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恰恰是因為這樣的原因,讓蘇沐心底微微感到吃驚,他是真的沒想到周瓷不但答應,還這麼有魄力。

換做是其餘任何人,恐怕都不會像周瓷這樣膽大,去相信一個陌生人不說,還很有魄力的要承擔所有風險。輸了算她的,贏了對半分,這樣的大手筆,有幾個能做到?一時間蘇沐都懷疑,周瓷是不是認識自己,看出了自己的底牌。

「沒道理,這青林市我總共都沒來過幾次,更別說入了周瓷這種女人的法眼,多想了!或許,她的確是家大業大,不在乎這點,玩的就是這種心跳。不過正好,你要是不玩這個心跳我恐怕還沒這個機會。」

蘇沐找到合適的理由后,微笑著道:「段老闆,你裡面的那些石頭都是要賣的吧?能拿來賭吧?」

「當然!」段卓點頭道:「只要你有錢,想要多少石頭都成。說吧,你相中哪塊了,我便宜點賣給你,就當是我送給周總的禮物。」

整個理彩店就眼前這幾塊石頭成色還算不錯,其餘堆放在店裡面的就要次點。段卓樂的拿這些石頭,當作討好周瓷的小玩意。畢竟,今天他賺的已經夠多,整整二十萬的純利潤,絕對是筆橫財。

豪門不良妻:總裁,你過來 「那就這塊吧!」

蘇沐倒是沒有耽擱多久,隨意的指向一塊擺放在牆角的石頭。那樣子就好像根本不懂,純粹瞎蒙似的。

「我說這傢伙到底行不行?」

「我看著夠懸,瞧他指的那塊石頭,灰不溜秋的,一點都不靠譜。」

「這下周總估計又要大出血了。」

段卓順著蘇沐的手指瞧過去,心底頓時樂開花,今天真是走大運了,碰到蘇沐這個愣頭青。沒辦法,錢運要是來的話,擋都擋不住。別管周瓷是怎麼想的,到最後他只要穩賺不賠就是。

「真的要這塊?」段卓看著是在問蘇沐,眼神卻是瞥向周瓷。

「沒錯,就是這塊!」蘇沐點點頭。

「周總?」段卓試探道。

「我說了,儘管選,我只負責買,段卓,這塊石頭多少錢?」周瓷淡淡道。

「這個便宜,你給一萬塊得了。」段卓笑道,當初這塊石頭弄過來時就是個搭頭,現在這一萬可是純賺。

「就它了!」周瓷當場拍板。

「好咧,盧師傅,開切!」段卓扭頭道。

蘇沐安靜的站立著,臉上沒有絲毫擔心的意思,周瓷站在旁邊瞧著他的神情,微笑道:「你很有把握嗎?」

「我這人做事從來都不會磨嘰,你就等著給我分錢吧。」蘇沐笑道。

「是嗎?真要那樣的話,我絕對會說話算話的。」周瓷嫵媚一笑,蘇沐當場有種呼吸加促的跡象,心裏面頓時暗暗的咒罵起來。娘的,這麼嫵媚的人還讓不讓人活了!都說寡婦風情萬千,這話果真是大有道理。

嗤嗤聲響中,一刀切下去,石頭掉落下大半碎屑,卻沒有露出什麼東西來。而就是這一刀,讓段卓眼皮微跳。

「周總,商量個事,今天你對我這小店是照顧有加,你是我的老顧客,我總不能讓你賠了不是。這樣,這塊石頭咱們就別賭下去了,我出五萬買下來,怎麼樣?」段卓眼珠轉動間笑道。

「五萬買回去?」周瓷眉角斜挑,嘴角的笑容多出一種冷漠,「段卓,你當我缺那點錢嗎?我今天還就要賭下去,我就不信開不出好東西來。老盧,繼續。」

「好咧!」

嗤嗤聲再次響起,老盧很為小心翼翼的切割著,隨著三刀下去,一抹耀眼的翠綠頓時出現在眾人面前。幾乎在綠色出現的瞬間,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沒有誰錯過,死死的盯著石頭,心跳加速跳動,那樣子就好像是他們在賭玉似的。

「難不成真的賭對了?」

這刻就連周瓷都有些心動,側身瞧向蘇沐,卻發現他神色淡然如常,好像一切都在預料中似的。

「周總,我出六萬買下這塊石頭!」

「切,六萬就想買下,你做夢吧,周總,我出十萬!」

「一口價,十五萬!」

剛剛還只是一塊廢的不能再廢的石頭,隨著一抹翠綠的露出,竟然引起了旁邊眾人的瘋搶。而這便是賭玉的魅力所在,機會只要稍稍能夠抓住,你便能夠一下子完成大踏步,成為百萬甚至千萬富翁。

「二十萬!」

段卓急忙喊叫起來,要是再遲會,這價碼還要翻倍。作為經常玩弄玉的主兒,他很清楚眼前這塊石頭蘊藏的價值,不說別的,就沖已經露出來的,便絕對值花二十萬拿下。

「全都給我閉嘴!」

誰想到周瓷非但沒有想著趁勢賣掉的意思,反而是冷聲呵斥起來,掃過全場后,眼光落到蘇沐身上。

「你說我要不要賣掉?」

「換做是我,我就不會賣掉。」蘇沐隨意道。

「那就不賣,繼續開!」周瓷沒有任何遲疑,當場便大聲道。

「老盧,繼續切!」段卓無奈的搖搖頭,看來自己這次是真的開走眼了,沒想到這塊石頭中竟然有著不錯的玉,這下怎麼都得損失三四十萬。

然而就在這樣的念頭還沒有消失的時候,段卓身邊響起一陣驚呼聲,他急忙瞧向前去,整個人頓時驚呆住。

隨著石頭被完整切磨出來,眼前出現的是一塊品質上等的翡翠,顏色濃、正、陽、綠,水頭極好,老坑玻璃種,段卓盯著這塊玉,木木的呢喃著,「竟然是一塊帝王翠,帝王翠,我竟然放掉一塊帝王翠!」

帝王翠,翡翠中的極品,像是眼前這樣大小的,最起碼能夠做出來一對手鐲,其餘的料能夠做成別的飾品,初步估計怎麼都得五百萬。

段卓這次是真的賠慘了!

五百萬啊,這差不多和中彩票頭等獎的概率相差無幾。這樣的事,竟然就這麼被段卓碰到!

「瞧見沒有?你們都瞧見沒有,帝王翠啊!」

「別說做成的手鐲價值高的離譜,就是那些碎料都夠狠賺一筆!」

「走狗屎運了吧?這都能被他蒙准?」

現在四周的人瞧著蘇沐那表情複雜的很,羨慕妒嫉恨那!每個人心底的那種仇富心裡一下子萌生出來,現在他們最大的希望便是周瓷拿起這塊玉,轉身就走,而根本別再搭理蘇沐,更別說再分他一半。

「咯咯!」

周瓷瞧著眼前的帝王翠,頓時花枝亂顫般的笑起來,頗有規模的山峰隨即左右搖擺,勾勒出誘人的弧線。

「我就說我周瓷沒那麼點背,心情差就算了,手氣也會差嗎?行了,段卓別再瞪著你的眼珠子亂瞧了,還不趕緊給我裝起來!」

「是,是!」段卓滿臉心疼的裝起帝王翠來,對於像他這樣的商人來說,這無疑比割他肉還要疼。

周瓷笑著轉身,從出現在琅琊園便憋在心口的那股怨氣,這時好歹消散不少,瞧著蘇沐嬌笑起來。

「小兄弟,今天的事多虧你了,要不是你,我也得不到這塊帝王翠。實不相瞞,我玩了這麼多年玉,還真的是頭次開出這麼好的玉。我叫周瓷,是雅築酒店的董事長,我說過的話絕對算數,這塊帝王翠咱們一人一半。」

「周總,你說笑了,我也就是那麼隨口一說而已,難不成還真的要你一半錢?那樣的話,我才是趁火打劫。行了,那塊帝王翠也給你包好了,你拿著走就是,我也該離開了!」蘇沐不為所動道。

放長錢才能釣大魚!

再說別說這塊帝王翠的一半,就算整塊帝王翠,蘇沐都沒有放在心上。坐擁官榜,他絕對不會為錢而上愁。

裝,再裝,見過裝逼的,沒見過這麼裝逼的。圍觀者聽著蘇沐的話,恨不得將他摁倒在地狠狠的揍一頓。

你以為那是幾十塊錢啊,帝王翠的一半少說也得有兩百多萬。我就不信你小子不眼饞,眼饞承認就得了,還非要在這裡裝逼,你裝的有意思嗎?

「不!」

周瓷斷然拒絕,「我周瓷說過的話便是潑出去的水,絕對不會賴賬的。走吧,這件事咱們找個地慢慢的聊。」

說著周瓷便拿起段卓遞過來的皮包,確定是帝王翠沒錯后,便直接遞給蘇沐,「來,你拿著,和我走!」

就在蘇沐碰觸到周瓷手指的瞬間,腦海中的官榜倏的旋轉開來,最為標準的基本資料出現其上。

姓名:周瓷

職務:青林市雅築酒店董事長,青林市名媛會所創辦者,青林市招商局三科科長,曾經擔任青林市政府後勤科科長…

喜好:賭玉,鑽石,香水等奢飾品

親密度:四十!

二十的標準親密度,周瓷竟然對蘇沐擁有四十,看來這塊帝王翠,給蘇沐帶來不低的分數,而這也讓蘇沐暗暗舒心。

魚兒已經上鉤,還愁吃不到嘴? 當龍傲天帶著幾位安全組人員走進來的那一刻,劉伯陽豁然一怔,下意識的停止了與老爺子的談話,而劉天龍和楊霆雷似乎也沒料到龍傲天居然就這樣大張旗鼓的進來,轉頭看著他。

劉鎮江劉鎮海兩兄弟早就跟龍傲天認識,微微點頭,算是打招呼,只不過從他們那眼神當中,還是看出了一種畏懼和尊敬。

「兩位老爺子,你們也在呢。」龍傲天一上來就微笑著先跟劉天龍和楊霆雷打了聲招呼,這讓劉伯陽略有驚訝。

「你們怎麼過來了?」劉天龍看著幾個人,淡淡問。

「呵呵,令孫昨晚闖了那麼大的禍,我們怎能不過來看看,不過老爺子放心吧,『上頭』的意思不是讓我們來抓他,而是跟你們合計合計,這番爛攤子到底該怎麼收拾。」龍傲天笑道。

「喂!龍組長,你跟我爺爺說話這麼客氣,怎麼沒見你跟我說話也用這種語氣?」劉伯陽一聽他們不是火上澆油來找麻煩的,頓時放下了心,淡笑打趣道。

「你還敢說!劉伯陽,不要以為你爺爺在這裡我就不敢罵你,你簡直越來越狂妄了,昨晚你知道鳳凰苑那一帶一共死了多少人嗎?」龍傲天轉過頭來跟劉伯陽說話,馬上就換了另外一副表情和語氣。

劉伯陽淡淡道:「你又嚇我,明知道那不是我一個人的原因造成的,我自己的損失有多大,你難道不清楚?」

龍傲天道:「可整件事卻是因你而起,如果不是……」他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把以前的事抖出來,也會觸及到劉天龍,只能擺擺手打住道:「罷了罷了,我也不知道『上頭』到底為什麼這麼看重你,我這個s省負責人,還不夠整天給你擦屁股的!」

劉天龍楊霆雷會心的一笑,這不是廢話么,龍傲天的頂頭老大是劉伯陽的親生父親,而早年兩位老爺子自己也曾跟安全組打過交道,只不過他們當時接觸的是比劉鎮天還要大的官兒,安全組的真正龍頭!有這層關係在,龍傲天攤上劉伯陽,怕是跑都跑不掉,這柄保護傘是當定了!

當下龍傲天也不打算廢話,命人把門關好,開始跟屋裡的所有人一起研究昨晚大混戰造成的收尾工作到底應該怎麼處理,這件事兒到目前為止警方都沒立案,原因很簡單,一時現場太過混亂狼藉,留下真正有價值的證據太少,再就是警方有意放水,互相打太極,苦思對策將此事大而化小,小而化無。

由於龍傲天出身隱蔽機構,身份行蹤也不便暴露,所以一群大人在屋裡商量對策的時候,小穎一個黃毛丫頭被趕了出來,她被氣的不行,鼓著腮幫一連踢了好幾腳門,然後才像個小受氣包似的蹲在門口划圈圈兒。

——

夜色漸深,劉伯陽派出去的三路人馬各有行動,萬梓良龍天養帶著戰魂堂一部分人如出山猛虎,不費吹灰之力就掃蕩了四大幫派的眾多殘餘,秋風掃落葉,連點兒像樣的反抗都沒遇到。

但是另外兩路的情況卻不怎麼樂觀,李萬豪、任嘯天盡了最大努力,各種明察暗訪的手段都用了,仍是沒能搜出曲榮江的下落,不得已只好讓陸續趕到的波爺鄔塔等人將整個w市封鎖,鳥都不會放跑一隻,然後重新翻地皮!

就不信連一天的時間都不到,曲榮江還能插上翅膀飛了?!退一萬步講,就算他真的能飛,那也總會留下什麼線索!只要有了線索,還怕天羅地網兜不住他?!

然而最讓人揪心的是,蕭雪婷已經整整失蹤了一個白天,到現在也沒找到她的人在哪,楊林老貓賴炳文李鬼等人再加上段毅封虎,任嘯天莎姐胡蝶,足足六七千的人去找她,都沒能找到,楊林不敢空手而歸,連晚飯都沒心情吃,只能繼續找。

——

孫小柔寧葉琪宋佳瑤等女孩兒們提著大包小包的飯盒和水果回來的時候,發現小穎一個人孤獨的蹲在病房門口划圈圈兒,而走廊里的燈都是暗著的,小丫頭看上去異常的可憐。

孫小柔驚問道:「小穎,你怎麼在這兒?他們人呢?為什麼把門關死?」

劉小穎從地上站起來,委屈的撲進了孫小柔的懷裡,哭著道:「嫂子,他們欺負人,都是大壞蛋!把人家一個人趕出來了,不知道在裡面說什麼悄悄話呢,人家也不會亂說,幹嘛不讓我聽嘛!」

孫小柔輕輕的一笑,溫柔的將小穎抱在懷裡,勸慰道:「那他們肯定是在商量很重要的事啦,小穎別哭哦,待會兒他們商量完了我們再進去好了!」

宋佳瑤歪頭看向門口,問道:「小穎,剛才有誰進去了?很重要的人物嘛?」

小穎氣鼓鼓道:「不認識!是一群壞傢伙,帶頭的是個大壞蛋,一上來就說難聽的話就給哥哥聽,就是因為他我才被爺爺趕出來的,恨死他了!」

小丫頭說了半天等於沒說,宋佳瑤等女孩兒們哭笑不得,只能站在門口等著。

不多時,只見病房的門打開,然後龍傲天在幾位安全組隨行人員的陪護下走了出來,邊走邊朝裡面道:「那咱們就這麼說定了,爭取雙管齊下,把這場混亂壓下去!」

「行!」裡面傳來劉鎮江振奮的聲音!

「大壞蛋出來了!」小穎憤憤的離開小柔的懷抱,瞪著龍傲天說道。

而當女孩兒們看到來的人竟然是安全組的時候,心中忽然湧上一股欣喜和激動,他們難道是專程來幫助㊣(5)老公的嗎?有了他們出面,昨晚的事兒想壓下去就不難了!可又一想到小穎居然把人家堂堂一個安全組s省的高層負責人給稱作「大壞蛋」,忍不住想笑。

龍傲天被劉鎮海和劉鎮江送出了門,自己也比較納悶兒,劉家這小丫頭滿臉怨憤的對自己扮鬼臉幹什麼?不過他也沒心思過問,淡淡看了看站在走廊上的女孩兒們,就果斷帶著人離開了。

「啊,你們回來了,等好久了吧,現在可以進來了!」劉鎮江一看這群侄媳婦們如此的懂事,頓時更加的欣慰,連忙招呼她們進來。

ps:感覺找回來了,上一章對不起,不應該跟大家生氣,我是急的沒辦法了,向大家道歉。 接下來直到深夜,劉伯陽都沒能得到有關蕭雪婷的任何消息,心中著實有些著急,她到底跑哪去了呢?如果不是自己,她也不會落到如此凄慘的境地,她不會想不開,或者遭遇什麼不測?

劉伯陽雖然擔憂,卻也不好再給楊林施壓,現在的楊林已經在深深自責了,都怪他一時糊塗,才讓蕭雪婷一個人傷心離開的,楊林平生做的失策的事兒很少,但這無疑就是其中一件

眼見此時已經夜深,楊林和外面那群尋找蕭雪婷的人還沒回來,劉伯陽給他打過電話,但楊林也是個倔脾氣的人,不找到蕭雪婷就不想回來,畢竟蕭雪婷相當於劉伯陽的救命恩人啊,她若出了什麼事可如何是好?

但除了楊林莎姐他們負責找人的這一路,其他兩路人馬倒都是收穫頗豐,萬梓良和龍天養已經成功帶著戰魂堂人馬將四大幫派所有的殘餘力量打垮,當然,還不至於真正做到斬草除根,畢竟那些殘餘勢力非常的分散,他們只是把其中的九成九都給滅了而已

而李萬豪和任嘯天,經過整整一天的明察暗訪,差不多把整個w市搜了一個遍,終於找到了曲榮江那畜生的蹤跡

說來真是可笑,昨夜曲榮江不慎害死了蕭雪婷的姥姥,慌亂逃跑之後,先是回到了自己家裡,強壓著心頭的恐懼向家裡張羅了錢,然後又託人辦了一張假身份證,喬裝打扮,確認不會被任何人認出來,然後才偷偷摸摸的跑到汽車站想跑路,可是他這一系列的行動也耽擱了不少時間,票還沒等買上,就被飛殺到的戰魂堂在整個城市裡翻地皮搜人了

任嘯天比較聰明,深知一個人要跑路的時候,最先去的地方一定是車站,於是他最先派了兩批小弟,把w市的火車站和汽車站全部封鎖,每一個角落每一輛列車都要上去搜,小弟們手裡全都拿著曲榮江的照片兒任嘯天搜查曲榮江的私人診所時翻出來又複印的,對每一個車站裡面的人,凡是看著像的,立馬就留下,這簡直比地毯式搜索還要誇張,也曾因此耽誤不少車輛的發車時間,但對強大的戰魂堂而言,根本就不怕激起民憤,誰不老實就收拾誰,直接用暴力讓所有不配合的人閉嘴

很多明眼人都看出來了,肯定是有誰惹了道上的人,被人家窮追不捨了曲榮江一開始還不知道咋回事兒,但是看到戰魂堂都在搜人的時候,他立馬就知道不對勁了,悄悄的一打問,原來對方是在找自己

頓時他毛都嚇炸了,汽車站也不敢多呆,只能先潛回市裡,結果發現市裡也沒有他的容身之地,不知道哪裡來的那麼多外市黑幫人員,把他的照片貼的滿大街都是,還大街小巷分成幾十批人不間斷的翻地皮,曲榮江簡直快崩潰了,思來想去,自己還不如主動投案自首呢自首之後,好歹能爭取個寬大處理,反正過失殺人,蹲幾年就出來了,可如果落到這幫人手裡,他被碎屍萬段都是輕的

曲榮江抱著尋求庇護的心態投案自首,誰知那派出所在他落網后,第一時間就把消息層層往上傳,很快就傳到公安局長李祺瑞的耳朵里,而李祺瑞又果斷把消息告訴了市長劉鎮江

劉鎮江接到電話的時候,恰巧還在劉伯陽的病房,他對著劉伯陽笑道:「讓你的人不用忙活了,曲榮江這個人,現在就在城東派出所,你如果想把他提出來,我打聲招呼就行了」

劉伯陽當然不會放過曲榮江,狗日的王八蛋,沒地方跑了就想躲進局子里求庇護,當老子拿你沒辦法?他二話不說,給外面的老貓和崔國棟打了招呼,讓兩人親自過去把曲榮江提出來

要說老貓和崔國棟,在外面找了大半天的人都沒找到,早就煩心了,一聽說姓曲的兔崽子居然敢往局子里跑,這還真是反了他了,馬上親自去了城東派出所,那裡面的所長親親自陪著笑臉出來迎接,表示曲榮江現在正被關押在審訊室,誰都沒敢動他呢

「他不是投案自首了嗎?你們還沒審?」老貓冷笑著問

這位東城派出所的所長繼續賠笑:「呵呵,哪裡哪裡,我們也知道這個犯罪嫌疑人的性質不一般,上面已經打過招呼了,你們可以把他提走,不過我代表城東派出所,求二位一件事可以嗎?」

「你說」崔國棟淡淡道

「你們把他提走,我們沒話說,但是無論你們把他怎樣,能不能替我們保守秘密?不要讓別人知道他是在我們東城派出所失蹤的,不然……我們以後的工作就難做了」所長為難道

「這好辦,反正到現在為止,也沒人知道他到你們這兒來自首了,你們以後對外就說從沒見過這個人就是了」崔國棟輕描淡寫道

人一旦勢大到一種境界,連警察都會害怕,老貓和崔國棟正是如此,兩人在所長的親自帶領下來到審訊室,直接拽開大鐵門進去,裡面坐在椅子上的曲榮江愣了一下,滿臉的驚恐

「喲?果然是這王八蛋,跟老任他們找到的照片兒一模一樣,還喬裝打扮呢,是不是想開溜來著,沒溜成啊?」老貓看著頭戴毛帽子、脖子上掛著大黑墨鏡的曲榮江,一邊晃啊晃的走進來,一邊冷言諷刺道

崔國棟冷笑著把門關上,隨手拖著一把凳子也走了過來

「你、你們是什麼人?」猜到對方可能是跟大街上那些到處搜找自己的人是一路的,㊣(5)曲榮江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兒,只不過他很不明白這兩人為什麼會找到這裡來,難道他們已經跟警察串通一氣,警察們不管了?

「嗯?姓曲的,我說你怕什麼?好歹你也是殺過人的爺們,拿出點兒殺人犯的范兒來不然老子們收拾你,都嫌他娘的沒勁」老貓掰著拳頭冷笑道

「你們想幹什麼?我不認識你們」曲榮江一邊惶懼退步一邊顫聲,隨即對著門外大喊:「來人啊快來人啊警察都死哪去了這裡有人想……」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