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在昊青吸收秘境之力時,沒有人注意到,秘境的邊緣,林木枝葉瞬間枯灰死寂,草木生命力盡失,化作暗灰飄飄入地。

古藤枯斷,草木失去靈性,一股浩然枯寂之意,如恐怖的大浪般將整個秘境環繞,並且不斷向中間收縮。

轟隆隆——

一頭頭古獸奔行在地,穿梭在莽莽大山之間,蛇蟲數蟻,豺狼虎豹,飛速地趕往一個方向。

而且,所有的秘境古獸動行動起來了。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目的地,那便是暴戾源地!

大約又過了二三十息時間,昊青雙目徒然一睜,一道睛光爆射而出,嚇得秘境老人一跳。

「這麼快就突破完成了?」他很驚訝,按理來說,就算是太玄神吞,也不可能這麼快便將一個空間的力量吞噬得如此之快啊…

「沒有!但是那邊應該撐不住了吧…」昊青冷漠,嚴眉肅目起來。

秘境老人的感知遍及整個小空間,感知了一下比斗台那邊的狀況后,皺了皺眉,道:「情況雖然不利,但是…」

「如果我現在不趕過去,他們應該都會死在無命手裡!」昊青面容堅定,充滿著不容質疑之色。

從看到這裡暴戾氣乾涸起,昊青心中便是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無命可以掌控暴戾氣,而這裡的暴戾氣剛好全部消失。

他相信,這絕對不是巧合。

「他們對付不了暴戾氣!」昊青眼神堅定,說著起身,直接向外趕去。

「你不用這麼衝動啊,我看你和他們,也不過是合作關係吧?」秘境老人的聲音猶如魔咒,生生將昊青的身形定住。

「合作關係?」昊青低聲,話語幾乎難以聽清,「的確,和他們不過是合作關係,但是這有什麼關係呢?」

昊青緩緩抬頭,身上的氣勢愈發強勢起來,「想去救就去救,管那麼多幹什麼?」甩下這樣一句話,昊青便是化作一道閃電,沖飛而出。

「年少重情重義么?呵呵,老夫當年也是和你一樣啊…可惜老夫眼拙。到頭來,就是這所謂的情義害了自己啊…」秘境老人的嘆息,他並不認可昊青這種衝動的行為。

情義這兩個字,它可以很重,也可以很輕,只是看你找對了人沒有。

「呵呵…希望你的眼光比老夫的高一點吧…不然,你連吞噬之源都仍在這裡,可不要到頭來落得了一場空…」

昊青身形威猛,迅猛如龍,此刻的他已然步入上位歸一境。並且,他渾身的氣勢還在不斷的增強。

他的吞噬本源,一直在初始地吞噬空間之力,從未停息!

目光中,先是映入無盡奔行的古獸,群山共顫,大岳齊鳴,萬獸如潮,紛紛奔向暴戾源地。

地上爬的,在林間你追我趕,天上飛的,在高空角逐極速。獸威赫赫,萬獸瘋狂向昊青這邊湧來。

「這老頭,果然講信用,這等聲勢,應該所有的古獸都在往這邊趕來…」昊青自語。

通知所有古獸像暴戾源地飛奔,正是他通過老頭強大的意識告知給每一頭古獸的。為了讓眾多古獸相信,甚至他請古絨王和藍耀光蟒勸慰眾多古獸。

因為昊青有一個驚人的計劃!

那就是將這個小空間空間之力,直接全部吞噬掉!

他對古獸的感覺一直不錯,不忍心秘境古獸因為他的私心而大量死傷,所以….

意念一動,胸前獸牙閃動盈盈玄光,「天疆門戶,給我開!」

(未完待續。) 小柚子在喬斯年的面前明顯不敢造次,委屈巴巴,還不敢反駁。

走到樓下,喬斯年呵斥:「自己去廚房盛飯。」

「唔。」小柚子只好自己去廚房。

平時都有人把飯菜盛的好好的,但今天小柚子只能自己來。

她慢吞吞給自己盛飯,過了好一會兒,從廚房探出小腦袋來,很是無辜:「爸爸,菜都冷了呀。」

「我告訴你,這就是以後不按時吃飯的下場,沒有人會一直伺候你。」

「冷的吃了會拉肚子的。」小柚子憋屈,低著小腦袋。

「你有兩個選擇,第一,自己去加熱;第二,虛心向家裡的傭人請教,但你要是擺大小姐架子,你今天晚上就吃冷盤。」喬斯年坐在沙發上看向她,臉色嚴肅。

小柚子知道在爸爸面前絲毫沒有妥協的餘地,也不能討價還價。

她哪裡做的了事,什麼都不會,只好拉著一個年輕傭人的衣角:「小姐姐,小柚子想吃飯飯,想吃熱的。」

「不準幫她,只能教她。」喬斯年下令。

「是。」傭人不敢得罪喬斯年,拉著小柚子回廚房,耐心教她怎麼加熱飯菜。

過了大半天,小柚子才笨手笨腳地把碗筷端到客廳里去。

她個子矮,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這些事幹完。

已經沒人陪她一起吃飯,她只能自己吃,委屈得要死,眼睛紅了一圈,又不敢掉眼淚。

扒著小碗里的米飯,她的頭低著,也不敢往喬斯年在的方向看。

葉佳期也在客廳,她坐到喬斯年身邊,伸手握住喬斯年擱在腿上的手,示意他沒事了,別太凶。

傭人們也在一旁大氣不敢出,誰也不敢去幫小柚子。

最終,小柚子什麼事都得自己來做。

還好,喬斯年沒讓她洗碗。

喬斯年哪裡也沒去,就在客廳等著她把飯吃完。

小柚子想上樓必須繞過喬斯年,她怕爸爸怕的要死,可是又不敢不去。

「吃完了?」喬斯年看她靠近時,主動問,眼神凌厲,板著臉,絲毫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小柚子點點頭,眼睛還是紅紅的,喉嚨沙啞,像只做錯事的小奶貓:「吃、吃完了。」

「我告訴你,以後再玩不吃不喝這一招就得像今天這樣,要是玩別的花招,你爸有的是辦法。」喬斯年淡淡道,「多大人了,還這麼幼稚。」

「小柚子錯了……」小丫頭委屈地低頭,幹什麼還訓她。

「明天還去找紀老師嗎?」

「爸爸不讓去,小柚子就不去。」一副被逼迫的模樣兒,聲音也低得很。

「嗯,好好在家呆著,另外,不準再跟你媽耍賴鬧事,她禁不住你鬧。有什麼要求,你直接來跟我提,聽明白了嗎?」

「聽、聽、聽明白了……」小柚子快哭了。

宅男進化論 她哪裡敢跟他提要求嘛。

好凶的。

「上樓去。」

「唔。」小柚子撒腿就跑,跑得比飯糰還快。

「砰」,樓上的門關上。

葉佳期的手還擱在喬斯年手背上,她壓低聲音:「你又欺負她。」 轟隆——

天地轟鳴,勁烈如浪,段瑩瑩化身為紫霞雲雀,戰意滔滔。浩蕩紫芒如汪洋,凝聚出道道凌厲的箭羽。

雲雀撲扇,通體紫意瑩瑩,在這石台的上空盤旋。那雙玉寶石眸般的眸子剔透閃亮,有種驚人的光輝釋放出來。

銀蛟躥躍,兇猛擊空,銀色的鱗片在日光的照耀下顯得刺目無比。面有張狂之意,目放兇狠之光。

「放棄吧,你沒有機會的!」銀蛟口吐人語,盯著雲雀的目光中,釋放出貪婪淫1邪的光芒。

銀蛟的身後,漫天黑氣狂涌,洶湧如潮,澎湃間間透出浩瀚無匹的威勢,令人心神震撼。

攝人心魄的力量,自無命身上席捲開來!

更讓人覺得可怕的是,磅礴死氣的背後,赤紅驚天,漫天的暴戾鋪滿這個天空。

「這擠壓天日的力量…是無命…釋放出來的…」有玄說話都是有些結巴起來,此時的無命,氣勢未免強的有些嚇人。

浩蕩威勢,徒然籠罩而開,令得這片天地都是有些壓抑與沉悶起來。

「玄通!大裂天掌!」

無命大吼一聲,手部玄光大方,符文熾烈,交織而出,漫天暴戾氣瘋狂凝聚,如沸騰一般。

浩然大掌,磅礴凌厲拍出,如天塌一般,氣勢極為駭人。一些觀戰的玄已經是兩腿戰戰,口中咕咚這口水,滿目震撼之色。

龐然巨掌,高不過三四丈的紫霄雲雀顯得渺小,然而正是這看起來有些微不足道的雲雀,寶石眸卻是醞釀著兩道奇異的寶光。

「玄通!紫霄天光!」

段瑩瑩一聲嬌喝,聲音尖銳,穿雲裂石,響徹雲霄。只見雲雀眸光燦燦,兩道玄光爆掠而出,符文之威霍然籠罩而開。

「這是…眼部玄通!?」這一刻,秘境內外所有的玄都是瞳孔一縮,震驚得難以形容。

「段瑩瑩的玄通,竟然是最最珍貴的眼部玄通!」

「竟然是眼部玄通!!」

所有玄的目光都落在那美麗的雲雀身上,兩道紫芒,衝破一切束縛,一往無前地射出。

轟隆隆——

空間破裂,碎片密集,如風暴肆虐。

勁氣如洋,威勢浩蕩如海,兩道紫芒迎擊上龐然大掌,爆發開的威勢,直接將整個石台毀滅。

更加令人驚嘆的是,爆發出來的勁氣,直接席捲出結界。

「不好,速速後退!這是玄通爆發出的威烈勁氣,我們根本抵擋不了!」觀戰的玄驚呼,身形速退。

一些來不及退去的玄直接被勁風刮的吹起,如同被狂風帶走的落葉一般,飄飄零零。

這驚天碰撞,天地都是為之一暗,二者相持數息時間后,無命突然寒聲,厲喝道:「不愧是眼部玄通,威勢無匹,可惜啊,最後的結果,從一開始便已經註定!」

銀蛟擺尾,徒然仰天一嘯,音波如潮,顫動天地。遠比凌亂不堪的地面,平地灰塵起,如煙霧般籠天而上。

「這無命是要…」彗星眸光深邃,睛光奕奕,他忽然是發現漫天暴戾氣霍然一抖。

「殺!!!」

這片天地,徒然一聲殺音,驚得所有觀戰之玄都是心神一跳,「林闐!」

「林闐要幹什麼?」有玄大聲驚呼起來。

「這傢伙!」

「……」

此時的林闐雙目赤紅,瘋狂與暴戾之色充斥在他眸中,那雙原本堅定的雙目,此刻卻是冰冷而無情。

「統統給我死!所有的人,統統給我去死!」林闐爆發了,暴戾氣徹底佔據他的身體。

那強悍的體魄徹底被暴戾控制,理智被殺戮代替,林闐手指闊刀,威猛衝出。

他龍驤虎步,暴戾之氣自他身上迫出,給人一種悍然不可靠近之感。

「什麼?」子桑池瞳孔驟然一縮,因為林闐雙目赤紅,肉身力滾滾迫向他來。

「這一切都是無命的計謀嗎?!」

然而,子桑嗤來不及思考,林闐如猛虎出狎,暴戾氣擠壓長空,凌厲劈斬數刀。

「噗…唔…該死的!」子桑池氣勢一靡,臉色蒼白,咬牙不止。

「哈哈哈…子桑池,你也有今天!」水無雙冷笑,「玄靈水體」威勢無邊,再度向他殺來。

嗖的一聲,獨角符文之光再次閃耀而出,威勢如海,子桑池體內徒然湧出一股大力,沛然擊出,直接將林闐記得數十丈遠。

「殺!」雙目赤紅,林闐的目光卻是突然鎖定了段瑩瑩,迅猛如龍,肉身力充滿了鈍重感,望那頭瑞獸殺去。

「唔噗——」

子桑池再次吐血,氣勢萎靡到了極點,「該死,冠軍之位,就這樣被無命奪取了么?!可惡!!」

剛才從本源獸狀態退出,水無雙的攻擊又是到了,只聽——

「嘩啦啦——」

一注清流遽然自天空落下,化作一個囚牢,直接將子桑池囚禁了起來。同時,兩道玄水如繩,將他的雙手捆綁起來。

「就這樣輸了了么?好不甘心啊…」嘴中傳出咯咯聲響,望著那道逼迫向雲雀的身形,子桑池已經明白了結局。

「這無命…看來這次是失算了…」子桑池有些失望的閉上了眼睛。

原本膠著在一塊的無命與段瑩瑩,此刻卻是因為林闐的沖入打破僵局!

「不好,林闐竟然淪為殺戮機器,這下糟了!」段瑩瑩暗叫不好,雙翅猛地一震,大片符文淹沒而出。

紫色玄光耀眼,身形靈動,然而段瑩瑩身形才微微一退,無命的暴戾氣便是壓迫而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