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此時,張影陷入了思考之後……沒有人打擾他。

片刻之後,他才開口說道:「我想起來了,他們也曾經找過我們張家莊的人!」

這句話一出,紀羽幾人的眼睛都是一亮。

可以這麼說,等的就是這句話啊!這也就能證明紀羽的推斷多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了。

「在屠殺的前一天……雙煞的其中一人曾經來過我們張家莊,那時我並沒有在意他們的身份,但聽到老幺的推測之後,我懷疑……他們當時就是來尋求合作的!」張影繼續說道:「只是當時我父親沒有同意,最後才會造成這場悲劇……」

說著,張影眼神又有些黯淡了,畢竟這始終還是他心中的一個結。

「這不怪你父親,你父親也是為了百姓們著想,他是一個好人。」紀羽嘆了口氣,安慰道。

眾人沉默了一陣子。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一切就按照紀羽兄弟說的那樣行動吧,首先……那什麼李家那一邊應該已經有所行動了吧?」戰形這時站起來說道。

他是眾人之中最強大的戰力,本身修為已經到達了戰將,戰家的人,更注重的是戰鬥。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一切將會順利進行。」紀羽笑了笑。

……

李家。

天色已經慢慢的黯淡了下去,一個老者走進了李家的大門。

「師父……」寧前走出去迎接,一臉愧疚。

「不用說這麼多,是誰打傷你的?」崔長老神色冰冷,竟然有人敢打傷他的弟子,以他極為護短的性格,他不可能讓那個人活下去。

「崔長老,打傷寧師兄的人我們已經知道他們所在的位置了,還請長老為我們主持公道。」李興此時也跑上前去,恭敬說道。

對於崔長老的性格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的,護短,非常的護短!只要弟子受傷了,崔長老就不可能不去理會,所以他可以肯定……崔長老一定會為他們出頭的。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他們來了。」

第二日一大早,眾人便已經集中在紀羽的房中。

他們臉上露出幾分淡淡的笑容,一切盡在掌控當中。

「戰形跟我去接一接他們吧,在客棧中鬧翻了可不是什麼好事。」紀羽站起身來,對戰形說道。

戰形點了點頭之後,便跟紀羽一同走下樓去。

而此刻,崔長老正跟著李榮,李興以及寧前一同來到了紀羽他們所在的客棧之中。

「他們就在這裡?」崔長老看上去雖然已經有一把年紀了,但他是修士,身上自然而然就散發出一種超凡的氣息,倒是不時的引人側目。

「不錯,我的人跟蹤他們一直來到了這間客棧之中!」李興陰森的說道,聲音之中不無對紀羽他們的痛恨之意。

「那好,跟我進去吧,寧前,誰傷了你你給我指出來,我自會處理他。」崔長老點了點頭。

這件事實在讓他有些惱怒,在宗門的時候有誰敢欺負他的徒弟?更別說打成重傷了,這一次寧前受傷已經是徹底讓他憤怒了。

聽了崔長老的話,寧前得意的點了點頭,旋即又道:「師父,那個女子可否交於弟子處置?」

雖然被戰月兒打成了重傷,但他卻絲毫沒有忘記戰月兒那天仙般的容顏,心中的佔有慾更是強烈了一些。

「隨便你了,走吧。」崔長老揮了揮手,自己的弟子是什麼德行他是知道的,但他卻從來不管這些。

寧前與李興相視一笑,似乎都在為自己的想法得逞而感覺高興。

在落月鎮,李興比崔長老有名多了。

走入客棧之時,所有人看到李興的時候簡直就像見到了魔鬼那般,許多人都哆嗦了一下,而後便埋頭不敢再看他一眼。

店小二心中叫苦,什麼時候惹來了這個瘟神了?

心中抱怨,但他還是不得不向前迎客的。

「興爺您來了!不知您幾位,我給您安排包廂。」那店小二一臉笑容的迎了上去。

啪!

然而,等待他的卻是一巴掌。

李興厭惡的看了店小二一眼,而後冷冷喝道:「不想我砸店的話,就給我滾遠點!還有你們,全都滾出去!」

李興指了指周圍在吃東西的客人,吼道。

這時哪裡還有人敢停留,李興的惡名簡直就是落月鎮所有人的噩夢!聽到這句話之後,一個兩個的人都急急忙忙的收拾東西離開了。

而掌柜的也不敢有任何的想法,哪怕是這些客人沒有付賬就跑了。李興來了,他要擔心的是自己的店鋪能不能保住。

「李……李公子,您,您有什麼事嗎?我,我們應該沒有得罪過您吧?」那肥肥胖胖,身穿一身上好絲綢的掌柜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渾身哆嗦的問道。

「你他娘的!都叫你們滾了,我來這裡辦事,再不滾你的店就沒了!」李興一腳朝著那掌柜的肥胖的身體踢去,那掌柜的立刻像一個皮球那樣在地上滾了兩圈,差點沒有痛暈過去。

「李興,別太浮躁。」崔長老此時開口說道。

「是,長老。」李興此時也收斂了一些,恭敬道。

「喲!看來你們陣仗倒是不小啊!」

而就在此時,一聲調侃忽然傳來,引起了崔長老幾人的注意。

而寧前跟李興的臉色頓時就黑了。

「就是他!那個男的就是他!」李興死死的指著正從樓上走下來的紀羽,怨恨的道。

「不是說一男一女么?」崔長老自然也發現了紀羽跟戰形,不禁問道。

「也許是一夥的吧!哼,這種自大的傢伙,以為來到落月鎮就可以無法無天了。」李興冷哼一聲。

對他來說,到底對方有幾個人都無所謂,有崔長老在這裡,這些人一個都跑不了。

一身白衣的紀羽跟戰形此時正慢慢的從樓上走了下來,看到這一幕他也並未阻止,畢竟這件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的。

這崔長老……修為倒是接近戰將了,天空戰師九階,放在這些比較偏遠的小鎮當中的確可以做一個長老了。

只是這對於紀羽來說並沒有什麼所謂,要對付著崔長老絕對不會需要太多力氣,只是現在不是時候。

他笑眯眯的看向崔長老,又看了一眼李興跟寧前,而後緩緩說道:「這位便是落月宗的長老吧?在下已經恭候多時了。」

這句話說得,讓崔長老幾人一怔,等候多時了?難不成這小子知道他們要來?

「哼!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讓你看俺得罪了我的下場!」李興恨透了紀羽,伸出一隻手指,死死的指著紀羽說道。

「別以為現在賠罪你們還有機會,將那個女的交出來興許我們還會給你一條全屍。」寧前此時也是陰陰森森的說道。

但此時,崔長老卻是沉默了……這兩個人怎麼看就怎麼奇怪,尤其是這個白衣男子,他站在自己的面前,但自己竟然看不透他的修為,這到底是什麼人啊?

還有白衣男子身邊的另外一個男子,他的修為波動似乎還不比自己弱,這總是讓他感覺心難安。

「你們太吵了,閉嘴。」這時,紀羽緩緩開口,大手一揮。

一道火焰瞬間出現,以極快的速度沖向了李興以及寧前。

「住手!」崔長老臉色劇變,急忙吼道,他從白衣男子身上感受到一種恐怖的力量。

「啊!師父(長老),救我!」

崔長老身後,李興以及寧前發出一聲慘叫之聲,不多時,兩人的一隻手臂竟然同時化成了灰燼。

「興兒!」一直沒有說話的李榮臉色變得難看無比,他死死的盯著紀羽,「我要殺了你!」

「你也閉嘴!我要找的不是你們,你們的賬晚點再跟你們算。」紀羽又看了一眼李榮,冷冷說道。

一道道火焰憑空產生,最後一條條的火柱慢慢的從空中出現。

三個囚籠瞬間便將寧前,李興以及李榮給困了起來。

這一切發生得實在是太突然了,剎那之間完成……

那掌柜的跟店小二此時也看傻了……自己的店鋪之中到底住了什麼樣的大神啊,竟然一揮手就將李家父子都困住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接下來我們可以好好的談一談了。」

做好這一切之後,紀羽又淡淡的看向崔長老。

此時,崔長老的後背簡直就要被冷汗給打濕了,一種恐懼,在他的內心之中蔓延而開。

這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出手狠辣果斷,簡直就像是修羅一般。

這時他再也不敢自認為高高在上了,哪怕是他的徒弟的一條手臂都被燒沒了,他也不敢發怒了。

那火焰,一眼看過去他就覺得若是自己碰上了定然會被燒成灰燼的,這不是普通人能夠擁有的!

再護短,在生命的面前的面前他也不會亂來。

見自己的師父沒有出手,此時寧前也真正感覺到恐懼了,被困在這個火焰的囚籠當中,他簡直就覺得自己時時刻刻都受到煎熬。

戰氣散發出去,瞬間被火焰蒸發了,他一動不敢亂動,這恐怖的火焰剛剛才將他的一條手臂燒成灰燼,要是整個身體撲過去自己豈不是直接成灰了?

「你是誰?」崔長老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緒,看向紀羽,緩緩開口問道。

眼前這少年看上去非常的年輕,二十歲不到。修為應該也不會太過強大的,他雖然聽說過天乾城那邊有非常年輕的王者級別的人物,但那些人再年輕都已經有三四五十歲了,就算是戰將也是有二十多歲了,十多歲……不可能會是戰將。

而以他天空戰師九階的修為,應該是不需要擔心的,況且也應該不會這麼巧,就來了天乾城那邊的天才吧?

想到這裡,他的心也安了一些,也許剛剛那個只是一種比較特別的武器,自己沒有見過而已。

紀羽他們自然是不知道崔長老心中的想法,這也跟他們沒有關係。

看著崔長老,他緩緩說道:「有些事想要找你談談,上去說吧。」

「在這裡談不行么?」崔長老雙眼微眯,冷冷問道。

上去,誰知道這些人有沒有給自己留下陷阱。

「都說了上去談了,是不是需要我將你請上去?」這時,戰形站了出來,身上那股屬於戰將級別的氣息慢慢的釋放了出來。

直接就讓崔長老渾身顫抖了一番……

戰將!這個年輕人竟然是戰將強者!崔長老渾身都顫抖了一番,感受著那屬於戰將的氣息,他內心產生了恐懼心理。

一個戰將強者,若是要殺自己簡直就是太簡單了,根本就不用考慮什麼上面下面。

「好,我跟你們上去。」此時崔長老已經開始知道,他根本就已經走下了一個早已經布置好的陷阱了。

但為什麼……這些人要針對自己?在他的記憶當中,他並沒有惹過這種妖孽般的天才吧?

事到如今,他也沒有任何辦法了,唯有跟著紀羽兩人一同朝著樓上走去。

「在我們下來之前,這間小店暫時停止營業吧。」為了穩妥,紀羽又朝著那掌柜的說了一聲。

「是……是!」連李家父子都能隨手收拾的人,那掌柜的又哪裡敢有什麼反抗之心,急忙點頭答應。

至於李家父子跟寧前這三個傢伙,紀羽也暫時沒有想過要理會他們,一個戰士一個戰師一個天空戰師,斷然不可能將自己的意念囚籠給打破的。

崔長老的心此時是忐忑不安,他想不明白這些人到底是來自何處,自己什麼時候惹過他們?

他此時反而是對自己的徒弟有些怨恨了,無緣無故就給他惹來了這麼恐怖的敵人,這叫他怎麼對付?他已經想好了,回去之後一定要將寧前給廢了!

「吱呀!」

房門打開,吳天凡幾人迎了上來,看到紀羽跟戰形身後跟著的這個老者,他便知道紀羽他們已經成功了。

「好了,我們該談談正事了。」紀羽找了一處位置坐了下來,又看向崔長老。

「這就是落月宗的人?」吳天凡幾人湊了上來,盯住那崔長老。

此刻崔長老簡直就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天空戰師!天空戰師,清一色的都是天空戰師!而且還是這麼年輕的!

這些人到底是來自什麼地方的?怎麼落月鎮忽然就會多出這麼多年輕的天才強者?

紀羽點了點頭,而後又看向了那崔長老:「不用猜測了,我們都是天葉學院的學生,天葉學院,你總不會沒聽說過吧?」

說完之後,紀羽雙眼微眯的看向這崔長老,卻見那崔長老額頭上的冷汗已經慢慢的流下來了……

天葉學院,他怎麼可能沒有聽說過天葉學院?這可是東方域最頂尖的勢力之一,比起他們落月宗不知道要強大多少百倍。

他知道,他們已經踢到鐵板了。

但天葉學院的學生找自己做什麼?若是為了寧前的事情,那根本就沒必要跟自己談,直接下手就是了。

「你,你們要做什麼?」想不出來,崔長老只好硬著頭皮問了。

眼前這幾個年輕人之中就有兩三個可以將自己殺了的,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他也不敢抵抗,甚至生不起任何的復仇之心,他毫不懷疑,就算落月宗的人知道自己被這些人殺了,也不可能會給自己復仇,只會拍掌叫好。

現在自己的命大概就掌握在自己的態度之上了。

「不用緊張,我們只是來跟你談一些事情,不會要你的命的。」紀羽呵呵一笑,看著這忐忑的崔長老,他深深的感受到實力以及背景的重要性。

「什麼事?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會答應你的!」崔長老一聽這些人不要自己的命,心中頓時便升起了希望,不用死就好。

「我在確定一次,你是落月宗的人?你在落月宗的身份地位怎麼樣?」

為了謹慎起見,紀羽還是多問了兩句,要是將計劃跟一個不能阻礙大局的人說了,那隻會走漏風聲而已。

「我是落月宗的長老,落月宗的弟子都叫我崔長老,也是落月宗五個長老之一。我說的話宗主不可能不聽的。」崔長老說道,旋即又將自己的身份令牌取了出來。

「恩,那好,接下來我跟你說的話,你必須認真的聽清楚……」紀羽見狀,心中一喜,還好一下子就找對人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你們見過雙煞?」紀羽忽然問道。

崔長老臉色微微一變,正猶豫著要怎麼回答,又聽紀羽說道:「我們來這裡的主要就是為了雙煞,若是你們沒有見過的話,我留著你也沒有什麼用了。」

「見過!見過!雙煞曾經來過我們落月宗!」崔長老急忙點頭……

這什麼人啊,動不動就用生命來威脅自己!還能好好聊天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