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自己卻毫髮無損,他只能歸功於系統的功勞。

大概這就是獨屬於主角的愛吧。

畢竟就在冷桑聲音出現的那一刻,系統大佬發出了連串的機械提示聲。

叮咚!

【檢測到宿主正在遭受靈魂攻擊,正在啓動自動防禦功能……】

【防禦功能已開啓,自動消耗倉庫內物品作爲能源……】

啥也別說,看在你這小老兒耗費我倉庫內資源的份上。

一拳直接對着眼前的敵人轟去。

黑袍老人臉色大變,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怎麼可能,這個世界中竟然有人能夠抵擋住自己的靈魂攻擊?

他的身形急速後退,嘴中快速吐字地說道:

“這位小友,一切都是……”

林寒沒有理他,說動手就動手。

還特麼小友,說的好像我跟你很熟似的。

老混賬,先吃我一拳。

轟隆隆!

拳頭正中黑袍老人的腦袋,揍的他靈魂體震盪不已。

最外側甚至有開始崩碎的趨勢。

黑袍老人內心也很無奈,畢竟肉身都已經沒有了。

只能依仗自己的靈魂進行攻擊,可眼下這個樣子根本就沒有用啊。

林寒見到這一幕,眼裏露出詫異。

這個小老頭看着挺牛逼的樣子,可沒想到竟然這麼不經打。

看這個情況,估計再來一拳就直接嗝屁了。

“小友,你聽我說……”

話還沒有說完,黑袍老人臉色大變。

感覺到眼前襲來猛烈的拳風,心裏氣得想要罵娘。

特麼的,現在的年輕人這麼暴躁的嗎?

就不能坐下來好好談一談?

黑袍老人深吸一口氣,運用起自己不多的靈魂力量。

在胸前輕輕地交叉結印,四周頓時出現一片虛幻的波紋。

林寒打出的這一拳,在進入這片虛幻波紋後。

轉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宛如小雨滴進入大海沒有一點聲息。

他的眼裏露出些許驚訝,這個小老頭有點意思啊。

不過沒有用,我說揍你就一定要揍你。

林寒深吸一口氣,雙手在面前合攏。

輕聲說道:“無限劍域!”

剎那間,一股驚人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尼瑪的,老子就不信這一招還弄不了你。

黑袍老人的嘴角抽搐,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用得着這麼拼命嗎,就非要把我弄死才行?

他也有些來氣了,眼裏閃爍着陰狠之色。

原本虛幻的魂體,陡然散發出滔天的煞氣與嗜血。

低吼一聲,彷彿要毀滅天地一般。

雖然自己目前只有靈魂狀態,但是還有最後一招能夠施展。

萬世魂鎖天地!

這是黑袍老人一族的本命神通,能夠利用自己渾厚的靈魂之力構造出特殊的一方世界。

將原本的強敵拉進屬於自己的世界,通過運用靈魂力量不斷地消磨對方的意志。

最後生生將對方的靈魂給磨滅!

只不過這一招,所要消耗的靈魂力量有些大。

但是看眼下這個情形,他要是不施展的。

遲早得被這個虎逼給亂拳弄死。

想到這裏,黑袍老人的眼眸中閃爍着幽黑的光芒。

原本虛幻的魂體,陡然間閃爍着數百道符文。

“小子,你既然這麼得虎,不懼怕老夫的靈魂攻擊,那老夫倒要看看,在這萬世魂鎖天地裏面,你到底有多強的靈魂和意志,能夠抗住本座的萬世劫難!”

“承受不住萬世劫難,那你就老老實實地給老夫去死吧。”

“若是能夠承受,那老夫也無話可說,心甘情願地將這一身力量全部給你!”

當然這話也就是說說,開什麼世界玩笑。

要是能讓你小子出來,都不用動手。

老夫直接自裁。

“魂鎖天地,萬世九靈!”

話音剛落,老人的魂體突然震動了一下。

林寒的眼皮同樣跟着跳動,感覺有些不妙啊。

他下意識地施展“洞察”技能。

目標姓名:司幽。

目標修爲:天象九重巔峯(可飛昇)。

我滴個乖乖,沒有想到。

虛神境界之上,便是天象境界。

同樣也意味着,這個小老頭的修爲竟然已經到了中州的天花板。

我的天啊,自己是不是捅了什麼破簍子?

林寒正想着,還沒有反應過來。

超凡藥尊 忽然間便感覺到一股奇妙的力量,將自己的身軀全部覆蓋。

眼皮變得沉重,不自覺閉上了眼睛。

原本散發紫金色的肉身,彷彿沉睡了一般。

保持着原本的姿勢,沒有任何的氣息散發動彈不得。

與此同時。

九清宗,玉柱峯。

原本盤膝靜坐的李尋真猛地睜開眼睛,眼中透露出一股難以置信。

心頭傳來悸動,彷彿有與自己關係很深的人遭到劫難。

他眉頭微皺,眼睛穿透無數的虛空。

徑直看向某個地方,喃喃說道:

“是司幽的氣息,原本以爲已經死了,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還在苟延殘喘着。”

“小寒是你嗎,這下子有些糟糕了啊。”

自家的徒兒離開九清宗,他是知道的。

只不過沒有想到林寒的運氣竟然好得這麼離譜。

竟然直接撞上了這頭司幽。

李尋真剛想要有所動作,忽然間感覺到屬於司幽的氣息陡然消失。

眉頭緊皺說道:“真是狡猾的傢伙啊,竟然直接逃遁在虛空裏面。”

“小寒,這次就要靠你了,千萬不要沉淪下去啊。”

玉華門,某座山峯。

白衣女子盤膝而坐,肌膚如雪。

此刻雙目緊閉,彷彿正在感受着什麼。

忽然間她睜開眼睛,原本冷漠的臉上流露出一絲擔憂。

秀美微皺,輕聲地說道:

“爲什麼我感覺到心裏有些發慌,是你嗎林寒?”

“你這個傢伙真是讓人不省心,本姑娘如今的修爲已經一日千里,可還等着跟你切磋呢。”

“所以,不要死好嗎。”

說完之後,少女再度閉上了眼睛。

雙手在面前結印,璀璨的白色光芒籠罩全身。

眉心處一抹紫印閃爍,給她增添了不少的神聖色彩。

域外戰場。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