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另一邊,莉莉從背後的攻擊也沒有給須魔留情面。

那一爪、一咬,每一擊都結結實實地破開了須魔的鱗片,讓他於此地的存在更被削弱幾分。

只有在確保不會傷害到蒼穹的位置,莉莉才會使用寒冷吐息。但蒼穹和莉莉之間的心有靈犀讓這一點變得格外簡單。無情的冰霜一次又一次地剝奪了須魔的體力,讓他漸漸在這酒窖中寸步難行……

眼看須魔已經奄奄一息。

但他不管自己的傷勢,反擊也變得愈加瘋狂。忽然間他的身體沉下,腿腳彎曲起來,然後提刀過頂、向蒼穹一躍而來!

「受死吧,螻蟻!」

那寒光熠熠的武器,此刻借著重力的勢能落下,那投下的影子眼看就要籠罩住蒼穹……

「Shield(護盾術)!」

迎著那道刀光,蒼穹左手向前一伸。

在他張開的五指之前,一道半球形的力場屏障在他的面前打開——像是傘一樣把他保護了起來!

——哐!

刀刃重重地落在了蒼穹的護盾之上。那威勢所發出的震響、彷彿讓整個房間都顫抖了起來。

然而那彷彿有開山裂地之能的一擊、並不可以撼動護盾分毫。

須魔無力地落在了地上。他如同鞭子群一樣的鬍鬚,此刻也紛紛打向了蒼穹,在護盾上紛紛落下一連串絕望的聲音。

都沒有用。怎樣努力都沒有意義。

在他的後方,黑貓莉莉一躍而起,用帶著銀質尖牙咬住了須魔的脖頸;而在前方,蒼穹頂著這層護盾的屏障向前逼近,將須魔在這一瞬間如同狂風驟雨般的攻勢都阻擋下來……!

接著,蒼穹的劍從力場屏障的後方貫穿了過去,隨後深深地刺入了須魔的胸口。

被兩件銀制武器同時撕裂的痛苦,讓須魔在這瞬間發出了慘烈的呼號。

接著,他千瘡百孔的身體、終於像是漏氣一般扁了下去。

「……吾輩……會……記住你的!……」

幾乎就只是在轉眼之間,那個高大的魔鬼、就已經化為了一攤膿血,只剩下他的威脅回蕩在蒼穹的心間。

「……此生……你別想擺脫……吾輩的復仇……凡人!……」

「我等著。」

蒼穹輕輕地吐了一口氣,然後把銀劍上的污血甩乾淨了。

忽然間有一股龐大的力量湧上了蒼穹的身體。他仔細查看自己的人物卡,發現擊殺這隻魔鬼所帶來的經驗、讓他竟然直接突破了2級的大關、晉陞到了3級。

……不是吧,殺魔鬼經驗有這麼多?

蒼穹愣了一下。要不是自己差點就交代在了這裡,他還真有點想要天天去獵殺魔鬼了。

「主君,是我們獲勝了!」

莉莉興奮的聲音也通過心靈鏈接傳來。她剛才跟著蒼穹一起擊敗了一隻低階的魔鬼士兵,這確實是一件值得揚眉吐氣的事情。

「我感覺自己的力量恢復了一點……噓!」

還沒等蒼穹和莉莉來得及慶幸,忽然從酒窖的另一頭、樓梯之上傳來了嘈雜的聲音。

蒼穹和莉莉對視了一眼,很快就做出了分工:蒼穹站到酒桶後面稍微可以藏身的角落,莉莉則前進到一個比較方便瞭望的酒架上,從高處望過去。

很快,蒼穹就通過莉莉的視覺、看清楚了來者是何人。

那些……從上面的樓梯中、提著油燈魚貫走入了這個酒窖的人們,是披堅執銳的王都衛兵們。

他們看起來足足有十來號人,而且在他們之間還簇擁著一名黑色長袍的學者……看起來是一名法師。

「您確定是在這裡有人在召喚魔鬼嗎?」

「對,我接到的情報是這樣的。」

通過莉莉的聽覺,蒼穹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請仔細地調查這裡吧,我們肯定能找到一些線索。即使有人想要使用邪惡魔法來對付大家也無關緊要,我可以為大家反制那些邪惡施法者。」

「有您在這裡,這真是太可靠了。」

當下為首的衛兵點了點頭,然後轉頭向自己的下屬吩咐:

「你們!去仔細地調查這裡!一個角落也不要放過!」

「是!」

衛兵們齊聲答應,然後就在這個酒窖四散開。

「看來是來調查這裡的衛兵。怎麼辦?」

莉莉很快就搞清楚了情況,當下有些擔心地向蒼穹問道。

「唔……」

蒼穹皺起了眉頭。

為什麼在自己剛剛到達這裡、就撞上了這些邪教徒們召喚須魔?然後又沒過多久又撞上了城市衛兵?

以蒼穹對城市衛兵的了解來看,這顯然不合情理。

衛兵們的搜查進展很快。沒過去半分鐘,就到處傳來了他們驚奇的聲音:

「報告長官!發現了一些睡袋和床鋪,預計是有人曾經住在這裡!」

「報告長官!發現了這裡曾經有打鬥的痕迹!」

「報告長官!發現了這裡有五……六……七個人!有幾個已經死了,有幾個則昏迷了過去,身上留有慘烈的燒傷痕迹!」

「報告長官……!」

蒼穹沉思了片刻。這樣來看,一直藏在這裡也不是一個辦法。

如果不是有一位法師坐鎮在這裡的話,蒼穹可能會選擇立即從法術書里選取隱形術、然後悄悄離開。不過既然有法師在,這樣做的風險就太大了。

因此蒼穹乾脆就抬起雙手,從藏身的酒桶後面慢慢走了出來。

他走出來的時候,正好撞上了一個提著油燈來檢查的衛兵。蒼穹突如其來的出現自然把他嚇了一跳,當下他連退了好幾步、才用油燈來照蒼穹的臉。

「報告長官……發現了一名法師!」 都是鄰里鄰居,低頭不見抬頭見的,江二嬸也不好把話說的太死,只能委婉地說道。

「李嬸,我也不是不相信你,只是這都一天一夜了,你橫不能讓我乾等著吧?我總得想點辦法啊!」

「這就是你想出的辦法,叫一個黃毛丫頭來搶我的飯碗?」

穩婆也不是好惹的主,看楚沁沒有走的意思,她乾脆坐了下來,翹起了二郎腿。

「好啊,人家大夫誰都不願意管你這一胎,就我老婆子心善替你接生,你倒好,竟還嫌棄我!」

「那我倒要看看,你請這位『名醫』能想出什麼好轍來!她要是真能接生,我老婆子寧願跪下磕三個響頭,管她叫祖師奶奶!」

「李嬸,你看你……」

「二嬸,你先把東西放下,然後到外面去等著吧。」

楚沁並沒有理會兩人的爭吵,語氣十分平靜。

江二嬸原本想問兩句的,但是又怕說錯,最終也什麼都沒說,憋著滿肚子的話走了。

楚沁拿出銀針,刺入雙兒的虎口,終於讓她短暫的恢復了意識。

她看向楚沁,目光帶著些許疑惑,「怎麼……怎麼是你……」

「你先別管這些,我現在要為你施針,刺激你腹中的胎兒轉位,可能會有些疼,你暫且忍忍。」

楚沁直截了當地回答,一隻手已經捻起銀針,刺入合谷、三陰交、至陰以及獨陰四個穴位。

雙兒還來不及反應,就感覺一陣酸麻腫脹的感覺在這幾個穴位處蔓延,腹中越來越痛,越來越難以忍耐,忍不住痛呼出聲,「好……好疼……好疼啊!」

「不要大喊大叫,來,跟我一起呼吸,不然會白白流失很多力氣。」

楚沁用手撫摸著雙兒的肚子,感受著裡面胎兒位置的變動。

「別怕,你的寶寶一定會平安降生的,來,吸氣,屏住呼吸的同時慢慢用力,在心裡默念十五個數,然後再呼氣,用力,再吸氣……」

楚沁一邊安撫著雙兒,一邊用銀針輕刺胎兒的腳趾,胎兒吃痛,便將腳往回縮,楚沁再趁機用針刺雙兒的合谷穴,催雙兒用力幫助胎兒轉身。

或許是她的聲音溫柔又充滿力量,雙兒的思維不自覺地就跟著她跑了,按照她的引導,調整著自己的呼吸方式。

一旁的穩婆翹著二郎腿,就差拿把瓜子來嗑了,她才不信用那小針扎兩下,再隨便呼兩口氣,這胎兒的位置就能轉正呢!

她做穩婆這麼多年了,見過那麼多胎位不正的,不都是她用手推的?

雖然有幾個出生后就是死胎,但要不是她及時將死胎拽出來,就這麼留在娘胎里,那產婦怕是早死了,還是她救了他們的命哩!

孩子沒了,再要不就是了?那大人沒了,上哪兒要孩子去?

而且這一胎她剛才就看過了,肯定也難活,正好她還愁找不到替罪羊呢,這下可好,這黃毛丫頭自己送上門來了。

「楚姐姐,楚姐姐!葯來了!」

突然,門口傳來了玉蟬焦急萬分的喊聲。

緊接著門帘被掀開,玉蟬捧著食盒,又不敢跑得太快怕灑出來,但同時又怕耽誤病情,真是糾結死了。

「快餵給雙兒姑娘!這是轉生湯,可快速催補氣血,助她生產!」

玉蟬有點緊張,手都在顫抖,小心翼翼地拿起湯匙,將葯一勺勺餵給了雙兒。

雙兒只覺得一股莫名的力道從丹田湧起,匯遍全身,心裡燥熱難當,可腹部卻又像被重鎚擊打一樣,疼得她五官猙獰。

「按照我剛才說的方法,屏住呼吸,先不要擠壓胎兒,慢慢用力,幫助胎兒轉身。」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胎兒終於把腳縮了進去,然後隨著雙兒一陣又一陣的用力,以及楚沁不停地刺激那幾個穴位,胎兒的位置終於轉正,露出了頭頂。

楚沁額頭上的碎發都已經被汗濡濕了,頭一次覺得這樣緊張。

要是在現代,即便是臀位,也可以通過側切或剖腹解決,但古代實在沒有這個條件,貿然手術很容易感染,且後續也不好恢復,她只能遵循古籍上看到的解決辦法,還好管用。

一旁的玉蟬也跟著著急,肉乎乎的小拳頭緊緊攥著,「雙兒姐姐,已經看到小弟弟的頭頂了!馬上,馬上就能生出來了!」

「啊……疼……疼死了!好疼啊……殺了我吧……太疼了……」

雙兒疼得眼前一陣陣冒金星,恨不得直接咬舌自盡算了,再也不用受這五馬分屍似的痛苦了。

楚沁趕緊指揮著玉蟬,「快用東西堵住她的嘴,別讓她咬了舌頭!」

「好……好!」

玉蟬手忙腳亂,將毛巾疊成方塊,塞到了雙兒的嘴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