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老者平靜的喝了口茶水,沒有講話。

西裝男臉色發白,恨不得給他跪下,慌慌張張的說:“老爺…給我點時間,那個人再解決不了,我會親自去辦!”

老者把茶杯放下,道:“我只給你三天時間,看不到李更新的人頭,你明白該怎麼做。”

西裝男低着頭退出了房間,他恨不得把李渣灰千刀萬剮,沒想到這麼點小事,搞成現在這樣。

他拿出手機,立刻啓動自己關係,爭分奪秒的去抓捕,擊殺李更新,至於李渣灰,他已經不抱太大期望,完成這個任務後,他有的是手段懲治這個人!

……

“李渣灰答應兒子中午十二點去健康路小學門口接他,孩子叫李德生,是他的全部,照片在他胸口錢包內,請把握機會。”

冰冷的電子音再度響起。

和上次一樣,沒有任何選項。

李更新從思緒中回到現實,他把煙捻滅,看向捆綁在牀上的李渣灰,一個計劃已經油然而生。

李更新把‘刑具’準備好後,又去提了一大桶冷水,全部潑在了李渣灰的臉上,他身體一個哆嗦,醒了過來。

李渣灰晃了晃腦袋,看到李更新後,咬着牙罵道:“你他媽的放開老子!快點放開老子!”

李更新沒有理他,而是專心致志的挑選着那些刑具,有尖刀,鐮子,斧頭,包括鐵烙之類的東西,特別齊全。

李渣灰依舊在罵着他:“現在放我走,我可以讓你在被捕時少受一些罪,否則我保證,你被抓的那一天,會生不如死!”

李更新低着頭,在一把手術刀上摸來摸去,似乎很感興趣。

當我們罵別人時,如果得不到迴應,會有種拳頭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慢慢的也就沒有心思再罵下去了。

李渣灰也是如此,而且,李更新從他清醒過來後就一言不發,也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令他心裏更加不安。

李渣灰放棄辱罵後,看了下週圍,很快發現特別眼熟,當他意識到這裏是直播間內,小劉屍體出現的地方後,一股濃烈的恐懼涌現上來!

李更新似乎做出了某種決定,他開心的點了下頭,自言自語:“就這個吧。”

李渣灰吞了口唾沫,不知道對方要幹嘛。

李更新拿起來那把手術刀,走到李渣灰跟前,用冰冷的雙眸,注視着這位‘人民英雄’的臉。

片刻後,他忽然大笑了起來。

李渣灰額頭上開始滲出汗水,他明白,自己的警服,在這個瘋子面前,屁用不頂。

李渣灰很快改變了自己的態度,他用帶有些巴結的口氣問道:“你…想要幹嘛?”

李更新用左手拖着他的腮幫子,說:“我只是想和你玩個遊戲,你贏,我讓你活,你輸,我讓你死。”

李渣灰既疑惑又不安的問:“什麼遊戲?”

李更新用手術刀的刀背,拍打着自己的額頭,用種冰冷又不羈的口氣說道:“我在一本書上看到過,最初的凌遲,是可以在人身上割三千六百七十八刀,而令那個人不死的,我對這段記載的真實性持懷疑態度,想要親自驗證一下,所以嘛…”

李更新看了下手術刀,說:“你忍耐一下,不用三千六百七十八刀,只要三百六十七刀,你不死,就算贏。”

李渣灰瞳孔緊縮,看着面前這個瘋子,他絲毫不懷疑自己會真的捱上這三百多刀!

他的臉色,不由比之前更加蒼白了。

李渣灰吞了口唾沫,說:“聽着,你現在放下屠刀,我擔保動用警局關係,幫你避免死刑,幫你減…”

“現在還拿着這身警服唬我嗎?”

李更新笑着擺動了下手中的刀子。

換做之前,他確實會對警察深信不疑,甚至會因爲這句話,和他開始的兇悍態度,跪下來求饒。

但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

除了自己,任何人,都不要去依靠,不要去求。

李更新看了下他的臉,說:“究竟是什麼讓你有這種自信呢?是這張看似好人的臉嗎?”

“可這上面,並沒有寫什麼正義吧?”

“嗯?我們的英雄,正義的守護者?”

“不知道你現在,還敢不敢義正言辭去講記者招待會的那一番話了呢?”

“好啦好啦,你不要再用這種眼神看着我,也不要再裝什麼逼了,因爲你馬上就會知道,這身狗皮,包括你,在我面前,連個屁都不是。”

刺啦!

李更新右手擡起,不帶任何拖泥帶水的割掉了李渣灰的右耳!

“啊…”

歇斯底里的慘叫。

李更新很嫺熟的把止血粉撒了上去,然後找來繃帶,對他進行了一個簡單的包紮。

李渣灰的臉色蒼白,呼吸很急促,這些年來,他憑藉着自己的職位,盛氣凌人,把太多人不看在眼裏,並且去欺辱他們。

每一個,都對自己的警服,對自己的權利奴顏婢膝,每一個,都不敢在自己面前哪怕是大口喘一下氣!

可是今天,他碰到了一個完全不懼怕權利的瘋子!

任你隻手遮天,任你權力無限,在他眼中,都是一坨狗屎!

李更新把血淋淋耳朵拿到他的面前,說:“你喜歡喊叫,是不是因爲只有嘴巴,沒有耳朵啊?吃下去,補補,否則,我會割掉你的另一隻耳朵。”

李渣灰吞了口唾沫,這…怎麼可能吃得下去?

李更新像極了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沒有過多的廢話,直接開始了倒計時。

“三秒鐘,不吃下去,我就去履行自己的諾言。”

李渣灰驚愕的望着他,瞳孔也在緊縮,滿是恐懼之色!

“三。”

李更新平靜的說道。

如果讓一個人去吃一塊生肉,逼到份上,他或許可以毫不猶豫吞下,但吃自己身體的一部分,這已經違背了生物的某些本能!

“二。”

李渣灰實在沒有辦法克服這層心理,他幾次張開了嘴巴,卻又閉了上去,可他從李更新的聲音上判斷,對方似乎並沒有開玩笑!

李更新沒有過多的廢話,張開嘴巴,就要去喊最後一聲數。

幾乎是在同時,李渣灰猛然張開嘴巴,脖子前傾,把那隻耳朵咬在嘴裏,開始咀嚼!

李更新哈哈大笑,他拍了拍李渣灰的腦袋,說:“不錯,你很聽話,我打算放你一馬,給你新的選擇。”

“不用承受幾百刀的痛苦,依然可以活下來。”

李渣灰聽完李更新的話後,驚恐的望着這個瘋子,不知道他的心裏,到底在想着什麼!

而李更新的遊戲,也纔剛剛開始… 李更新伸出一根食指,表情恢復成之前那種冰冷,道:“你陪我玩個遊戲,我不殺你。”

李渣灰疑惑的問:“什麼遊戲?”

李更新回答:“很簡單,每隔三分鐘,我會發布一條命不危及你生命的命令,你要做到絕對服從,如果有半點的違抗,就會受到相應懲罰,一個小時後遊戲結束,你還活着的話,就算你贏。”

和被割三百多刀比起來,李渣灰更加傾向於後者。

李更新把手術刀放下,依舊伸出一根手指,問:“這是幾?”

雖然不懂他在搞什麼,但李渣灰還是做出了回答:“一。”

李更新點點頭,道:“很棒,你回答正確了。”

他走到客廳,從冰箱裏拿出一罐可樂,踅回李渣灰面前,看着手錶,等到三分鐘後,問道:“這個呢?又是什麼?”

李渣灰再次回答:“一罐可樂,你究竟要幹嘛?”

李渣灰忍不住問出了口。

可馬上,他就開始後悔,因爲他發現李更新的眼神中,出現絲異動,似乎是,更加的冰冷了!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又令他鬆一口氣。

李更新淡淡笑道:“回答正確,至於我要幹嘛?我開始已經說過,和你玩一個叫命令與服從的遊戲,我發佈命令,你負責服從。”

見李更新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李渣灰如釋重負,他說:“原來如此,那你接着問吧,我會服從你的每一個命令,也請你遵守諾言,在結束時,讓我活命。”

李更新沒有回答,而是慢慢走向了他,那種令人生畏的目光,不停在他身上游蕩,似乎在尋找着什麼。

李渣灰心跳加快,不明白這個瘋子在幹嘛,緊張又恐懼。

終於,李更新開口了,語氣冰冷。

“是要接着問的,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施行一道懲罰。”

什麼?

李渣灰瞳孔緊縮,他想要問原因,可話到喉嚨邊,卻又強行忍住!他似乎已經…猜到了…

李更新把目光停留在了李渣灰右手食指上,他抓住那根指頭,一邊說話,一邊用力掰着:“我說過的,你有半點違抗,就會受到懲罰,當然,你有知道爲什麼受罰的權利,我只是問你手裏東西是什麼,並沒有讓你反問我,因此嘛…”

之所以講明白,是爲了能夠更好進行接下來的遊戲。

“我要掰斷你一根手指,作爲輕度懲罰。”

李更新手腕用力,李渣灰極力反抗,但一根手指的力量,怎麼可以和對方整個身體的比擬呢?

嘎巴!

一聲脆響,李渣灰右手的食指,被以種恐怖的姿態掰到了手背上。

跟着,是李渣灰歇斯底里的慘叫聲,十指連心,那種痛苦,可想而知。

李更新表情依舊冰冷,憐憫,善良,心痛,內疚。

統統不存在的!

此刻的他,宛如一臺冰冷的機器,只懂得執行遊戲,沒有半點的感情。

李更新把可樂罐子拉開,慢條斯理的喝了幾口,然後,他把罐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把鋒利的剪刀,問:“這是什麼?”

李渣灰呼吸急促,眼前陣陣發黑,他很想破口大罵,但他明白那會激怒這個瘋子,令自己受更大的罪。

他能做的只是在遊戲中最大程度配合這個瘋子,爭取活下去的機會。

李渣灰調整好呼吸後,回答:“一把…剪…剪刀…”

李更新點點頭:“很好,看來你已經進入了遊戲的狀態,那麼現在,我們來加大一些難度。”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