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這個場景恰好被剛剛押送出來的潘若琳和陳怡蕓看見了!

“凌峯……”

“凌峯……”

二人異口同聲,在喊出凌峯名字的一瞬間,再也不顧後面正頂住自己她們腦門的槍口直直的衝向了凌峯!

幸好那些特種兵都事先得到了管軍的命令,不得開槍要她們的命,要不然此時的她們早就成爲了馬蜂窩了!

再次受到大力襲擊的凌峯,瞬間感覺到了自己意識的流失!

此時的他很想睡覺!很想睡覺!

但他卻有着不能睡的理由!

“走……快走……”

不知道凌峯是真糊塗了還是什麼,在見到潘若琳與陳怡蕓跑到了自己的跟前就一個勁的喊着叫她們快走!

走?怎麼走?

連全盛時期的你都變成了這樣了,你叫她們怎麼走!

然而此時的凌峯潛意識裏面只有一個概念,那就是這兩個女人留在這邊就會死。所以,他的那個“走”字,一直從他的口中噴出!

說實話,現在這種狀況,兩個女人,即使她們有機會走,她們也不會走的!

爲什麼?

因爲她們心中最重要的一個男人此時已經躺在這裏了!

“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不要!”陳怡蕓剛想起身和冠軍拼命,也不知道爲什麼凌峯原本動不了的手,突然有了一絲力氣,那一刻,緊緊的拽住了陳怡蕓的手!

或許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吧!他知道,此時如果陳怡蕓衝過去的話,他會後悔一輩子的!

不過此時愛情的力量也難以抵擋手中的劇痛,“啊!”凌峯不由的再次叫出聲來!太痛了,即使是凌峯,當初面對敵人的嚴刑拷打時,吭都沒吭一聲的凌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見到這一幕,管軍再也控制不住內心之中變·態的思想,他決定了,他要當着凌峯的面先殺了左邊的那個女人,也就是潘若琳了!再把陳怡蕓練做活祭,讓凌峯痛不欲生!最後再吸取凌峯身上的精華……

慢慢的,他靠近了……

一步……兩步……三步……

“不要……不要……不要……”凌峯心中吶喊着,咆哮着,不知不覺,兩滴淚水沿着凌峯的眼角滑落……

他敗了,他還是敗了!

他一直很自負,他從來沒想過他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這算什麼?

報應嗎?

難道是因爲我上一輩子殺的人太多,老天爺給我的報應嗎?

老天爺!我·操·你·媽·逼,如果我的結局是如此的話,當初你又何必要讓我重生呢?

既然讓我重生,讓我感受到了上一輩子從來都沒有感受過的愛,你又爲何要給我這樣的結局!爲什麼……爲什麼…… 凌峯的內心在吶喊着,在謾罵着,在爆泣着,然而這卻沒有改變管軍靠近的舉動!

死?要死了嗎?

凌峯心中突然有種想笑的衝動!

他笑,他笑這個社會,他不相信命運,同時他又要笑命運!命運是如此的安排,果然,他還是改變不了!

“嗒嗒嗒嗒……”

一陣清脆的機槍掃射聲突然在整個黑暗的半空之中響起……

“啾啾啾啾啾……”

“撤,快撤……”還沒等衆人反應過來呢!只見管軍手下,領頭的那個特種兵立即一慌,迅速下達了指令!

在得到指令的一瞬間,幾名特種兵沒再猶豫,立即拎小雞一樣將凌峯三人拖進了別墅內,包括此時的管軍,也是心中一驚,立即激射向了別墅內部,是,他是能徒手接子彈,但也是要在有準備的情況下啊!

眼下這突如其來的一陣掃射,他雖是異能的強者,可他也是血肉之軀,他也會死的!

“空空空空空空……”是直升機的聲音,在那一霎那,凌峯聽的很清楚!

“裏面的人聽着,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快點釋放人質,出來投降,警方一定會寬大處理……”

這個聲音……好天籟……是唐婉君的聲音……

沒錯!剛剛喊話的就是唐婉君,在得知凌峯有危險的那一刻不知道爲什麼,唐婉君忽然想起了以前和凌峯在一起的種種!

第一次飛車的驚險!

夜探“天霸團”總部!

夜闖“義會”與金三角交易地點,成功的阻止了交易!

逮捕管軍保鏢,並擊殺……等等等等……

而這些事情的唯一男主角就是凌峯,那個在她內心深處早已烙下深深記號的男人!

她急了!她真的急了!

在沒有得到上頭任何指令的情況下,私自調動了南海市唯一的兩架直升機,直接就殺到了華朗區!

至於後果是什麼她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她只要凌峯平安!只要凌峯平平安安的,哪怕是爺爺親自怪罪,她都願意接受!

莊園外面,“手魂幫”堂主老於連同着刀疤臉已經帶着幾十人趕到了現場,當然,並不是說老於帶的人馬少,只是老於既然作爲華朗區這一帶新地盤的堂主,他考慮的不得不比別人多一點!華朗區雖然在幾個月前就已經是“手魂幫”的地盤了,可王天霸“天霸團”的餘孽還在暗地裏流竄!

若是自己傾巢而動,恐怕華朗區地盤不保!秦筱筱和凌峯帶着手底下的兄弟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就會敗在他的手裏!那到時候他哪還有臉面去見在那次拼殺中死去的老兄弟!

再有,老於也得到了消息,華朗區的警察局與武警部隊也接到了命令,“手魂幫”自從接手華朗區地下勢力以來與**的人雖說表面上並沒有多大的矛盾,可老於知道,這羣人原先是管軍的人,暗地裏與“天霸團”餘孽有着不可告人的交集,此時他們如果鬧出太大動靜找會給這些**的人一個把柄!那到時候,“手魂幫”在華朗區的分堂依舊會受到打壓!這對“手魂幫”非常不利!

不得不說,老於的這個舉動幾乎保存住了“手魂幫”在華朗區的地盤!這是後話了,現在暫且不談!

話說眼前,讓老於疑惑的是華朗區的警務人員此時並沒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樣來到這莊園,而他卻見到了唐婉君!

老於與唐婉君,雖然此前並沒有太多的交集!但還是互相瞭解的!

他們知道,他們來到這裏有一個相同目的!

救人!

所以在兩方人馬相見的那一刻,並沒有發生警察與黑幫之間的那樣對峙,而槍口戲劇性的同時對向了別墅……

警匪合作,恐怕也只有這一次了!

此時別墅內,管軍並沒有因爲被團團包圍而緊張,百十來個人,在他眼裏根本就不算什麼!再說了,他身邊還有八個特種尖兵,實力一個個的都可以以一敵十,正所謂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眼下,卻有一件事情要解決!那就是吸取凌峯身上的異能精華!

陳怡蕓雖是陰年陰月陰日的極陰之女,可此時管軍就算拿她活祭也只不過是多一個而已,離七七四十九個還差了一大截呢!

可凌峯就不一樣了,異能者的精華是這個世界上不可多得的修煉機能,因此爲了不讓一些唯利是圖的異能者因爲要增加功力而對同類異能者下手,所以異能界有一個規定,如果發現異能者因爲要提升修煉功力而對異能同類進行誅殺,那麼四大異能世家就會聯合起來全力擊殺此人,當初只是因爲不想引起四大異能世家的全力擊殺,管軍纔沒有選擇這個辦法!

可現在不一樣了,他已經被通緝了,已經無所謂了,只要功力提升,什麼四大異能世家,統統去死吧!

“去,跟他們說,如果他們敢闖進來,我們就殺了他們三個!”管軍招了招手,對着一旁的一個特種兵說道!

特種兵接到命令,隨即離去!

“嘖嘖嘖嘖……小子!看樣子,你連最後的機會也沒了,怎麼,還有最後的心願要我幫你實現嗎?”管軍的表情滿是可惜!

說實話,他還是挺看好凌峯的,要不然當初他就不會特地道凌峯家裏去拉攏凌峯了!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凌峯是人才,但他還是個異能者,所以他……必須死!

願望?我的願望就是你先去死吧!你能幫我實現嗎?

凌峯心中嗤笑!

當然,雖然唐婉君帶人在外面圍着,可凌峯看得出,管軍沒打算就這樣放過自己!自己必須死!

然而,凌峯此時唯一的願望就是在自己死後,唐婉君能夠帶人衝進來將潘若琳和陳怡蕓這兩個女人救出去!

“看來你是沒什麼願望了!”還未等凌峯做出任何反應呢!就見管軍大呵一聲,一個虎跳猛撲跳,身子還在懸空,那隻帶着濃烈的腐蝕之氣的手掌就甩了過來,目標自己的心口正中央。

心臟是人類一身精華的所在,攝取凌峯精華最快捷的速度就是吸取凌峯心臟裏蘊藏的能量!

要死了嗎?要死了吧! “哧……”一聲被腐蝕的聲音響起,隨後,是一聲女人的**響起。

是陳怡蕓,沒錯,在那一刻,陳怡蕓居然站了起來擋在了凌峯的面前。她愛這個男人,愛他的一切,在她心中,如果她和凌峯都必須要死,她寧可先死一步。

而如果兩人只有一個生存的機會,她寧可把那個機會留給凌峯!這就是愛!

管軍的這一掌正印在陳怡蕓柔弱的肩頭,使得陳怡蕓整個人倒飛而出,腐蝕的能量團瞬間穿透了那薄薄的外套,侵蝕這白皙的皮膚……

“蕓蕓……”

“蕓蕓……”

凌峯顧不得身上傳來的陣陣劇痛,在潘若琳的攙扶下,跌跌撞撞的一潘若琳兩人“滾”到了陳怡蕓的身邊!

“蝕骨千纏手”的滋味凌峯體驗過,那滋味讓人痛不欲生!只是一瞬間,陳怡蕓便昏死過去了!

“臭丫頭,找死!”見到自己一擊居然被破壞,管軍心中瞬間大怒,立即轉換姿勢,再次擊向了凌峯,目標依然是他的心臟!

然而此時又有一個身影擋在了凌峯的面前!

誰?

潘若琳!

“不要……”

“無知的女人,找死!”還沒等凌峯開口阻止呢!就見管軍怒罵一聲,收回“蝕骨千纏手”用足全力,飛起凌空一腳。

一個異能者不但有各自的異能,他們體力更是遠遠超出正常人,所以管軍的一腳的力道都要比普通人重上幾倍,更何況是他全力一腳呢?

“碰!”一聲巨響之後,只見潘若琳“啊”了一聲,整個人就都被踢飛了起來。她的身體也瞬間倒飛了出去。

“轟!”潘若琳的身體在空中經過一個弧線以後摔在幾十米外的一張桌臺上,她在桌上滾了兩圈,又重重地摔倒在地。

她潘若琳,心中對凌峯的愛一點也不會比陳怡蕓少,陳怡蕓可以爲凌峯擋下那致命一擊,她潘若琳一樣能!

她還記得凌峯曾經對她說過,他可以爲她把她眼前所有的坑都填平了,讓她可以開開心心的去相信這個世界就像她想象的那樣美好!

她真的很想對凌峯說句“凌峯!謝謝你!”

此時,覺得身體裏面好痛,真的好痛!但她卻正掙扎着爬起來,她內心也有着一個信念,有着一份堅持,那就是她要活着,讓她也爲凌峯填一次坑!

她站了起來,她秀美的眼睛執着地看着凌峯,她要走過去,阻止那個壞人傷害凌峯,她一定要走過去……一步,兩步,三步……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