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這一秒半對於天劫三境或者至尊強者來說,也不過十幾次幾十次或者數百次上千次而已,而對於聖階及以下,能夠發揮出一次來就不錯了。所以,實力,便是決定了你的生存和地位。

而相應的,隨著夢天實力的提升,他所能靜止的時間的長度,也是可以逐步提升一些。

現在的夢天,除了能夠讓時間靜止之外,還能夠讓時間倒流,不過倒流的時間,大概是在五分鐘到十分鐘之前。不要認為讓時間倒流比時間靜止難,時間倒流,充其量也只不過是讓時間轉個彎,重新回到幾秒幾分鐘幾小時甚至幾天前,因為回到的時間是已經發生了的,時間是有記憶的,所以想要逆轉,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時間靜止,卻是實實在在的讓時間停止運轉。

要知道,時間是無時無刻不在運轉的,想讓它停下來,那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而逆轉和停轉,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上的東西,所以,不要傻傻的認為,時間倒退比時間靜止困難。

除以上兩種之外,夢天貌似還獲得了一個附加的技能:時間之門!

這個時間之門的效果,是在其中的空間中,時間的流動速度會比在外界的時間流速快數千倍。也就是說,你在裡面呆一年,也只不過是外界的半分鐘左右而已。

並且,時間之門中,還蘊含著大量的生死之氣和天地靈氣,在其中修鍊,必定會去的一個事半功倍的功效。不過,光是其中的時間流速這一點,便是足夠讓人眼紅的。

要知道,就算你在其中修鍊個成千上萬年,在外界,也不過過去了幾天而已。並且,你的容顏,並不會改變,壽命也是如此。因為其內的時間,是相對於空間等無生命的物體而言的,它並不會阻礙有生命的物體的時間運轉。

只不過,現在的夢天,僅僅只能開啟十倍的限量。也就是說,在裡面修鍊一個小時,就相當於外界的六分鐘。

「嘿嘿……這些東西,足夠了……」

夢天嘿嘿一笑,距離來到幽山,應該差不多半個月了吧?因為在時間之中的時間,是相對於外界保持的一個靜止的狀態。所以夢天在其中的歷練,也只不過在外界的幾秒而已。

就算自己昏迷,充其量也只不過是昏迷了幾天。所以,距離離開,還應該有半個月。而擎宇,應該是早就退出去了。

不過夢天卻是記得自己答應過擎宇的事情,現在,是時候幫擎宇煉製一種提升實力的丹藥了。不過,在臉蛋的這段時間裡,這些時間可不能白白lang費啊。

夢天直接是落到了火海中的一座小山之上,然後左掌之上黑白光芒翻湧間,兩道身影便是被吞吐了出來。

「吼……」

「嘶嘶……」

夢天看著翠竹六段蟒和抱月玉頂熊,現在這倆,可是自己如今唯一的戰力啊。不過它們的實力弱了點,得提升一下實力才行。雖然在帝階之內,夢天可以橫行無忌,甚至遇上玄境的強者,依靠抱月玉頂熊的強大爆發力,只要不是太厲害的,普通的玄境強者自己也能應付。只不過,萬一要是遇上個難纏的對手,那這兩個傢伙,可就真的沒啥用處了,反而還會托自己的後腿。

所以,為了避免以後這種事情的發生,夢天無論如何都得給他們提升實力。

「張嘴……」

兩獸聽到夢天的話,先是一愣,然後乖乖的張開了嘴巴。

「這是天魔丹,要是運用得當的話,能夠讓你們增加數百年的修為。那時候,你們的實力便能夠更進一個層次。」

兩獸聞言,雙眼之中頓時流露出了一絲興奮的光芒,眼波流轉間,對於夢天更是感激不盡。恐怕此生,就算是夢天趕他們走,他們也得死皮賴臉的貼上來了。

「咻……」

夢天伸手一揮,兩道黑色的光芒便是直接落入了兩獸的嘴中。

天魔丹幾乎是入口即化,變為了一股精純的能量順著兩獸的喉嚨,瞬間流入了兩獸的四肢百骸之中。

「馬上修鍊,這段時間我要去閉關煉藥。希望我出來的時候,能夠看到你們實力的飛升。」

「吼……」

「嘶嘶……」

兩獸皆是點了點頭,然後靠攏在一起,翠竹六段蟒的身體差繞在了抱月玉頂熊的肩膀之上,而抱月玉頂熊則是直接以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兩獸便是緩緩閉上了眼睛。

夢天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掠動身行,便是來到了千丈之外的火海之上。

這一次的煉丹,夢天需要的是安靜。兩獸在突破的時候,必定會引來天劫,夢天可不想被他們打擾而導致煉丹失敗,那可真就是哭都沒地哭去。

夢天伸手一揮,火海翻湧間,竟是直接形成了一道漩渦。然後夢天的身形一個俯衝,便是進入了漩渦之內。

夢天這一次,竟是直接選擇了進入火海之底煉丹。那裡雖然安靜,但卻極為熾熱。要是一個把握不好,被火海之內的溫度干擾了,那麼,夢天的煉藥之行,或許也該結束了。

不過,夢天的這個膽子,卻是沒有多少煉藥師具備的。

……

火海之內,夢天利用結界將火海阻隔開來,形成了一個五六十餘丈的圓形空間。然後伸手一揮,一尊熾熱的火鼎便是浮現而出。

夢天伸手一招,左掌和右掌之上同時閃爍起了黑白光芒,然後兩塊玄冰便是顯露了出來。

在夢天的左手之上,正是在禹希山踏雪御雷豹的冰雪平原之下的石洞中所得到的萬年玄冰。只不過現在的萬年玄冰,已經陷入了沉睡之中,夢天可是要拿它來煉藥的,要是還是醒著的話,那可真是要麻煩了許多了。

而在夢天的右掌之上,便是當初在天邪之尊所遺留的湖底洞府之中的火海內得到的極熱玄冰。雖然極熱玄冰用來煉器最合適,但極熱玄冰卻也是煉製一些丹藥的主材料。

只不過夢天只是從那一大塊極熱玄冰上去了一小塊下來而已,所以剩下的那些,有超過三分之二留給了墨凌,而剩下的這三分之一,還是足夠夢天煉器和煉藥用的。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一陣寒冷刺骨的涼風吹過,凍徹心扉,松樹林中傳來野獸參差不齊的嗚咽聲,伴隨着松針嗖嗖掉落的聲音,一片的寂靜幽然。

而在身後這個清脆的聲音傳來之後,曦晨握住馬刀的手臂瞬間停留在了半空之中,而鋒利且閃着寒光的刀刃則是懸在中年漢子的頭頂之上,散發着陣陣殺氣。此時的中年漢子早已經嚇得癱軟在地,他望着那柄幾乎結果了他性命的尖刀,險些白眼一翻,就此昏厥過去,而他胯下則是傳來陣陣尿騷氣,雙腿不自覺的劇烈戰慄着。

曦晨面色驚詫的轉過頭來,望着佇立在自己身後,擡頭仰望自己的巧巧,只見她稚嫩的臉龐之上充滿了幽怨,明亮的大眼睛淚汪汪的,偶爾瞥向中年漢子時卻是充滿了厭惡和憎恨,曦晨甚至在她的面容之上,看到了而與其年齡甚不相符的憂鬱與滄桑,這使得他心中不禁一凌。

曦晨將馬刀收起,緩緩伸出手去,欲再次拍拍巧巧的小腦袋,卻被她梗着脖子躲閃開。

“大哥哥,求求你。”巧巧望着曦晨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懇求之色,不知道爲什麼,曦晨看到這雙眼睛之後,竟然難以將拒絕的話說出口。

“給我一個理由。”曦晨的表情變得前所未有的嚴肅,他直視着巧巧的眼睛,輕輕地開口問道,他不像是在對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說話,而像是和朋友普通的交談一樣。

“殺母之仇,不共戴天。”巧巧咬牙切齒地死命盯着中年漢子,她瘦弱的身軀劇烈的顫抖着,眼淚奪眶而出,將麻布衣衫打溼,她眼神之中的怨毒之色,令人看的心悸,真的很難想象,在如此弱小的身軀之中,竟然隱藏着偌大的仇恨,更是難以想象,在無數夜深人靜的時候,她又有多少次被噩夢給驚醒?

曦晨望着巧巧倔強的小臉,其上沒有任何的恐懼之色,有的只是深深的仇恨,他又想起前些日子與巧巧閒聊談到他的母親之時,巧巧臉上那隱藏起來的淡淡憂傷。

“給你一刻鐘的時間,我在樹林口等你,若是你下不去手,那就永遠的將這段仇恨遺忘掉,不要再想着報仇。”曦晨輕嘆了口氣,他並沒有低下頭來再看巧巧一眼,而是將馬刀倒握,刀柄則是指向巧巧,平放在她的眼前。曦晨望着遠方的天際,閉上眼睛輕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以後可能會後悔今天的所做所爲,可是他也深深地清楚,若是現在不這麼做,即便是自己,也絕對不能原諒自己。

巧巧望着那柄泛着寒光的馬刀,其上依舊殘留着幾滴殷紅的鮮血,她尚未褪去的小虎牙死命的咬着嘴脣,鮮血順着她的嘴角悄然滑落。一股莫名的恐懼感突然如潮水的朝着巧巧襲來,她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腳步輕輕移動,似乎有些想要退縮,可是當她再次看到那個中年漢子令人厭惡的面孔之後,怯懦的情緒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殺機。

巧巧將馬刀從曦晨的手中接過,雙手抓住刀柄,而刀刃之上的鮮血緩緩地留下,將她略微有些粗糙的小手染紅。她邁着堅定的步子,朝着那個自己日夜詛咒的人走去。

曦晨的臉色暗淡了下來,他隨意的踢出幾腳,踢在了癱倒在地的中年漢子四肢之上,只聽咔嚓咔嚓的刺耳聲傳來,中年漢子頓時慘叫連連,痛苦的臉龐都變得猙獰了,他彷彿被捆綁起來,待宰的野豬一般,而他的四肢則是軟綿綿的搭拉下來,好像柔弱無骨一樣。

爲了確保巧巧的安全,曦晨將這個中年漢子的四肢全部廢掉,這樣一來就不怕他垂死反撲了。曦晨伸出手去,拍了拍身旁身高只及自己腰間的巧巧的小腦瓜,頭也不回的朝着遠方走去。若是巧巧真的狠得下來心去結果這人的性命,那自己勸說也沒用,如今自己所能做的,只有等待。

巧巧的雙眼被血絲充斥着,她望着中年大漢的目光充斥着刻骨銘心的憎恨,她突然想起了多年前那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就是這個禽獸不如的畜生,踢破房門闖進了她的家中,將她的母親**致死,若不是自己當時尚還年幼,恐怕也是難逃噩運。

無數的夜晚,巧巧都是抱着枕頭蜷縮在冰冷的牆角,她始終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當時外出未歸的爺爺,只是一個人悄悄的埋藏在內心最深處,她始終忘不了母親臨死前那雙無助的眼神,以及那鮮血淋漓的場景,她想要報復,想讓那個毀了她一生的禽獸償還他所欠下的全部孽債,想讓他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巧巧原本以爲憑藉自己的力量,恐怕報仇之日會遙遙無期,可是她卻怎麼也沒想到,日夜期盼的那一天,竟然這麼快就能來臨,她握着馬刀的雙手戰慄着,也不知是因爲害怕,還是因爲就要手刃仇人而內心激動。

中年漢子此刻依舊在哀嚎着,斷掉的四肢上傳來的劇痛,使得他恍惚的精神突然清醒了很多,他望着身前正提着馬刀,朝着自己逼近的小女孩,彷彿突然覺得看到了一個極爲熟悉的面孔,當年那個女人曾經在自己的身下慘叫痛哭,可是自己卻永遠也忘不掉她咬斷舌頭之時憎恨的眼神,那雙眼睛之中充滿了怨毒,如同毒蛇一般的死命盯着自己,彷彿想要將自己囫圇的吞入腹中。

“別過來,我不是故意害死你的,求求你別殺我,我爹不會放過你的,鬼啊!”中年漢子無力的掙扎着,時而求饒,時而威脅,時而痛哭,時而驚恐,像個瘋子一樣拼命地嘶吼着。

巧巧望着這個讓自己恨不得食其肉,飲其血的畜生,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的決然,她使勁地閉緊雙眼,雙手握住的尖刀朝着中年漢子的咽喉之處猛的刺下。

曦晨此時站在小溪旁邊,勁風吹拂起他的髮梢,迷離了他的深邃的雙眼,曾幾何時,他也是如同小女孩這般,被仇恨矇蔽了心靈,可是當他真正的報仇雪恨之後,又得到了什麼,只不過是迷茫和無奈而已。

冤冤相報何時了,這句話說來容易,可是古往今來,又有幾個人可以真正將其看透,曦晨突然想起自己殺掉龍蒼宇之後,帶上其人頭準備離開之時,梅月華說的那句“我恨你”。其中沒有了記憶中熟悉的純真,有的只是怨毒和憎恨。

曦晨輕嘆着搖了搖頭,或許真的是自己負了她,可是這也是自己唯一贖罪的方式,他沒得選擇。

曦晨在河邊站立着,等待着,他也不清楚現在自己的心中究竟是怎麼想的,又希望巧巧可以復仇,了結自己的心願,安撫母親的在天之靈,卻又害怕巧巧重蹈覆轍,像自己一樣走上一條不歸之路。

身前的小溪緩緩地流動着,而身後則是傳來了細細碎碎的腳步聲,巧巧的身影出現在了曦晨的身旁,她身上的麻布衣服上沾滿了血跡,而眼淚則是從眼眶中不自覺的滑落,她的眼神顯得極爲的呆滯,彷彿失魂落魄一般。畢竟只是個七八歲的孩子啊!

曦晨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蹲下身來,將巧巧手上那柄沾滿了鮮血的馬刀接過,揣進了腰間的刀鞘之內,他伸開雙臂,將巧巧柔弱的身軀摟進了自己的懷抱之中。

“一切都過去了,巧巧不怕,大哥哥在這兒呢。”曦晨輕輕的拍着巧巧的後背,彷彿母親安慰自己的孩子睡覺一樣。而趴在其懷裏默不作聲的巧巧,彷彿瞬間甦醒了一般,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哭聲甚是淒涼,驚得樹林中的雲雀騰空飛去。

當年母親去世之時,巧巧只敢在深夜裏哭泣,而如今,她卻是肆無忌憚的釋放壓抑多年的痛苦,將所有的委屈全部的發泄出來。

密林的深處依舊是那般幽靜,只是隱隱約約多了一絲哭聲,彷彿深夜裏嬰兒的啼哭一般。

夕陽西下,斜照着曲折蜿蜒的小溪,曦晨肩背魚簍,腰掛弓箭,沿着小溪朝山腳下的茅草屋走去。他低頭看着懷中哭累了以後,昏昏沉睡過去的巧巧,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可是卻其中卻暗藏着一絲黯然。

“如今把那個中年漢子殺掉了,而那些獵戶也被自己打傷,巧巧和她爺爺是不能在村裏立足了,是該帶着他們逃到別的地方安家了。”

曦晨回想起以往的種種是是非非,深深地嘆了口氣,巧巧和她爺爺雖說生活的確是貧困,既吃不飽也穿不暖,可是好歹他們祖孫倆可以相依爲命,自己是時候該要離開了。

想起小時候那些村裏的小孩對自己的咒罵,曦晨的臉龐之上只剩下心酸,他們也許說的一點兒也沒錯,我還真是個“掃把星”。

“還是將這祖孫倆安頓好了以後,就趕緊離開吧,我可不能再害人了。” 奶爸的修真人生 曦晨心中暗暗打定主意,朝着山下大步子邁去。 (嘖……沒辦法,同學叫我去聚會,抱歉,更新推遲到七點左右……不過大家放心,章節數還是不會少的,只是更新時間推遲了而已)在此刻夢天的面前,堆放著一堆各色的靈草靈藥。

這些東西,有著奇形各異的靈草,也有著奇異的果實,還有著一些老樹皮一般的東西。

夢天所要煉製的,乃是一種名為「虛靈分元丹」的丹藥。這種丹藥,位列於聖階中品的巔峰地步。

對於夢天來說,煉製它簡直可以說是小菜一碟,只要不是聖階上品以上的,夢天都是能夠輕易的煉製出來。畢竟如今夢天的煉藥術也是增長極大,對於各種能量、溫度以及藥材量的的掌控能力,也是越來越強。

再加上夢天如今的掌控了時間之力,對於煉丹煉器這種極為精細的工作,夢天卻是根本不會再擔心出現什麼問題了。

【虛靈分元丹,聖階中品巔峰丹藥,若是材料選擇上等材料的話,甚至可以使其位列聖階后品之境。其主要作用,是更改人的潛能,激發人的潛力,從而增加提升一到兩個境界不等的修為。服用恰當,甚至還可以提升三個境界。不過,此丹藥一人一生只得吞服一次,無論以後再次多少,效果也是為零。丹方:七魂迷星草十二株、千年玄冰嬰兒拳頭大小一塊、極熱玄冰成人巴掌大小一塊、烈火純陽果二十一顆、枯木草三株、璐蘚樹一株,其餘配料為八仙草、陰寒果、蛇涎果、靈獸或冥獸骨骼粉末一小勺。煉丹之時,切記不要將火焰溫度操控太高,始終保持在八百到一千度左右。若是順利的話,只需十天,便可將其煉製而出,但要時刻防備其隨時可能引發的丹能。】這些,是創世聖卷第二卷之中所記載的丹方。其中,雖然詳細說明了虛靈分元丹的配置,但卻並未太過詳細的解說其中操控的溫度,只是大致的說了一下在八百到一千之間。

不過,既然有了大致的溫度,夢天便是可以依靠這個大致的溫度去自己試驗一下,從最低的溫度開始,慢慢提升。有時間倒流的能力,夢天自然不害怕毀掉靈藥。所以,這一次夢天所準備的藥材,也僅僅只準備了一份而已。由此可見,對於時間之力的信心,夢天究竟有多大了。

「呼……」

深吸了一口氣,夢天便是調整好心情,然後雙掌緩緩抬起,赤紅的火焰便是瞬間自火鼎之內升騰而起,熾熱的溫度,瞬間達到了八百度左右。

「七魂迷星草……」

「呼……」

夢天伸手拿過了十二株七魂迷星草,這種通體碧綠的靈草長相即為怪異,它們共有五片葉子,然而這五片葉子卻是猶如一個個的小人一般,擺弄著各種姿態,看起來極為奇異。

夢天搖了搖頭,直接將他們扔了進去。這種七魂迷星草雖然是主料,但卻藥效極低,但卻恰好起到一種調和的作用,可以維持丹藥中其餘五大主料間能量的平衡,所以被列到了主料之中。

而夢天剛一將它們扔進去,它們便是直接被火焰焚燒成了一團綠色的粉末,然後被夢天擱置到了葯鼎的邊緣,因為那裡的溫度,是唯一保持常溫不變的,也就是二十多度。

「萬年玄冰……」

夢天微微一笑,便是伸出右手中指,其右手中指上的指甲便是化為了純金之色。

「鏘……」

指甲猛地刺下,竟是直接在萬年玄冰的體表劃出了一道火花,而一塊黃豆大小的萬年玄冰,便是被夢天取了下來。

萬年玄冰可是要比前年玄冰要高級得多,自然不用嬰兒拳頭那麼大小。要是真用那麼大的話,暴殄天物lang費不說,還會損失掉虛靈分元丹的藥效,根本就是得不償失。

所以夢天即便只用這黃豆大小的一小塊,那也是足以抵得上一塊嬰兒拳頭大小的前年玄冰的能量了,甚至還要多出那麼一些來。

「呼……」

火焰瞬間便是將萬年玄冰給吞噬,但卻並未能立即將它融化,甚至萬年玄冰的體表,連一絲濕潤都沒有,依舊是那麼冰冷乾燥。

九百度……

夢天知道萬年玄冰的堅硬,所以他一下子便是將溫度提高了一百度左右,但是萬年玄冰卻是依舊沒有絲毫融化的跡象。

九百一十度……

「呼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