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在這五人之中要數那個頭目的表情是最爲癲狂了,不但會毫無徵兆的抽搐還會不知所語的念一些奇怪的話,不過想想也是一個普通人在一個什麼也沒有的世界裏呆上個幾百年那絕對是要瘋的……所以這個頭目的表情在小愛看來是在正常不過了,不過相比而言對於這名叫小五的情況小愛到是有些疑惑了,除了一開始在大聲的嚎叫外,現在是不是有些安靜過頭了!

滿懷疑惑的小愛再次利用精神進入到了這個叫小五的精神世界中!首先出現在小愛面前的是一頭巨大的獅子……這是一隻被小愛製造從而生成的五階魔獸狂暴雷獅,不但力大無窮還會釋放雷系魔法!在魔獸界中也算是一個強大物種了。

(PS:說明一下地痞精神世界和裏面的事物都是小愛曾經經歷過或者見到過的東西才能模擬出來)

而小五此時則一臉淡然的看着面前的那隻狂暴雷獅,既不反抗也不逃跑就那麼傻傻的站在原地!直到那兇悍無比的狂暴雷獅將小五撲倒在地,小五才發出了一聲悲鳴……

不過也就只有一聲悲鳴而已,小五瞬間就被狂暴雷獅用近距離的雷系魔法秒殺於腳下……而就在小愛疑惑小五爲什麼不跑的時候、整個空間卻發生異變!原本廣袤無垠的森林頃刻間卻變成了另外的一番景象。

塵土飛揚的黃沙世界令小愛先是一愣!隨後變露出了釋然的表情……這裏是昔日格蘭城外森林的全貌,而此時的小五將扮演一名參與抵抗獸人的一名士兵(沒有戰鬥力的士兵哦)不過在這之前小五卻遇到了艾克梭迪亞。

在面對艾克梭迪亞召喚而出的衆多不死生物,小五依舊站立原地一動不動直到最後被那些不死生物活活啃食而亡……

看着面前又是不反抗不逃跑的小五、不明所以的小愛最終進入了小五的記憶空間,打算一探究竟……

小愛觀察完之後得知原來之前小五已經經歷了兩百一十六次死亡輪迴了……而在在最開始的一百次輪迴中,小五試圖過逃跑也試圖過反抗,不過換來的確實更加強烈血腥的死亡回報、不過沒關係,死亡過後不久小五又會重新復活,重複的只有那花樣百出的死亡方式而已,而大約在兩百次死亡之後小五便放棄了抵抗和逃跑!他的精神已經麻痹,甚至可以說是崩潰了,麻痹的精神是無法在產生恐懼效果了。

無奈的小愛最終將他從精神世界釋放了出來,看着突然恢復意識與身體控制的自己、小五捂着自己的額頭跪倒在地,身體異常的顫抖狀況似乎是之前精神魔法對身體的影響有些大吧!

接下來小愛又分別將其餘四人也從精神世界脫離而出!當五人都恢復自主意識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時辰之後了,在得知自己之所以會陷入那種絕境只是因爲受到了眼前這名少女輕輕的一個魔法後,在場五人皆再度陷入驚恐之中……

眼前這名少女雖然看似沒有什麼特殊的,但確實一名魔法師!而這名少女魔法的恐怖之處他們剛纔也的確體驗了一番……

好在最後小愛最終並沒有將他們幹掉,當然也沒有將它們的精神抹殺!在小愛的淫威之下,這五名地痞最後全都答應了小愛的一個要求……也就是因爲這個要求、這五名地痞才得以繼續保存原有意識存活於世間。

在解決“加班”的工作後,小愛變動身返回了旅館!看着面前依舊躺在牀上沉睡的艾德琳娜,小愛只是無奈的搖拉搖頭……艾德琳娜此時的處境非常的微妙,如果說是沉睡的話至少應該會有個自主防護結界存在纔對,不過根據小愛的試探!艾德琳娜的身體外圍並沒有類似那種結界的存在,所以小愛也就放棄了一開始將艾德琳娜獨自放於旅館然後去尋找萊恩的想法。

而艾德琳娜之所沒有自主防禦結界,很有可能是體內的力量也一切陷入沉睡了吧!不過……各位可不要以爲艾德琳娜此時是非常弱小的,沉睡可不是死了!如果某個不知死活的傢伙不小心將這名巫妖王喚醒,那麼那個倒黴的人可就有的瞧了。

輾轉難眠的小愛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心事一般緩緩的嘆了口氣隨後慢慢閉上了眼睛。

“萊恩……你此時到底在哪裏,爲什麼我留在你身上的精神烙印……竟然不見了那”小愛躺在艾德琳娜旁邊眯着眼睛輕聲的自言自語道。

……

而此時的萊恩現在依舊處於深淵魔域之中,而哈德羅特在當初決定加入阿爾託利亞旗幟之後!阿爾託利亞變決定要親手指導一下哈德羅特的武技。

能得到傳說騎士王的指導,可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哈德羅特也沒有推脫,不過這只是片面的!實話則是哈德羅特想知道這位傳說級的人物到底有多強。

在接下來的試探中……先不說阿爾託利亞的氣(騎士體內的一股能量,類似於魔法師的魔力)有多少!光是力量與速度還有劍技的掌握程度就已經遠勝於哈德羅特,如果不用劍氣光是拼武技的話!哈德羅特也沒有信心能抵住阿爾託利亞的一百招。

這麼精彩的對決出現在眼前是個人都會想好好觀看的!不過凡事都有裏外不是……此時的萊恩深深的打了一個哈欠非常無奈的站着阿爾託利亞與哈德羅特身旁的不遠處……

“爲什麼身爲魔法師的我要觀看騎士之間的比試?”萊恩嘆了口氣無語的問道。

“哼!魔法畢竟不是萬能的,多學習學**戰對你也有好處!而且如果不是因爲你是死靈法師的話!我可以保證在接下來的兩秒內你的人頭一定會出現在我的手中”阿爾託利亞在聽到萊恩的抱怨後伸出手做出攥拳狀高傲的說道。

聽到阿爾託利亞的話,萊恩先是一愣隨即打了一個寒顫!雙手不自覺的朝自己的頸部摸去……

哈德羅特單手持闡釋者一動不動的盯着阿爾託利亞的身體,此時見阿爾託利亞正在回答萊恩的話!立刻整個身體彈射而出,再次的朝阿爾託利亞衝去,而阿爾託利亞在看見衝過來的哈德羅特也不驚慌、手中的誓約勝利之劍似乎早就料到了哈德羅特接下來劈向的軌跡,每次在一秒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格擋的動作!不過這次哈德羅特似乎也料到了阿爾託利亞會採取格擋的動作,哈德羅特雙眼眯成直線,單手握劍立刻改爲雙手握劍!憑藉着被格擋回來的間隙哈德羅特撤劍隨即立刻反手橫向揮去,似乎是要利用阿爾託利亞單手握劍力量不足來打個措手不及!不過很遺憾就算是加上兩隻手的哈德羅特在揮出那一擊重砍後依舊還是被阿爾託利亞攔了下來,而且阿爾託利亞用的依舊是單手……

與哈德羅特那震驚的表情成對比,萊恩可以很清晰的看見阿爾託利亞嘴角浮現的那一抹不屑,不過很快那股不屑就變成了微笑,那是絕對的壓制之後產生的放鬆現象,就如同一個十歲的孩子與一名五歲的孩子絕對一樣!在絕對勝利的情況下十歲的孩子所露出的輕鬆樣子,如果要將兩個人帶入的話就如同當初哈德羅特對戰科爾琳娜時候一樣!此時任憑哈德羅特再怎麼變換劍招,阿爾託利亞都能準確無誤提前一秒做出相應的應對措施!甚至有的時候還能狠狠的回擊一下哈德羅特……

看着比試場中阿爾託利亞那輕鬆的表情,萊恩的心中莫名的涌現了一股衝動!萊恩左手輕輕的一揮,紅炎法杖立刻憑空出現在萊恩手中,隨後萊恩開始吟唱下一個魔法。

“偉大的原始火焰啊!化爲那孕育生命的光芒、成爲制裁的罪惡之光,其名爲炎、其職爲劍、吞噬我身,爲我之力”隨着萊恩的吟唱一把越長三尺的單手炎之劍出現在萊恩的手中!隨着萊恩的一聲暴喝,萊恩持劍快速的朝阿爾託利亞衝去,因爲經過少許魔法的加持所以萊恩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而此時的阿爾託利亞正好是後背對着萊恩的,因此萊恩的舉動並沒有被阿爾託利亞觀察到!不過很可惜,實力強大阿爾託利亞那種境界,哦不!是強大到哈德羅特那種程度的時候就已經可以不依靠雙眼來感知危險了。

因此萊恩滿懷信心的偷襲一擊不但被阿爾託利亞靈巧的的一個側身躲過!還被阿爾託利亞一個掃蕩腿擊倒在地……

“咦!你這把劍不是炎魔的那把劍嗎?”阿爾託利亞在看到萊恩手中的劍後有些驚奇的問道。

再度起身的萊恩並沒有回答阿爾託利亞的問題,而是稍微撲打了一下盔甲上的泥土,與哈德羅特夾擊最終將阿爾託利亞圍在了中間。 “呵呵!有意思,那你們就一起來吧!不過你不用魔法真的好嗎?”阿爾託利亞將誓約勝利之劍橫於胸前隨後向前猛烈一揮戲謔的問道。

“二打一就已經很不公平了,而且我現在穿的不是騎士鎧甲嗎?”萊恩雙手緊握炎之劍微笑着說道。

“有趣的小鬼,不過咱們三人可都是亡靈之身!所以我是可不會客氣的,如果到時候缺胳膊斷腿可不要哭哦”阿爾託利亞含笑說道。

玩笑歸玩笑,不過阿爾託利亞可真的是沒打算跟萊恩和哈德羅特客氣……手中由誓約之誓幻化而成的誓約勝利之劍散發一陣黑光!隨後在哈德羅特與萊恩的震驚的目光中,竟然開始黑化!與其說原本金光閃閃的劍身消失不見了……倒不說是誓約之劍被阿爾託利亞給黑化了。

wωw●ttκa n●¢ ○

看着那身裹金屬黑色鎧甲的阿爾託利亞,再看了看手中那把冒着螺旋黑色氣體的誓約勝利之劍、萊恩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

這場戰鬥雖然說是比試而且不會死亡!但敵人就是敵人,決不能因爲是比試而手下留情……萊恩雖然是這麼想的但還是希望阿爾託利亞不要打的太開心……

面對着那氣勢逐漸攀升的阿爾託利亞,萊恩雙手握劍隨後狠狠地揮出蓄勢待發由火元素凝聚而成的劍氣!而哈德羅特則從另一面也朝阿爾託利亞衝去……

黑炎劍氣如狂風暴雨一般被阿爾託利亞揮舞而出!而萊恩利用魔法擬化而成的劍氣只是剛剛一個碰面就立刻被黑炎劍氣吞噬!隨後更是在萊恩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中,整個身體被黑炎劍氣送上了高空……感受着身體內部傳來的劇烈疼痛,萊恩咬着牙在墜落的前幾秒穩住了身形、至少自己不能就那麼像狗吃屎樣的摔倒在地!

而在萊恩被擊飛的瞬間!哈德羅特揮舞着闡釋者與阿爾託利亞展開了氣的第一次交鋒。

闡釋者所散發的黑暗氣息是最濃郁的暗元素!而黑化誓約勝利之劍所散發而出的則是最本源的死靈之氣,兩者之間的每一次交鋒!劍鋒互撞的同時都會發生不小的空間震動。

如果威力再強一些會不會引起空間裂縫?萊恩在落地後穩住身形!擡起頭後看到便是那股奇怪的景象,而就在這時候一個奇怪的念頭突然出現在萊恩腦海裏。

雖然這只是萊恩的突發奇想,但是這也是一個新的突破口!如果萊恩的理論成立的話,那麼深淵魔域最近頻繁出現的原因則很有可能將會被揭曉。

不過在那之前,最先要做的是把她給解決掉……雖然這場戰鬥的主要目的是爲了提升哈德羅特的戰鬥技巧,與萊恩並沒有什麼關係!不過既然被人家小看了就絕不能當做看不見。

有誰說魔法師就不能玩劍的,又有誰說過魔法師不能玩近身的……萊恩看準阿爾託利亞的一個空隙,再次的衝了過去。

……

阿爾託利亞用劍身格擋住哈德羅特迎面劈來的一劍!剛要起身回擊,哈德羅特卻又以極快的速度朝左側衝去,阿爾託利亞眉頭一皺!自己剛纔打算從右方橫掃一記,而這傢伙竟然突然朝左面衝去,是碰巧嗎?而就在阿爾託利亞疑惑的時候、一道劍氣迎面襲來,阿爾託利亞急忙側身閃躲!不過就在阿爾託利亞做出閃躲動作的時候,面前哈德羅特卻突然收住了施放一半的劍氣,腳下一用力一蹬手中持劍快速的朝已經旋轉一半的阿爾託利亞衝去。

阿爾託利亞心裏一驚,不過身體卻已經做好了準備!在哈德羅特快要刺中阿爾託利亞的瞬間,阿爾託利亞一個漂亮的後空側翻完美的躲過了哈德羅特的一記要害攻擊,而刺空的哈德羅特也不着急!腳尖着地身體旋轉一百八十度用力一蹬緊隨其後的朝阿爾託利亞奔跑的方向追去。

阿爾託利亞單手持劍與後面追逐自己的哈德羅特開始了對決,而對決中阿爾託利亞的身體則不斷後退,看情況的話到有些像是哈德羅特稍占上風的勢頭。

而就在這時阿爾託利亞再度的感知打算再次偷襲自己的萊恩!位置大約後方二十米、十五米、八米……三米。

就是現在,阿爾託利亞在數着萊恩與自己的距離在大約三米的時候!阿爾託利亞故意的露出了一絲失誤,阿爾託利亞知道面前這個叫做哈德羅特的騎士有多優秀,這個失誤他是不可能放過的。

果不其然,當哈德羅特再看見阿爾託利亞將劍舉過頭頂的時候明顯露出一絲疑惑的表情,自己之前一直處於拼命攻擊狀態!而她卻一直處於防禦,此時她爲何莫名其妙也擺出了一副攻擊姿勢?難道是要與我玉石俱焚?

將劍舉過頭頂發出蓄勢的一劍,威力強大是勿容置疑的,不過你的敵人會讓你劈出那一劍嗎?哈德羅特眼中一道精光閃過,隨後加快出手速度手中的闡釋者狠狠地朝阿爾託利亞的頭頂劈去……

因爲是亡靈所以沒問題的,所以哈德羅特也不會手下留情。

只不過就在哈德羅特在向阿爾託利亞劈出那一劍的時候,阿爾託利亞卻迅速的收回了已經高舉過頭頂的誓約勝利之劍,而其嘴角淡淡的那一抹微笑、令哈德羅特的心極度產生了不安!

果不其然!阿爾託利亞根本就沒有什麼蓄勢待發的什麼劍,誓約勝利之劍舉過頭頂根本就是一個幌子……當哈德羅特劈出手中蘊含極強暗元素的闡釋者的時候,阿爾託利亞靈巧的一個側轉,完美的躲開了哈德羅特的一擊!不過哈德羅特的一擊並未落空……

身處於阿爾託利亞身後打算偷襲的萊恩被阿爾託利亞突然側身旋轉的動作嚇了一跳,並且在旋轉的時候嘴角竟然還露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笑意!萊恩還沒明白那股笑意代表什麼,就被隨後趕來的闡釋者狠狠的劈中……

身受重擊的萊恩一個踉蹌最後癱倒在地,手中的炎之劍輕輕的墜落在地!強烈的火元素將地面原本有些溼潤的泥土立刻烘乾化爲塵灰……

“抱歉”哈德羅特看着躺在地面還在抽搐的萊恩淡淡的說道,隨後再次朝阿爾託利亞衝去……

阿爾託利亞的身法與武技自己是比上了,想要擊敗她看來只能用羣體劍技了,而這次哈德羅特打算施展的就是自己的絕招!

“身與劍的融合,幻化三千!”哈德羅特熟練無比的施展出自己最後的絕招,不過這次哈德羅特卻是在奔跑中發動的!

十名與哈德羅特長相完全一樣的人隨着哈德羅特的聲音緩緩出現在四周,每一個哈德羅特都與本體的動作保持一致!

如果是兩個人的話可以稱作真假美猴王!那十個人要稱作什麼?

“嗯?這是什麼劍技!”阿爾託利亞在看見周圍突然出現多名的哈德羅特有些驚奇的問道。

“聖光千字斬……”哈德羅特將手中的闡釋者高舉頭頂大聲的喊道。

聽到這個名字,阿爾託利亞的眉頭皺了一下!不過很快就疏散開來、皺眉是因爲這個劍技的名字實在太土了……疏散是因爲哈德羅特的劍技似乎很有搞頭。

誓約勝利之劍被阿爾託利亞單手橫於胸前,而阿爾託利亞自己則靜靜等待着哈德羅特最後的殺招到來。

劍技未成,驚人的氣勢卻已經將阿爾託利亞鎖定了!光是這一點就不得不令阿爾託利亞重視起來。

果然!當數千道黑色劍氣從高空迎面劈來的時候,阿爾託利亞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十人不但全都是實體,而且都能施放出實體的劍氣!嗯,是一個很不錯的劍技,阿爾託利亞淡淡的說道。

不過誇讚歸誇讚,阿爾託利亞可不會就那麼呆在原地!任憑那數千道劍氣將自己插成塞子……

哈德羅特原本以爲阿爾託利亞之前與自己對決時候所施展的實力就算沒有三分之二也應該有一半了!不過很明顯哈德羅特有些想多了,而接下來出現的畫面也完全的推翻了哈德羅特的繆論……

哈德羅特的必殺劍技聖光千字斬有史以來第一次被人正面完美的擋下……

此時的阿爾託利亞就如同一名跳舞的妖精一般!而聖光千字斬製造成的劍場就相當於一個碩大的舞臺,手持誓約勝利之劍的阿爾託利亞站在中央,每一次的揮劍都會有一道甚至更多的劍氣被擊落,這也是哈德羅特第一次見到如此迅捷的劍技……

當哈德羅特們劈出最後一道劍氣之後全部癱倒在地的時候,阿爾託利亞依舊安穩的站在舞臺中央,邁着輕快的腳步! 與校草在一起的日子 阿爾託利亞朝哈德羅特走去,最後誓約勝利之劍冰冷的劍鋒架在了哈德羅特的脖子上。

而哈德羅特只是一味的喘着氣,這套聖光千字斬雖然威力不凡但是有一個大缺點,那就是太費氣力了……

“我想知道,你剛纔的劍技是什麼名字……是誓約勝利之劍的屬性嗎?”哈德羅特虛弱的問道。

“呵呵!不是哦,那可是我獨有的劍技”阿爾託利亞伸手奪過闡釋者、隨後極快的身法與那出神入化的劍技再次出現在哈德羅特眼前。

“不愧是……亞瑟王”哈德羅特接過阿爾託利亞拋過來的闡釋者輕聲的說道。

“呵呵!謬讚了”阿爾託利亞朝哈德羅特伸出右手微笑着說道。

……

而半個小時之後,萊恩被砍掉的腦袋也終於重新的長了出來,雖然萊恩對於哈德羅特不看清對面是誰就下手的舉動很是鬱悶、不過也沒說什麼!在那麼快的時間內,就算是哈德羅特也不可能做出快速的收劍動作的、當然如果是阿爾託利亞的話應該或許沒有問題。

算上這次萊恩已經死於哈德羅特手中兩次了……這還能算是守護騎士嗎?死靈法師殺手到還差不多。

抱怨歸抱怨,正事萊恩還是分得開的!哈德羅特既然歸順了阿爾託利亞的旗幟,自然哈德羅特與阿爾託利亞就是一夥的了,而萊恩雖然跟阿爾託利亞沒什麼交集,但是有哈德羅特這層關係在、所以多多少少阿爾託利亞與萊恩有點聯盟的關係。

“你是說深淵魔域的空間裂縫是由兩股力量相互碰撞從而撕裂的口子?”阿爾託利亞在聽到萊恩的言論後沉思了一會兒再次確認的問道。

“嗯!雖然只是推論但是這種可能性也不是沒有的,當你與哈德羅特劍氣互相沖撞的時候,我曾發現空間發生了輕微的震動!而空間裂縫這種現象在除了人爲製造之外應該還有一種誕生方式,當兩個相似的能量發生衝撞的話或許可以”萊恩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你想說的是深淵魔域與另一個與深淵魔域類似的世界發生了交集、從而導致了強烈的空間震動最後引發了空間裂縫?”阿爾託利亞不愧是活了萬年的存在,萊恩只是輕輕的一個引導,立刻就琢磨出萊恩的意思。

“雖然說這種可能性很微小,但還是有可能的!而且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深淵魔域恐怕真的會如你說的那樣在不久的將來將會完全的崩壞最後化爲黑暗的一部分……”萊恩有些嚴肅的說道。 雖然你的話沒有任何事實依據,不過我還是會做好最壞打算的,至於你最好也不要忘記咱們之間的交易爲好!而且回到人間之後哈德羅特則會替我好好看着你的”阿爾託利亞前面還在說着深淵魔域的事,鬼知道話鋒一轉突然談到與萊恩交易的事情了……

“呃!那個……阿爾託利亞,我記得哈德羅特應該是我的朋友纔對吧”萊恩汗顏的問道,這傢伙竟然打算讓哈德羅特來監視萊恩開什麼鳥玩笑。

萊恩雖然問歸問,但是卻並不擔心!哈德羅特與自己的交情雖然不算太長,但是至少要比這才認識一兩天的傢伙強吧……

“吾王放心!空間裂縫一事我會與萊恩一起的”萊恩原以爲哈德羅特會斷然拒絕阿爾託利亞的囑託的!沒想到這傢伙竟然答應了……

“阿爾託利亞!你到底趁我在失去意識的半個小時裏對我的小哈德做了什麼”萊恩心中無比驚奇的想到。

(阿爾託利亞:我呸,什麼叫你的小哈德!那是我的小哈德好不好、 萊恩:哈你妹夫啊)

其實在萊恩無意識的那半個時辰裏也沒發生什麼!(這裏的無意識指的是失去視覺與聽覺畢竟萊恩的腦袋之前被砍掉了)

當阿爾託利亞朝哈德羅特伸出手的那一剎那,哈德羅特便面臨了兩個選擇!一是直接拒絕阿爾託利亞,選擇一的話、哈德羅特無非就等於向阿爾託利亞說明了自己的立場!加入你的旗幟無非就是暫時的,等到交易完成,日後將再無瓜葛……

至於第二個選項則是接受阿爾託利亞的好意,這樣的話也就代表哈德羅特完全是不當阿爾託利亞是外人了。

在看到阿爾託利亞伸出右手的奇怪舉動後,哈德羅特足足愣了數秒!隨後哈德羅特慢慢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在看到哈德羅特所做的選擇後,阿爾託利亞心中的一塊懸石算是徹底落下了!

與哈德羅特相處的時日不長阿爾託利亞唯一瞭解哈德羅特的也只有那孤僻的性格了!而且他的這副孤僻與自己那副高傲還略有不同,阿爾託利亞的高傲是堅定在身份上!那是透漏在骨子裏面的,而哈德羅特的孤僻也是堅定在身份上的,不過卻是一個被遺棄的身份……而與阿爾託利亞最大的反差的地方、則是哈德羅特是一味的拒絕,而阿爾託利亞的則是選擇性拒絕!在對自身比較重要或者親密的人以外的人的時候哈德羅特是絕對不會留有一片空間的!而阿爾託利亞此時想做的就是打算試探一下哈德羅特與自己的交易到底有多坦誠。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