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在不遠處一座院子這種,亦云聽到嘈雜的聲音走了出來,她最近剛好突破達到先天五重境界,正鞏固修為,走出來看到如此一幕,然後臉色一變:「怎麼回事?他的地方怎麼起火了,難道是那些人下手的?」

想到此處亦云頓時沖了過去,而楚鳳歌處於一片火海之中根本沒有感受到,那床榻是青玉石雕琢而成,有些耐火,但也被燒的漆黑,如果在燃燒一會兒,這青玉石也就被廢了。

「小子,給老子醒醒!」

蠍子早已經感受到四周的變化,一直不停的在怒吼,可是楚鳳歌卻進入頓悟狀態,似乎不願意醒來。

「媽的!氣死本座了!要他醒來的時候竟然醒不來,要死,有強者來了!」

蠍子的話剛落,天空中傳來一聲怒吼:「楚鳳歌!」

聲音如同天雷滾滾,聲音之中蘊含無限的憤怒,楚鳳歌頓時從那體悟狀態醒悟過來,這一看嚇了一大跳。

「我操,誰要害老子?竟然放火?」

「放你楚鳳歌的屁!趕緊的想辦法遮掩,有強者來了!」

蠍子沒好氣的在識海之中吼道:「叫你很久了,接下來你自己看著辦。」

楚鳳歌聽后眨巴眼睛,但隨後看到四周的大火,隨即跳了起來大吼:「哪個王八蛋,竟然放火燒老子的院子?讓老子逮著,打的你屁股開花!」

怒吼從那院子傳出,隨後一道身影從火海之中竄了出來,人群之中一道靚麗的身影見到之後,心中頓時鬆口氣。

「救火,快救火啊!」

那道聲音正是楚鳳歌,現在正跳了出來,哇哇大叫,只是所有人此時都驚呆了,因為楚鳳歌赤身,不過幸好燃燒之後有黑煙,身體幾乎是被熏黑,但穿了衣服跟沒有穿還是看的出來的。

「無恥!」

「下流!」

「流氓!變態!」

一些女生看到楚鳳歌那赤身的時候,都各自臉紅罵道,但也有些女子卻是很鎮定,似乎見過男子**一般,不以為然,臉不紅心不跳。

雖然這些女弟子聲音不大,可是楚鳳歌卻依舊聽見了,低聲一看自己,頓時朝地上一頓,嘴裡吼著:「都不準看!媽的,誰看挖了你們的眼睛!」

「死蠍子,老子的衣服燒沒了,你不提醒下?」

「我想說的時候你已經出去了,我怎麼提醒?」

「你狠!」

不過隨後楚鳳歌手中出現長袍,迅速穿上,然後從樹後走了出來,他的身影可是極快,隨後沖著人群喊道:「到底是誰放的火?想我要我的命?!」

「鬼知道?我們還想說你想要我的命呢!」

其中一名武者很不爽的說道,他也說的沒錯,剛好進入最佳修鍊狀態,雖然跟頓悟沒的比,但能得到一些好處,誰想到一睜開眼就是漫天火海,沒差點被燒死。

「無恥!要燒你們,我還燒自己的?沒看到我都沒差點出不來?甚至你們還無恥的看我的身體,不要臉的一群貨!」

楚鳳歌這話一出,大家沒差點暈過去,見過不要臉的,卻沒有見過如此不要臉,自己被燒的赤身,現在到是大家的不是了。

「夠了!」

一聲冷喝,在上空爆炸開來,只見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老者,凌空而立,剛剛喝醒楚鳳歌的正是此人。

他在打量楚鳳歌的時候,楚鳳歌卻感受到一股殺意,雖然很微弱,但他或許因為風雲步,讓他領悟到一絲風的感覺,卻能捕捉到那種虛無飄渺的存在。

能對自己有殺意的唯有冷平生的爺爺,白鶴門二長老,而此時對方穿的也是長老才可以穿的長袍,加上上次跟東新幾人戰鬥的時候,蠍子就已經暗中提醒過他,有破元境強者在觀看,畢竟蠍子的靈魂力量強大,遠勝破元境強者。

他知道此人應該是冷嚴。

隨著冷嚴的冷喝,下方也頓時安靜下來,但眼光卻是不停的看著楚鳳歌。() 南半球的地中海氣候的南山總督領,已經早早進入了夏季,但平均氣溫依然只有20多度,日照充足,氣候溫融愜意。

身為遠東移民路線的核心中轉樞紐,南山港的華裔就地入籍落戶較多,華裔比例高達七成,是所有華美城鎮中最高的。南山港的正式定居人口已經超過11000人,另有不少於3000人的「外籍勞務人員」分佈在南山港周邊的廣袤農業墾殖區,他們包括本土、南美、和加勒比運來的印第安戰俘、從歐洲搞來的契約奴、流放犯,也包括從西非和東非的歐洲殖民地各個「勞務派遣公司」引進的若干黑奴。

除了少量的煤、鐵和石灰資源外,南山港本地周邊的礦產資源較為匱乏,加之國內針對海外總督領的發展政策的高度制約,整個南山地區的製造業規模是所有華美城鎮里最薄弱的。除了船舶維修、水泥建材、玻璃器皿、食品和少量鐵器加工,絕大多數工業品基本上完全依賴本土的輸入,就連釘子這樣的五金商品,都必須千里迢迢地從蝴蝶島進貨。

由此一來,經濟的單一化使農牧產品出口成為了南山總督領最為倚重的經濟支柱,佔了本地經濟總量的70%以上。作為歷史上南非地區最重要的農業產地,南山港周邊的山區和平原的肥沃土地上相繼建立起規模龐大的各類農場。每年從南山港輸出的穀物、牲畜、紡織原料、皮革、鐵、煤炭等農工業初級產品高達2萬噸,南山葡萄酒也開始在華美本土小有名氣。

從這裡開始,華美的大西洋航線和遠東航線涇渭分明地分離成兩段:西面的大西洋航線,海上運輸和貿易由國內其他企業自由參與;而前往印度洋的航線,則被東聯集團所獨享,雖然明面上不限制國內貿易公司,但所有輸往亞洲及明珠島海外領的國內商品,都必須由東聯集團下屬的東方運輸公司的船隊運輸。所以擁有遠東航線獨家經營權的東聯集團,就成了南山港目前入住的最大私營投資企業。除了集團總部和董事會遠在本土曼城,旗下的三大子公司都把公司總部建在了南山港。而在南山港及周邊,幾年來由東聯集團投資創辦的農場也開始逐漸增多。

從1631年開始,由於華美大型五桅縱帆船的優良而不挑剔季風期的航海性能,以及相對低廉的運費,讓不少前往遠東的本國或歐洲商人都選擇了東方運輸公司的貨運。一艘艘掛著東聯集團旗幟的大型五桅縱帆船成為了印度洋上的獨特風景線,中轉貿易也成為了南山港一項重要的經濟收入。

更大規模地使用外籍勞工,大量的廉價產出和更多的隱性附加稅種,並高門檻限制除本土商品以外的自由貿易輸入,構成了南山總督領的基本經濟運行模式。雖然更高比例的經濟成果被本土拿走,但目前來看,繁榮依然是南山總督領的主基調,尤其是對於多年來過上安穩生活的歐裔或華裔移民來說,只要不去和本土對比,這裡依然是他們心目中的幸福聖地。

為保護華美國這麼一個在非洲最南端的戰略要害,除非緊急外調作戰,外籍軍團常年在這裡駐紮著兩個營的兵力,本地的國民警備隊也有一個大隊規模。去年通過的外籍軍團擴軍案,外籍軍團第二支旅級單位「棕熊」旅的一個營,也正在此地編組訓練中。

……

1634年12月16日,周六。

距離市區以南十幾公里的軍港,是華美南非艦隊的駐泊母港。後世的豪特灣內,青金石號輕巡洋艦在外執行巡邏任務未歸,旗艦雞血石號輕巡洋艦正小心翼翼地駛入干船塢,準備接受為期一個月的大修,而矢車菊號護衛艦則在做著的出航準備。

行政隸屬與南山總督領的新城鎮,被命名為金沙港,象徵著財富和地位。金沙港的選址定在了後世的南非最南端的伊麗莎白港。面向印度洋的小海灣不光擁有較好的港口條件,而且北方內陸土地肥沃,礦產資源也較南山港更為豐富。

更重要的是,金沙港建立后,將使繞行非洲南端航線的安全性繼續提高。去年底,一艘從月山島海外領返航的商船險遭風暴吞噬,這促使了金沙港拓殖計劃的出台。南山總督吳元一在1634年開春后就簽署了一份總督令,籌辦金沙港拓殖事項。在陸續赦免了一批歐裔流放犯,連同部分招募的歐裔契約奴和少數華裔移民,金沙港拓殖隊伍終於在這個月搭建完成,第一批次人數就達到了800人。

矢車菊號代理艦長紀朝海上尉這次的出航任務,就是護送這支開拓隊伍,為南山總督領成立后的第一次擴張拓殖保駕護航。

位於北方南山港的拓殖船隊還未發出啟航消息,紀朝海只能坐在指揮艙海圖室里繼續寫信。收信人是自己的妻子林小雨,一個曾經身份十分特殊的美麗女人。

連續揉掉了好幾張寫到一半的信紙,紀朝海才最終寫完一封數百字的家信。信里信外無外呼是什麼照顧好身孕,待孩子出生后應該叫什麼什麼名字,自己在南非艦隊的任期還剩多少多少個月之類的低情商片段。

收起信件,又看了下懷錶,時間已經走到了上午10時,但出航的指令依然還未到來,紀朝海不由得輕輕嘆了口氣。

作為華美海軍第一個華裔移民艦長,紀朝海在南非艦隊的任職可謂是「如履薄冰」。原因無他,除了旗艦雞血石號艦長兼南非艦隊司令官李帆中校外,包括紀朝海自己在內,剩下三艘戰艦的代理艦長都是長島海軍學院成立后的一批優秀軍官。

青金石號輕巡洋艦,代理艦長是艾文上尉;鬱金香號護衛艦,代理艦長是魯伊特爾上尉。這兩位都是正兒八經從長島海軍學院正規班畢業的高材生,而紀朝海只是當年從速成班裡出來的一個臨時軍官。

雖然從畢業年屆上看,自己算是艾文和魯伊特爾的學長,而且還參加過11年前德拉瓦號風帆護衛艦一挑五的百慕大海戰,但比起那兩個多年前在東方遠征艦隊里大放異彩的學弟來說,自己這個30歲的學長就顯得遜色太多了。

輪個頭相貌,艾文的高挑帥氣和魯伊特爾的矮壯有力都是特點鮮明,讓人過目不忘,而紀朝海自己則不高不矮相貌平平。倘若不是一身海軍軍官制服,恐怕很難讓人聯想到如今的他也是一位艦長。

但就是這麼一個平淡普通的自己,卻在這些年獲得了讓許多人羨慕的前程。不光是艦長班畢業后第一個通過代理艦長任命的長島海軍學院派軍官,甚至還在三年前,由本土艦隊司令官孫陽上校親自做媒,迎娶了「大名鼎鼎」的顏顯屏中尉的好姐妹林小雨小姐。

雖說妻子曾是別人家的貼身丫鬟,但在華美國內,能讓海軍高官做媒,那就是一種了不得的榮譽光環。為了不讓人背後詬病自己的出身,紀朝海的學習熱情在婚後高了不止一倍,幾乎每次出航都會攜帶大量的學院教材,玩命地讀書,甚至和軍事無關的一些東西,也樂於去了解掌握。

紀家十幾年前家破人亡,就剩了紀朝海這麼一根獨苗飄泊萬里,如今能在華美國擁有一個全新的家庭生根發芽,紀朝海覺得自己的壓力前所未有的重大。

「長官,運輸船隊已經出港,艦隊司令官命令我們前去匯合。」老搭檔魯賓少尉從艙門縫裡露出一個頭,笑呵呵地擠著眼睛,「命令還說,完成這一趟,我們直接前往月山島補給,等候印度洋來的東聯集團的商船隊。聽說月山島的溫泉很不錯,還能吃到其他地方沒有的好東西啊!」

……

站在全新擴建好的總督官邸的頂樓天台上,目送一隊運輸船消失在海平面上,南山總督吳元一臉上的陰霾表情從半個小時前就沒有變過。

再把頭轉向市區東郊,那座陸軍內陸軍事基地中,一個營的來自歐洲和遠東明珠島海外領的外籍軍團「棕熊」旅的新兵,正在軍樂的伴奏下進行著整齊的操練。

「……總督閣下,國內的指示就是如此。外籍軍團野牛旅的主力下個月要調往亞速爾,為防止出現意外,在英格蘭局勢沒有緩和以前,南山總督領的第二階段拓展計劃需要暫停。」一個總督領歐裔官員小心翼翼地站在吳元一的身側,手裡還拿著一份電文。

「北大西洋和歐洲再有什麼大事,也不可能動蕩到南山總督領來,他們那種態度是對我們的一種輕視。在我的任期之內,我必須完成第二階段的拓展計劃!」連續擔任了7年的南山總督、已經47歲的吳元一回頭從下屬手裡撈過電文,再次掃了幾眼內容,就帶著不屑的表情揉成了一團,「他們並不清楚這裡的實際情況,我需要軍隊來維護這些年來之不易的成果!在南面的布西曼人、東面的科伊人,佔有了太多的寶貴土地,我們的土地擴張計劃已經耽誤了一年了。尤其是南山山谷內陸的那片煤礦是我們目前發現的唯一有規模價值的露天礦區!」

「以前我們一直用交易手段讓他們出讓土地,但這次似乎他們已經不願意再遷往其他地方了。」歐裔官僚知道這個總督已經快要失去耐心了,趕緊壓低了聲音,「恐怕除了強行驅趕,我們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但外籍軍團如果調走,我們不得不小心可能出現的意外……」

「哈瑞斯先生,告訴我,一群只知道木弓和投矛、平均身高不到150公分、體重不足40公斤的矮個子黑人,能給你帶來多大的困擾?在享受了我們那麼多年慷慨的交易后,他們還沒有學會感恩,就足以證明我們之前的政策是多麼的幼稚!」養尊處優多年的總督吳元一,此時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猙獰起來,「國內我會去解釋的,但我希望半年內,包括下灣的沿海平原在內,整個南山半島不要再看到一個布西曼人和史特蘭洛帕人;一年內,東面的科伊人必須退到100公里以外!為此,我授權你可以動用任何手段。外籍軍團還未調走前,還可以幫助我們做一些工作,我會和他們的指揮官繼續溝通的,本地的警察和國民警備隊,也應該全力以赴!」

「是的,總督閣下……」歐裔官僚擦著額頭的冷汗,趕緊點頭。

……

幾天後,一個中隊的國民警備隊官兵開到了南山港南面幾公里的山谷中,強行驅趕一處布西曼人的小村落。

上百的黑人男女老幼默默地挎著或頂著自己的家什,帶著驚恐而憤然的表情被荷槍實彈的南山國民警備隊士兵朝東面押去。在他們身後,那些曾經友好的鄰居縱火焚毀了自己的房屋,幾具生前試圖反抗的屍體正捲曲在房屋廢墟前,不少獵取后還未處理的毛皮也在大火中化為烏有。

在南山港東面,除了一個棕熊旅的新兵營留守外,外籍軍團野牛旅的兩個營在郊區展開了大規模的驅趕工作。善於放牧的科伊人帶著他們的牛群緩慢地在平原上挪動,在他們兩側,是一隊隊外籍軍團官兵在警戒。遠方的若干郊區農場武裝據點裡,一些華美農民組成的農場民兵在探頭探腦,也對這一幕拍手鼓掌,因為這些科伊人的牛群,經常會越界啃食農場里的農作物,平時又難以溝通,讓人不勝其煩。

大部分單位都一條不紊地執行了驅趕工作,但總有一些小摩擦不可避免,例如一個科伊人的村落被強行驅離的同時,村裡的大部分牛卻被外籍軍團給強扣了。憤怒的黑人們幾乎抓起石頭木棒想要奪回自己的牛,但在黑洞洞的槍口下,村落長老們阻止了這種不自量力的反抗。

「小小的磕碰」並不妨礙總督命令的貫徹,其實在許多南山港市民眼裡,吳元一總督的做法已經非常人性了,這些黑人部族只是被迫遷徙到更遠的地方,最多可能會「略微」損失點什麼,除此之外依然保持著自由。相比之下,那些沒日沒夜在農場里勞作的「外籍勞工」就日子慘淡得多。

科伊族黑人的前腳剛走,在警察和總督領官員陪同下,從本土運來的蒸汽拖拉機就在車頭掛著大鏟子,開始推平那一座座簡陋的村落,然後又有人按照規劃圖紙,用木樁和白石灰粉圈畫土地,之後將以極為低廉的價格出售給企業或個人。

按照吳元一的計劃,南山港將投資建立起一批新的牲畜養牧或種植農場,並大量使用外籍勞工,以滿足國內外的牲畜、羊毛、棉花和皮革需求。此外在南山港南方的山地,也將大面積推廣種植東方苧麻和果樹,並擴大安哥拉山羊的飼養規模,高檔的馬海毛(安哥拉山羊毛)可是僅次於羊駝毛的頂級毛紡纖維,已經早早被國內紡織企業當做了重點進貨對象。

牲畜、皮革、果酒、馬海毛將銷往本土或加勒比,而普通羊毛、棉花、劍麻和苧麻將成為南山總督領第一家紡織廠的原料,未來的各類紡織品會通過各個渠道銷往南美、東非、西非和印度,以置換更有價值的商品原料。(~^~) 被眾人的眼神包圍,楚鳳歌心中暗嘆,也極度鬱悶,沒有想到自己感悟朱雀天火訣卻引起了如此重大禍事,不過他也並不在乎,但他就怕這冷嚴找一個對付自己的借口。

不過造就如此的動靜,楚鳳歌認為也值得,因為他感受到太極丹田之上那火龍盤纏,只需要自己一個念頭,就能隨意調動它的力量,而且他還能感受到火龍已經在緣由的地焱之火上,已經蛻變了。

「轟隆!」

突然天空響起一聲如同雷鳴的響聲,只見冷嚴雙手打出一個結印,一時間,天地四周的元氣忽然出現強烈的波動,隨後朝冷嚴匯聚。

「隨意跳動天地元氣,這便是破元境么?」

楚鳳歌抬頭看著那天地元氣,臉上有著嚮往之色,這種隨意操控一切的手段,讓他充滿了渴望,暗中緊緊握住拳頭,他知道,自己要不了多久也會達到這一步,甚至破元境對他來說只是一個起點,想到這裡他將目光看向天空,似乎穿透,想象那星空之外的世界。

冷嚴調動天地元氣,隨著他的結印不停的翻滾,那上空突然浮現一片暗雲,但暗雲凝聚到一定的程度,似乎隨時能下雨的那瞬間,冷嚴忽然一聲大喝,手掌朝那烏雲蓋去,瞬間那烏雲凝聚成一巨大的手掌,烏雲滾滾,朝那下方燃燒竄流的火焰拍去。

火海在那烏雲的手掌之下,竟然瞬間覆滅,而且四周不留下絲毫火種,這讓看到這一幕的楚鳳歌瞳孔瞬間一縮。

他很清楚自己的火焰雖然是因為修鍊朱雀天火訣而引起的,可是那火焰卻不是普通火焰,而是天地之火,也就是說這冷嚴長老擁有跟自己地焱之火相同的水源。

楚鳳歌舌頭不自主的舔了舔嘴唇,眼裡冒著精光,心裡說道:「陽眼形成,這老傢伙卻擁有水源,可以做陰眼!」

「小子,你不會告訴我你想打他那滄浪之水的注意吧?」

「是又怎麼了?蠍子,你說他那是滄浪之水?」

「嗯,這老傢伙先前使用了,是滄浪之水的氣息,但卻不是真正的滄浪之水,應該是通過某種手段只得到它的氣息。」

就在楚鳳歌還想詢問的時候,那冷嚴看了眼楚鳳歌說道:「楚鳳歌,隨我來。」

冷嚴說完,根本沒等楚鳳歌反應過來,後者就感覺到一隻大手朝自己抓來,而楚鳳歌的身體根本無法抵抗這股吸力,下一刻,他就出現在冷嚴的身邊。

楚鳳歌並沒有慌張,不過心裡卻是驚嘆,這破元境強者跟先天境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這控制元氣要比先天境強大的多。

冷嚴並未說話,而是衣袖一揮,便踏空帶著一股元氣襯托楚鳳歌的身體,朝不遠處的一座宮殿飛去,下面的核心弟子,一個個面面相覷,有些人暗嘆自己倒霉。

不用想這些人必然是因為楚鳳歌造就的動靜,讓他們的院子毀滅了,但大部分人卻是幸災樂禍,在那人群之中的亦云此時皺著眉頭,臉上寫滿了擔憂。

白鶴門雖然宮殿成群,但在那些宮殿的中央有著一座龐大無比的琉璃宮殿,這宮殿跟其他的宮殿不一樣,它如同閣樓,擁有九層之高,這是白鶴門權利的核心,最威嚴的地方,冷嚴帶著楚鳳歌直接踏入第九層。

楚鳳歌只感覺眼前一晃,似乎穿越過一層障礙,那種熟悉的感覺,讓楚鳳歌一下子聯想到了禁制。

進入大殿,冷嚴在前方,楚鳳歌跟隨他的身後,臉上並未有絲毫的驚慌,甚至用眼神瞟向四周,打量這宮殿。

大殿很寬廣,金碧輝煌,很多裝飾都是他曾為見過的,不過他卻知道,這些東西如果拿到遼陽城,必然會掀起巨大風波,如果不是好東西,白鶴門也不會將這些擺設在這裡。

大殿雖然寬廣,金碧輝煌,但在那上方有著九張青玉石打造的椅子,此刻,在正上方坐著一個中年男人,不用想,那是屬於最高的位置,必然是白鶴門的門主,而左右兩邊各四張座椅,卻是端坐兩個人,另外六張椅子卻是空的。

「媽的,莫非現在就開始忍不住要出手了?」

楚鳳歌心裡有些犯嘀咕,不過幸好他並未在這幾人身上感受到殺意,要不然,在他進入那瞬間,他想也不想,就會轉身逃走。

這幾人的居高臨下,產生一種威嚴,而且隱約之中還夾帶威壓,這讓楚鳳歌心裡有些不爽了:「媽的,難道是因為燒了房子,想要找老子麻煩?」

「擦,門兒的都沒有!」

對於楚鳳歌來說,但他心中懷疑白鶴門對於自己沒有按什麼好心事的時候,他就對白鶴門沒有絲毫好感,畢竟冷嚴對於自己的敵意,跟殺意不會無緣無故,如果對方認出自己是殺他孫子的兇手,不會給予自己任何機會。

那麼結果只有一種,便是他跟蠍子一起分析討論的結果,他們因為自己上次使用了太極,然後惦記上,但又或許這太極的特需,他們摸不準自己背後是否有一個強大的家族。

「你便是最近進入我白鶴門的楚鳳歌?」

在那最高的位置上,那中年男人淡淡的問道。

「楚鳳歌見過門主,見過幾位長老。」

楚鳳歌並沒有直接回答那中年男人的問題,而是畢恭畢敬,不卑不吭的行了一禮,這一手卻是讓那中年男人眼睛一眯,而另外兩位長老臉上雖然有些吃驚,但也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媽的,都是高手!」

雖然楚鳳歌還沒有達到破元境,但他的感知卻要比別人強,他能感受到這裡實力最強的便是那門主,其次是左右兩邊的那兩個老頭子,然後才是冷嚴。

那中年男人不是別人,正如楚鳳歌猜測那邊,白鶴門掌門,前幾日他那一戰,就已經暗中觀察過,秋言平。

「剛進入我白鶴門的第一天便成為核心弟子第二,戰敗王全,不到幾日,你又火燒我核心弟子院子……」

秋言平淡淡的說道之後,聲音卻突然一沉:「告訴我,你的來歷!」() 又一年的西曆聖誕節到來,宗教信仰自由的氛圍下,趕熱鬧的各家華裔商鋪自然是巴不得趁這種「十字教」大節大撈一把。大酬賓打折等現代商業活動已經深入人心,而無論你信教與否,曼城市政府為刺激內需而發放的指定商品消費代金券更是家家有份。

十幾年歷史的魅影酒吧,如今已經成名為「魅影娛樂會所」,小小的酒吧擴建成一棟幾層樓的大型娛樂場所。雖然某些經營區域依然保留著「傳統經典服務項目」,但魅影娛樂會所這些年還是推出了更多的高雅上檔次的休閑服務,以扭轉某些口碑問題。

比頂層觀景餐廳低一層的清吧里,戴卿卿今天特意告別了多年的古典衣裙裝扮,穿上一套更富現代風格的高檔冬裝衣裙,正靜靜坐在角落看著窗外的夜色。雖然已經年過三十了,但在戴卿卿身上卻看不出絲毫歲月流逝的跡象,依然還是那副在愛爾蘭養出的清麗高雅氣質。

「卿卿,不好意思,路上耽誤了下!」西裝革履的代伯童捧著一束鮮花一路急走而來,為自己遲到了幾乎一個小時而忐忑不安著。

「是不是事情都安排好了?」戴卿卿沒有一絲責備的意思,反而很開心地主動挽住了代伯童的手臂,拉著對方坐到了沙發上。

代伯童一愣,然後不好意思地摸著後腦勺,居然也如一個大孩子般露出得意賣弄的表情:「對英格蘭方案已經確定了,外交部和國防部完成了支持西班牙出戰的細節。過幾天就會在亞速爾美租界和其他幾個國家開會,問題不大。」

「太好了!」戴卿卿一捏拳頭,顯得更加興奮,「那我們可以調動在愛爾蘭的軍情局情報人員展開配合了!弗吉尼亞和倫敦城也有我們的情報站,這次不會讓英格蘭人好過!」

「呃……卿卿,你已經不是軍情局長了……現在是老鄭親自在過問軍情局工作。」代伯童尷尬地咳嗽一聲,拉緊了對方的手,生怕這個好不容易接受自己追求的女友再鬧出什麼幺蛾子出來。

「誰稀罕那個軍情局長的位置……只要能給唐納修上尉他們報仇,讓我退出軍情局都願意。」戴卿卿滿不在乎地端起酒,彷彿自己已經是勝利者了。

「嗯……卿卿,今天是聖誕夜……」代伯童突然臉開始泛紅,抓起了放在桌面的鮮花,又兩手舉措地在身上口袋裡摸索了一番,掏出一個小盒子,打開后露出了一枚戒指,「我的意思是……卿卿,能嫁給我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