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此時的趙高,卻不敢發怒。

不敢發飆。

甚至不敢作聲。

因為……

頭髮被薅得實在太疼了。

而且更關鍵的是,他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自己將要面對的將會是什麼。

當然了,就算知道也無力反抗了。

大概十五分鐘之後,一頓勾勾畫畫完畢……

蘇風終於收手了。

望着被畫成龜殼一樣的老臉,他滿意地點了點頭。

「大牛。」

「來看看……」

「就照着這個整,你覺得怎麼樣?」

滋滋滋!

眼球里冒出一陣掃描聲,大牛腦子裏的計算機開始分析計算了。

「少爺。」

「難度系數五顆星。」

「失敗幾率五顆星。」

「技術要求五顆星。」

「綜合評估建議——收手。」

收手?

我giao!

絕不可能!

自己對着限量版珍藏海報畫了這麼久,講收手就收手?

蘇風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

「大牛啊!」

「你的思想有誤區啊!」

「難道我現在指望的是醫美整容很差勁,停留在四五十年代?」

「難度系數一顆星?完全沒有失敗幾率?」

「然後一點技術要求都沒有?」

「只要想整容的女孩,一躺在手術台上,起身就變樣?」

少年嘆了口氣,掏出了常年貼在胸口的珍藏版海報。

「不會吧!」

「正是因為有一定難度啊,你做手術的時候,痛苦與此有關,幸福可能也與此有關。」(凡爾賽白說得對)

「少爺。」

「我還沒有醫美的行醫執照。」

大牛再次面無表情道。

「別管這麼多……」

「交給你了。」

「成了,咱們倆也算給大秦朝做了貢獻。」

「失敗了,咱們倆也算給大秦朝除了禍患,總之……」

「這筆買賣穩住不賠。」

「拿去吧,這是我在蘇風島上這麼多年唯一的精神支柱了。」

「小心愛護啊!」

極為不舍地將手中的限量珍藏版海報交給了大牛,蘇風語重心長道。

情緒收集裝置再次感受到了蘇風的心意,大牛不敢再推脫了。

立刻應承下來。

一手拽著趙高,踩着無數大秦軍隊的身軀,走進了船艙。

望着逐漸遠去的背影,蘇風的心裏五味雜陳。

「唉……」

「也不知能不能見到2米高的深田詠美。」

「畢竟是2020年FANZA熱銷榜第一名。」

「簽到系統還是坑爹,只有海報……」

「茫茫海島上,來個真人就好了。」

……

……

……。 相談許久。

最終南霸天還是將自己與納蘭世家的事情告訴了林漠。

「冰兒已經長大了。

有些事,我這個做丈夫的,做父親的。

必須要去做個了斷,而且我師父他老人家…….」

說到此處,他突然收住了話語。

而提起師父,他的目光之中透漏深邃的神色。

那是一個站在武道巔峰的男人,總是按照旁人不懂的風格做事。

「罷了罷了,此事多說無意。

照顧好冰兒,另外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說完南霸天便拍了拍林漠的肩膀。

下一刻,他身影消失在眼前。

而後再次出現之時,已經是在數十米高的樹杈之上。

靜靜的看著,不遠處的回春堂後院許久。

南霸天露的臉上,慢慢的浮現出了一絲寵溺的微笑,許久他才離開此處。

而原地林漠,也不知作何言語。

自南霸天說出這掩藏了二十多年的往事。

那一刻,林漠便已經明白。

南霸天與納蘭家族的血仇馬上就要做個了斷。

此間的話語,也隱隱有著一種交代後事的感覺。

只是,這事林漠想幫忙,但也無能為力。

在華國第一世家面前,他這這個半步宗師,無異於螳臂當車。

院子內。

或許是南冰兒活潑樂觀的性格,亦或者是她盛美容顏。

短短几天時間,她便於一眾隱宗弟子,相處的十分融洽。

「冰兒,我和你說,我們百草谷那通天塔。

高九十九米,共分三十三層,這也象徵這三十三重天之意。

站在塔頂,整個百草谷盡收眼底。」

隨著長樓繪聲繪色的描繪著百草谷的美景。

一旁的南冰兒雙目發光,眼神中儘是嚮往的神色。

而周圍的斷司見她這副模樣,心中頓時不服。

「百草谷有什麼好樣的,到處都是草藥。

冰兒姑娘,要說這山河美景,我們清風山當屬第一。

人立主峰之巔,山川大河盡入眼底。

飛鳥瀑布更是數不勝數。」

而後眾人也是前後輪番上陣。

一個接著一個的描述自己所在隱世宗門的山川美景。

急的一旁的海城太子只能幹瞪眼。

但又無可奈何,總不能說炫耀海城的人,怎麼怎麼多吧。

隨著隱宗弟子們越是描述,南冰兒越是嚮往。

「哇,你們住的地方都好美啊。

等有空了,我一定要去看看。」

「自然沒問題,到時候我給冰兒姑娘當嚮導。」

「嚮導算什麼,我到時候,親自來接冰兒。」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