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洛川能夠做到這一點,並不是因為他的忍耐力真的有多麼強大,即便他已經在修鍊白焰焚身訣的磨礪中不斷使自己的痛覺變得遲鈍。

亦不是因為在這一炷香的時間裡面並沒有出現任何令洛川為之心動的靈丹,畢竟光是在他身邊閃過的星級大丹就已經超過了十枚。

而是因為洛川幸而進入了修行三大法門的第二境界——悟道!

相比起曾經洛川在百草堂煉丹室,以及在星殿藏書閣所經歷過的入定,悟道並不能說比之高了一個境界,但毫無疑問的是,這同樣是令世間所有修行者都為之渴望的玄妙狀態。

而此時此刻,洛川在悟什麼道?

當然是丹道!

之前洛川曾經對衛塵說,他對於煉丹之道一無所通,所以從表面上來看,此番丹河之行其實更適合紅豆。

但洛川的這句話其實只說了一半。

因為這其實是在不考慮某種特殊情況下的結果。

按照常理來發展,洛川此番確實不太可能突然頓悟煉丹之道。

可自從洛川重新踏入修行之路以來,他哪一次是按照常理來出牌的?

那麼,那種所謂的特殊情況是什麼?

或者說,洛川之所以能夠在今天名滿青州,他靠的是什麼?

當然是,也只能是……

星火燎原總訣!

是的,就在洛川在一炷香之前,打算從丹河中捕獲一枚星級大丹用以服用的時候,一件突發的意外,同時也是一件再熟悉不過的事情,發生了。

那隻金光璀璨的捲軸又一次在他的腦海中緩緩展開,伴隨著一聲只有洛川才能聽到的轟鳴聲,他終於發現了自己一直以來所忽略的某件事情。

星火燎原總訣。

卷三。

星火鑄丹術。

《百草洗鍊錄》。

《萬木爭榮錄》。

這原本是一直印刻在洛川腦中的信息,但直到此刻他才注意到,原來星火燎原訣卷三的名字,是叫做星火鑄丹術!

也就是說,他之前所學的《百草洗鍊錄》和《萬木爭榮錄》,實際上都是在為他的煉丹之道在打基礎!

直到今日洛川入丹河,觀萬丹奔流,永無盡頭,他終於得悟此道,開啟了第三卷的最後一門法訣。

名曰:長生書!

也正是因為這本《長生書》的出現,直接讓洛川進入了悟道之境,彷彿也將他變成了丹河內的一粒靈丹,隨著河流回溯到萬古之初,丹道之本,閱盡萬法歸一。

而不論在哪個世界,哪一朝代,亦或者是哪一位名垂青史的丹道大家,其煉丹的終極目標,都只有一個。

不是為了修行,不是為了殺敵,也不是為了證道。

只求長生。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帝王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求取長生。

亦有無數站在修行界頂端的絕世強者哪怕粉身碎骨也想要換得與天地同壽。

但卻從來沒有人成功過。

至少在星隕大陸的人類歷史上,尚且沒有誰能跳脫天地間,不在五行內,跨越生死之間那條永無盡頭的溝壑。

哪怕是恆星境強者也不行。

洛川從來沒有想過長生,相比起來,如果可以的話,他恐怕更願意換得回到故鄉的機會。

這個故鄉不是指大梁江州,而是那顆蔚藍色的星球。

更有意思的是,在洛川腦海中所浮現出來的那本《長生書》,並不是某種讓人延年益壽,或者突破肉身極限的功法,而是一本丹書!

或許這個說法也不夠準確。

因為從某種角度上來看,《長生書》還是一本史冊。

其借用煉丹術的歷史發展,從誕生之日,到幾度興衰起伏,直至今時今日的各家之法,變相地為洛川展現了整個人類的崛起史。

除此之外,《長生書》還是一本圖鑑。

與洛川之前所獲得的《千錘百鍊》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裡面所記錄的乃是各種靈丹的名稱、形狀、效用,以及煉製方法。

從一品靈丹,到星級大丹,再到神級天丹,應有盡有,無所不包。

當然,究其根本,《長生書》最大的價值,還是在於其內所記載的各種煉丹方法。

洛川能不能全部掌握還不好說,但無疑,這將是他此番入丹河最大的收穫!

甚至比希望之火的壯大,比白焰焚身訣的提升,比自身修為的暴漲更加重要!

因為洛川從中看到了煉製丹藥的另外一種新方向。

欲煉丹,先煉火!

現如今星隕大陸上的煉丹師們都知道,即便是同樣的丹方,同樣的材料,同樣的煉製手法,但如果採用的丹火不同,那麼最後煉製出來的靈丹自然也不盡相同。

比如用百草堂煉丹室內的地火,與天元門丹河中的丹火來煉製同一爐丹藥,別的不敢說,至少兩者的品階將會有本質上的區別!

如果前者所煉出來的是九品靈丹的話,那麼後者便很可能煉出星級大丹來!

這便是煉丹界所謂的「爆丹」!

但人們卻從來沒有想過,世間的火其實也是存在著品階上的差別的。

他們更不曾嘗試過,將火這種物質放入丹爐中進行煉製,以便從中提煉出更加珍貴的火素精華。

現在洛川知道了。

拜《長生書》所賜,也拜《星火燎原總訣》所賜。

老公的殺手嬌妻 他不知道這套法訣究竟是何人所創,甚至不知道自己所得到的傳承究竟是不是來自於人類,但這並不妨礙他從中發現此《長生書》的價值,其中所記載的煉丹方法,至少領先現如今的人類煉丹界好幾個世紀!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長生書》中還詳細介紹了一種名為「無中生有」的煉丹術,在不用丹火、丹爐的情況下,通過將已存丹藥進行分解與重造,便能生出新的丹藥來!

此時的洛川尚且處於悟道的狀態下,但他的雙手卻突然如舞蝶飛花般動了。

只見洛川的左手輕輕一招,便有一枚靈丹自丹河中兀自躍起,便像那急欲化龍的鯉魚,跳過了高高的龍門,落在了洛川的掌心,然後頃刻間逆解成了一片粉塵。

緊接著,第二枚靈丹接踵而至,被洛川的右手輕鬆摘得,再融成了一滴殘露。

下一刻,粉塵與殘露在半空中相遇,隨即被洛川以雙掌合在了手中。

這不是金風玉露一相逢,自然也無法勝卻人間無數。

但卻是洛川初次嘗試以無中生有來煉丹,即便無法載入人類史冊,也至少足以在人類煉丹界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可惜的是,此時能夠見證到這一切的,卻只有那奔流不息的丹河。

不,或許並不止那丹河本身。

因為就在洛川合掌煉丹的同一時間,突然有一葉扁舟從遠方悠然而至,乘著那洶湧的丹濤,很快就來到了洛川的身前。

丹河不是真正的河,所以那扁舟也並不是真正的舟船,而是一具類似於棺材形狀的扁長型盒子。

只不過遠遠看去,像極了在風浪中搖曳的漁船。

舟上有人,手中卻沒有船篙,所以沒人知道他是如何恰到好處地停留在洛川身前,而不被丹河沖走的。

那是一個腰背佝僂的老者,身上裹著一件長長的黃袍,長著一隻大大的酒糟鼻,滿發雪白,但其裸露在外的皮膚卻顯露出了某種與歲月不符的緊繃,雖然說不上是鶴髮童顏,但至少保養得十分不錯。

老者停留在洛川身前,然後似乎有些好奇地將身體向前探了探,又急促地嗅了嗅,幾乎已經快要將鼻子觸及到洛川的臉上,他從鼻腔內噴出的熱氣吹拂得洛川臉上的火苗搖擺不定。

再然後,洛川突然睜開了雙眼。

他的悟道被對方打斷了。

但有些詭異的是,在這四目相對之間,雙方似乎都並沒有被彼此所嚇到,而是保持著同一個姿勢,就這麼沉默地對視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老人終於忍不住率先開了口。

「你剛才看到了什麼?」

「時間。」

「時間可以被看到嗎?」

「只要你想。」

老者點點頭,然後把身體向後挪了挪,用一種審視的目光打量著洛川。

於是便輪到洛川發問了。

「你是誰?天元門掌門?」

「不是。」

「你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就是為了看看你。」

「你認識我嗎?」

「不認識。」

老者把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但隨後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我認識你體內的那朵小火苗。」

聞言,洛川突然笑了:「巧了,我認識你腳下的這具棺材。」

「噢?」老者難得露出了驚訝之色,然後問道:「換不換?」

洛川微微一愣,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他沉吟了片刻,終究還是搖了頭。

「抱歉,不換。」

話音落下,老者頓時顯得無比失望,但好在並沒有表露出絲毫的搶奪之意。

隨即,老者又突然開口道:「你可以叫我左老。」

不知道為什麼,洛川忽然由此想到了當日坐在寒潭岸邊垂釣長劍的那位神秘人,當下脫口而出:「您是此間的守護者嗎?」

左老偏著頭想了想,笑道:「算是吧,小傢伙,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

洛川不禁露出了一絲歉然,微微躬身道:「洛川。」

聞言,左老頓時皺了皺眉頭,良久之後才道:「沒聽說過。」

對此洛川並不為之尷尬,只是笑道:「我只是一個無名小輩,左老沒有聽說過倒也正常。」

左老搖搖頭:「無名小輩可是來不了這丹河的,看你的模樣倒是與丹鬼有幾分神似,難不成你是他的……」

洛川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左老誤會了,我與丹鬼先生並無血脈聯繫。」

「如此,那看來你是新晉丹子?」

洛川頗有些無奈地笑道:「左老不必猜了,我並不是天元門的人。」

話音落下,只見左老的目色驟然變得銳利了起來,他盯著洛川手中的磐火珠,暗暗皺眉道:「那你……」

洛川搖了搖頭道:「此事說來話長,如果左老覺得我是潛入此間的姦細的話,可以傳音向丹鬼先生求證。」

左老猶豫了片刻,終究還是笑道:「也罷,都說修行就是修機緣,相見即是緣,若是你不介意的話,可以上我的寶舟來坐坐,我帶你去丹河的盡頭看看。」

洛川心中很明白,左老的這番提議可並不是真的好客,而是存了某種監視的意思。

原本按照他一開始的打算,在這丹河內的十二個時辰是無比珍貴的,他必須抓緊每分每秒來提升自己的實力,不管是修習白焰焚身訣也好,壯大希望之火也罷,都不可有半分的懈怠。

這不是遊歷,而是一場造化。

但左老話語中的幾個字卻成功吸引了洛川的注意力。

丹河的盡頭。

任何一個世界當然都有盡頭。

星隕大陸有盡頭,寒潭秘境有盡頭,月影秘境也有盡頭。

所以自然而然的,不管丹河看起來再怎麼的波瀾壯闊、無邊無際,其必然也是有盡頭的。

那麼,在丹河的盡頭,是什麼?

是丹海?

還是一片虛無?

無疑,左老成功勾起了洛川的好奇心,但如果只是如此而已,還不足以讓洛川頭腦發熱就踏上左老的小舟。

所以下一刻,左老又開口補充了一句:「對了,在很多年前,有一位姓楊的修士在丹河中留下了一塊石碑,說是過三年再回來取,但三年之後又三年,這都不知道過了多少個三年了,那人還沒回來,乾脆你這次出去的時候,就把那石碑帶給對方吧。」

洛川心中一動,但臉上卻沒有透露出絲毫的異樣,只是不咸不淡地開口問道:「石碑在哪兒?」

「就在丹河的盡頭。」

「你還記得那位楊姓修士的名字嗎?」

「唔……好像叫什麼笑,嗯,應該是楊什麼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