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而且,他正好是這座城池的城主,位高權重,

他本身是天仙境後期修為,加上幾名強大的手下,另外又跟其他兩座城池的城主聯手了,他們實力還真是不弱,光天仙境強者就多達七名,地仙境強者就更多了,

杜飛得知龍魂小隊的消息,就派人把龍魂小隊的強者包圍了起來,準備滅掉龍魂小隊,

「你們殺了我們劍仙宗的強者段飛,還不乖乖投降,」杜飛冷喝道,

吳宇平淡道:「我們沒有殺劍仙宗的強者,我們只是滅掉了一批意圖搶奪我們貨物的盜匪,」

他很精明,當然不能承認殺死劍仙宗的強者,否則麻煩就大了,

「小子,你殺了人還不承認,」杜飛大怒,

「我們出道至今,就殺了一批盜匪,除此之外,沒有跟任何人交手,」吳宇冷聲道,

「小子,你想耍無賴,你是賴不掉的,段飛被他擊殺,有人親眼所見,」杜飛指著張弘說道,

吳宇說道:「我們殺的是盜匪,不是劍仙宗的強者,」

「小子,你狡辯也沒有用,給我拿下他們,要是他們敢反抗,殺無赦,」杜飛大吼出來,

他想搶奪寶物,自然不會管其他的,段飛的死,只是他的借口,

他跟段飛的關係,不可能給段飛報仇,

他只想站住腳,這樣出了問題,他也有說法,

說到底,他還是怕龍魂小隊有背景,所以要靠著劍仙宗這棵大樹,

隨著他一聲令下,他身邊那些強者紛紛出手,如狼似虎的,

吳宇他們沒有任何辦法,只有接招,

他們布下陣勢,跟對手周旋,同時給拓跋野發了信息,

事情鬧得太大,吳宇他們還是有些心虛,

其實,他們結陣之後,完全有能力絞殺對手,只是他們沒有那麼做,害怕得罪劍仙宗的強者,

拓跋野得到消息,馬上趕了過去,吳宇等人都是絕世天才,絕對不能有事, 醫院外,雛雯雯一無所知地等待習俊梟出來,探頭就見他和德醫生交頭接耳,搖晃著李婉兒的手,心生懷疑,便問道:「婉兒,是不是我怎麼了?」

李婉兒斷言,敲了她胡思亂想的腦瓜,「亂講,什麼事都沒。」

習俊梟推門而出,面帶微笑,意味深長看了一眼李婉兒,她馬上心領神會,小心贓得以平靜,雛雯雯小跑過去,就如孩童見到糖果般興奮不已,「梟哥哥,你怎麼進去那麼久?」

他當眾親吻她的額頭,「克利是我一個老朋友,聊多兩句,你呀一切都正常。」她撅起傲慢的小嘴,餘光掃視他,「哼,我早就說我身體健康的啦,算命先生說我可以活到99歲。」

李婉兒打岔,在身後冷冷補刀,「那就是老妖婆咯…」

雛雯雯一聽,轉移目標,追著她打,幾乎忘記了醫院裡不得喧嘩的指示牌,克利打趣地說,「俊梟,你小妻子很有意思。」

他笑不露齒,嘴角的弧度只升不降。 腹黑少爺吻上我 雙雙回到金怡園,李婉兒依舊緊跟其後,兩女孩手挽手一起走,不斷傳出珂珂聲,雛雯雯指指她的肩膀,「怎麼,今天星期二,不用上課嗎?」

她得意地炫耀假期,「我請了一個星期假,當陪你咯,順便給自己散散心。」

雛雯雯深感不對,平常那麼重視學業的她,怎麼會捨得放一星期這麼長,試探性問道:「是不是真的離開社團了?」

只見她若無其事點點頭,說得雲淡風輕,「是啊,這沒什麼,東家不要找西家,以我的能力,我沒有社團我一樣可以光彩奪目,到時候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刮目相看。」

說完便調皮地挑挑眉,她聽了這番話,想想也是,自從和習俊梟在一起,自己的世界都是他,忘記自己曾經的夢想,一直在庇護的環境下永遠長不大,李婉兒比自己堅強勇敢很多,她要向她看齊,她想回新華東方工作,愛情事業兩不誤。

她鼓勵自己,也鼓勵她,「嗯,加油,我也要找到自己的價值,我決定了,回新華東方。」

習俊梟耳朵極為敏銳,在她們身後,她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他給自己打了預防針,他不會阻止她,依舊會默默保護她,必須確保她安然無恙,在此他得解決很多障礙物。她突然轉過頭,有求於他的,眼神無辜,不斷對著他眨,扁著小嘴,腦袋醞釀好語言,「梟哥哥~我~」

習俊梟馬上阻止,她的樣子太引人犯罪了,閉著眼不忍直視,什麼都依她,「OK,我不反對。但是不準和男生靠得太近。」

她聽到,整個跳躍起來,「耶~婉兒,你聽到沒?我可以繼續工作~」

李婉兒真佩服她的體力,這麼大個人還像個孩子一樣,「聽到了聽到了,滿意了啦。」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情,「我得多看看新華東方採訪的新聞,來,一起。」

拉著李婉兒,小跑進去,還不忘喊他,「梟哥哥快點!」

打開電視機,新華東方報道一篇,「重大事件,骨幹級商人姚康宣布破產,據說無人願意售賣材料,欠下商家巨額違約金,事情進一步追蹤。」

焦點集中在一個老人家身上,幾個人護在中間也阻擋不住媒體的強烈詢問,咄咄逼人,「姚先生,請問為什麼突然沒有供應商?」

「請問是不是有什麼內情?」

「好像聽說是你孫女引起的是嗎?」

姚康一把老骨頭被這些言論折騰瘋了,怒火隱隱約約要飆出來,臉色難看,突然一個記者戳中正心,「姚先生打算今晚離開國內嗎?」

幾人用身體紛紛擋住,「走開走開。」

姚康聲音渾濁,說出一句髒話,「關你屁事。」

僵持的老臉青筋暴起,好不容易離開眾人視線。

雛雯雯看著電視里的畫面,驚呆了,直接宣布破產,還負債纍纍,眼睛不自覺離開電視瞥向他,習俊梟雙手合十,誠懇地坦白,「我只是讓他沒有供應商而已,至於姚小燕我會讓她消失在你面前。」

她洞悉著他,他一向都狠慣了,不願意他做不好的事情,擔心地說,「梟哥哥,不要傷害他們,他們得到他們的報應了。」

他坐在她身旁摟住,把她的頭壓在自己肩膀上,「乖,你當我傻呢?我只是讓她離開這裡,別干擾我們的生活,如果她爺爺沒帶她走,我會把她丟在南非野人地帶的。」

李婉兒聽得一陣膽寒,那裡的人會不會飢餓難耐,想想黑黑的身軀,卷卷的頭髮,葉子當衣服遮掩,想想都怪狠的。

雛雯雯的頭顱要抬起來,再次被壓低,她只能靠著說話,「那他們今晚離開嗎?」

他覺得也是,畢竟負債纍纍,而且他很心疼孫女,肯定會離開。

他拍著胸口回答,「肯定會,不會再有人干擾我們的生活了。」

她甜蜜蜜地笑著,窗外的陽光真好,果然是美妙的事情。

李婉兒擦了一把冷汗,她那麼大份在兩人旁邊,居然可以視若無睹,在你儂我儂,當她不存在,捂著心口說,「好痛心。」

他們依舊摟著,無視她的話,她這個燈泡感覺一點兒都不亮,反而是她們的忠實粉絲。

姚小燕一清早就晴天霹靂,一晚上住在韓在熙家裡,看到新聞的動蕩,整個人都不好了,愣住在電視機面前,不,她不相信自己家裡破產了她發脾氣將遙控器砸向前方,頭一直搖晃,「我不信,這些狗~屁記者亂說的。」

電視裡頭,她爺爺備受指責和辱罵,一臉迫不得已的樣子,讓她心好痛,她萬萬沒想到習俊梟居然如此絕情,韓在熙帶著諷刺的嗤笑,提醒著她,「小燕,冷靜點,新聞敢如此轟炸你家,看來是真的了。我真替你不值得,你有什麼比不上雛雯雯呢?」

再次加重語氣,「而且!憑什麼讓你爺爺受這份罪,我都替你心疼。」

一番話擊潰了她的內心,讓她更加堅定立場,她失去的她都要找習俊梟要回來,當務之急是去看她爺爺,她臉上的猙獰韓在熙看在眼裡,她想,姚小燕的憎恨越大,心才會越狠,成功率就越大,內心掩藏詭異的笑意,姚小燕握著拳頭,緩緩開口,「我回去看看爺爺,之後回來跟你會和。」

她借用了韓在熙的衣服,披頭蓋臉遮掩全身,不敢真面目視人,生怕被眼尖的人發現,繞過守在家門的人群,找了條不為人知的路兜進去,進門就是,「爺爺…」

姚老爺子正愁著找她,「小燕啊,爺爺老了不中用了,待在這裡必死無疑了,我們去國外吧,我訂了今晚的機票。」

姚小燕緊緊抱住爺爺,「不,爺爺你自己回去,我繼續呆在這裡,我還有沒完成的事情。」

姚老爺子拍拍她的背,「不行,你不能再就留在這裡了,習俊梟說了,要麼帶你離開,要麼他來處置你。」

姚小燕絲毫沒被嚇到,「爺爺,我回不去了,他不可能一手遮天的。我悄悄跟你說…」

她把和韓在熙的事情告知爺爺,爺爺一直搖頭,他只有一個孫女,錢可以沒有,但是人不可以不要。這事他必須慎重對待,嚴肅地說:「不行,韓在熙只是在利用你,你別傻了,今晚必須跟我離開,別再搞那麼多事情出來,他不是我們能招惹的人。」

姚小燕根本聽不進去,讓爺爺坐下,「別激動,我分得清誰是好是壞。」

姚老爺子乘她不注意,用盡老力,在她脖子后切一下,突感暈眩的感覺,昏倒在地上。為了不讓彼此有事,做好了一切離去的準備,特意捎了話給習俊梟,告知已離開。

韓在熙一直跟在姚小燕背後,她懷疑她會一去不復返,在隱蔽的道上等候好久,直至夜晚,大門有點動凈,悄悄躲在一旁,看到姚老爺子推著孫女上車,她瞧見姚小燕是睡著的,腦子裡閃過一個邪惡的念頭,大大方方站出來,「姚先生,你這是去哪?」

他驀然回首,發現這就是孫女說的女人,果然毀容得徹底,兩人對視多秒,「韓小姐,明人不說暗話,我家小燕無法幫你完成宏圖大志,我會帶她離開,招惹不起躲還不行嗎?」

韓在熙越走越近,都一把老骨頭了,她還鬥不過他不成?笑得很假,轉化親切的昵稱,「你誤會了,姚爺爺,我和小燕是好朋友,我們都不謀而合,你為何要阻止呢?」

樹葉沙沙作響,風沙迷了眼睛,姚康揉揉眼睛,不假思索地說:「很抱歉,無論如何我們都要離開。」

韓在熙咬牙切齒,心裡恨得牙痒痒的,這個食古不化的老頭子,她隨身會帶把尖銳的小刀,以防不時之需,扒開刀套,在他揉眼一刻,她就跨出腳,朝著他致命地方,心臟處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看到姚康難受的表情,十分痛快,有幾秒鐘快_感,她馬上淡定,收起刀子,用紙巾擦拭乾凈,地上倒趴的姚老爺子痛苦蜷縮,慢慢的氣息越來越弱。 眼睛死死盯著推車上的孫女,這輩子做的壞事太多,現在命不久矣,唯一不舍的就是她,痛心疾首,在他死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韓小姐,求你別…傷害小燕…」

便沒了呼吸,眼睛卻沒有瞑目,或許是遺憾或許是懺悔,在死那一刻才明白很多東西並不是金錢可以代替的。

韓在熙完全喪心病狂,諷刺這些虛無縹緲的感情,她從來沒有親人的疼愛,靠的是自己一步一步爬上來,原以為習俊梟會是她的轉折點,卻把她傷得遍體鱗傷,當她死而復活她已經不屑於七情六慾,漸漸只有報復的快~感。

她咬著牙,一腳在姚康身上一踹,用盡吃~奶的勁,硬生生將他踢到了下坡路,整個人滾了下去,已經毫無聲息。她居高臨下地望著,「放心,你孫女還有利用價值,我暫時是不會傷害她的,哈哈~」

她看了下手錶,事不宜遲,將姚小燕推走,一路上氣喘吁吁的,她心裡琢磨一下,不能不明不白帶走她,要製造出一些假象。

又原路折返,邊走邊替自己的返回編製語言,累積情緒,將自己的臉抹得黑黑的,剛好氣息不穩,顯得很緊張很害怕,用手拍醒她,「小燕,小燕…醒醒…」

姚小燕感覺脖頸後生疼,一手摸著後頸一手揉揉太陽穴,她記得是爺爺打暈她的,現在在她面前的居然是韓在熙,難道爺爺送她過來的,這周圍的一切很眼熟,好像她家後面的小路,平常幾乎沒人,她看到一臉黑灰的韓在熙,問道:「在熙姐,我怎麼會在這?你怎麼會在這?」

韓在熙哭得帶雨梨花,天黑得可怕,寒風四起,她假裝捂著雙臂說道:「我看你這麼晚沒回來找我,我就來看看你怕你有什麼事情,結果一來就看到一個身影,很健碩,他把你爺爺踢了下去,我躲著不敢出來,他沒有傷害你就離開了,看他走遠才叫醒你。」

姚小燕突然腦袋一片空白,一個勁衝到她指的方向,卻不小心被地上的障礙物絆倒,也沒叫喊,連滾帶爬來到他身前,輕輕地用手指試探性放在鼻子處,手指不停顫抖,身子冰冷無比,她感覺到爺爺已經停止呼吸,她忍不住大喊一句:「啊!」

整個地帶都是她歇斯底里的叫喊。眼淚汪汪地流出來,她很痛心,感覺整個世界都拋棄了她,腦子裡都是從小到大爺爺寵她縱她的畫面,她臉上鼻涕眼睛一把把,帶著哭泣的聲音,緊緊環抱爺爺,「爺爺~你起來,你別睡了,我馬上跟你出國好不好?只要你起來,嗚嗚嗚嗚嗚~」

韓在熙走下去,「別哭了,人死不能復生,心臟處被一刀致命,擺明是熟手,絲毫不留情,誰會對你們這麼狠?」她晃過來,她腦里只能浮現出習俊梟雛雯雯六個字,「是他們,是他們害死我爺爺的,我要殺了他們。」

韓在熙計謀得逞,她拍拍她的後背,「殺了他們有什麼用,他們絲毫沒有覺得到痛苦就死了,要讓他們痛不欲生。」

姚小燕像被蠱惑了,跟著說:「要讓他們痛不欲生。」

她給予她一個擁抱,「聽我的,讓警方收好你爺爺的屍體,他們能查到什麼當然最好,但是以習俊梟的性格應該會收拾得乾乾淨淨的,接下來債主肯定找你還債,爺債孫還,你這個時候,必須冷靜知道嗎?」

姚小燕深深吸口氣,「在熙姐,我現在好亂,我該怎麼做?」

她想了想,「你馬上到警局,控指習俊梟,說你親眼目睹他殺了你爺爺,他肯定要和警局僵持一點時間,然後我再引出雛雯雯。」

姚小燕聽從她安排,保留現場證據,韓在熙早已已經毀掉了自己在場所有證據,就坐等這件無頭公案。

第二天清早,雛雯雯穿得十分職業,簡單地梳理自己的頭髮,看著還在賴床的人,不禁笑了,門外響起叮咚叮咚的聲音,她昂起頭,心想:一大早會是誰?心裡有個聲音提醒自己,不能開門,她這回沒有衝動行事,習俊梟被這刺耳的門鈴聲喚醒,立馬來個鯉魚打挺坐起來,雛雯雯坐在他身邊來,「梟哥哥,才六點半,會是誰?」

習俊梟眼睛一眯,不知道哪個不知死活來打擾他睡覺,隨手拿起一條褲子套上去,雄偉壯觀的在她眼裡一覽無遺,羞澀低下頭,兩人雙雙走出去,只見另一房間的李婉兒速度更快,她有起床氣,一清早擾人清夢,一下就火滾了,一手抓著枕頭一把開門就不分情況砸過去,接著就破口大罵,「我去,你們要死啊,要不要這麼拚命按門鈴!啊?」

民警來不及反應,開門就被砸一臉,有點暴躁,「你幹什麼?」

李婉兒叉腰,「我還問你們幹什麼呢!」碰的一聲,將門再次合上,「真是有病。」回想起來好像有點不對勁,剛剛穿警察制服的人來幹嘛,雛雯雯小跑過去,瞅了瞅,「別生氣別生氣,是不是警察?」

李婉兒點點頭,兩人看向習俊梟,他淡定自若,大步走去開門,剛咯吱一聲,被砸的民警便做好預防,捂住臉,把她們笑壞了。

民警看到目標人物,潤潤嗓子,緩解尷尬,「習先生,你涉嫌一宗殺人案,昨晚通過舉報有人指認你殺了姚康,請你回去協助調查,你將說的每一句話都會成為前堂證供。」

雛雯雯急了,姚老先生怎麼死了?而且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她擋在他前面,「怎麼可能,習俊梟昨晚一直跟我一起,他有不在場證據。」

李婉兒也跟著說,「我也可以證明,我昨晚住這裡!」

警察惡狠狠看著李婉兒,看到她就來火,「不能排除你們也是共犯。」

習俊梟笑笑,摸摸她的頭,「雯雯,沒事,我們都是良好公民配合調查而已,不用擔心什麼,身正不怕影子歪。」

他轉頭看著警察,「難道要我光著膀子去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