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柳下山這邊,也挑選了十個人,他們站成一排,臉色凝重,他們要竭盡全力來爭奪最後的勝利,不留後手。

「廢話少說吧,直接開始。」

葉天行說著,便是率先讓第一個人上場,柳下山也是派出一人,兩個勢力的超級高手,都是站在中間,擺出防禦的架勢,隨時準備進攻而去。

「既然分不出首領,那就讓我來當你們的首領吧!」

就在此時,大門緩緩打開,葉飛一手倒負在身後,身穿長衫,緩緩而來,長衫無風自動,葉飛臉上帶著冷酷。

「誰?」

「這裡被包場了,閑雜人等,不得進入。」

葉堂的人一陣呼喝。

「趕緊出去,不要搗亂!」

柳下山也是說著,臉上帶著一絲不悅,決戰要開始了,竟然有人來搗亂了。

葉飛好像沒有聽到他們說話一般,還是徑直的朝著他們走來,葉飛神色淡淡。

「把他趕走吧!」

葉天行對著身邊的一個手下說著,那個手下便是微微點頭,朝著葉飛走去。

「請你出去!」

那個手下來到葉飛面前,冷酷的說著。

「我今天找葉天行和柳下山有事,容我說完,讓我在出去也行。」

葉飛開門見山的說著。

「你竟然敢直呼我葉家家主的名諱,找死!」

那人直接朝著葉飛打來,葉飛輕輕一推,那人便是蹬蹬的倒退了好幾步,他臉上帶著驚駭,葉飛剛才好像只是輕輕推了他一下,但是卻抵消了他全部的力量。

葉飛走到中間。

「各位,葉堂人,四海商會的人,我叫葉飛,前來領導你們打敗龍歌。」

「此次前來,並非收服你們,而是抵禦龍歌,徹底把北涼城易主,還一個晴朗的天空。」

葉飛對著周圍的人一抱拳,便是大聲的說著。

此時葉堂的人和四海商會的人,都是臉上帶著一陣嗤笑,這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野小子,竟然說要領導他們打敗龍歌,簡直是異想天開。

「你算個什麼東西?這裡在談事情,滾開!」

柳下山身後的一個人說著,臉上帶著怒意。

「對,快滾開,你是個什麼玩意,滾蛋!」

此時葉堂的人,也是對著葉飛怒喝著。

葉飛看到這一幕,便是知道不展現一點實力是不行的了。

「你們葉堂和四海商會,都準備了十個超強高手,不如這樣吧,你們二十人全上,我一人接下便是了。」

葉飛環繞一周,對著周圍的人說著。

「狂妄的東西,還在這裡搗亂!」

柳下山身後的一個人,此時忍不住了,直接朝著葉飛衝來,他一拳便是朝著葉飛的面門轟來。

葉飛身子輕輕的一轉,輕描淡寫的躲避了他的攻擊,下一刻,葉飛單手打在了那人的背上。

「噗!」

那人一口殷紅的鮮血吐出,直接倒地不起。

「啊!」

「什麼?」

「柳哥!」

四海商會看到葉飛出手傷人,還把他們勢力不弱的人一個照面便是打倒在地,柳下山的人紛紛向前一步。

「他沒事,只是昏迷了。」

葉飛淡淡的說著,為他們寬心。

「來吧!」

「你們雙方的精英都上也罷,拿著武器也罷,全部朝我一人而來,我接下便是。」

葉飛單手繚繞全場,目光掃視著。

「狂妄的小子!」

「混賬!」

「我費了你!」

此時,四海商會和葉堂的十個精英,都是忍受不了了,他們在各自的勢力都是佼佼者,很少有人跟他們這麼說話,而葉飛一來,便是要挑戰他們二十多人,這讓他們感覺是羞辱。

二十人全部朝著葉飛衝去。

「好!」

葉飛眼中帶著一絲興奮,便是直接衝進人群之中,與那二十人大戰在了一起。

「轟轟!」

一招一式帶的勁風在炸響著,二十多人圍攻這葉飛,而葉飛的身體,宛如靈猴一般,在眾人之間穿梭這。

此時,葉飛手中多了一抹匕首,葉飛不斷的拿著那匕首在他們的脖子上划著。

「歘!」

葉飛一個照面便是衝出了人群,然後輕描淡寫的舉起匕首,只見匕首之上,沾染這鮮血,還在滴落。

那二十多人都沉默了,驚駭的看著葉飛,不光是他們,就連葉堂,四海商會的人,都驚呆的張大嘴巴。

此時,那二十多人的喉嚨之上,皆是有一抹刀痕,那刀痕只是劃破了他們的一層皮膚,讓鮮血留下一點,並沒有致命。

脖子是最脆弱的部分,輕輕用刀一劃,便會讓人斃命,而剛才,二十多人圍攻葉飛,葉飛一把匕首就在他們脖子上劃出了鮮血,但是卻不要了他們的命,這份把控,這份力道,讓所有人都深深的折服。

如果葉飛想要取走他們的命,剛才的那一個照面,他們就全死了。

葉飛高舉著匕首,鮮血順著手指滑落,滿場的人都是沉默著,震驚著,不可思議的看著葉飛,而葉飛則是一臉淡然。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陌生人的敵人和你們的敵人是同一個人,那也是朋友!」

「在場的人,都很痛恨龍門,我葉飛也一樣!」

「剛才你們說了,實力高的人,可以當你們的首領,而我展現的這一手,你們應當奉我為王!」

葉飛啪的一下把手中的匕首釘在地板上,匕首顫抖著和,鮮血在地上打了一個血花。

無數人沉默著,他們都看到了葉飛的實力,這份實力,在場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葉飛這樣。

「我們怎麼知道你不是龍門派來的姦細?」

「我們怎麼知道不是龍門設計,從而用最簡單的手法把我們一舉殲滅!」

此時葉堂的一個人站出來問著葉飛,臉上帶著不可相信,葉飛覺得對方問的這個問題簡直是幼稚。

但是這也說明了一個問題,四海商會的人,還有葉堂的人都信任不過自己。

葉飛直接拿出四龍商會的書寫令,還有龍家的書寫令。

「如今,龍家,四龍商會,都已經歸我領導。」

「相信你們也知道,龍家,四龍商會,都和龍門有仇,書寫令在此,他們能夠相信我,你們怎麼不能?」

葉飛啪的一下便是把手中的兩份書寫令扔給了葉堂和四海商會的手中,二人紛紛拿住書寫令,看著上面的印章,他們二人臉上帶著驚駭。

這書寫令是真的,隨即,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葉飛,眼前的這個少年,到底是誰,竟然能夠得到龍家,四龍商會的信任。

「你們若奉我為王,龍門勢必完蛋,若是不奉我,那日後北涼城有沒有你們的一片天地,還很難說。」

「話已至此,你們決定吧!」

葉飛說完,便是轉身就走,絲毫沒有留戀。

柳下山和葉天行對視了一眼,看到葉飛要走,便是紛紛跪下。

「我葉堂臣服!」

「我四海商會臣服!」

滿堂的人全部跪下,對著葉飛抱拳,場面震撼,葉飛轉身,臉上帶著冷酷。

…… 歷時半個月的“紅藍對抗2020”禁毒實戰大比武終於結束了。

在這次大比武中,江南禁毒戰隊共覈查小客車八千餘輛、大貨車三千三百餘輛、重點地區快遞運輸車六百多輛、邊境往返內地大客車兩百多輛,盤查重點人員九千多名。

總成績單也出來了,在邵通戰場紅方隊伍中繳毒數第一,查獲案件數第一,抓獲犯罪嫌疑人數第一。

要不是浙省戰隊開局時就查獲一起一百多公斤級的毒案,甚至能位列五大戰場紅方第一。

但想查獲上百公斤級的毒案太難了,真是可遇不可求,現在只能位列五大戰場紅方第二,不過對江南省廳而言,這無疑是一個非常優異的成績。

參加第二輪大比武的東廣、海關緝私等戰隊明後天就到,人家負責後勤的民警已經來了。

參加完即將開幕的總結表彰大會,谷底檢查站就要變成人家的戰場,連賓館房間都要騰出來讓人家住。

跟參加啓動儀式時一樣,在檢查站外整隊。

記者沒啓動儀式時那麼多,韓昕正猶豫要不要換上連體防護服,跟參加啓動儀式時那樣站在邊上,一個指揮部的民警竟帶來一個老朋友。

“魏組,韓組,王所你們是認識的,你們三位準備準備,等會兒點到你們的名字,請從左邊上臺。”

“上臺做什麼?”

“禁毒基金會的領導給你們頒發證書和慰問金啊!”

“給我們頒發什麼證書,我們又不是先進。”韓昕被搞得一頭霧水。

“韓組,你真不知道?”

“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那邊還有點事,魏組,要不你跟韓組說吧。”指揮部民警很忙,剛走出幾步又跑回來指指他掛在胸前的單反相機:“等會兒上臺時不要帶相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