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原罪’的功能更是霸道,喝下去異能會全部失去。但事實上仁甲知道它的真面目,一瓶用來賭博的藥劑,一場名爲異能的極大增強和異能的失去的賭博。

只不過記憶之中只有仁甲贏了,其他人全失敗了。

三是前往其他城市。這是末世剛開始只有仁甲可以做的事情。

末世之中,人口的遷移艱難無比。徹底不熟悉的地形,隨處可見的喪屍和變異獸。危機無處不在。

雖然可以仗着人多來解決這個問題,但是那必須是以萬爲單位的龐大人口。而沒有人能夠負擔得起這麼龐大的物資消耗。

所以事實上,哪怕看起來沒有任何限制,人們早已經被限制住了戰鬥的場地。無法逃避,亦拒絕合作。

當然,幾年以後艱難開闢出來的幾條道路這就是另話了。

現在就是抉擇的時間了,到底該做些什麼。

“仁甲,你在看什麼”看着仁甲不時皺起眉頭,柳青好奇的問道。

“思考我們接下來該做些什麼。畢竟明天中午我們就應該可以到達你家了。無論怎樣,都必須考慮下來該怎麼辦”

而且,你家那裏可不簡單啊。仁甲在心中沉吟道。

四級的異能帶來的是極爲強大的身體,自然視力也無比的恐怖。哪怕是隔着極其遠的距離,仁甲也能模糊的看到遠方依山而建的別墅區域有龐大的生物在那邊迴盪。

“也是,仁甲有什麼打算嗎?”柳青突然看起來有些興沖沖的。

“你指的什麼,去幫助軍隊?還是去投靠之前見到的那幾個人?”

雖然剛剛的出了結論,但是因爲無法說明重生這件事的原因使得這種事情完全無法說出來。

畢竟,一些基礎的知識還有可能通過異能獲取,但是知道未來的時間就明顯有些不靠譜了,這種有事卻無法說出來的感覺讓仁甲感動十分困惑。

不過柳青倒是沒注意這些。

“我問的不是這個啦”

“哪是?”

“無論怎麼看,仁甲都是末世裏最強的那一批人類之一吧。因爲殺喪屍跟砍草一樣輕鬆,完全沒有辦法對你造成威脅”

“確實如此,不過倒也不是沒有生命危險”

“這就足夠了,即使是這種世界,你也能很是輕鬆的活下去,所以,我想問的是,你的追求是什麼”

柳青的神情很是認真,而且補充道“就像小說裏寫的那樣站到武極巔峯,還是隻想要好好活下去。不對不對,你和他們不一樣,考慮的不是這些”

最後,柳青一拍手,以總結的語氣說道“我想問的是你的理想是什麼。”

發生瞭如此嚴重的事件,柳青卻還有心情來問仁甲理想這種在平時都不會有人問的問題。

但是這個問題卻讓仁甲無法回答。

想要反抗這個世界,這樣的心情從一開始就沒有變動過。

但是這並不是就可以隨隨便便說出來的理由,因爲沒有方法,因爲經歷過了一次失敗。所以仁甲明白,只靠着路見不平是無法幫助別人的。

突然之間彷彿有一縷思緒閃過心頭,那是被稱爲靈感的東西。

想要改變這個世界,所需要的是

是什麼?

突然間,一個在這之前從來沒有考慮過的東西浮現在仁甲的腦中。

——制度。

“是什麼?”

柳青再一次的發問了。而且自顧自的說了起來。“這個世界變得很糟,起碼在大部分看起來都是這樣的。雖然這種事情不可置信的發生了,但是我相信一定是有原因的”

“原因?”

“反正我是這麼認爲,我們是不可能自己把世界給變成這個樣子的。科學技術還沒有發展到這個地步,起碼異能這一項就無法解釋清楚。但是既然發生這種超乎常理的事情,也就是說世界的變化一定是有人做的手腳,對某人而言一定是有意義的”

“所以啊,我就想知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對我們這些幸運兒,獲利者而言,意義是什麼!”

柳青看着眼前的火焰,但是仁甲感覺少年眼中也有火焰在燃燒。

往事的記憶如黑白電影般在腦中緩緩流淌,幫助過人的記憶,被人揹叛的記憶,開心的記憶,傷心的記憶。但最終定格在自己被一拳擊倒的那個時刻。

哪怕身體無比疼痛,仁甲都能聽見少女的低語。

仁甲的嘴角挽起一輪圓月。給出了自己的答覆。

“沒有意義,只不過想反抗這個世界罷了”

“好,那就前進吧!朝着這個目標,確立路線,然後執行,最後成功”柳青高高舉起攥起的拳頭,話語中充滿了氣勢。

看着少年這麼傻樣,仁甲只能嘆着氣無視他的動作。

自己怎麼忘了,自己的友人,可是個中二病啊!

一番喧鬧之後,仁甲熄滅了篝火。

“洗洗睡吧”最終,仁甲嘆了口氣,宣告了這次的結束。

不過,心中勾起的疑問卻一發不可收拾,末世,對她的意義,

是什麼呢? “嘖嘖,每次看見都讓人感覺到土豪的世界就是和我們不一樣。萬惡的資本主義!”仁甲站在遠處感慨着有錢人的生活。

少年的前方的別墅透露着濃郁的中國風。迎面而來的是一片連綿不絕的粉牆黛瓦,飛檐翹角。因爲地形的起伏,宅院裏高低交錯,層層疊疊。

透過朱門石階,依稀間可以看見宅院內的樹風竹影,一譚清泉流淌,帶來潺潺水聲。倘若末世之前,完全可以想象這裏的溫馨和情趣。

雖然只隔了一天,但是回到這裏,柳青卻有幾絲故地重遊的微妙感覺。

透過豪華的朱漆木門,柳青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裏面人的情況。

“裏面應該沒有多少喪屍“柳青說出了自己的分析“這棟庭院裏昨天一共就只居住了4個人。除去莫雨,還有三個僕人。不過因爲爸媽的原因,裏面的動物也有不少。”

“有多少”

雖然對自己實力有着自信,但是仁甲絕非魯莽之人。

“沒記錯的話應該有2只鸚鵡,一隻棕櫚鳳頭鸚鵡、紫藍金剛鸚鵡。還有一條藏獒,和一隻純血波斯貓”

“好想打到地主分田地啊。”

“事到如今就不要吐槽了吧!”

“雖然動物只有那些,不過由於這種建築的關係,螞蟻,蟲子之類的動物可能也有不少。對了,泉水裏還有幾條金魚”

不去理會明顯仇富的仁甲,柳青開始自顧自的說起來。

“然後現在該怎麼辦?直接衝進去?”

“你還記得裏面的地形吧”

仁甲把視線看過去。但是不經意間看向遠處的時候,眉頭卻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當然可以,這才只有一天怎麼可能認不出來。不過前提是沒有被末世改變格局”

柳青自信的拍拍胸膛。

“那你想想你表妹可能藏在哪幾個地方,然後依次尋找。”

“這樣啊,讓我想想,莫雨是個堅強的女孩,此時應該會找個地方好好地躲起來吧”柳青來回邁着步伐沉思“應該就是她居住的臥室和廚房吧,畢竟食物在哪兩個地方。”

“這樣啊”仁甲微微低語。

雖然和柳青是朋友,但是他並沒有來到過這裏,自然對其中絲毫不瞭解。當然雖然在未來來過,不過那時這裏已經化爲了一片廢墟了。

自然,這其中的變化有着某種生物的影響。 富豪從西班牙開始 考慮到或許接下來可能會遇到的那個東西,仁甲不由得皺起眉頭。

“走吧,我走在前面,柳青你在後面指路就好”

“恩。”說完後,柳青突然朝着別墅內一聲大喊“莫雨,你別動,我馬上來救你”

然後摸着腦袋不好意思的對着仁甲問道“我這樣沒關係吧”

“問題不大,不過你獨自一人的話這樣的事情還是少做。太容易暴露了”

說完,仁甲便起身向着正門走去。

末世後建築大部分都被摧毀,人們也沒有時間閒到可以用來修建只爲了好看的建築。也因此,仁甲對周圍的環境有些好奇,興趣盎然的看着四周。

而柳青則是有些焦急,察覺到這一點的仁甲,便默默的加快了自己的動作。

“往右”走過大門一段時間後,兩人來到了中庭。

光潔鵝卵石鋪成的地面拼成一塊塊花紋,走上去格外舒服。幾株芭蕉和修竹三所在庭院之中。但翠綠的顏色夏日裏爲庭院增添了幾分涼意。

“你後退一下”仁甲對着柳青如此說道。

此刻,一隻身長五米的巨大藏獒出現在兩人的眼前。黑色的皮毛髮出鋼鐵般的光芒,藏獒站在庭院裏,看見兩人後,

紅色的雙瞳亮起,發出了狂暴的叫聲

“吼”宛如比賽中被拋出的鉛球,黑色的藏獒猛地向着仁甲衝了出來。仁甲和藏獒之間的距離有五米,但是卻在一瞬間被飛躍。

“死吧”知道此時不是玩的時間,仁甲選擇了最爲直接也是最爲血腥的方法。

面對這凶神惡煞的龐然大物,仁甲只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下一刻,彷彿時間被停止了一般,藏獒暫停在了空中。

突然,藏獒的表情變得極其痛苦,嘴巴微微張起,似乎想要發出痛苦的**,但是連這一點,它都無法做到,而且身體亦可見的速度在壓縮。

彷彿一個被壓縮到極點的皮球一般,伴隨着一聲慘叫,藏獒的身體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一動不動。鮮血沿着眼球和嘴巴流出來,看上去恐怖無比。

矢量操控可以控制被觸碰到的物體的方向,雖然血液隔着一層皮膚,但是也屬於可以改變的存在。在那一瞬間,藏獒全身的血液被仁甲控制,然後反轉。

自然而然的,血液被改動一段時間,藏獒也無法存活下去。

“走吧”嘆了一口氣,仁甲的神情有些低落。

少年並不想用這一招,原因也很簡單,太過殘忍。

血液被逆轉所帶來的感覺不同於一般的疼痛,那是整個人彷彿被灌入了無數液體的窒息感,雖然看起來有些僞善。明明都是殺死對手卻還想着一些溫柔的事情。

但這確實是仁甲難以割捨的感情。

“左邊”兩人低着頭快步行走着。

柳青在這一刻心中也滿是傷感,曾經陪伴了自己數年的玩伴在這一刻死亡,哪怕是不得已而爲之,也讓少年的心中充滿了愧疚。

柳青並不恨仁甲,倘若要說恨意的話,對於那個引起了這個末世的人,這纔是柳青真正想要殺死的對手。

“我一定要變強”看着在前方開路所向披靡的仁甲,柳青鄭重的下了決心。 兩人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廊橋。遊廊北面,是假山環繞,泉水叮咚,哪怕就是在現在,大自然也沒有一刻停息這自己的運動。陽光灑滿泉水,水面上波光粼粼分外迷人。倘若在他時,如此明媚的陽光之下一定顯得很是愜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