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且無面女的話她也聽到了。

不知道又有什麼人物盯上了自己。

他可是剛從那位大佬家中跑出來的,他現在可不想進入到另外一位大佬家中的,而且那位陌生的大佬還不知道有沒有剛才那位大佬這麼好說話。

所以他內心當中是有一千個一萬個不學移動,但是這件事情可由不得他同意不同意。

無面女根本沒有給他選擇的權利,直接對著他的面前一模。

李洛星頓時感覺到自己的頭有些暈。

而且感覺自己的腦袋和腳已經有些不聽使喚。

彷彿隨時叫倒下過去一樣。

「睡吧,睡吧,睡一覺起來什麼都好了。」

無面女詭異的聲音再一次傳來,不過這一道詭異的聲音確實讓李洛星聽得昏昏欲睡,只有著馬上倒地好好的睡一覺,什麼事情也不想想。

彷彿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一樣。

頓時,李洛星的大腦遵從他內心當中的想法,緩緩地暈了過去。

李洛星的眼睛緩緩的閉上了,身體也緩緩的向後行,看起來隨時都要倒下。不過無面女的出手更是快速直接接觸了他的身體。

「哼,簡直是廢物啊,不知道主人到底看上了這個廢物那一點居然要我親自出手把他給帶回去。」

用著手臂扶著李洛星那脆弱不堪的身軀,無面女不屑的說道。

在她看來,這種連自己一招都撐不過的人簡直是廢物的不能再廢物了,不知道這個廢物身上到底有什麼出彩的地方,能夠讓主人另眼相看。

「哼!要不是主人指名道姓要把你帶回去,我現在可是真的忍不住想把你給吃了呢。」

無面女從那張已經完全不像嘴巴的嘴巴當中伸出來一張流著無數唾液的舌頭,舔了舔她那個不像嘴巴的嘴巴。

而它看一下李洛星的眼神當中也充滿著一絲貪婪。

它已經很久沒有吃過人肉了,自從它超脫人世界的極限之後,就已經很少來到人世間,這一次要不是主人憑藉著莫大的力量也掩飾自己那超過人世間極限的力量,說不定他剛一進人世間之後被人世間的法則給捏得粉碎。

所以現在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它根本就也是不住內心之中的貪婪之色。

「哼!」

不過想到自己主人的可怕之後,想到違背自家主人回事一個什麼樣的後果之後,它有些不敢打這樣的主意了,它可不想被主人無盡的折磨。

它何時看過主人是如何折磨別人的那種感覺,他連想都不敢去想。

「算你小子走運!」

無面女對著李洛星冷笑一聲。

隨後從身上拿出一塊令牌,緩緩的把這塊令牌給捏碎。

這個令牌就是它通往人世間的東西。

「唉!既然來了,就不要那麼著急走嗎?我作為這裡的地主,還沒有好好盡一下地主的待客之道呢。」

突然,它那想把令牌給捏碎的手頓時被一個有力的時候給抓住了。

一道男聲傳入到了它的耳中。

…… 「你是什麼人?」

無面女看著警抓自己手臂上的那道蒼白的手。

很明顯這個人也是謀方勢力當中的人。

這個人的出現,不由的讓它再一次看到現在還躺在自己手臂上暈過去的李洛星,這個廢物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讓天地間這麼多龐大勢力都來尋找他。

他從許安身上流露出來的陰氣已經知道了這個人絕對是地府陰司的陰司使者。

而且更加可疑的是,這位地府陰司使者的身旁竟然還跟著一位天庭的執法司中的執法者。

這兩方勢力不是早就已經勢如水火了嗎?又怎麼可能聯合起來在一起。

難道天庭的人也看中了這個廢物?

無面女一雙詭異的眼睛疑神疑鬼的盯著擋住自己的兩個人。

難道為了這一個人,兩方勢力竟然還聯手了不成?

「陰司使者……」

無面女那一詭異的聲音再一次傳來。

「滾開……」

雖然想不通地府陰司和天庭執法司的人為什麼站在一起,但是想不通自己也索性不再去想了,自己只要完成好主人給自己安排的任務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就不是自己能夠管得了的。

對於這兩個人,它並沒有放在眼裡。

畢竟自己的實力早就已經超脫了人世界的極限,而這兩個人就算加起來也不可能超過人世界的極限。

雖然在人世間當中不能動用自己真正的實力,但是就憑現在的實力拿下這兩個人也足以。

「哦!你很囂張啊!不知道是哪方勢力的人。」

許安眯著眼看著對自己兩人竟然沒有露出一點恐懼之色的無面女。

這個無命你絕對是看出了兩個人的身份,但是竟然看出了自己兩個人的身份竟然還如此的等到妄為對自己了如此的放肆。

那麼這個人的身後絕對有一個龐大的勢力在支持著。

其他的人見到了地府的陰子使者或者天庭的執法司的只發著哪一個不是恭恭敬敬在他們的面前不敢大聲說一句話。

而這個無面女顯然不同。

「呵,我家主人的身份地位,你們還沒有資格知道!」

「現在立刻滾出我的眼前,我還可以不和你們計較,如果再不管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能不動手還是不動手為好,畢竟這兩個人身後的勢力絕對在天地當中也是十分頂尖的,就算自己的主人也沒有那個信心去同時兩方實力。

而且這裡是在人世間,一旦動用了超過人世間的實力,自己絕對會被人世間的法則所針對。

所以,它現在是想憑藉著它的氣勢來嚇跑這兩個人。

「好啊!那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對我一個不客氣法!」

許安今天本來就十分的有氣。

正愁著他的憤怒沒有地方放呢,沒想到這個不治了你的孤魂野鬼竟然敢對自己如此挑釁。

這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同時,一股龐大的陰氣從他的身體當中散發而出。

直對著那個無面女衝擊而去。

他在心中發誓一定要讓這個不知好歹的孤魂野鬼嘗嘗他地府陰司使者的厲害。

如果今天不給它一個教訓,那麼豈不代表就以後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來挑戰他們陰司使者。

…… 許鞍出手的同時,司弧也開始動用了自己的仙氣。

今天不僅是許安十分憤怒,她同樣也是十分的憋屈。

要知道如果不是最後時刻林牡出現了,她的小命有可能就真的不保了。

不過沒想到人世間的一個因私舍竟然能夠對自己造成如此龐大的傷害,這樣一項十分驕傲的她十分的憋屈。

現在和許安想的一樣,這裡竟然蹦出來一個不自量力的傢伙來挑釁自己,這簡直就是給自己一個很好的減氣的東西。

所以她自然不會客氣。

動用了自己可以動用的最強大的威視直接對著無面女衝擊而去。

無面女面對兩個人同時的壓力,它的臉色也變得蒼白了一點,但是並沒有受到什麼太過強大的傷害。

許安和司弧所釋放的壓力也最多沒有超過人世界的極限,這一點壓力對於無面女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畢竟它的實力已經遠超過了人世間的極限。

「哼!簡直是不自量力,竟然還敢對我出手!」

無面女見到兩個只不過還是處於人世間極限的螻蟻,竟然還敢率先對著自己出手,這不由得讓它十分的憤怒。

臉色蒼白的看著兩個人,冰冷的聲音傳出。

他對這兩個人已經起了殺心,哪怕他們身後的實力十分的龐大,但是,這裡可是人世間就算他們背後的人物十分的強大,也不可能親自在人世間出手。

只要在人世間把他門給殺了,又有誰能夠知道呢?

而且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它可不相信地府和天庭會為了一個區區的陰司使者還有執法司執法者和它主人翻臉。

這算這兩個龐大的勢力也要給它主人一個面子。

所以這兩個人死了也就是白死了。

「呦呵,竟然還是超脫了人世界極限的一隻鬼怪。」

許安看到無面女竟然隨意的就把自己兩人的威勢給衝破,眉頭一挑,他也看出來無面女真正的實力已經超脫了人世界的極限。

沒想到它後面的那方勢力竟然為了這個小子派出了一個超脫人世間的極限來到人世間,把這個傢伙給帶回去。

要知道為了把一個超脫人世間及時的鬼怪送往人世間所耗費的代價,可是無比龐大的。

也不是什麼人可以拿的出這麼龐大的東西的。

所以這個無面女後面所站著的絕對是一個無比龐大的勢力。

不過他也沒有在意,就算再強大又能強到的,他們兩個後面的勢力嗎?

天庭和地府可是天地間最強的兩方勢力。

可不是什麼妖魔鬼怪可以抵抗的。

「超脫了人世間的極限……」

司弧的眉頭同樣皺了起來。

這個人世間到底是怎麼了?最近怎麼頻繁地出現超脫了人世間的極限的人。

不說站在自己身邊的那個許安,這小子絕對是抄錯的人是真的繼續,否則也沒有資格去養一個超脫人世間極限的鬼王。

而且後面還出現了一個更加強大的林牡。

這位前輩如果沒有超脫人世間極限的話,那天地間就沒有可以超脫人世間極瘦的人了。

而這裡又出現了一個超脫人世間極限的無面女最近人世間的法則到底是怎麼了? 神秘老公惹不起 難道是選擇性失眠。

要知道在平時只要人世間出現了一個超透了極限的人,那麼人世間的法則就會隨時而來把那個超脫了人世間極限的人給攆的粉碎。

而現在人世間的機芯卻不知道在幹什麼,兩個超脫人世間極限的人都已經在人世間動手了,人世間的法則竟然還不出手。

難道它還在看戲不成?

司弧簡直想不通,最近子人世間的法則在幹嘛。

或者說已經破敗不堪的人世間最近在修復了。

之前超脫人世間極限的人到目前來看,已經不是極限了。

所以人世間的法則才沒有動手。

司弧有些想不通,但是,現在也沒有再多的時間讓她繼續想下去了,她目前要對付的就是眼前這個無面女。

畢竟眼前的這個人也是超脫了人世間的極限。

如果今天不能解決的話說不定她還真的要留在這裡。

不過也沒有太過擔心,畢竟他的身邊還有另外一個超脫人世間一切的人,雖然自己並不對他很看得上。

但是不得不說這個陰司當中的臭蟲的實力還是十分的強悍。

而且,還不知道這個臭蟲到底是用的什麼辦法,竟然躲過了人世間法則的探查,一直在人世間當中躲藏著。

……

「你們今天都要死。」

無面女的氣息緩緩的流露出來,完全不屬於地府的陰氣和天庭的仙氣,完全是另外一種未知的氣息。

…… 「你會不會是太囂張呢?你就完全能夠確定就吃下了我們。」

許安也不在掩飾自己的氣息,和無面女所釋放的氣息不斷的對碰著。

完全不分上下。

但是這些實力還是沒有超脫人世界的極限。

「你不會只認為只有你超脫了人世間的極限吧?」

許安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是什麼能夠讓你如此確定的?」

許安的臉上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讓人琢磨不信他現在到底在想著什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