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既然這三個角域同時出現了,那也就意味著作戰方式的改變,接下來恐怕是要分流進入這三個門,進行闖關了。

「凌落,你怎麼看?」楊開大咧咧地問道,雖然他極不願意承認,但凌落的實力,真的是眾新生中最深不可測的。

凌落聞言,目光卻是投向了青陽,淡淡的道:「我想,你已經有了想法。」

「不錯,三道門,我們新生分成三批前進,逐一擊破,如此一來,既可節省闖關時間,也可提高效率。」青陽嘴角微揚,點頭道。

「喂!炎陸的,你說節省闖關時間我可以理解,這提高效率又從何而來呢?」楊開撇了撇嘴,看向青陽。

「這很簡單,人一多反而出力少,這樣一來,效率還高得起來么?」楊凌聞言卻是接茬地道。

楊凌說的沒錯,這就是個人性問題,試想在群戰中,若非士氣統一的群體,誰會願意拼了命的出全力呢?誰都想留一手,所以反而會導致實力輸出不夠,效率低下的問題。

一針見血,聞言,楊開也是沉默了。

「那麼,事不宜遲,我們便來分配一下人馬,一同進入后三角闖關吧。」莫伊兒美眸微動,笑吟吟地道。

「我選金門。」青陽第一個發話,火克金,對於他來說,闖金門無疑佔據了很大的優勢。

「我也是。」夏梨笑和楊凌異口同聲,他們的腳步,從來都是跟隨著青陽。

「那我便火角。」凌落聞言淡漠的臉龐微微一笑,道。

楊開眉毛微微一挑,「哈哈哈,不愧是凌落,反其人之道,以金破火,有意思,那我楊開也跟隨你!」

「那我和小清就選擇土角吧。」山時憨厚一笑,道。

「我們也土角。」莫伊兒和百里傑緩緩走了過來,道。

「沒問題,那便如此決定吧。」青陽笑了笑,五角雷暴域的難就在於,必須先擊破五角鎮守者,才能進入真正的核心地帶,在那裡才是真正的考驗之處。

所以,為了這個目的,眾人不得不分流前進,逐一擊破!

——

乾坤學院內,不少高層看到這一幕,都是微微點頭,看來他們終於是作出了正確的選擇,要知道若是繼續以先前大波人馬去一個個闖,不知還要消耗多長時間才能將五個角域全部闖過,所以必須要戰略性闖關,分流闖關,如此一來可以最大程度的調動力量輸出,也可以讓眾人的盡情發揮實力,一舉兩得。(未完待續。。) 第四百二十五章勢如破竹

轟!

一道璀璨的金光鋒銳無比地撕裂空氣,重重地砸在了青陽、夏梨笑、楊凌三人的正前方,被其轟炸的那片區域,竟是顯露出一道深數十尺的裂縫。

「這傢伙,是在給我們下馬威啊。」青陽目光微微一閃,微笑道。

「是啊,金煌獅狼的侵略性可是很強的,一玄境的修為,青陽,這次…我們一起出手吧!」夏梨笑聞言看了看青陽,紅潤嘴唇微微一翹。

「嘿嘿,一玄境啊,如果不一起出手,恐怕討不了好處。」楊凌也是在一旁笑了笑,他目光如鷹,凌厲地落在了面前一頭渾身金光璀璨的龐然大物上。

「恩,那可就準備好了,要上了!」青陽點了點頭,平靜的臉上並沒有因為對方是一玄境而有絲毫的波動。

雖說七炎虎能夠將這金煌獅狼完克,但總不能什麼戰鬥都讓七炎虎出馬啊。

轟!

三道流光陡然衝天而起,噴薄的王氣猶如推進器般讓得三人以一種極為快的速度朝著金煌獅狼暴沖而去。

金煌獅狼,金門鎮守妖獸,身軀龐大,約莫數十丈般大,其頭若獅身若狼,故而被稱為獅狼,金相妖獸,戰鬥力十分驚人。

見到三個人類氣勢洶洶地衝來,金煌獅狼的目光也是變得如同鷹鷲般凌厲。它的身軀雖龐大,但移動起來卻是猶如鬼魅一般,驚人的速度使得它瞬間來到青陽等人的面前。它后蹄一發力,其身子立即猶如惡狼一撲般沖了過去,鋒銳的爪牙在陽光的反射下投射出驚人的光澤。

青陽三人呈三才陣迎了上去,三人的配合也不是一朝一夕,故而此刻表現出驚人的默契,只見青陽五指成拳,體內黑塔轉動。幽黑色的王氣立即覆蓋在拳頭,王氣光芒蠕動下,一記直衝拳便是轟了出去。咚!

青陽的拳頭立即與金煌獅狼的爪子轟在了一起,在兩者接觸的一瞬間,青陽臉色便是微微一變,這金煌獅狼的攻擊力還真不是開玩笑的。一股凌厲無比的勁氣順著青陽的拳頭蔓延了過來。一聲悶哼,青陽的身子便是立即倒退幾步,為了化解那股勁氣,他不得不後退幾步。

然而在退步的時候,青陽的嘴角卻是微微一揚,因為此刻夏梨笑的和楊凌兩人已經是來到了金煌獅狼的兩側,呈兩翼攻勢。

「小衍千乘訣——剎那之眸!」夏梨笑的眼眸瞬間變為了紫色,一道驚人的紫色雷電便是橫空而出。重重地轟在了金煌獅狼的側身。

碰!

通靈境大圓滿,再加上小衍千乘訣的霸道力量。金煌獅狼如遭重擊,其龐大身軀竟是側移了好幾米,而攻勢才剛開始,楊凌此刻已經是手印結好,天空中忽然降下一道恐怖的雷電,雷電猶如虯龍盡數傾瀉在金煌獅狼的身上。

「九天神雷舞之雷柱殺!」

嘭!

一個激靈,金煌獅狼身上竟是被轟出一道焦痕,與此同時,金煌獅狼瘋狂地一聲慘叫,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它居然被可惡的人類偷襲到了。

然而,就在其準備還手時,忽然天空變得黑暗起來,無數道人影陡然閃現而出,他們渾身都瀰漫著不弱的氣息,雖說與青陽等人相比要差遠了,但奈何數量多,螞蟻多了都咬死象,更何況他們不是螞蟻。

他們是乾坤學院的新生,經歷了層層歷練挑選出來的新生!他們渾身虹光大綻,一道道恐怖的王氣攻擊從天陡射而下,欲要將金煌獅狼生生轟斃!

先前他們一直沒出現,正是青陽的策略,他們若是一開始便出現,恐怕會引起金煌獅狼的防範,到時候金煌獅狼更可能會召喚出一些棘手的小妖獸,這樣就麻煩了。

所以,一開始青陽就帶著夏梨笑和楊凌出擊,這樣一來可以減弱金煌獅狼的戒心,還可以伺機出手。而如今,眾人終於是等到了這個機會。

一玄境再強,難道還能夠在成十上百個化靈境、通靈境修王師的瘋狂轟擊下存活么?

金煌獅狼見狀目光首次浮現出驚恐之色,它心臟猛烈收縮,理智告訴它,必須逃!可是,就在其巨蹄要動起來的時候,一股刺骨的寒冷便是從其腳下凝聚而出。

「剎那之眸!」夏梨笑的眸子此刻已經變成了湛藍色,被其凝視過的空間,都會被冰封!

眼看著那漫天飛舞的王氣攻擊就要來臨,金煌獅狼怒了,一聲怒吼,恐怖的金光從其身上暴涌而出,那蹄子下的冰晶瞬間崩碎,它眼神怨毒地看了一眼夏梨笑,然而就在它以為可以逃之夭夭的時候,一股沉重的壓力陡然襲來,令得它重心失守,差點摔倒。

「重神眸。」夏梨笑冷冷地看著金煌獅狼,她的連鎖殺招,可沒那麼輕鬆就可以躲過去。

轟轟轟!

這時候,恐怖的王氣攻擊已經是接踵而至,無數道虹光猶如天災隕星般轟然落下,令得整個空間都彷彿轟然倒塌般震動,大地狠狠地顫抖著,那副場景,壯烈不已。

——

「龍虎霸王拳!」凌落當空一拳,勢如破竹般地轟了出去,重重地落在了其面前一隻被迫降落的渾身瀰漫著火焰的雄鷹身上。

這是蒼炎鷹,炎角域的鎮守妖獸,雖然它也是一玄劫的妖獸,但可惜,它遇到的是凌落。原本蒼炎鷹以為憑藉著自己的玄氣攻擊,可以將對手轟得連渣都不剩。

可是,它萬萬沒想到,在其眼前的這個男人,居然以一種極為霸道的方式將其劫氣給生生擊散了!楊開這時候才是頹喪地發現,原來凌落的修為,早就達到了一玄劫!

而且,不是一般的一玄劫,他在金相王道上已經研究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一拳一掌間,盡皆是凌厲無比的攻擊,沒有絲毫柔弱之處。

碰!

一拳過去,龍虎齊嘯,生生將蒼炎鷹的身軀給洞穿粉碎而去。

——

砰砰砰!

土角域內,莫伊兒也彰顯了其恐怖的實力,一道道凌厲的木輪呈四方形將其面前的土隆妖兵給生生籠罩而去,那種木相的凌厲攻擊,也是體現得淋漓盡致。

山時基本上連出手都不需要,莫伊兒已經將土隆妖兵封鎖得死死,她眸子微微一動,一股恐怖的波動從其掌印中瀰漫而出。

「木神印,海枯石爛!」一道約莫百丈般大的碧綠色掌印陡然呼嘯而出,重重地落在了土隆妖兵的身上。

嘭!

堅硬的土身瞬間崩塌,被那強勁無比的木相王氣生生轟碎而去。

一旁的山時看得目瞪口呆,這莫伊兒的實力…居然也達到了一玄境!!!

至此,五個角域的鎮守妖獸都被勢如破竹般的擊破,五角已破,接下來,將是整個試煉最重要的一個環節。(未完待續。。) 第四百二十六章五行生雷塔

這是一片烏雲籠罩的陰暗區域,漫天黑壓壓的雲朵猶如鍋蓋般將整個天地都是覆蓋而去,而在那雲朵之下,是蒼茫寂寥的一片黑土地。

黑土地上一望無際,唯有一座直聳雲霄,外表猙獰無比的白色高塔,這高塔約莫數百丈大,共有五層,每一層都瀰漫著隱隱的電光,散溢著令人膽顫的寒氣。

這是五角雷暴域的中心地帶,也是整個試煉空間最讓人聞風喪膽的地方。

而就在這時,這片區域的空間忽然緩緩地顫抖了起來,緊跟著一道光門便是陡然閃現而出,其中漸漸走出一道又一道的身影,為首的赫然是金陸的凌落和林夏兩人,其後跟著一大班人馬,更是包括了楊開等人。

「看來,我們是第一個到達此處啊。」楊開咧了咧嘴,四處張望,笑道。

「——」凌落沉默,只是目光淡淡地落在了那座白塔之上,漆黑而又深邃的眼眸閃過一絲精光。

「這應該是五行生雷塔了吧。」林夏狹長的美眸也是落在白塔之上,若有所思的道。

「五行生雷塔?」楊開聞言也是看向了那座衝天白塔,有些疑惑地道。他生性大大咧咧,自然不會像林夏一樣在來炎陸前,便將乾坤學院里裡外外調查了個三分。

嗡!

忽然,又有著兩道光門從空間之中緩緩浮現而出,其中有著兩撥人馬緩緩走出。

「不錯。這正是五行生雷塔!!」莫伊兒施施然地走了出來,可愛的俏臉之上有著一絲期待,因為據說當年莫孤便是單槍匹馬地闖過這座白塔。

「五行五角。相生相剋間於中央地帶形成雷暴地域,雷暴中心有一個通天之塔,此踏名為五行生雷塔,共有五層,其中雷氣縱橫,若能問鼎塔尖,便可為最強的新人之王!」青陽和楊凌、夏梨笑等人也是緩緩走了出來。

唰!

不知為何。青陽一出現,凌落的目光便是投射了過來,兩人都是瞬間能夠感受到彼此之間帶來的危險感。目光碰撞間,有著驚人的火花閃過。

青陽微微一笑,心中暗道:「真是個有趣的傢伙。」

旋即,他又是對著炎靈老人道:「前輩。你說在這群人當中。會不會有你所說的九神將呢?」

炎靈老人聞言立即從虛空中浮現,他沉吟掃視著眾人,旋即又是搖了搖頭道:「老夫不是太清楚,神將的發現只有靠道種,肉眼是看不出什麼的。而且,作為神將轉世的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神將的身份。」

「呵呵,看來。這事情得慢慢來了,畢竟還有五年。一年都可滄海變桑田,更何況五年呢。」青陽聞言在心中淡淡的笑道。

「恩是的,能發現神將的人,只有你,神將之王。」炎靈老人點了點頭,道。

「對了,前輩,炎祖大人…他是不是上一世的神將之王?」忽然想到了什麼,青陽立即問道。

聞言,炎靈老人卻是微微搖頭,道:「不是。」

「那…是九神將之一?」青陽繼續問道。

「也不是。」炎靈老人繼續搖頭。

「那到底是什麼?」

「……」炎靈老人沉默了,對於炎祖跟神將之間的關係,他也不是太清楚,炎祖沒說,作為器靈,自然也不會多過問。

見到炎靈老人沉默,青陽也沒有再問,很多東西本來就沒有答案,何須多問。

而就在青陽跟炎靈老人交流的時候,眾人已經是摩拳擦掌,準備進入這五行生雷塔中,雖說這塔內有雷暴之力,但眾人又豈會被嚇到?

如若能登到塔頂,恐怕能獲得的獎勵,將是十分豐厚的,光是那個九劫蓮座,就足夠誘人了!

在那五行生雷塔的塔根處,有著一道白光熠熠的光門,想來那裡便是入口,微風拂過,令得那個門有些晃動,給人一種飄渺之感。

「諸位,接下來就更憑本事了!」楊開站在前方,大聲一喝,旋即其身影便是朝著那光門衝刺而去,雷暴?對於修鍊雷相王氣的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他要第一個衝到塔頂。

有了第一人,其它心中的火熱便是瞬間被點燃,立即朝著入口飛速衝去,爭先恐後,蜂擁而上。見狀,凌落、莫伊兒等人也是沒有絲毫猶豫地身形一動,消失在了原地。

「笑笑,楊凌,我們也走吧。」青陽對著旁邊兩人,笑了笑,道。

下一刻,三道身影也是咻的一聲消失在了原地。

所有新生在此刻都是進入了五行生雷塔之內,隨著眾人消失在塔外,那白色的五行生雷塔彷彿微微顫抖了一下,一股沉寂了已久的氣息在此刻緩緩蘇醒,雷電此刻在雲霄處嗡鳴而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