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楊雲萍既然已經下定決心把自己交給劉伯陽,當然也做好了獻身的準備,紅著俏臉把門關上,整個人顯得非常羞赧,再次走近劉伯陽,那一雙醉人的眸子,已經稍顯迷離,脖根的燒紅也暴露了她內心的期待和躍躍欲試……

她走到劉伯陽跟前,還沒等說什麼,劉伯陽伸出手一把就將她拉進了懷裡,楊雲萍嚇的小小驚呼一聲,可隨即就撅著小嘴認命了,因為劉伯陽那雙咸豬手已經扣上了她的……

「我很喜歡……」劉伯陽抱著她,趴在她耳根上細聲的呢喃著,一雙有力的大手開始伸進楊雲萍的毛衣里,沿著那嫩滑的皮膚長驅直上……

楊雲萍從小到大,還是頭一次嘗試到這種敏感的刺激,她的反應很強烈,身體猛的繃緊,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嬌喘一聲:「輕、輕點兒……」

可她越說,劉伯陽就越越來勁。楊雲萍實在是沒轍了,耐不住劉伯陽的大力揉搓使壞,也只能咬著牙認命了,嬌軀緊緊靠著劉伯陽的胸膛,任由他胡來……

「你這裡除了我,沒被任何男人碰過?」劉伯陽感受到了她嬌軀的敏感和顫抖,輕笑著問。

楊雲萍紅著臉頰,眸子能滴水,轉頭像個未經人事的小丫頭一樣瞅著劉伯陽,可憐兮兮的點了點下巴。

「那真是有點暴殄天物了,呵呵,沒關係,以後就讓我來好好『照顧』它們……」劉伯陽說著,作勢要把她的整件毛衣都掀起來……

楊雲萍嚇一跳,她終究是靦腆,趕緊把毛衣按住,緊張道:「如果有人敲門怎麼辦?」

劉伯陽笑道:「怕什麼,你忍著點兒,別發出聲音就行了。」

然後不由分說,摘開楊雲萍的玉手,直接把她軟軟的毛衣掀了起來……

楊雲萍咬咬牙,再次忍了,這一瞬間,她只感覺自己全身火熱,嬌軀顫顫,既有點緊張,又有著某種不為人知的期待……

楊雲萍確實是不可多得的絕世尤物,瞧這身軀的嫩滑程度,以及天然的醉人體香,饒是劉伯陽這種擁慣了美女的花叢老手,也禁不住嘖嘖驚嘆,伸手一碰,楊雲萍的肌膚本能的繃緊,她的秀目也顫抖著閉了一下,睜開眼,卻發現劉伯陽一臉壞笑的看著她出糗,楊雲萍紅著臉氣鼓鼓的數落道:「你要摸就摸嘛,別故意挑逗我,好癢的,你這人最壞了!」

「不!」劉伯陽笑著搖搖頭,「就愛看你出糗,把身子轉過來……」

當楊雲萍扭扭捏捏把身子轉過來的那一剎那,劉伯陽也剛好把她的毛衣脫掉,一隻軟軟的小羊羔就這樣一覽無遺的展示在自己面前……

當劉伯陽埋頭上去的一剎那,楊雲萍整個身軀都忍不住強烈戰慄了一下,長這麼大,她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一時間也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滋味兒,有幸福,有忐忑,有緊張,有迷茫,有興奮,還有……滿足!

這種感覺有點像電麻,但又有點像按摩,劉伯陽的嘴唇還是很軟的,楊雲萍一陣舒服,竟然身不由己的伸出玉手,輕輕的按住了劉伯陽的頭……

劉伯陽當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不過感受著楊雲萍肌膚的溫熱,嗅著她那嬌軀的芳香,還是感到心猿意馬,搗蛋的下身,已經悄然昂頭了……

楊雲萍屁股就墊在劉伯陽的大腿上,別以為她什麼都不懂,於是更加的緊張和期待了……

劉伯陽肆意的愛撫完了楊雲萍的上身,手腳還不老實,又開始嫻熟的伸進楊雲萍的牛仔褲……

楊雲萍驚叫一聲,趕緊抓住劉伯陽的手,可為時已晚,劉伯陽的大手已經像一條壞泥鰍一樣長驅直入,然後……

「嗚、嗚……」

她的身軀果然是敏感的,下身受襲,楊雲萍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讓自己發出聲來,但是那生平從未感受到的絕妙感覺,以及那說不出的愜意舒爽,已經讓她憋的很難受,不堪挑逗,被劉伯陽三兩下就弄的嬌喘吁吁,額頭結滿了香汗……

「把褲子脫了,我想要你……」劉伯陽抽出手,拍拍她的屁股說道。

楊雲萍猶豫了一下,緋紅著臉頰回頭對著劉伯陽,楚楚可憐道:「你確定要在這兒嗎?就現在?這可是人家的第一次啊……」

劉伯陽一抬頭,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楊雲萍道:「今天,我們能不能先……先不要做那個?……別的,你想我怎麼樣都行,可是那個真的很重要啊,改天……我們去賓館……或者你去我家……」

「呃……」

「我一直都夢想自己的第一次可以有紀念意義一點兒,在這兒算怎麼回事啊……我不太想這麼草率……」楊雲萍幽怨道。

劉伯陽想了想,努力把滿腔的慾火壓下去,她說的也對,好歹人家是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女,還是第一次啊,自己怎麼能在辦公室這種背人又沒有氛圍的地方上她呢?那也太對不起人家了,不能這麼草率,就像她說的,改天一起洗個鴛鴦浴,弄的渾身舒泰了再舒舒服服的上她,這事兒不能急……

一念及此,劉伯陽笑呵呵的站起來,笑道:「嗯,你說的也對,那成,今天就這樣吧,趕明帶你去個有氛圍的地方,然後再把你變成我的女人。」

楊雲萍燒紅著臉頰把自己的毛衣都整理好了,理了理凌亂的頭髮,小心翼翼的問他:「你沒有生氣吧……?」

「呵呵,哪能啊,不會的,我生啥氣,你別想多了。我也覺得在這裡就把事兒辦了,有點對不起你,你是我的又跑不了,我不心急。」劉伯陽捏了捏她燙燙的臉蛋兒笑道。

楊雲萍剛要說話,卻忽然聽到劉伯陽的手機響了起來,劉伯陽掏起出一看,是楊林打來的:

「陽哥,按照你的吩咐,人我們已經找到了,你趕快過來吧!」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對於阿爾門丁格爾將軍來說,他的部隊的命運現在取決於兩件事:一個是最後的灘頭陣地必須被守住,直到剩下的士兵完全撤走為止。另外就是用於撤退的船舶必須能夠及時準確的到達指定地點。一旦其中任何一點發生差池,等待著他們的將是西伯利亞漫長的修地球生涯。

已經被紅軍打得七零八落的德軍和羅馬尼亞士兵發現他們此刻幾乎站在一條近八公里長的赤果戰線上。是的這條防線幾乎是不設防的,而且完全沒有一點縱深。對於德軍和羅馬尼亞軍隊而言,唯一的好消息是背靠大海上船方便。

這裡必須再次提及阿爾門丁格爾將軍,這位典型的普魯士軍人將撤退行動策劃得十分周密,哪怕是在一片慌亂當中也沒有忘記將寶貴的食品、淡水和彈藥盡數運往最後的陣地,這讓被圍困的士兵們避免了更悲慘的遭遇。

阿爾門丁格爾的摯友也是其參謀長利特芬。埃克斯蘭德少將回憶道:「在沙灘上,我們已經按計劃部署了所有能找到的部隊,能撤到這兒的士兵很不容易,而且很多單位的建制已經完全打亂了,官兵們不得不在陣地上重新集結,許多人都加入到了陌生的隊伍里。俄國人很快就攻了過來,並試圖在當天(六月九日)白天就奪取我們手裡的最後陣地。將軍(阿爾門丁格爾)把所有還能拿槍的男人都派上了一線,沒有任何幫助,我們靠著一支臨時拼湊出的隊伍保住了陣地。但紅軍很快就將炮兵調了上來,並充分利用他們在物質方面的優勢,集中火力打擊我們,沙灘上到處都是彈坑,情況真是越來越糟糕了……」

只不過當天的戰鬥中,不管是紅旗獨立濱海集團軍還是第37集團軍都沒有猛衝猛打,似乎他們有意要放德國人一馬?

反正類似的說法在戰後很流行,而紅軍的官方戰史記錄中也有華西列夫斯基要求部隊謹慎行動的字眼。有一種意見是。華西列夫斯基為了能更早的結束康斯坦察的戰鬥好早日轉向攻打布加勒斯特,故意保存實力放過了困獸猶鬥的德國人。

實際上這樣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華西列夫斯基確實很著急去布加勒斯特,但是他卻不敢放水。因為軍。委一開始就明確了紅軍優先殲滅德軍有生力量的作戰原則,任何違反這一原則的指戰員都將遭到最嚴厲的懲罰。華西列夫斯基還有遠大的前途,完全沒必要因小失大。

而當時讓華西列夫斯基和波格丹諾夫放棄猛衝猛打的原因只有一個,軍。委的指示來了,軍。委主席伏龍芝一大早就給他們發來了賀電:「至華西列夫斯基上將和波格丹諾夫中將以及第37集團軍和紅旗獨立濱海集團軍的所有指戰員。獲悉你們在航空兵和炮兵的配合下經過三天的艱苦戰鬥,突破了德軍用三層鋼筋混凝土防禦工事構成的堅固堡壘,並在幾個小時之前解放了黑海之濱的要塞和極其重要的港口城市——康斯坦察,攻克了德國法西斯及其傀儡吹噓的永不陷落的堡壘……蘇聯人民和羅馬尼亞人民將永遠銘記你們的豐功偉績!不過在當前,不能大意更不能急躁,最大程度的保全部隊的戰鬥力,為下一步解放布加勒斯特乃至於解放羅馬尼亞全境積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任務……」

可見是軍。委要求華西列夫斯基保持克制的,原因也非常簡單,在總。、參謀長烏博列維奇發給華西列夫斯基和波格丹諾夫的電報中稱:「海上的打擊比陸上攻堅更簡單損失也更小,將敵人趕入大海。讓我們佔據絕對優勢的紅海軍和紅空軍去解決問題是最恰當的選擇!」

看見沒有,紅軍之所以給德國人留一口氣,其實就是等著德國人下海之後,用代價最小的方式消滅更多的敵人。在那時候,這是明智的決策,畢竟困獸猶鬥的德國人會誓死頑抗,這將給紅軍步兵帶來較大的損失,可以說這是很人性化的指示。

6月10日夜間,在莫斯科為攻佔康斯坦察鳴放21聲禮炮的同時,保加利亞海軍和救援船舶終於抵達了康斯坦察德軍最後的陣地。頗具普魯士軍人氣質的阿爾門丁格爾將軍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斬釘截鐵地對他的參謀長說道:「你們先走,我必須留在這裡,和最後一個孩子一起離開!」

蘇聯人的「鬆懈」讓德軍和羅馬尼亞人看到了求生的希望,但是這些可憐蟲並不知道這份希望後面隱藏著的是赤果果的殺意。海上的撤退之路絕對不是一帆風順,死亡將時刻伴隨他們左右。

為了將阿爾門丁格爾和其餘四萬多士兵從康斯坦察運出來,這個晚上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人在希特勒的強烈要求下幾乎是豁出去了,不光是軍用船隻,一切能夠在黑海沿岸航行的商船和民船都被投入這場救援行動中去了。【ㄨ】

鑒於事態嚴重,海軍元帥鄧尼茨親自過問了該事並嚴令不論風險有多大。救援行動都必須馬上開始。晚上六點,幾乎是太陽剛剛落山,190多艘德國和羅馬尼亞、保加利亞船隻就在護衛艦的護航下駛往康斯坦察。

只不過德國人、羅馬尼亞人和保加利亞人的行動一直都在紅軍的掌控當中,當然德國人也為了避免之前的悲劇採取了一定的對策,比如體態龐大的大型船隻並不裝滿人員,而是用於誘敵,真正充當主力的是中小型運輸艦艇。

比如排水量3152噸的「大羅馬尼亞」號豪華客輪就只裝載了少量的士兵,這條後來被擊沉的客輪上唯一的倖存者尤里安中校晚年回憶道:「伴隨著黑死神到來時的那一陣陣轟鳴,俄國人的空襲降臨了,船體的震動告訴我,大羅馬尼亞號正在加速以避開對方的打擊。儘管船長盡了一切努力操縱,而船上的炮兵也不斷地用高射炮還擊,但不幸還是很快降臨到了我們頭上,航空炸彈的爆炸讓整個船身劇烈的抖動起來,沒有人能夠保持站立,而船艙上的所有玻璃更是被無情地震裂成了碎片。隨之而來的還有受傷士兵的呻吟聲,那些可憐的人兒被安置在了船頭的甲板上(幾乎所有傷員都在那裡)……」

「又是一陣震耳欲聾的汽笛轟鳴。好在有防空炮火的及時掩護,形成的彈幕成功地讓那幫在我們頭頂上盤旋著的俄國飛機偏離了攻擊航線。炸彈呼嘯著落在水裡,激起了幾十米高的水柱。可好運不會總伴隨大羅馬尼亞號,當一艘滿載著傷員的摩托艇開到面前的時候。大羅馬尼亞號不得不放慢腳步,悲劇就在那一刻發生了!」

「左上方飛來了一竄俄國飛機,一連串噩夢般的爆炸讓整個船體發生了劇烈的顫動,我估計這回至少挨了兩枚,不。少說也是三枚航空炸彈。甲板上燃燒著的熊熊烈焰讓人幾乎無法直視,最恐怖的一幕發生在了輪機艙,穿透甲板的一枚航空炸彈將整個艙室炸得粉碎,濺射出的燃油使得船上的火勢愈演愈烈,刺鼻的煙味和灼熱的空氣令人難以呼吸,滿是鮮血和屍體的后甲板擠滿了準備跳水求生的人,耳邊更是充斥著傷員絕望的尖叫聲,不時還混雜著從船艙里冒出來的水蒸氣的嘶嘶聲和防空火炮的咔噠咔噠聲,我必須向那些炮兵致敬,他們真正戰鬥到了最後一刻!如果沒有他們的英勇抵抗。我恐怕也會死在大羅馬尼亞號上。」

「在後甲板上經過一番艱苦的掙扎之後,我終於抓住機會一頭跳進了海里,為了活命我們必須趕緊遊離即將沉沒的大羅馬尼亞號,我拚命的揮舞雙手擊打水面,冰冷的海水讓我渾身顫抖,死神離我只有一步之遙,而我身邊只剩下成群的浮屍……」

可憐的大羅馬尼亞號上的熊熊烈焰整整燃燒了一天。一直到六月12日凌晨這艘豪華游輪才最終宣告壽終正寢,永遠的安眠在了大海深處。但這並不是當時唯一的悲劇,在當天晚上10點,有著五十歲高齡的羅馬尼亞蒸汽船達努比斯號遭到了紅海軍驅逐艦的炮火打擊。然後被一條533毫米魚雷攔腰截成兩段。同樣不幸的還有戈斯里奇號,挨了50發76毫米炮彈和20發130毫米炮彈之後,船體被打成篩子的它緩緩地沉沒在了康斯坦察海岸。

大船不走運,小船的運氣也未必能好到哪去。雖然夜間讓紅空軍大部分攻擊機和轟炸機無法投入攻擊,但是紅海軍黑海艦隊幾乎是全員出動,驅逐艦、護衛艦乃至魚雷艇牢牢地控制住了海面,羅馬尼亞海軍根本就不是對手。

在這場盛大的海上圍獵中,羅馬尼亞海軍和商船、民船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80%以上的船舶不是紅海軍擊沉了就是被俘虜了。根據戰後統計,順利登船的羅馬尼亞和德國軍人中僅僅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幸運兒能逃脫葬身魚腹的結局。

實事求是的說,活躍在羅馬尼亞海岸的紅空軍和紅海軍的海上攔截行動是卓有成效的,雖然這種近似於屠殺的行動並不讓人愉快,但是所有的飛行員和水兵們都不反對這麼做,對待敵人他們絕不會心茲手軟,誰讓戰爭本身就是血腥和殘酷的呢?

海上的撤退行動如火如荼,但別忘了在康斯坦察的沙灘上還有上萬殿後阻擊的羅、德軍隊,阿爾門丁格爾將軍的留守對穩定人心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當然,他也知道紅軍不可能留給他太多時間了,也許在天亮之後,他的司令部門口就會出現一群手持波波沙的俄羅斯大兵。

最後一波撤退的時間被定在六月十一日23點,負責殿後的部隊必須再繼續堅持一個小時。從海軍傳來的消息稱一個大隊的運輸船將在午夜時分抵達,而現有的小型運輸船隻至少要全部滿載來回兩次才能把這一萬多人送上海面上的大船,而這需要相當的時間。

很顯然,這意味著最後的殿後部隊很可能走不了了,如果可能阿爾門丁格爾當然希望能將這些英勇的小夥子一起帶走,只不過華西列夫斯基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

就在最後的撤退行動開始前的一個小時,也就是當晚十點整,德軍南方集團軍群司令部突然下令讓阿爾門丁格爾必須馬上前往保加利亞瓦爾納港向其上級報告。

根據阿爾門丁格爾的回憶,他本人是極不願意在最後關頭背負一個貪生怕死的罵名,但軍令難違……無論究竟處於何種目的,至少之前的表現已經讓阿爾門丁格爾證明了自己。沒有他的鎮定自若、堅如磐石般的指揮調度,康斯坦察的德軍和羅馬尼亞軍隊恐怕根本就沒有逃走的可能。

就在康斯坦察的德軍最高指揮官乘坐來自保加利亞的摩托魚雷艇離開康斯坦察半個小時后,最後一波救援船隻抵達了康斯坦察外海,負責全權指揮這次撤退行動的舒爾茨將軍讓運輸船儘可能地離海岸線近些。並且命令往返的小型運輸船隻動作必須利落以節省時間。

與此同時,有越來越多的德軍和羅馬尼亞軍人正源源不斷地往預定的撤退地點集結,在沙灘上滿是熙熙攘攘、走來走去的士兵,大夥都在焦急地等待著、盼望著救星的帶來。

「什麼時候才能撤退?」

「船隻在哪裡?」

「為什麼船還不來?」

這幾乎已經成了焦躁的士兵之間唯一的話題。

雖然救援船離岸邊已經是近在咫尺,但他們卻無法把船開得更近一些——因為紅軍的炮兵已經封鎖了海岸。此外。黑海夜間的霧氣也給救援行動造成了極大的困擾,大霧很快從岸邊延伸到海面,使得船舶在海面上難以辨明方位,只有在極近的距離上才能看到灘頭的那點些許光亮,而岸邊的燈塔早已被紅軍的炮火摧毀。

如何使救援船隻搞清航向,尋找到他們的目標此刻是擺在舒爾茨將軍面前的當務之急。

說來也巧,這場要命的大霧早不來晚不來,怎麼就在德軍撤退的關鍵時刻降臨了呢?按道理說,五六月份的黑海是天氣和海況最好的時候,在這個節骨眼上如此大的霧氣怎麼看都是不正常的。難道真是天要滅德意志?

不是,戰後紅軍才解密了真相,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霧完全是人工製造的,紅軍炮兵在晚向灘頭髮射了大量的造霧彈。華西列夫斯基在正確的場合和正確的時間使用了這種新式武器。

這場大霧難倒了負責救援工作的舒爾茨將軍,茫茫的大霧讓他根本無法確定船隊和灘頭的位置,因此有很多船隻,尤其是那些導航設備很差的小船不斷地在大霧和黑暗裡交叉蹣跚航行,使得只有少量的船隻找到了被救援的部隊。

濃濃大霧擊垮了那些聚集在灘頭的德軍和羅軍士兵的最後一道心理防線。當他們意識到一切救援希望都已經成為泡影的時候,他們必須為將來做出選擇了。雖然有不少士兵選擇和留下殿後阻擊的戰友一起面對紅軍的坦克,一起面對死亡。但還是有數以千計的士兵試圖離開這個讓人絕望的地方。

完成出於偶然。德軍第98步兵師指揮官萊因哈特少將在一個遠離指定地點的海灘上找到了幾艘渡船和小艇,緊接著又在近海處發現了兩艘大型運輸船。同這些船隻取得聯繫之後,他馬上通知了自己的部隊以及友鄰的第111步兵師,將能夠找到的所有軸心國士兵都送到了這兩艘船上。

同樣走運的還有第336步兵師。滿身裹著繃帶的哈格曼師長帶著手下三百號人找到了一艘保加利亞驅逐艦,而博赫密少將則帶著十幾個士兵游上一艘登陸艇,而他們也是最後一批從康斯坦察虎口脫險的幸運兒了。

而就在康斯坦察的軸心國士兵們還抱有最後的一分僥倖時,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無情的拋棄了,考慮到紅空軍和紅海軍的威脅太大以及救援行動並不是那麼有效,在羅馬尼亞海軍司令和保加利亞海軍司令的積極策動下。舒爾茨將軍在六月十二日凌晨接到了這樣一份在他看來是有辱軍人人格和尊嚴的命令:「鑒於撤退行動的風險性,現在取消一切救援行動!」

半個小時后另一封更加嚴厲的電報又來了:「形勢已經萬分嚴峻,立刻終止一切救援行動,最遲在兩點半之前,所有船隻必須立刻返航!」

雖然軍令如山,但是舒爾茨並沒有遵守這兩道命令,哪怕是過了兩點半,他依然在積極的營救岸上的戰友,直到天亮。而他最後的努力也將大約1000名軸心國士兵接上了船。

當然,上了船不代表能活著抵達保加利亞,在路上紅海軍和紅空軍依然會盡全力的折磨這些可憐蟲,最後能活著抵達保加利亞的真心只有極少數幸運女神眷顧的人。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這位舒爾茨將軍的結局並不好,由於他違抗命令,帶著被航彈擊傷的驅逐艦返港之後,他就被解除了一切職務,並被送上了軍事法庭……(未完待續。)

PS:鞠躬感謝andoney、川流華桂、失落的殘楓、亡靈大帝威廉、13452314、tianwen2018和尤文圖斯同志! 劉伯陽趕到蜜月天堂的時候,賴炳文賴常山兩兄弟正帶著幾個兄弟趴在後面的大蒸房裡蒸著桑拿呢,原來他們早上跟夜市長的人起了衝突,從「伯亞灣」酒店出來之後,也沒回自己住的賓館,打聽到這市西最有名的粉紅場所是「蜜月天堂」,於是就心大量寬的跑來這裡洗桑拿來了。

楊林高震飛和虎子出門迎接劉伯陽,劉伯陽大步進門問道:「怎麼樣,談了沒有?那兄弟倆怎麼說?」

楊林笑道:「我就稍微提了那麼一句,那兩人狂的很,誰都不放在眼裡,點名要等陽哥你來談。」

「這麼大譜啊。」劉伯陽抿嘴笑了笑。其實那倆兄弟的臭脾氣他早就猜到了,連夜市長陳月笙都敢得罪的人,絕對不是什麼善茬,可能他們仗著自己是走私軍火出身,玩的比較大,誰都不放在眼裡吧。

「現在人在哪呢?」劉伯陽問。

「就在裡面,一幫人都趴那兒蒸著呢,他們是b市來的,幫派名叫『青虎幫』,那賴氏兄弟倆都是老大。」楊林道。

「成,帶我進去看看。」劉伯陽進了門,可還沒等走到後面的桑拿房,莎姐迎了過來,笑盈盈道:「楊小哥,你來了啊!」

虎子笑道:「莎姐,我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嘛,現在你已經是咱們戰魂堂朱雀堂堂主了,地位跟我們平起平坐,以後見到陽哥不要叫他『楊小哥』了,要跟我們一樣,喊他一聲『陽哥』啊,如果實在叫不出口,那就喊他一聲『老大』,或者堂主都行!」

莎姐漂亮的粉臉微微一紅,老實說,她一個經營粉紅場所起家的大姐頭,哪裡會當什麼幫派的堂主,雖然劉伯陽給予她這樣的任命,很是讓她受寵若驚,但是她自己的能力自己清楚,在感激劉伯陽之餘,她最開始是想拒絕劉伯陽的任命的,不想拖大家的後腿。

可她越是這樣,劉伯陽就越是看好她,劉伯陽對莎姐的要求真的不高,也沒指望她的朱雀堂能跟其他堂口一樣出了事就衝鋒陷陣,砍人搶地盤之類的,他只要莎姐能把戰魂堂轄下的所有娛樂場所都經營好就行,莎姐這點能力還是有的,別的真不需要她去過問和操心。

莎姐勉勉強強接受了任命,可一時卻進入不了狀態,剛才跑出來的太急,一不小心就又習慣性的把「楊小哥」三個字叫出口了。

劉伯陽擺擺手,示意虎子不必多話,笑道:「不礙事,莎姐怎麼習慣怎麼叫就行,那伙人來了多久了?」

「半個多小時了,現在正被丫頭們伺候著呢,每個人都好霸道的,最少也拉了兩個女孩兒去給他們做按摩,那帶頭的兄弟兩個更是蠻橫,一進來就拽著昭君和西施進去了,原本昭君和西施不想伺候他們那種脾氣很臭的人,可一聽說是陽哥你都重視的客人,沒辦法就還是跟著他們進去了。」莎姐說道。

劉伯陽面色微微一變,這賴氏兄弟真夠上臉的,進門之後二話不說就挑了兩大頭牌,難道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下過命令,西施和昭君不用接客了嗎?

自從劉伯陽和貴妃和貂蟬帶走之後,蜜月天堂五大紅牌只剩三個,而李師師現在被一個暴發戶包養,來上班的次數很少了,只剩下西施和昭君兩個,劉伯陽有意把她們提拔上來當莎姐的副手,誰想今天居然被人強拽進澡堂子了。

「在哪間房子,帶我過去看看。」劉伯陽道。

莎姐親自帶著路,領著劉伯陽兄弟四人往裡面走,現在時間尚早,又是上午,所以來泡澡的人並不多,只有少數幾間蒸房裡傳來水花的聲音,走廊里也沒有那種氤氳的熱氣和高溫,不過天堂裡面到處可見一些身裹白色浴袍的漂亮技師,來回赤著玉足在裡面逡巡,不論是誰,看到劉伯陽之後,均會帶著香風跑過來甜甜叫一句「陽哥!」

對於她們的熱情,劉伯陽僅會一笑置之。現在蜜月天堂跟以前不一樣了,自從劉伯陽有意把這裡作為整個市西娛樂場所的龍頭,戰魂堂便對其特別照顧,現在它的規模、人數都有了很大的擴充,裡面日常上班的鶯鶯燕燕們已經有一百七十多個,分三班倒,全部都是莎姐親自挑選的禍水級別的年輕絕色佳麗,劉伯陽下一步的計劃就是把這裡擴建,讓莎姐進一步擴大蜜月天堂的技師人數和名氣,爭取讓它不但火遍市西,在整個g市都能成為一等一的頭牌。

莎姐帶著劉伯陽四人走進那間寬敞的多人式泡澡堂的時候,裡面熱氣蒸籠,氣氛正濃,只見五個脫光光的大漢正舒舒服服的趴在水床上,腰部系著一條白色的浴袍,其中三個人身邊都是有兩個漂亮的技師在為他們做著推油按摩,而另外兩個則只要了一個技師,不過很顯然一個是西施,一個是昭君。

水床的前面,那面巨大的熱水池子里還舒舒服服的泡著三個傢伙,正仰著身子靠在石岸上,舒舒服服的讓技師們從後面給他們按摩呢。

一見劉伯陽進來,那三人最先睜開了眼睛,挑著嘴角歪著脖子,異常囂張的審視著劉伯陽。

「呵呵,我們這兒的技師手藝還不錯吧,哥幾個泡的可舒服?」劉伯陽走過來笑眯眯的問道。

「楊小哥……」西施和昭君看到劉伯陽走過來,趕緊站直了身子叫道。

劉伯陽抬了抬手,讓她們不用多說,淡笑看著趴在兩人身邊水床上的兩個健碩男子,不是賴式兄弟又能是誰?

賴炳文正眯著眼睛假寐呢,聽到後面有人走過來了,可他卻連頭都不回,抬起下巴,滿嘴火藥味兒的對著昭君說道:「媽的怎麼停下了?誰讓你停下的?繼續按!」

昭君撅了撅小嘴兒,滿腹委屈的偷偷瞅了劉伯陽一眼,然後只能繼續用嫩白的小手替他做按摩。

見賴炳文如此無禮,劉伯陽沒生氣,反而笑道:「賴兄是吧,呵呵,久仰久仰,小弟是這g市戰魂堂的,非常榮幸哥幾個能來我的場子里捧場。」

賴炳文仍舊舒舒服服的趴在那,眼皮不抬,哼哼了兩聲道:「戰魂堂?我咋沒聽說過,混哪片兒的?以前這片兒不是有個叫孫久山的傢伙嗎?還買了老子的沙漠之鷹,怎麼一眨眼就成你在這兒畫道了?你這g市的風水也變得太快了吧!」

聽到賴炳文乍然提起早已死去的孫久山,莎姐的臉色瞬間就白了,劉伯陽也微微眯起眼睛,瞧這架勢,這傢伙哪壺不開提哪壺,難道是有備而來,故意找茬的?

賴炳文的語氣和態度實在太囂張,虎子氣不過,猛的站出來道:「吊毛,說話給誰聽呢你,孫久山現在在下面埋著呢,用不用我送你下去找他?」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當康斯坦察被攻陷的消息傳到莫斯科的時候,托洛茨基是高興壞了,他一直在期望華西列夫斯基創造驚喜,而現在華西列夫斯基給了他一個驚喜。【ㄨ】康斯坦察的解放意味著羅馬尼亞出海口基本被封閉,也意味著羅馬尼亞的東南方向已經被解放,而這將給布加勒斯特的羅馬尼亞安東內斯庫法西斯政權沉重一擊,托洛茨基已經可以確定,安東內斯庫在台上呆不久了。

是的,安東內斯庫確實很坐蠟,德軍的潰敗讓他措手不及,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德國人會敗得這麼乾淨徹底,整個羅馬尼亞的南方已經因為德國的潰敗而崩塌了!

安東內斯庫很清楚,如果主子德國人完了,那他肯定也干不長,甚至老命都有可能要交代,在這個時候,他必須立刻去見希特勒,懇求這位主子給予他一切能夠穩定岌岌可危局面的支持。

一片風蕭蕭易水寒的氛圍里,安東內斯庫登上了直飛柏林的專機,而他並不知道,一場針對他的政。變,或者說一場改變羅馬尼亞政治格局的行動已經在暗中展開了。

首先開始行動的是羅馬尼亞共。產黨,當蘇聯紅軍攻入羅馬尼亞境內的那一刻,他們就知道機會來了。只不過此時的羅共處境不太妙,未來的領導核心格奧爾基。喬治烏-德治還在特爾古。日烏集中營,很有點群龍無首的意思。

「我們當前的首要任務就是將格奧爾基。喬治烏-德治同志營救出來,我們現在急切地需要他來領導!」約瑟夫。基希涅夫斯基鏗鏘有力的說道。

此言一出,約瑟夫。蘭格茨、埃米爾。波德納拉希、康斯坦丁。珀爾伏列斯庫是立刻相應。緊接著安娜。波克爾、瓦西列。盧卡、特奧哈里。喬治斯庫也立刻表示同意。似乎只有格奧爾基。喬治烏-德治才能挽救羅馬尼亞了。

不過很有意思的一點是,這位「眾望所歸」的格奧爾基。喬治烏-德治此時並不是羅馬尼亞共。產黨的總書。記,此時羅馬尼亞共。產黨的總書。記是斯特凡。福里什。

說到這的時候,就不得不說說當年共。產黨的那一本爛賬了,這位斯特凡。福里什是羅馬尼亞本土派或者叫國內派的代表,而格奧爾基。喬治烏-德治實際上是監獄派的老頭頭,而當時的羅共內部還有一個「莫斯科局」派。

可能有些同志要頭暈了,其實這其中的關係很簡單。斯特凡。福里什算是羅共也就是其前身羅馬尼亞社會民。主工黨(1910年改為羅馬尼亞社會民。主黨)這一系本土勢力的代表。他代表了羅馬尼亞土生土長的共。產主義勢力。

而格奧爾基。喬治烏-德治則屬於反對斯特凡。福里什的那一系本土勢力(因為這一系人馬當時大部分在蹲監獄或者集中營,所以叫監獄派),至於安娜。波克爾以及上面提到的瓦西列。盧卡、特奧哈里。喬治斯庫則是羅馬尼亞共。產黨內的共。產國際或者說蘇聯勢力的代表。

這三大派別為了爭奪羅馬尼亞共。產黨的領導權在二戰前和二戰期間打得不可開交,而在羅馬尼亞正式加入軸心國后。「監獄派」和「莫斯科局」派開始靠近,開始一致反對斯特凡。福里什為首的國內派。

簡單點說吧,羅馬尼亞共。產黨內部的尖銳鬥爭其實在那個年代一點兒也不稀罕,在整個三四十年代,全世界絕大部分共。產黨都發生了類似的尖銳內部矛盾。

而這些矛盾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當時世界革命低潮的艱難局勢所引發的,而另一方面也跟共。產國際尤其是蘇聯國內的政治混亂帶來的瞎指揮脫不開關係。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