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老弱婦孺,乃至剛出生的嬰兒,他們都沒有放過。

抬手間,這天空都下起了血雨,漫天都是人族的慘叫與哭喊之聲。

「這是幻覺! 至暗人格 這是我內心的心魔!」李瀟一直在告誡自己,保持平常心。

但是,眼前的這一幕幕,卻是如此的真實。

直到最後,李瀟的心出現了一絲波動。

他憤怒了!

身為人皇,看著大片的人族死在自己面前,卻沒有任何動作,李瀟感到了一種恥辱。

他無法忍受,哪怕明知道這是幻覺,他都忍不住了。

「都給我去死!」

這一刻,李瀟暴怒了,其身若血色長龍,騰空而起,朝著那些天魔強者衝去。

然而,當他的攻擊,落在那些天魔強者身上時,卻如同打在空氣上,絲毫不起作用。

但相反的,那些天魔強者的攻擊,落在李瀟身上時,卻將他打成了重傷!

出手無用,反抗無用,只能承受傷害。

這種感覺,對於李瀟來說,是如此的無力。

他愣愣的站在原地,那些天魔也不再攻擊他,而是繼續屠殺人族。

「我……到底在做什麼?」

「看著人族死去,我無能為力?」

「這……真的是我自己嗎?曾經的我,力壓天魔兩族,給了人族一個輝煌而安寧的大世,現在……我已經無能為力嗎?」

……

這一刻,李瀟失神了,盯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靈魂在不知不覺中,漸漸的迷失。

而在明鏡台外,莫軒看著李瀟,當看到李瀟的雙眼中,失去了神采時,他的眉頭不由微微一皺。

「失敗了嗎?無法戰勝自己的心魔?」莫軒皺眉道,心不由緊繃了起來。

莫軒想著,若是連李瀟都無法通過這裡的試煉,那麼,他自己能通過嗎?

原本還是信心滿滿,但現在,莫軒卻沒什麼底氣了。

「殺!」

「殺!」

……

此刻,李瀟的意識,還處於那片幻境之中。

他看到了殺戮,看到了天空滴著血雨,甚至看到了殘肢斷臂,在其眼前飛過。

這是何等血腥的畫面!

李瀟感到很無奈,很絕望,同時他的內心深處,卻出現了一股極度狂暴的氣息。

這氣息,在不斷的攀升,強大,直到最後,這氣息化作了一股殺戮!

「殺!」

「殺盡這天下之敵!」

「唯有殺戮,方可平定天下!」

……

突然間,一股殺意在李瀟心中出現。

這殺意,像是一根鎖鏈一般,將原本要迷失的靈魂,拘禁了回來。

這一刻,李瀟的眼中,血光滔天,同時其身上,殺戮之氣爆發!

與此同時,眼前的一切畫面,突然都消失了,最終一個與李瀟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出現了。

他擁有一頭血色的髮絲,雙目通紅,瞳孔深處,宛若有血海在沉浮。

只見他笑著看著李瀟,打量了一會後,不由輕語道:「阿修羅之道,主掌殺戮。」

「那又如何?」李瀟沉聲道,已經清楚,眼前這個人,便是他的心魔。

「殺戮,剛好壓制了我。」心魔苦笑道:「你曾經失敗,因為仁慈,而仁慈,便是你最大的心魔。但現在,你領悟了阿修羅之道,主掌殺戮,剛好抹除了內心的仁慈……因此……我這心魔,算是敗了……」

(本章完) 心魔,乃心中最不願意麵對,也是最無法剋制的東西。

那是一種情緒,一種想法,源自心,源自靈魂。

而李瀟的心魔,便是所謂的「仁慈」。

前一世,因為仁慈,所以他隕落了。

更是因為仁慈,導致了人族沒落,更是被屠殺了上億族人。

這,是李瀟不願意麵對的。

而重生后,李瀟看似殺伐果斷,但其內心深處,那一份仁慈,卻還是存在。

只不過,那仁慈,化作了心魔,被李瀟下意識的壓在了靈魂深處。

現在,通過明鏡台,李瀟認識到了自己的心魔,並且,因為領悟了阿修羅之道,更是在此刻主掌了殺戮,讓他成功的壓制住了心魔。

「稱王稱皇,心中便不可有仁慈。」

「鐵血之下,造就江山。」

重生八零我養大了世界首富 「若有仁慈,當天下太平,心愿所了時,才將這份仁慈展現出來也不晚。」

此刻,心魔敘說,似乎在教導李瀟。

對此,李瀟沒說話,卻認真的聽著,並且謹記在心中。

嗡!

幾息后,眼前的畫面消失了,李瀟的意念回歸。

其眼中,有一縷殺戮之意閃過,最終沒入了眼底深處。

這一刻,只見他起身,冷漠的看了一眼莫軒,道:「下次遇到,哪怕你有替死符,我也會動手,殺你一次不夠,那便兩次。」

「額……」莫軒愕然,他感覺到了,李瀟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若說之前,李瀟雖然對天魔充滿了殺意,但並沒有現在這種冷漠之意。

李瀟沒多說,起身,隨後離開了第四城。

他沒有多餘的想法,心中的想法,也沒有什麼改變。

在這王者之路內,除了變強,就是變強。

唯有那一縷殺戮之意,在其心頭出現,卻被他隱藏了起來。

「待到天下大亂,便以殺戮平天下!」李瀟輕語,回頭又看了一眼身後的第四城,最終離去。

十天後,王者之路中段,化生湖畔。

王者之路中段,很廣袤,也很長,但沿途都有坐標,可指引歷練者一路前進。

而李瀟,正是按照這坐標,來到了化生湖畔。

李瀟本打算繼續前進,但在路過這裡時,他卻停了下來。

指引,化生湖畔旁,有一塊石碑。

上面寫著一行字:功德盛造化,化生普天下。

「功德生造化?」

此刻,李瀟站在石碑前,心有所感。

這石碑上的古字中,散發著一股特殊的韻味,像是功德之力。

並且,李瀟修鍊的聖浮屠功,也在此刻運轉了起來。

僅僅是幾息之間,一股微弱的功德之力,便從石碑上瀰漫而出,被李瀟吸收了進去。

三層浮屠塔,此刻也迷上了一層神曦。

「這裡……難道蘊藏著功德造化?」李瀟暗道。

王者之路,本就是先輩們留給後世之人用來歷練的。

在這裡,埋藏了許多造化,機緣。

甚至,在路上,毫不起眼的一塊石頭中,或許就蘊含著機緣與造化。

而化生湖畔,一看就是非凡之地,更何況還有這塊帶著功德之力的石碑。

這讓李瀟想到了很多,並留了下來,開始尋找這裡的機緣和造化。

當然,這裡到底有沒有機緣和造化,還不一定,畢竟那只是李瀟的猜測。

但,當李瀟潛入湖面之下后,不由誇讚了一聲自己真是聰明。

只見,化生湖底下,有一座陣法,將湖水隔絕了開來。

湖底深處,有一個一人多高的洞口,更是被布下了禁制。

站在湖面上,根本就看不到這些!

甚至,這裡的陣法和禁制,極為高深,若是不懂陣法和禁制的人,哪怕是來到了這裡,也發現不了異常。

李瀟站在洞口外,開始研究這禁制。

雖說是先輩們留下的禁制,十分高深,但李瀟的陣法和禁製造詣也不弱。

更何況,這裡的造化,本就是留給後世之人的,因此先輩們在設置下的禁制,也不會太難。

三天後,李瀟成功破開了這裡的禁制,並且進入洞內。

洞內並不潮濕,並且兩邊有長明燈閃爍這柔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沿著洞內的道路一路前進,直到半個時辰后,李瀟的眼前,豁然開朗。

只見前方,乃一片空地,矗立著一座座雕像。

每座雕像前,都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刻著古字,散發著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息。

而在雕像的後方,這空地的最深處,有一張書桌,上面擺放著筆墨紙硯,還有一個香爐,三根清香。

「這是……太古時代的人皇?」

此刻,李瀟來到了一座雕像前,並閱讀了石碑上的古字。

家歡 上面記載著這座雕像本體的身份,乃太古時代的一個人皇。

他,曾經也來過這裡,並且在這裡得到了造化,留下了雕像。

隨後,李瀟又看了其他幾座雕像,最終發現,凡是能在這裡留下雕像的人,都是某個時期的至強者!

有魔族的魔尊,也有天族的神尊,也有人皇,當然也有妖皇。

他們都來過這裡,都得到了造化,都留下了雕像,並且都活著離開了王者之路。

最讓李瀟在意的是,這些人,都成為了一族的皇!

「這是巧合嗎?」李瀟皺眉道。

這些人進入過這裡,得到過造化,然後出去后,成為了一族的皇者,無一例外。

若這只是巧合,那麼……未免也太巧了吧?反正李瀟是不信。

「若不是巧合,那麼這裡的造化該有多強,能造就出一族的皇者!」李瀟神色一凝,心更是激動了起來。

他在這空地內仔細的尋找了一遍,想要找到這裡的造化和機緣。

但是,到了最後,李瀟都沒有找到。

這一刻,李瀟雙目凝聚,目光落在了空地深處的那張書桌上!

這裡,里裡外外,乃至雕像,石碑,都被李瀟翻遍了。

唯有那書桌,李瀟還不曾查過。

若是這裡有造化,那麼想必就在那書桌上了!

隨後,李瀟來到了書桌前,並在書桌上,看到了一行字。

「寫下豐功偉績,燃香祭拜,告知上蒼,降下功德之力。」

李瀟看完這行字,當即就明白了這裡的造化是什麼,並且也明白了,如何得到這裡的造化!

「真是簡單啊。」李瀟輕語,隨即拿起筆墨紙硯,便開始書寫自己這兩世立下的豐功偉績。

(本章完) 筆墨紙硯,書寫豐功偉績,燃香祭拜上蒼,獲取功德之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