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且,她不認為這樣的公司,會出現這種可怕的紕漏。

但神器的存在,以及使用說明書裡面,讓她不要顧慮的文字,都讓她生出了好奇心。

最終,她還是沒忍住誘惑力。

按照原劇情中的,她竊取不成NPC的物品,就找了一個普通玩家,竊取了一件很普通的東西。

重回七零:炮灰女配打臉日常 最終成功了,竊取回來的物品,模樣都變成了1級,就是最初的等級,很普通。但從外面來看,根本沒有人能夠發現,有什麼奇怪。

神器告訴她,哪怕是遊戲公司,也無法分析出這件物品的數據,只會認為是遊戲裡面最普通的,新手玩家的物品。

接著,許薇膽子大了些。

一開始她還有點不好意思,後來認為那些東西,都是那些玩家淘汰下來的,根本用不著,目前也無法出售。竊取了,對方也沒辦法發現。就算髮現了,也沒辦法追蹤,膽子就大了起來。

「她還真的是越來越大膽了。」唐果看到了系統給她的許薇偷竊的那些數據,「偷別人的東西,她就不臉紅嗎?」

【被眼前的利益蒙住眼睛的人還是不少的,真正處於其中,可能沒有幾個人能夠把持得住吧。】

「說話這麼老氣橫秋的,和誰學的?」

【宿主大大,你要不問問遊戲公司那邊,什麼時候升級啊?】

「應該快了,就算為了我這個土豪玩家,他們都會儘快將升級提上日程的。畢竟這是一款大型遊戲,升級之前肯定要做一下測試,免得到時候出現問題,流失玩家。」

【也對。】

半個月後,遊戲升級,全服停機更新一個晚上,預計是早上九點鐘開服。

當時,唐果在學校上學。

是系統告訴她,遊戲已經升級完畢,裡面多了很多東西,基本上她想要的都出現了。

「這些都是遊戲公司早就準備的,不過被提前拿出來了。」

有空的時候,唐果登錄遊戲。因為系統已經接入了遊戲,她只需要意識沉入其中,就能夠登錄了。

玩家PK挑戰出現了,普通挑戰需要雙方同意,強制挑戰的話,是需要令牌的,令牌呢,在商場可以賣,也可以挖寶獲得。

出了強制挑戰令牌,當然也出現了免除強制挑戰令牌,叫免戰令牌,比強制挑戰令牌貴一倍。

唐果忍不住笑了下:「不愧是吸金的遊戲公司,很會賺錢嘛。」

【是啊,一塊強制挑戰令牌的價值是一百,看起來不多,可大家都買的起。】

系統剛剛說完,就看到唐果去商城買令牌了。

一次性就買了一百個,很好,又是一萬塊沒了。

唐果看著背包里的一百個強制挑戰令牌,語氣有些興奮的說:「等放學了,我就派人去挑戰許薇,將男主打回原形。」

不是她現在不動手,而是許薇也在上課,對方沒有登錄遊戲,挑戰不成。

系統:聽出來了,宿主大大超級興奮。

明天見

(本章完) 那上萬名弓箭手都是大秦軍中的精銳,修為都在小成境後期以上,射出的箭力道非比尋常,而且那羽箭的箭鏃都是用玄鐵精心打制而成的,極為鋒銳。

上萬點寒星呼嘯而來,令人心驚膽寒。

王羽、幽九娘、朱夫人和秦征修為高深,可以憑手中的兵刃護住全身,不被這些利箭所傷。

但對於修為甚淺的朱崇禮、吳傾城、吳伯,甚至處於大成後期的朱顏來說,要想完全避過這些利箭,幾無可能。

那些弓箭手居高臨下,利箭從四面八方飛來,王羽、幽九娘、朱夫人和秦征想護住他們也幾無可能。

眼看著朱顏就要被這些利箭所傷,朱崇禮、吳傾城、吳伯就要死於亂箭之下。

千鈞一髮之際,王羽心中默念《通天神訣》,雙目之中突然精光爆射,強大的元神剎那間分化出上萬,附在了那上萬點寒星之上。

但這上萬玄鐵羽箭力道強勁,不比玄天宮院中那株月桂樹上的葉子,王羽分化出的上萬元神不能立即將它們完全控制住,上萬支羽箭仍然帶著慣性飛了過來。

王羽體內的魔血瞬間沸騰,其中蘊含的魔力剎那間將他的元神之力激發了出來。

那上萬支玄鐵羽箭終於在距離八個人不足一丈的地方戛然而止,生生地停了下來。

這些箭鏃圍在八個人的四周,寒光閃閃,冷氣逼人。

那上萬名弓箭手瞬間驚呆。

他們當中的不少人見過馭物之術,但通常只是控制一件兵器,最多不過數件,能控制上萬支利箭,他們聞所未聞。

如此強大的元神,讓遠遠站在一旁觀望的秦胤心中充滿了驚駭。

突然,王羽大喝一聲,雙目之中精光更盛,那上萬支利箭倏地掉轉方向,向那上萬名弓箭手飛了過去。

那上萬名弓箭手大驚失色,紛紛躍下房頂和院牆躲避,有數百人躲避不及,被羽箭射中,慘叫著從房頂和院牆上摔了下去,不少人當即斃命。

正欲上前圍攻王羽等人的那數千人被他的神威震懾,又紛紛向後退了數十丈。

但這元神分化之術極耗費元神之力,那上萬支羽箭反向射出之後,王羽突然感到一陣暈眩,趕緊將那分化出的上萬元神收了回來。

此時,八人深陷重圍,朱宅四周已經里三層外三層圍了十多萬人馬。

王羽本想擒賊先擒王,將秦胤制服,再借他來要挾這些人馬,但秦胤知道王羽厲害,早遠遠地躲到了數千侍衛的後面,而且此時周圍的弓箭手又多了一萬人,王羽想孤身前去制服秦胤,又害怕那些弓箭手突然向其他人發難。

王羽扭頭對秦征道:「秦護法,九皇子勢大,我們不如先離開秦都,再從長計議。」

秦征不想兄弟相殘,早有此意,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趁著秦胤手下的那些人心有餘悸,不敢貿然上前,王羽趕緊將手中的誅神斧擲到半空,化作鯤鵬,對眾人道:「速上鯤鵬,離開秦都!」

八個人互相攙扶著飛身上了鯤鵬的背。

朱顏忽然想起了什麼,扭頭對吳伯道:「吳伯,那兩匹比翼馬怎麼辦?」

吳伯馬上打了個呼哨,後院中頓時傳來了兩聲嘶鳴,兩匹比翼馬並在一起,一左一右扇動著兩隻翅膀,從後院飛到了鯤鵬的背上。

鯤鵬體型巨大,背上平坦之處方圓十數丈,八人兩馬待在上面綽綽有餘。

那兩萬名弓箭手見他們要走,頓時緩過神來,紛紛彎弓搭箭,向他們射了過來。

但那些羽箭還未飛到,鯤鵬已經猛地向下一扇那對巨大的翅膀,倏地飛上了高空,雙翅扇起的一陣狂風將下面的數千人吹得東倒西歪。

王羽駕馭著鯤鵬,離開秦都,向大秦帝國西邊的莽蒼山野疾飛而去。

眾人盤膝坐在鯤鵬的背上,心情都慢慢平靜了下來。

那兩匹比翼馬並排卧在眾人的身後,神態也十分安閑。

朱顏坐在王羽身旁,左右看了看其他的人,道:「爹,娘,秦護法,傾城姐姐,吳伯,你們還不知道吧?王羽現在是玄天宗的宗主!」

五個人不由地一愣。

朱夫人扭頭看著王羽,吃驚地道:「王羽,真有此事?」

王羽點了點頭,淡淡地道:「蒙松長老、鶴長老及其他四位長老抬愛,晚輩暫時忝列玄天宗宗主之位。」

五個人又驚又喜。

秦征馬上就要站起來給王羽見禮。

王羽趕緊攔住了他,微笑道:「秦護法,不必多禮,我是晚輩,以後還要多多仰仗你!」

秦征點了點頭,不再客氣。

自從王羽進入玄天宗以來,兩人打過多次交道,早已心心相惜,成為莫逆之交,只不過一直心照不宣而已。

王羽敬佩秦征一身正氣,剛直不阿,是位真正的英雄。

秦征更是欣賞王羽的為人,他早知道王羽以後的修為會超過自己,卻沒想到會這麼快。

上次在玄天峰上,他親眼目睹王羽繼承了天玄子的黃龍魂,修為遠遠超過宗里的六位長老,王羽當玄天宗的宗主,他舉雙手贊成。

他看出鯤鵬正在向西飛,不解地問道:「宗主,我們這是要去哪裡?為何不回玄天宗?」

王羽道:「我這次和朱顏來秦都,本是要請朱伯母陪我去一趟莽蒼山野的,不想卻遇到了秦胤發動兵變。」

朱夫人扭頭看著他,輕聲道:「王宗主,你讓我陪你去莽蒼山野,所為何事?」

王羽尚未回答,朱顏搶著道:「娘,王羽想讓你幫他從地府三仙那裡要些養元丹,助宗門的弟子儘快提升修為。」

朱夫人點了點頭,瞅著王羽微笑道:「那地府三仙一直希望你成為他們的乘龍快婿,只要你答應了他們,孫半斤的那些養元丹隨便你拿,何必要我幫忙?」

王羽的臉微微一紅,要不是因為孫七斤的事,他還真不需要朱夫人幫忙,自己直接向孫半斤開口就是了,正是因為怕地府三仙拿孫七斤的事來為難自己,他才想到要請朱夫人幫忙。

當初在桃源地府,他親眼見過,朱夫人與地府三仙熟識,而且有辦法說動他們。

他對朱夫人道:「伯母見笑了,我只把七斤當妹妹看,絕無它意!」

朱夫人瞟了一眼朱顏,微微笑了笑,不再多言。

數個時辰之後,鯤鵬載著八個人飛進莽蒼山野,來到了桃源地府的上空。 「看來你已經做好選擇了!」

幽十三冷笑一聲,「那麼,你可以去死了!」

他手掌抬起,衣衫無風自動,寬大的手掌浮現出白色的森寒魂芒。

使得方圓數千里的範圍內,溫度驟降落。

「鬼術,冰冥掌!」

聲音落下,幽十三的手掌瞬間飛出一道掌力。

向虎天罰的身體壓迫而來。

虎天罰面色一凜,魂力順著寶劍而發,只見其寶劍連續揮斬兩下,頓時兩道交叉的劍氣呈螺旋狀飛向襲來的冰掌。

砰!

只聽到悶響傳來,巨大的冰掌瞬間破碎,而虎天罰則是悶哼一聲,連連向後退出十多步,撞到後面的一塊巨石。

連那堅硬無比的石頭,都被撞的四分五裂。

猩紅的血,順著嘴角滑落,虎天罰神色駭然。

這個幽十三的實力,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大好幾倍。

「你還沒死嗎?龍皇鬼帝的部下,怎麼個個都像打不死的小強,就那麼難殺?」

幽十三皺眉,手掌再次抬起,這次,他要加重一成魂力,徹底將虎天罰滅掉。

「該死,我可不能被他殺掉,我還要為陛下守護他的城池,怎麼可以死在這種地方?

要死也是死在龍皇城上,這樣才光榮!」

在這一瞬間,虎戰將的腦海里閃爍過無數個念頭。

那就是不能死在這裡

「陛下,今天,我要使用您當初教給我們十二天罰戰將的那一招劍術了。

希望陛下能保佑我成功將他打退!」

心頭暗暗想道。

下一刻,他手中寶劍揮舞,擺出了一個劈斬的劍招動作。

在全身魂力加持下,無數道似幻似真的劍影出現,虎天罰猛的一跺腳,無數道劍影朝著幽十三揮砍過去。

「龍皇劍訣,劍斬九霄!」

這一招,是龍皇鬼帝自創的劍招,當初閑來無事,便教了幾招給天罰戰將和左右龍衛。

其中左右龍衛天資最高,將這龍皇劍訣學到了大成境。

而他們天罰戰將天資就稍微弱了一些。

只將龍皇劍訣學到了小成境。

當年龍皇鬼帝告誡他們,此劍招,一旦使用,就必須將敵人斬殺。

否則墮了龍皇之名,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虎天罰不知道憑自己的小成的龍皇劍訣,能不能殺掉幽十三。

但他實在不想窩囊的死在這種地方,這才不得已把龍皇劍訣施展了出來。

嗤嗤嗤!

陰氣被切開的聲音響起。

泛著魂芒的無數劍影,好像奔騰的河水,源源不絕的沖向幽十三。

「嗯,雕蟲小技!」

幽十三並沒有將這攻過來的一劍放在眼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