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如果對方的變態實力不是來源於那把武器的話……可他這份堪稱非人的「偉力」又是從何而來?

到了後來,甚至人群中的不少人哪怕本身對於什麼「突襲團」並不感興趣,卻也想上前和「第一人」過上一手了——無他,就是想親身領教下對方那「永不後退」的力量到底有多強,另外,也想看看這個怪物是不是真的體力無限的怪物……

可事實上,劉逸飛如今的實力距離旁人臆想的什麼「怪物」還差的遠呢~

至少在劉逸飛自己看來……怎麼著也得像阿德拉那種,踏入了高階層次的,能夠一拳「裂石」的水準才算是真正的怪物,自己這號初入中階的,也就是小萌新而已~

其餘玩家之所以一個個驚異彷徨,不過是因為他們天然掌握的信息量太少所致,另外,就是現階段在戰役中,劉逸飛自身的中階實力對他們「農民」級別的小可憐形成了碾壓差距而已——劉逸飛的力量、體質兩方面強過平均標準七八倍,在劉逸飛的眼中,其實其他玩家的實力真真和「嬰兒」差別不大~

他一個「成年人」,如果被百多號「嬰兒」一擁而上一起圍攻,或許還有被推倒的些微可能,可如果是被一個「嬰兒」陸續推一百下的話……

是個正常人都不會倒的好吧!!

更何況現如今這些個「小嬰兒」甚至都無法直接推到他本人身上,一切攻擊都被近乎「不會磨損」的「貪婪」擋了下來,那就更是沒有任何威脅性了~

不客氣的說,接住玩家全力一擊消耗的氣力,只怕未必會比劉逸飛自然恢復的氣力多,只要他保證自己不至於餓肚子,如今的玩家在戰役里想跟他「單挑」完全就是痴人說夢——否則他曾經還需要勉力動用【重擊】技能才能全力將人砸出去,如今卻為何單手就能將人提起來甩出去?

在經驗、技巧、輔助物資、日常劇情甚至屬性毒藥的全方位支撐下,劉逸飛的鍛煉效果何止是旁人的十倍?

五個月的時間,他在普通模式下的職業等級差了別人整整一階多(但是存下了N多經驗),但是在基礎屬性方面,他卻是已經甩得後人連他的煙塵都徹底看不見了,只剩下無數不明真相的驚訝、猜測和茫然……

感覺也沒多久吧,劉逸飛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硬是接受了數百人的「挑戰」!

從初時的看熱鬧,到後續的驚訝,再到不敢相信,以至於後來產生的好奇和高山仰止……不長的時間裡,周圍數以千計的各族玩家也算是對「傑拉特」這人在近戰實力上的妖孽徹底無語了。

不過讓某些人都措手不及的是……

傑拉特非但憑著他一人的勇武震住了人群中不少居心叵測的傢伙,甚至得到了他的認可,被選入了「突襲團」的近戰玩家們,一時間更變得與有榮焉起來!

是的~

這一變化甚至超出了劉逸飛本人的預料……

可能是真的因為他這次體現出來的完全非人一級的強大徹底讓旁人服氣了吧,既然他的實力確實讓人無話可說,那麼能夠得到他這種程度的「強者」的認可……那似乎也是一件挺不錯的事啊?

至少也說明了在「普通人」的範疇里,自己也是相對更厲害的那個不是么?

其實這事就多少有些異想天開了~

劉逸飛本身壓根就沒想那麼多,真要往這方面發展的話,其實劉逸飛根本不該自己出手,而是應該派他手下的其他戰士型玩家出來跟應試玩家直接對戰才對。

畢竟實際戰力這種事可不是說誰力量大誰就一定強的~

你力氣大、刀快有屁用啊?操作不好,反應速度跟不上,砍不到人不還是白瞎?

因而真要說什麼戰力強弱的,還得是實際打過一陣才好真的區分出一個大概~

但劉逸飛這次壓根不是來人堆里挑選「強者」的,他只是要一群夠猛、夠敢拼的「兵」而已,反正他本人做突擊鋒矢,身後跟著一群莽夫一路突破就行,要啥正經戰力啊?

帶上一群人讓自家核心隊友體驗一下大戰場的「快樂」才是真的,其餘的嘛……真正有本事的人還得一個個的找,像這樣囫圇吞棗的簡單測試,能測出個什麼就真是有鬼了~

但這事架不住那些玩家自己YY啊。

尤其甚至是那些「落選」的人自己居然還服氣,這就不得不說就有些讓人哭笑不得了~

看著那些成功入選成為「突襲團」成員的玩家一個個下巴都抬高了兩分,劉逸飛也真是不好意思再去戳破他們天真的想法……

皮里莫丘陵外,不知何時已經有密密麻麻如過境蟻群一般的玩家大隊蜂擁了過來。

不得不說,古代冷兵器時期,那種什麼人過一萬無邊無際的說法還真是一點沒錯~

尤其眼下遊戲中,玩家混雜羅列,各種外形、各種特徵全無一致,更是讓眼前這支「大軍」看上去規模大的嚇人,也難怪NPC們要著急忙慌的向玩家發布防禦任務了。

然而讓這群來勢洶洶的玩家有些愣神的是……說好的敵對方玩家呢?怎麼他們這都殺到戰場入口了,卻硬是一個大活人都沒看到???

這群人中雖然也新老夾雜,來源不一,但是這會兒到底已經是下午時分了,之前的一些戰況、戰場經驗什麼的也算是借著玩家之口,硬生生以人力在遊戲中傳播出來了一些。

一般,無論雙方哪邊攻、哪邊守,基本都是以玩家軍團為先導開始作戰的,而大部分的作戰地點也基本都是在NPC據點的外圍——無他,在戰役模式下,NPC畢竟不是傻的,想要保護自己家園的想法近乎本能。

既然是雇傭的「雇傭軍」,那發布的任務自然就是將敵人阻擋在「家園之外」了,又怎麼會平白讓侵略者殺到據點內部來?

所以在前面的戰鬥中,玩家們基本都是在NPC的據點外拼殺,然後NPC的投石矮人部隊則看情況支援戰場,有些坑的時候,甚至是戰場上的某一方直接沒有絲毫支援,要以「孤軍」面對敵人的大軍包夾……

也就是目前玩家兵團打不出什麼戰術配合,或者說壓根就沒什麼太強烈的正規軍作戰意識了,否則那些被孤立的玩家肯定要跳腳大罵那些該死的NPC豬隊友……

然而如眼前這般,將整個NPC據點大咧咧暴露出來一點不設防的,卻是讓約夏爾一方的玩家無比費解。

不過想不通就想不通吧,幾千號人馬亂糟糟的擠成一大團蹦涌過來,難道會因為這點「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就停足不前?

甚至人流連多餘的停頓都沒怎麼表現出來,嗷嗷叫著的攻擊方便已是神情興奮地順著穀道向著眼前的夏爾人聚居點涌去~

然而下一刻,一聲「放箭」的悠遠唱號卻是陡然在皮里莫的天空炸裂…… 而就在這個時候,趙武突然感覺到自己後背一疼,死亡的窒息也瞬間襲上趙武的心頭,自己被人偷襲了。

趙武臉色大變,反手一巴掌朝著身後偷襲自己的人拍了過去。

背後偷襲之人彷彿早有準備,身形立馬後撤,頓時躲過了趙武的攻擊。

趙武這個時候才看清楚偷襲之人。

「趙東,是你,你瘋了嗎?你為什麼要偷襲我。」

偷襲他的人居然是趙東,趙武怎麼也沒有想到,算起來趙東還是他堂兄,也是他左膀右臂之一。

此時的趙東面目猙獰手中拿著一把匕首,匕首上鮮血直流,一臉兇狠的看著趙武說道:「瘋了,我可沒瘋,我這是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

「趙氏集團的當家人可不是我,而我就是你趙武養的一條狗,掛著一個總監的職務,一臉才給我幾十萬的工資,而薛總說了,只要我殺了你,趙氏集團就是我的,我的,知道嗎?哈哈哈。」

趙東一臉瘋狂,雙眼爆射出駭然的光芒。

趙武捂著傷口,說道:「公司是你的,趙東,你是不是傻,他薛天是什麼人?就算是我死了,你也休想得到趙氏集團,恐怕下一個死的也就是你。」

「而且,你認為,這一次他薛天就贏定了嗎?」

「哦,這樣看來,你趙武還有什麼手段沒用出來了。」

兩人的對話自然瞞不住薛天,薛天冷哼一聲,一臉玩味的說道:「趙武,你實在太高看自己了,你不要以為你這些年的手段我不知道,不是我不收拾你,而是你不配,對我而言,你就是一隻螻蟻罷了,隨時可以捏死,你還以為你有多了不起?」

不屑。

極致的不屑。

趙武臉色慘白,不知道是被薛天的話給氣到了,還是因為失血過多所致,「薛天,是,你是濱海霸主,我趙武不如你,甚至還被你算計了,身受重傷,但是你認為你贏了,你就大錯特錯,沒關係,今天我趙武敗了,但是我相信明天我趙武依然可以取代你的一切,而你,只會在絕望中死去。」

「哈哈哈哈哈。」

趙武猖狂的大笑起來,看向薛天的臉色都充滿了不屑,彷彿看到一件最可笑的笑話一樣。

恐怕到了現在他薛天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什麼人吧!

「笑的很暢快,讓我絕望中死去,你也配,那我就先讓你在絕望中死去好了。」薛天冷哼一聲,「這裡是濱海,在濱海我薛天就是天,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還有誰能殺了我,天王老子也不行,就憑你趙武嗎?」

趙武笑呵呵的說道:「是,我敗了,但是卻有人會收拾你的,最可笑的是,你到了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什麼人?」

「招惹了什麼人,誰敢殺我薛天。」薛天霸氣十足的說道。

「我敢殺你。」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充滿霸道的聲音響了起來,聲音雖輕,但是卻霸氣十足,如同在耳邊響起一樣,瞬間壓制了在場所有的聲音,交戰的雙方不由自主的停下手中的動作,後退一步,朝著這充滿霸道的聲音搜尋起來。

。 當得知楚辭關押了楚玉之後,那群人更是差點沒將她罵死。

一口一個姐妹之間,不敢如此心狠手辣,她是她的妹妹,為何要對她這般殘忍?

換成楚辭與楚輕輕……、

則變成了未經他人事,莫勸他人善。

趙衣衣是鎮國將軍府的千金,何時經歷過這些?她的一張臉都漲紅了,眼眶泛紅,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這些人。

夜永源看到趙衣衣被氣紅的雙眸,心口一疼,下意識的將她護在身後。

「今日,我們來這裡,就是為了揭露鳳鳴山莊和鋤奸閣的真面目!」

夜永源上前兩步,微微揚起了下巴,說道:「你們想要知道原因?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在大半年前,剛成立出的醫善堂,管事之人便是趙衣衣。」

「但慕后之人是楚辭!」

「你們說她惡貫滿盈,心狠手辣,貪慕虛榮,可她卻用醫善堂救助了無數人。」

「華洲瘟疫,是她把救治的方子給了衣衣,九州暴亂,也是她吩咐我們去解決,現在我怎允許你們如此污衊她!」

嗡——

這話,如同一道驚雷,猛地炸響在人群之中。

當初華洲的瘟疫,確實是一個名為醫膳堂的勢力所救了無數的人。

這醫善堂從那次之後,便名震天下,甚至於他們救濟天下,救了無數苦難之中的人——

剛才這些人卻說,醫膳堂的掌權者,是楚辭?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楚辭那種貪慕虛榮的人,若真的是她的,她必定會宣告天下,就和楚氏醫館一樣。

她不可能會默默無聞的去做這些。

夜永源看到這些人震驚的臉色,他冷笑著繼續道:「鳳鳴山莊的人說楚辭貪慕虛榮,可之前一直無人知道,藥王閣是她的,歸雲閣也是她的,義樓和醫膳堂,全是她的——」

「她通過藥王閣所賺取的銀子,足矣低的過數十個楚氏醫館,連醫善堂所支出的銀子,也將是十個楚氏醫館的收入——」

以前,縱然有些人猜測那藥王閣也楚辭關係匪淺,卻從來沒有得到過承認。

直至夜永源的聲音響起,才如同驚雷猛地砸下,落入了所有人的耳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慕容無煙驀地掀起暴怒的雙眸,眼裡閃過一道陰鷙,身子縱身朝著前方一躍而去,凌厲的劍對向了夜永源。

尉言眼疾手快,將夜永源拉到了一旁,猛地揚腳一腳踹了過去,將慕容無煙的身體踹飛了出去,狼狽的摔在地上。

慕容無煙口噴著鮮血,雙眸發狠的盯著夜永源,怒聲道:「你給我閉嘴!」

夜永源冷笑道:「但凡有些腦子也就知道,我們王妃不缺銀子,她光憑內力丸,一枚都能賺取百萬兩,還需要靠楚氏醫館來賺銀子?」

當初有人為了楚辭說話,被華林擊殺與劍下。

華林所找的借口,便是楚辭是為了楚氏醫館的名聲,才救助這些人。

為的是將名氣擴散出去,便能吸引更多的人前來,到時候,他們所得到的收益會更大。 ,

第530章

醫生五十多歲,眉頭一皺,打量了一下許通,「家屬呢,沒來?」

許通感覺不得勁兒,心裡一格登,慌了,臉都變了。

他勉強笑笑,道:「醫生,我一個人來的,這什麼情況啊?」

醫生搖搖頭,「大過年的,我其實很不想說什麼的。但你一個人來的話,我只能這樣說,做個活檢吧!以我這麼些年的經驗看,你這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雙肺的浸潤型肺癌,已經中期了……如果治療及時……」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