽皇面色一狠,在暴退的途中雙手合十,雙腳噴發強猛的九幽氣,將那暴退的身形硬生生的在半空止住了,隨後森然的道:「麒麟怒。」

只見它的雙臂上浮現出層層厚厚的麒麟鱗甲,暗紅一片,看上去就猶如真正的麒麟手臂,而它的雙腿上也浮現出了同樣的鱗甲,而後對著虛空噴發出暗紅的火焰,讓它的身軀頃刻間又暴掠了出去。

「哼,本來看你有幾分姿色,本皇還想將你納為妃,現在看來,還是算了吧。」海冊幽皇面帶冷笑,身軀急速的靠近暴退的林紫月,兩隻粗厚的麒麟掌上伸出尖利的爪子,爪子上也瀰漫著暗紅的火焰,瘋狂的朝林紫月抓去。

這暗紅火焰聽聞只有暗魔麒麟才具有的,能夠燃燒人的精氣神,燃燒人的靈魂,讓人永遠墜入輪迴之外,承受地獄永恆的痛苦。

這是遠古時期便存在且是不可爭議的,暗魔麒麟被稱作魔獸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它的火焰就和小不點的離精之火金蟬子的金烏玄火一樣,都有著一種特殊的能力,當然,或許沒有小不點的離精之火那樣變……態,但是其讓人永遠墜入地獄不得輪迴的能力,也是讓人驚懼的。

「哼……」然而,林紫月本就面寒的神色在聽到海冊幽皇戲謔的說要將她納為妃的時候,面色更加寒冷,絲毫不在意襲來的海冊幽皇和那火焰,眼中更是浮現出來的驚人的殺意:「虛無。」

只見林紫月淡淡的說出了兩個字,隨後那軟劍上竟然浮現出了一股玄奧莫測的氣息,在這股氣息之下所籠罩的範圍下,空間都好似變成了虛無,變得不存在一般。

「咻……」林紫月斬出了一道若有若無的劍氣,看似緩慢,卻頃刻間就斬到了襲來的海冊幽皇身前,而海冊幽皇還來不及躲避,那手上的火焰竟然就被劍氣給斬滅了,隨後那手臂上的麒麟鱗甲竟然也開始緩緩消散。

「這……,是什麼鬼東西?」海冊幽皇暴掠向林紫月的身影陡然頓住,無比驚恐的望著手掌上消失的火焰和正在消失鱗甲,怒道:「你到底是何方妖孽,這是什麼妖邪之術,我記得饕餮族可不曾有你這樣的能力。」

「虛無。」然而,林紫月沒有答話,仍舊只是淡淡說出了兩個字,又是斬出了先前一樣的劍氣。

並且這劍氣是避無可避,讓海冊幽皇忌憚無比,只覺得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

「空間斷層。」當即海冊幽皇不敢有絲毫遲疑,將手臂上正在消散的麒麟鱗甲震碎,逃脫了和鱗甲一同化作虛無的危險,並將所有九幽氣爆發,雙臂一震,將他四周一丈範圍內的空間都給震碎了去,這才抵擋下了林紫月第二劍虛無的劍氣。

因為,那虛無都斬進了空間斷層中,並未觸及到海冊幽皇。而海冊幽皇將自身周遭的空間震碎之後,便一直保持著這樣的狀態,即便每踏出一步,它那龐大的九幽氣都會將空間震碎。

這樣是極為耗費九幽氣的,不過卻能夠讓它和林紫月那詭異的能力相隔而開,那便是好的。

沒辦法,誰叫林紫月的這個能力如此逆天呢?海冊幽皇根本不敢與之硬碰。就猶如幽冷禪的蛟鯤氣一樣,與之對戰,必須一直保持周身存在空間斷層,不然根本不用戰鬥,直接逃跑就行了。

「哼,即便你的能力再詭異又如何,這些年本皇斬殺的能力逆天之人不在少數,其中比你能力更加逆天的存在也是有的,現在,本皇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壓倒性的優勢。」海冊幽皇渾身保持著空間斷層,身形再次朝林紫月暴掠而出,雖然每時每刻它都在消耗著龐大的九幽氣,但是它的九幽氣本就雄厚無比,經得起損耗。

當即,海冊幽皇逼近了林紫月,靠著空間斷層和林紫月廝戰在了一起。

靠著空間斷層,它並不在意林紫月的虛無,反而是招招狠厲,以絕強的力量將林紫月轟得不斷後退。

至此,林紫月和霸劍空都陷入了苦戰當中,雖然沒有立馬就敗下陣來,卻是被打得不斷後退,只能被動防禦。

說實話,不是林紫月和霸劍空不強,而是對方太強了。

本來霸劍空就只有九級武聖巔峰,還沒有半步武帝的境界,而林紫月就只剩下半步武帝的三成實力,現在能和對方戰成這樣,已經極為不易了。

霸劍空靠的是霸氏劍魂御身,這一招雖然沒什麼後遺症,但是消耗太過劇烈,讓得他根本不能打持久戰,現在的他就已經開始感覺到一絲虛脫之感。

而林紫月雖然不知為何能夠再次喚醒那凌厲果斷的人格,並且能夠使用她口中的虛無,戰力大漲,但是情況卻並不樂觀啊。

因為她在戰鬥中,剛才腦中突然浮現一絲劇烈的波動和痛楚,猶如腦海中有無數的針刺一般。氣息立刻就變得不穩,被海冊幽皇趁機擊一連擊中數掌,身軀倒飛了出去。 林紫月被擊飛,鮮血大口噴洒,臉色也瞬間蒼白了許多。

「啊……」不過,她好似並不在意被擊傷,反而是在倒飛的途中抱著腦袋,拚命的搖著頭,顯得很痛苦一般,像是在做著劇烈的掙扎一樣,甚至她的嘴裡發出了極為痛苦的咆哮。

其實,這一切都與她強行催動已經消退的重瞳之力有關。

她那凌厲果斷的人格本來沉寂在虛無中,重瞳之力消退,可是不顧天地法則,硬要強行催動重瞳之力,喚醒另一種人格,並且讓那凌厲果斷的人格在虛無中帶出了虛無的力量。

因為她能感受到,凌厲果斷的人格雖然沉寂在虛無中,但是居然在沉寂中感悟了一絲虛無之力,並且能夠與她這柔弱的人格相互溝通,相互兌換。

也就是說,現在的林紫月的的確確是那凌厲果斷的一面,而她柔弱的一面卻是被兌換到了虛無中。

而她剛才使用的虛無,是真正的從虛無中帶出來的虛無之力,也就是她這凌厲果斷的一面在虛無內所感悟的。

只是她只感悟到一丁點罷了,就已覺得頭痛欲裂,整個人都像是要沉寂在這九幽域內一般。

所以,此刻她看上去才那般痛苦。

「哈哈……,死吧。」而海冊幽皇見到這一幕,自然認為那是林紫月不敵自己,當即便乘勝追擊,繼續朝林紫月暴掠而去。

「咻……」然而讓他想不到的是,林紫月面容瞬間又變得冰冷無比,一劍斬下,差點就要了它的命,那一劍,幾乎是貼著它的脖子劃過,若是沒有空間斷層,這一劍真的足以斬掉它的腦袋。即便如此,它的喉嚨處仍舊被劃出了一道血痕,長發也被斬掉了許多。

「該死……」海冊幽皇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當即又浮現一抹狠厲與凝重,因為它喉嚨處的血痕上也有著虛無之力。

虛無之力,顧名思義是能讓任何東西變成虛無的力量,不管是生靈、時間、空間!在虛無之力下都是那麼的渺小,猶如恆沙一粒。

「嗤嗤……」所以,當即海冊幽皇的喉嚨直接開始分解,開始一點點的化作虛無。

「脫兔之勢。」海冊幽皇巨驚,眼中全是驚懼之色,絲毫不敢有半分遲疑,身軀當即就朝一旁閃了過去,而在原地之上,同樣留下了一道和它一模一樣的身影。

只見那留下的身影不多時就被虛無之力化成了虛無,而逃離海冊幽皇就猶如劫後餘生一般,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這脫兔之勢乃是它暗魔麒麟的另一保命絕技,能夠在關鍵時候躲避一次致命的攻擊,只是,這脫兔之勢可不是能夠無限使用的,用過一次之後,最起碼也要一月之後才能再用。

「該死……」海冊幽皇又是冷冷的說了句該死,可是卻不敢再隨意出手了,它的眼角望了望被幽禪八部和幽冷禪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霸劍空,又望了望林紫月,發現對方仍舊顯得很痛苦,當下便心生一計。

只見它陡然轉身,不再和林紫月糾纏,而是瘋狂的朝霸劍空而去。

「你們前去啟動傳送陣等著本皇。」海冊幽皇是打算先撤離,因為林紫月的能力太詭異了,它應對起來也非常吃力,當然若是林紫月沒有那詭異的能力,它能頃刻間殺了林紫月的。

現在的情況下,只能先將霸劍空抓走,後面的事再從長計議了,這兩個饕餮皇族能力實在是詭異逆天,只有稟報凰神,讓凰神定奪了。

「遵命……」當下,幽禪八部和幽冷禪毫不拖泥帶水,飛快的退去,而海冊幽皇的大手徑直朝霸劍空抓去。

霸劍空與幽禪八部還有幽冷禪對戰時就已經消耗了大半的靈力,本就已經可以算作勉強支撐,現在海冊幽皇又襲來,他只感覺有些力不從心啊。

「麒麟捕風。」只見海冊幽皇的手掌變成了麒麟掌,碩大無比,狠狠的抓住了霸劍空的腦袋,而後瞬息間就朝傳送陣的方向暴掠而去。

「是誰讓你抓霸老哥的?找死么?」這個時候,一道略顯蒼老的身影突然攔在了海冊幽皇身前。

「你是誰?不想死的,趕緊給本皇滾開。」海冊幽皇身形沒有停下,仍舊瘋狂的朝著傳送陣方向暴掠,因為在它看來,眼前這道蒼老的身影實屬螻蟻,是來找死的!所以它繼續暴掠,若是這蒼老的身影敢阻攔,它不介意將其斬殺。

再者,它並不知道眼前這人是誰,也沒有聯想到幽冷禪所說的那個饕餮皇族的男性。

因為幽冷禪對它所說的那個極為變……態逆天的饕餮,是一個年輕氣盛的小夥子,根本不是老者,所以,海冊幽皇壓根就沒將這蒼老的身影當回事。

「我再說一遍,放下霸老哥,我放你走,然後你滾回去告訴凰神,說我饕餮皇族和她凰神帝族杠上了,別人或許怕她凰神帝族,可我饕餮族可不怕。」這蒼老的身影自然是蕭元,他拿到了幽泉王陣后便急忙飛掠了回來。

他還以為霸劍空和林紫月抵擋海冊來的人應該不在話下,誰知竟然都被重傷了,若是他在晚回來半步,霸劍空怕是就要被抓走了。

聞言,海冊幽皇本來想直接掠過蕭元的身形頓住了,不敢再上前半步,額頭豆粒大的冷汗直冒,而讓它停下的是蕭元剛才那句我饕餮皇族和凰神帝族杠上了。

它倒不在意饕餮族和它們凰神族杠上,而是在意眼前這個老人也是饕餮皇族,這從他的話語中便能證明。

「你們到底有多少只饕餮混進可我海冊地界?」海冊幽皇冷冷的道,大手死死抓住霸劍空的腦袋,讓其不能動彈分毫。

「不多,就兩個,我和她。」蕭元淡淡的道。

「哦?你不是應該很年輕才對?為何現在變得如此蒼老?」海冊幽皇眉頭緊皺,眼中卻是浮現了極濃的疑惑,一個眨眼后,突然道:「你受傷了,並且傷得不輕,傷及了本源,所以才在這極短的時間內變得蒼老。」

說到這裡,海冊幽皇的神色又變得猙獰起來,森然的道:「呵呵……我說的對吧?」

「嗯……居然被你發現了,既然如此,也沒什麼好隱藏的了,不錯,我的確受了不輕的傷勢,也的確猶如你說的那樣,因為傷勢我才變得如此衰老的。」蕭元淡淡的,吹著牛皮簡直是不用打草稿的。

他故意說自己有傷在身,就是為了讓海冊幽皇小覷自己,這樣才能更好的將其殺掉。

不然一個進入半步武帝千年的強者,還真不好殺。

「那你就去死吧。」只見海冊幽皇大手提著霸劍空,身形同樣暴掠而出,九幽氣爆發到極致,另一隻手幻化出千丈龐大的麒麟臂,狠狠的抽向了蕭元。

在它看來,既然蕭元已經受了傷,並且已經衰老到如此程度,肯定已經沒有了多大的戰力,不然以他那詭異的能力,還會和自己廢話嗎?肯定早就對自己下手了。

它海冊幽皇又不是傻子,既然蕭元已經沒有再戰之力,那這個時候還不趁機斬殺掉蕭元更待何時?

見海冊幽皇果然朝自己襲來,蕭元的嘴角不自覺的掀起了一抹弧度,而海冊幽皇見到這孤獨時,心道不好,知道著了蕭元的道,急忙想要抽身暴退,可是說什麼都晚了。

「你難道忘了我剛才說的話么?要滾的是你,給我滾吧。」只見撐天柱又陡然出現在了蕭元手中,而在撐天柱之上,充滿了七星之力,直接將那千丈龐大的麒麟手臂給吸收了。隨後,蕭元掄起撐天柱就朝想要暴退的海冊幽皇砸去。

現在的蕭元掄動撐天柱是有些吃力的,完全是靠運轉歸元神術,強行催動身軀這才將撐天柱掄起的,並且蕭元也不敢再將撐天柱變大,因為撐天柱一大,重量也會跟著變重。而現在的他,以虛弱老態的身軀催動歸元神術,剛好能拿起一億斤重量常態的撐天柱。

「砰……」只見撐天柱徑直將海冊幽皇給抽飛了出去,其變得粗壯想要抵擋撐天柱的麒麟臂也被生生抽爆,氣血不穩之下,也讓霸劍空給掙脫了開。

雖然撐天柱只有一億斤的重量,而蕭元體內也幾乎沒有力氣,但是抽出去的勢頭,卻是硬生生的將對方的手臂麒麟臂抽爆,這也的確有些讓人匪夷所思。至少,海冊幽皇就有些想不明白。

在千丈之外穩住身形后,海冊幽泉極為凝重的盯著蕭元,目光也不自覺的朝著傳送陣的方向望去。

「嗡……」就在它的目光望向傳送陣方向時,傳送陣終是啟動了。虛空風雲變幻,再次從地面射出一道光束,射向了虛空。

「那裡沒你的事,即便它們都走了你也走不了。」蕭元冷冷的道,他自然知道對方已經將傳送陣啟動了,不過,那些所謂的幽禪八部,蕭元根本不想去理會,愛走不走,而這海冊幽皇,他說什麼的都不會放走的。

因為殺了海冊幽皇,才能真正的讓龍族和凰神族之間挑起大規模的戰爭,殺其他的一些小嘍嘍,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

「哼,你真當本皇是軟柿子?」龐大的九幽氣籠罩在海冊幽皇的手臂上,修復著它的傷勢,不過它並不在意自身傷勢,反而是面色一狠,渾身湧出更加龐大的九幽氣。

「暗魔麒麟。」它的身軀開始急速變化,浮現出一層層的暗紅的鱗甲,片刻間就覆蓋了全身,而它的軀體也在這一刻變成了一隻百丈龐大的麒麟。

一股遠古的氣息隨之瀰漫而開,籠罩在這片天地間。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已經淪為廢墟的幽泉城虛空之上,一隻百丈龐大的暗紅色麒麟踏立虛空。

它渾身上下散發的威壓和那遠古的氣息讓人快要喘不過氣來。

遠古魔獸,暗魔麒麟。

沒想到,這海冊幽皇的本體居然是一隻遠古魔獸暗魔麒麟。

之前它的手臂和雙腿麒麟化,還以為那只是它修鍊的功法是與麒麟有關的,現在看來,它的本體就是一隻真正的暗魔麒麟。

「無知小輩,現在本皇就讓你見識見識,你與本皇之間的差距。」海冊幽皇在變成暗魔麒麟的一剎那,右腿不停地在虛空上畜力,就猶如一隻野牛在要衝擊之前做準備一般,而在不停蓄力之下,一股驚人的力量在暗魔麒麟體內匯聚,能夠感受到,那力道怕是足有二十億斤的力量。

「野蠻衝撞。」海冊幽皇的聲音猶如粗獷的驚雷,震耳欲聾,它的身形在話音落下之際,直接暴沖而出,瞬息間就衝撞到了蕭元的身軀之前,沿途的空間,在它這恐怖的衝撞之力下,都紛紛碎裂而開。

「砰……」金屬般的撞擊聲響徹,那如此恐怖的衝撞之力,並未將蕭元撞飛出去上,而是撞擊在了蕭元撐天柱的光幕上,那撞擊的中心處,空間裂痕不斷蔓延開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