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眼前這些人很有可能有幾個已經注射了第五支基因試劑。

當下麥克一咬牙道:「愛琴,火力壓制,其他跟我上。」

說完從背後拿出一把激光刀,率先迎了過去,多年的廝殺經驗告訴他這批傢伙絕對不好惹,當下也只能拚命。

傑米幾人見狀也是拿出激光刀緊隨自己的隊長,在其周圍結成一個可攻可守的陣型。

至於愛琴則是站在皮卡上,拿起加特林突突突,無數的子彈如同傾斜的暴雨向對方射去。今天有點事情,請假一天,順便梳理一下劇情,拜謝!

明天會恢復日更八千!

《諸天之從四合院的傻柱開始》請假條! 夜天凌讓人去搜尋其他的狗崽崽,同時他也在外面尋找梅隴城弄丟的那隻白貓。

只不過白貓失蹤的時間長,並不容易找到,起碼他留在梅隴城的人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到白貓。

夜天凌這次在京都留的時間長,所以正德帝已經在讓夜天凌準備給朝廷辦事。

夜天凌對入朝掌權辦事並不怎麼感興趣,他自由慣了。

但是正德帝可不願意他這麼散漫下去,正好兵部尚書海空著,直接讓夜天凌空降兵部。

夜天凌作為王爺,兵部尚書也就是大司馬這個位置以他的身份肯定是坐得的,但問題是夜天凌從沒有在朝廷辦過事,官員們不光對於他的能力有懷疑,還擔心他天煞孤星的命會克著自己。

「怎麼就這麼倒霉?怎麼就是夜王爺?」石侍郎悲憤的說道。

石侍郎身體不好,他自認為自己八字弱,所以平時看到夜王爺都是躲著的,現在夜王爺直接到了兵部,他還能躲的掉?

「原先還以為崔大人能勝任,沒想到臨門一腳被夜王爺搶了先。」夏侍中說道。

「王爺什麼經驗都沒有,即使進了兵部,也就是一個擺設,最終辦事做事的人還是我們。」

「是啊!我們辦事倒是沒什麼,就怕有人不懂瞎指揮!」王主事說道。

「陛下一直英明,這次怎麼能……」石侍郎嘆氣。

夜天凌在門外聽著這些人的話,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

眾人心神一凜,齊齊站了起來給人行禮,同時心裡犯嘀咕,他們剛剛的話夜王爺是否聽見?

若是聽見是不是……是不是會找麻煩?

眾人只聽說過夜天凌天煞孤星的名頭,對他本人並不了解,甚至都極少看到,有些人都不認識。

「都很閑?」夜天凌問道。

「沒事幹?」夜天凌再問。

頓時人就散了,各自干各自的活。

石侍郎心有不甘,拉著幾個和他一樣不喜歡夜天凌留在兵部的人私下商量。

「咱們兵部對於其他幾部來說也不是什麼好地方,王爺要是留在咱們這兒,反而會不好,誰不知道戶部最有錢,刑部最威風,吏部最有權?」石侍郎小聲的說道。

「陛下的任命咱們也沒辦法,誰讓陛下疼愛這個外甥。」張侍郎說道。

「想想看,咱們怎麼能讓夜王爺自己離開?」石侍郎說道。

「哪有那麼容易的?若是夜王爺有交好的友人,託人去說說,也不是不行,但是王爺性格孤僻,一般人……也入不得他的眼,除了孝平鄉君,誰還能跟他交好?」張侍郎說道。

「咱們兵部每年最麻煩的事情不就是問戶部要軍餉嗎?今年還沒開始要呢!」陸主事出了這個主意。

戶部明明是最有銀子的一部,但戶部尚書卻是最會哭窮的一個人,每每去戶部要銀子,總是會討價還價拖延半天。

每年兵部去戶部要銀子的時候,是卑微的時候。

他們都習慣了,但是夜王爺習慣嗎?

很快,書令史就提醒夜王爺,軍餉道現在還沒到位呢。

【戶部尚書那人,不提問他要銀子,他就是一個好官,對人親切,也不擺架子。

但要是一旦談起了要銀子的事情,戶部尚書就會化為鐵公雞,牢牢守著錢袋子。】

【王爺要是要到銀子,又被戶部尚書氣到的話……說不定王爺就去禍害戶部了。】

夜天凌面色不好,心情不悅的情況下,臉色自然更難看。

他們嫌棄他,他何嘗不嫌棄他們?

當他想來兵部嗎?

「王爺打算什麼時候去戶部要軍餉?」書令史背著其他幾位大人的命令,不得不催促。

「去年的軍餉什麼時候發的?」夜天凌問道。

「不一定,戶部有銀子就會給,沒有銀子就會拖著。」書令史也不敢說的太過,

【萬一王爺因為害怕不願意去戶部要銀子,那就不妙了。】

夜天凌沉沉的目光落在書令史身上,若是其他事情,夜天凌不管也無所謂,但是軍餉……

夜天凌的父親也曾在軍中效力,更被稱為戰神,因此軍餉的事情,夜天凌還頗放在心上。

「我這就去。」夜天凌說道。

戶部離兵部並不遠,現在也正是上職的時間,因此夜天凌去的時候,戶部尚書是在的。

夜天凌和羅坤不是第一次見面,在梅隴就見過。

現在兩人見面,氣氛頓時就有些僵硬。

兩位明面上的官職是一樣的,但是夜天凌還有王爺這個身份!

因此羅坤先給夜天凌行了個禮,「不知道王爺來戶部所謂何事?」

「我現在是兵部尚書。」夜天凌說道。

「那夜尚書來戶部是因為何事?」羅坤問道。

【若真是用兵部尚書的身份過來,剛剛行禮的時候,為何不提?】

【王爺是不是還在記恨在梅隴城他差點納了金梨為妾的事?】

【如果王爺一直記恨這件事,我該如何反抗?】

【以陛下對夜王爺的寵愛,等日後幾位皇子上位,夜王爺還能有個好?】

【我是否現在就作做個選擇,將來或許能有一個從龍之功?】

夜天凌微微蹙眉,以往羅坤的心裡聲音極少,是個城府深意志力高超的一個人。

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聒噪了?

「軍餉什麼時候給?」夜天凌問道。

「夜尚書有所不知,去年西部又是大水,又是大旱,戶部撥了一批又一批銀子救災,現在就是國庫也沒有多餘的銀子來發軍餉。」羅坤有理有據的說道。

【有銀子也不會給你。】

【想從我手裡拿到軍餉,再等三個月吧!】

【若不是你,金梨已經成為我的妾!】

「軍餉五十萬兩銀子,先給一半。」夜天凌說道。

「夜尚書,若是戶部有銀子,別說一半,就是全部都給也是應該的!」羅坤無奈的說道。

夜天凌一聲冷笑,拔出了佩劍,一劍斬斷了羅坤面前的桌子。

巨響之後,夜天凌才說道:「五十萬兩的軍餉,你現在是給還是不給?」

夜天凌的寶劍此時已經架在了羅坤的脖子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你的手下?」劉柏然錯愕的望着陳寧的手下,旋即目光落在陳寧身邊的典褚身上,失笑道:「你說的是他?」

「哈哈,陳寧,你還不會覺得你這一個手下,能夠打我身邊數百個保鏢吧?」

劉柏然身邊的那幫保鏢們,全部都哈哈的大笑起來,大家都眼神戲謔的望着陳寧主僕。

陳寧依舊滿臉雲淡風輕,笑笑:「我一個手下打穿你們,有何不可?」

確實!

典褚是陳寧的警衛隊長,曾獲得槍王之王以及兵王之王的稱號。

曾試過憑藉一己之力,擊敗十多個兵王。

眼前區區數百個對手,他還真不放在眼裏。

陳寧也對典褚很有信心!

但是,劉柏然跟他的手下們,聽說典褚要一個人打穿他們,他們都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個個都笑得前俯後仰。

「哈哈哈,劉少,他們兩個這是喝了多少假酒?」

「就是啊,但凡有一顆花生米,也不至於醉成這樣啊!」

「嘻嘻,劉少,既然這小子跟他的手下要找死,那咱們就成全他倆吧!」

劉柏然皮笑肉不笑的望着陳寧:「呵,陳寧,你聽到我手下們的話沒有?」

「如果你不想死得太慘,現在就過來給我跪下道歉,並且老老實實的把寧大賣給我,或許我可以饒你一條狗命。」

陳寧輕笑:「呵呵,你說的,也正是我今晚過來想跟你說的。」

「如果你想保住一條狗命,想活着離開華夏回到米國,那麼你最好乖乖到我家,登門下跪,賠罪道歉。」

「不然的話,那你就永遠留在這裏吧!」

劉柏然聞言臉色鐵青,冷冷的道:「陳寧,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來人,給我拿下他!」

「是,劉少!」

石軍一馬當先,帶着大批手下,朝着陳寧跟典褚包圍了過去。

陳寧滿臉從容,對氣勢洶洶過來的石軍等人視若無睹。

典褚則沉着臉,大步迎上去。

石軍身高兩米,比典褚稍微高一點,他身材強壯得就如同健美先生,一套黑色西服穿在他身上,硬是讓他穿出黑色盔甲的效果。

他正面迎向典褚,低聲喝道:「好狗不擋路,去死!」

言罷,抬手一拳轟出。

典褚冷哼一聲:「找死!」

說完,抬手也是一拳。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