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且,他的眼眶裡竟然有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她舉著手朝著牆頭指去,想告訴他,那群刺客跑了,快去追!

可是,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漸漸的,她的手也軟綿綿的耷拉下去。

陣陣倦意湧上來,她覺得自己被張宇成擁的更緊了。

哎,這個男人,下次要好好告訴他,少動手動腳。

眼前的張宇成越來越模糊,耳邊開始出現紛亂的腳步聲,還有那惴惴不安的呼喊聲。

「好吵呀!」她想著,再也忍不住,慢慢的睡了過去。

張宇成看著懷裡的她想說又說不出來的模樣,漸漸失去生氣的身體,還有腹部正在不停往外湧出鮮血的傷口!

他滿臉猙獰,絕望的嚷著:「御醫,御醫!傳御醫!」

張宇成的寢殿里,一盆盆觸目驚心的血水從他眼前端過。

太上皇與靜太妃也聞訊趕了過來,一看到這個場景,都不禁皺眉。

靜太妃輕聲到:「皇上,為什麼不送她回自己宮裡療傷?這般血污實在是擾了天子的寢殿。」

張宇成背著手,扭過頭看了看她,並不說話,眼神卻犀利的很,就像要把她看穿。

她並不膽怯,大膽的迎著他的目光,又看向太上皇:「太上皇,臣妾說的可在理?」

張廣淵沒有接她的話,而是問張宇成:「成兒,這是怎麼回事?冷宮怎麼會有刺客?他們的目標是誰!」

張宇成緊繃著臉,面色鐵青,薄唇微啟:「恐怕是父皇的愛妃想要置郁兒於死地吧?」

張廣淵面色微變:「皇上不可口不擇言。」

張宇成冷漠的說:「難道整個皇宮裡,不是只有她最希望郁兒出事嗎?」

「真是當局者迷!」張廣淵輕拍了拍他,「靜太妃最近是出入冷宮,也在她面前做了點規矩。但她如果想置人於死地的話,這麼做豈不是太顯眼?」

話雖如此,但是張宇成心裡卻認定就是靜太妃所為。

衛如郁還沒有脫離危險,他也不想在這裡大聲喧嘩,冷著臉:「是與不是,朕自然會給郁兒一個交待。你們請回吧!」

靜太妃看他連自己父皇的面子都不給,知道他是恨到了極點。

她內心湧出一絲快意,往內殿看了看:「既然皇上這麼說,本宮也等著這一天,也好還本宮一個清白。」

內殿傳來一陣呼聲:「快!補血丸!」

這是不花的聲音!張宇成一個大步跨進內殿,只見衛如郁面色如土,整個人一點生氣都沒有。

不花迅速往她嘴裡塞進一顆補血丸,在她傷口周圍連點幾處穴位,並快速扎進新的銀針。

這才看到她呼吸稍微平穩了下來。

不花臉上儘是豆大的汗珠,其他幾位太醫連遞銀針的手都在發抖。

剛才,衛如郁的傷口突然血崩,止都止不住。

張宇成放低聲音,壓抑住想要擁抱她的衝動,低沉的問:「可是大好了?」

不花微點頭:「終於止住血了,今晚只要娘娘不發熱度,就能挺過這一關。」

下半夜,他在張宇傑面前說這話時,卻是心有餘悸:「好險呀,差點就過去了。」 下班后,葉雄回到工地宿舍。

五分鐘之後,從浴室里出來,他整個人氣質完全變了。

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身上穿著名牌的襯衫西褲,腳上穿著進口皮鞋,不足一指長的短髮精神地豎了起,看起來就像個明星一樣。

「這才多久,連衣服都穿好了?」同宿舍的王童無語。

「如果有支槍指著,慢了會槍斃,你也能達到我的速度。」

對於葉雄這種臆想症之類的話,王童已經麻木了。

這傢伙來工地差不多半年了,一時說以前當過殺手,一時說以前當過保鏢;一時說去過歐洲十幾個國家,一時又說嘗過十國美女的風情。

最離譜的是,他居然說自己被埋在地底一個月都沒死。

真這麼牛叉,他會來楊氏集團當建築工?

還沒介紹,兩人的工作是建築工。

就是這麼一個破建築工,居然說嘗過十國美女的風情,相信他才有病。

幸運的是,葉雄除了偶爾臆想症發作,性格還是不錯的,人比較大方,還很講義氣,對兄弟也好。

就像今天,王童說自己從小到大沒到過東方大酒店吃飯,葉雄說有個同學在那酒店舉行婚禮,就帶他去了。

東方大酒店是江南市最豪華的大酒店,今晚整個酒店都被包了。

心怡集團的總裁楊心怡,跟浩陽集團的執行總裁何浩東今晚在裡面舉行婚禮,這是今天江南市最轟動的事情。

說起心怡集團,不得不提集團總裁楊心怡。

她是江南市所有未婚男心目中的白富美,美貌與智慧並重,而且是集團董事長楊定國的唯一個女兒。

娶了她,等於得到了整個心怡集團。

平時不知道有多少富二代官二代對她進行瘋狂地追求,終於,被浩陽集團的何浩東追到了。

然而,這跟葉雄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他壓根就不認識楊心怡,今天是混大餐吃的。

「雄哥,你真的認識楊心怡。」王童不太敢相信地問。

一個是心怡集團的總裁,一個是心怡集團旗下某支建築工隊一名偉大的建築工,兩者身份何止天地之差,很難想象兩人認識?

「我們是小學同學。」

「為什麼不讓她幫你找份工作?」王童不解地問。

這樣一個有地位的同學,隨便說一聲,就能到得一份輕鬆的工作,比做建築工好多了。

「我很喜歡這份工作,你想想,看著一幢幢高樓大廈在自己的手裡建立起來,多麼有成就感!」葉雄斜望天空,露出驕傲的神色。

「神經。」

兩人走了進去,電梯門正要關,突然傳來動聽的女聲:「等一下。」

一名踩著高釘鞋,披一頭微卷波浪長發,帶著副紅框眼鏡的女人走了進來。美女二十四五歲左右,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穿著黑色晚禮服,眼如一汪秋水,眉如細柳,瓊鼻細長,薄薄的嘴唇上,抹了淡淡地口紅,平添幾分妖冶的味道,胸前傲慢地挺立起,無論氣質跟容貌都是上乘。

「美女姐姐,幾樓?」王童打招呼!

王童長得又瘦又矮,像是營養不良的,站在穿高跟鞋的美女身邊,還矮一下頭。

然而他卻有張娃娃臉,看起來特別單純,誰會想到這是一個三更半夜裡躲在被子里擼啊擼的委瑣男。

「八樓,謝謝!」美女輕啟朱唇,聲音中沒有一點高傲。

「你也來參加婚禮啊?」

「楊心怡是我同學。」美女回道。

「你也是楊心怡的朋友啊,真巧,我朋友也是她的同學。」

蕭芳芳這時候才看到旁邊的葉雄,暗暗驚奇。

眼前的男人,氣質太好了!

身高一米八左右,五官端正,靈氣逼人,一雙眼鏡將他狂野的霸氣掩蓋住,看起來有鼓優雅的霸氣。

王童看了眼葉雄,再看了眼旁邊的美女,突然間覺得兩人很般配。

當然,前提是忽略葉雄的工作。

好你個楊心怡,身邊還有這麼帥氣的同學都不介紹給我認識,呆會讓你好看。蕭芳芳暗道。

「蕭芳芳,很高興認識你。」蕭芳芳主動自我介紹。

「葉雄,葉子的葉,雄起,噢不,雄偉的雄。」

「葉先生真幽默。」蕭芳芳臉色微紅,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問道:「葉先生,跟心怡是什麼時候的同學?」

「小學。」

「你也是在第一小學的?」蕭芳芳驚喜地問:「我也是,怎麼不認識你?」

「那時候我……像個醜小鴨,沒什麼存在感。」

「在幾班?」

「那個……八樓到了,我們先進去!」葉雄說完,做了個請的手勢。

好有風度的的男人哦!

「我們坐一席?」蕭芳芳提議。

「我們約了朋友,吃完晚餐之後,到時候請美女喝一杯。」

「一言為定。」

蕭芳芳說完,踩著高跟鞋,扭著細腰翹臀離開了。

葉雄鬆了口氣,差點壞事了,他真恨不得狠狠地甩王童一巴掌,沒事搭訕什麼?

整個大廳擺著上百樓的酒席,人潮洶湧,排場不是一般的大。

「雄哥,我們去哪坐?」

蕭芳芳的出現打亂了葉雄的計劃,如果她去問一下楊心怡,就穿幫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個小包間,讓蕭芳芳找不到他們,吃完就閃。

來參加酒席的幾千人,她總不能一個個找吧?

蕭芳芳上八樓之後,一眼就看到被人群包圍,像公主般的楊心怡,快步走了過去。

「我的新娘子,你真是太漂亮了,嫉妒死我了。」

楊心怡穿著一套紫色的婚紗,整個脖頸露了出來,被紫色的輕紗披著,若隱若現,充滿神秘誘惑地味道,她臉上化著淡淡的妝,不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只是眉眼之種,有種淡淡的愁容,並不像其她結婚的女子,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

「又是一個人來,你太讓我失望了。」楊心怡裝作不高興地說道。

「還好意思說,身邊藏著同學都不介紹給我,我要跟你絕交。」

「姑奶奶,條件好的,我全介紹給你,是你自己看不上好不好!」

對於這個閨密,楊心怡真是無語,介紹無數次,她愣沒有一個看上,現在朋友圈之內,誰不知道楊心怡的閨密蕭芳芳,是個眼界極光的大齡姑娘。

「是某人收著極品,不肯介紹吧!」蕭芳芳走到她面前,哼哼道:「從實招來,是不是藏著高富帥當備胎?」

楊心怡指了全場的男性:「我的朋友跟同學都來的,看中哪個自己挑。」

「那個葉雄呢,別說你不認識他。」蕭芳芳哼哼道。

「哪個葉雄?」

「身高一米八左右,帶著副眼鏡,是你的小學同學。」

「參加婚禮的小學同學,你是唯一個,會不會是有朋友逗你玩?」

蕭芳芳的臉黑了下來,回想剛才在電梯中情景,恍然大悟:「心怡,我們遇到混飯的傢伙了。」

聽她這樣說,楊心怡頓時眉頭皺了起來。

「單是混白食還好,就怕是別有用心。」作為心怡集團的總裁,楊心怡心思縝密,沉思片刻說道:「我派兩個保安給你,一定要找出他,千萬別驚到賓客。」

「我一定會找到他,然後打得他媽都不認得他。」

蕭芳芳又羞又怒,有生之年第一次對一個男人有好感,居然是個騙子,讓她心裡很不痛快。。 七樓,某包廂之內。

「魚刺湯。」

「吃只大龍蝦,壯陽。」

「這東西你一定沒吃過,正宗海石斑,口感特別好。」

葉雄筷子轉得飛快,片刻之間,王童面前的碗就滿了。

周圍的人,目光炯炯地望過來,看著兩個餓鬼投胎的樣子,眼神中都是鄙視。

「雄哥,我自己會夾,你也吃吧!」王童尷尬地說。

「我以前吃過很多。」葉雄毫不在意周圍人的眼神,反正是吃一餐就跑的,誰認識誰啊?

轉眼之間,半個時辰過去了。

「吃飽沒有?」葉雄問。

「好飽。」

「走吧!」

葉雄站了起來,將他拉了起來,不由分說就朝門口走去。

剛剛走出門口,遠遠看著蕭芳芳帶著兩名保安朝這邊走過來。

「雄哥,剛才那美女耶!」王童指著蕭芳芳喊道。

「快離開這裡。」葉雄連忙喊道。

「為什麼要走,我們不看婚禮了嗎?」王童奇怪地問。

「如果還不快跑,他們會將你抓起來狠狠地揍一頓。」葉雄一臉的嚴肅,湊嘴在他耳邊細語:「我根本就不認識楊心怡。」

「你妹的,回頭跟你算帳。」王童知道真相之後,一個華麗的轉身,落荒而逃。

「兔崽子,跑得挺快的。」

葉雄面向蕭芳芳,食中二指放在唇邊,做一個十分優雅的飛吻動作,然後飛快朝樓上走去。

「把他抓住,不然你們明天不用來上班了。」蕭芳芳氣得肺都炸了。

這個傢伙混白食不說,居然還敢朝自己飛吻,真是沒死過。

兩名保安快速地朝樓上追去,事關飯碗,不得不拚命。

東方大酒店十層以下是餐飲跟K房,十一樓以上是客房,跑上十一樓,葉雄將蘋果六手機掏出來,放在第一間房間的磁卡感應處。

手機屏幕不停地掃動著,聽聞輕輕一聲滴。

「低級的感應器!」

推開門,葉雄閃身進去。

兩名保安根本想不到葉雄會進入房間,四下找了一輪,沒有找到,然後朝十二樓追上去。

聽到腳步遠去,葉雄拉開房門準備離開,突然發現一個豐滿的美女怒氣沖沖地上來,不是蕭芳芳是誰?

蕭芳芳見到葉雄,愣了一下,準備破口大罵!

葉雄連忙將她的嘴巴捂住,拖進房間之中,順腳將房門關上。

將她壓在牆上,葉雄露出一撇迷人的笑容,很紳士地笑道:「現在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先奸后殺,第二,先殺后奸,請問你怎麼選擇?」

蕭芳芳差點崩潰了,眼淚嘩啦啦地流。

她沒有想到自己會遇上一個變態***今天怕是要羊入虎口了。

蒼天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