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老大!!”程明略顯蒼白的臉上不由得一紅。

“好好,不說了不說了,哦,聞起來不錯嘛,”老金接過小二端來的第六道菜豆豉蒸排骨,先用手抓了塊香味撲鼻的排骨吃了起來,嘖嘖說道,

“嗯嗯……不錯不錯,廚子手藝可以,看我做什麼,都來吃啊。”

李一然無語的說道:“你洗手了沒?”

“洗了,當然洗了,用他浴桶的水洗的,放心,哈哈,老大要不要我給你夾個魚頭,這魚頭一看就很補的。”

“去去,補你妹!……,程明來,你流了不少血先喝些豬骨湯,專門爲你點的。”

“謝謝!”

很快米飯和剩餘兩道菜上齊,程明喝了兩碗熱氣騰騰的豬骨湯精神好了許多。

見李一然和老金默默吃菜,程明主動挑起了話頭:“老大的老大你今天,是不是,爲了鍛鍊我,你說我活該被殺,是不是爲了激我?”

“沒有啊,說的實話……哈哈,逗你的,不錯,嗯,你今天的表現,還行!”

“可我覺得很差,本來我應該早想到用水淹的,他,已經受傷,而我居然那麼輕易被他制住,要不是他爲脫困,我恐怕早就被他殺了。”

“別想太多,你表現還行,至少沒尿褲子,不像某人。”李一然看向大口吃肉的老金。

“呃,我,我那時沒尿褲子好吧,水正好撒上面了……愛信不信,我吃我的鴨腿。”

“我又沒說你,哈哈……嗯程明,我以後會多創造那樣的戰鬥機會給你,你想學本事的話,讓老金教你。”

“……,老大的老大你能教我不,我不是說金老大教的不好,只是……”

老金有些不樂意了,用桌上的熱毛巾擦了擦手上嘴上的油膩,說道:

“小子,你老大我會的也不少,夠你學一輩子的,至於老大他,一是你學不了,二是他懶得很不願教……”

“咳咳,那個,主要是我會的程明你學起來太吃力,嗯讓老金先教你,他足夠當你的老師了。”

“好吧,”程明吃了塊豬肝,接着說道,

“老大,我的能力是水系,我也不想再學其它的了,就想把水系學好,嗯,我現在最厲害的就會個四級水系法術‘波濤滾滾’,你能不能教我那‘水神臨世’,據說是水系法術最高的十級法術,攻擊力也是最厲害的。”

老金差點把剛喝的骨頭湯噴出來,吭哧說道:

“你小子靈力大概七,八品,法術最高四級,就要一步登天學那最高級的,先不說你那可憐的靈力夠不夠起手式的,就說那法術的具體招式祕籍什麼都是罕見珍貴的,呃對了,老大你有那,那什麼‘水神臨世’的法訣沒有?”

李一然眼珠轉了一圈,想了一下,說道:

“嗯,好像我以前收集過的,也不知道放哪了,等以後找出來再說,……程明你先別好高騖遠,就算給你你也學不了,先跟着老金學學怎麼對敵,有些時候招式倒是其次經驗最重要。快吃吧,都涼了。”

沒過多久,飯菜吃完,此時已經是下午,外面天色變得陰沉沉的,風也大了起來,看起來是要下雨了。

李一然看着窗外說道:“這天氣不好再出門了,二胖他今天估計是陪不了你們,嗯回赤焰那如何?”

“好吧,”老金知道尤二良此刻肯定是在找那些殺手的麻煩,他們在這也不**全,於是說道,“那走吧……對了,給赤焰大人帶些吃的吧,正好一起結賬。”

“呃,我倒忘了,那你們先坐,我去這的後廚看看有沒有做好現成的,帶回去。”

… …

又過了一會兒,李一然提着一個食盒帶着老金程明瞬移回了那木屋附近,進入木屋,赤焰居然還躺在地毯上睡覺,對他們的到來沒有絲毫反應。

直到李一然把食盒打開,香味飄出,赤焰才睜開眼睛,懶散的說道:

“回來了……嗯你們出去把吃的擺好,記得擺在有陽光的地方,我過會兒來。”

“我擦,你個臭鳥架子夠大的……喂,程明你怎麼把食盒拿出去了,你也太聽話了吧。”

最終三人坐在此處和暖的陽光下,看着赤焰悠閒的吃着美味。

李一然問道:“昨晚你跑哪去了?我在臨城碰到你狗腿子呢,那死傢伙說也聯繫不上你。”

“……,處理了下私事,飛飛已經告訴我了,放心你那寶貝徒弟沒事,嗯,你對飛飛意見倒挺大。”

“廢話,個頭比你小,說話比你還衝,要不是看你面子上,我就把他烤了吃了。”

“呵呵,你要是能把他烤了我也不介意……好了,和他生什麼氣,也不見我被金三水氣到。”

老金張了張嘴尷尬的笑笑。

李一然翻了個白眼,說道:

“老金他都不敢和你說話,怎麼氣……呃說起來,老金,你也太慫了,同樣是手下,人家飛飛都敢騎到我頭上拉,呸,敢和我大聲說話,老金你怎麼就不敢了,來,過來,打這臭鳥兩巴掌。”

“啊!”老金被赤焰冷不丁的掃了一眼,嚇得差點跳起來,忙擺手道,“別,別,我可不敢,再說赤,他也沒惹我啊,爲什麼打,打他?”

“切!太慫了你……來程明你過來扇,喂,你倆怎麼跑了。”

見程明和老金跟兔子似飛快的跑開,李一然忽然笑了起來,“怎麼樣,這方法,不錯吧,好了他們走了,昨晚你到底去哪了,可以說了吧。”

“……,懶得理你!”赤焰轉過頭啄起排骨上的酥肉來。

“喂,肯定有事,來說說,又不掉你塊肉,要不然你以後可就沒這些好東西吃了,想吃,得花錢。”

“你敢!……,好吧,昨晚去追上次那兩個逃走的魔了。”

“哦,是嘛,應該有收穫吧,看你累成那樣。”

“呵呵,屁的收穫,被埋伏了,他們背後的主使者出的手,我差點回不來。”

“啊!有那麼厲害?你不會是平時吃太多,實力後退了吧。”

“滾,……,他嗯應該是她,女的,手段比較詭異,我一時大意……不過她也好不到哪去。”

“……,”李一然摸起了下巴,“能讓你臭鳥吃虧的,實力肯定不錯,那你還會找她嗎,你留了追蹤手段沒有?”

“留了,不過就在剛纔,消失了,應該是她用手段驅除了,她和那女的都驅除了,倒是厲害,下次遇到把你叫上。”

李一然搖頭道:“別,千萬別,我最討厭打架的。”

“呵呵,你就不怕我找老金的麻煩?”

“老金?怎麼又扯上他了?”

“少裝蒜,上次,金三水被那魔抓住當人質,和他眉來眼去的,以爲我沒看到,我只是懶得多問,如今失了蹤跡,那就要從金三水那兒着手了,嗯,他好像挺怕蟲子的,應該堅持不了多久。”

“……,好吧,你厲害,都聽你的!”

“這纔對嘛,李小七,你能鬥過我?呵呵……,說起來我剛纔只是嚇唬你,金三水就算和那魔有些瓜葛,現在估計也不知道他的藏身之處的……,你妹的!敢掀這個,李小七,信不信我把金三水烤了!”

李一然又和赤焰打鬧起來。 打鬧一會兒,赤焰肚子飽脹,想起還有事情,於是不再玩鬧起身飛走。

李一然隨意收拾了一下赤焰留下的殘羹冷炙,然後跑去找老金和程明。

此時老金和程明站在樹林邊的空地上,兩人一人拿着一根木棍正對練着。

老金身手極快,程明毫無招架能力,很快舉手投降道:“停停老大,我腳傷纔剛剛好,哎呦,還來!痛死我了,怎麼老往下三路招呼啊。”

“你小子懂什麼,打架就應該這樣,”老金收起木棍,傳授經驗來,

“以後你遇到的都是生死之敵,當然要招招致命,男人就先打他小jiji嗯女人也是同樣部位,只要命中實力立降一半,相信我沒錯的!”

李一然站在一旁,附和道:“老金說得沒錯,對敵人就不能仁慈……不過說起來,打那要害一般不容易得手,就算得手了也有可能會激發對手更大的潛能,

不管不顧的只來殺你,呃看我做什麼,接着練啊,程明,老金這是在鍛鍊你的反應能力和抗擊打能力,很有效的。”

“可,可是,老大的老大,我在學院學的時候,老師都是教我們法術的,近身戰鬥都很少教的,他們說……”

“哦,你還上過學?沒聽你提起過啊。”李一然納罕道。

“那個,那高等靈者學院,只,只上了兩年,因爲打人被開除了,嘿嘿。”

錯愛皇妃:錦瑟 “難怪,倒也正常,嗯老金把棍子折兩節,我也來鍛鍊鍛鍊程明。”

“啊!兩人!別……啊救命啊!哎呦,你們太狠了,我投降……啊,我的弟弟!!”

… …

傍晚,程明吃了藥丸,身上的皮外傷恢復的很快,不過全身都快散了架,躺在地上,哎呦叫喚:“你們兩個老大是故意的,拿我出氣,哎呦,太狠了。”

老金坐在旁邊,笑着說道:

“故意的也好無心的也罷,都已經打了無所謂了,嘿嘿,老大,過會兒去哪啊,我現在心情好多了,到處耍耍!”

“耍不了了,剛纔二胖聯繫我,任務提前,我要先去接頭準備。”

“啊,那我和程明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正好,你在這好好教他幾天,嗯我這還有好多吃的都是乾貨,你拿着……

當你們這幾天的伙食,吃膩了附近的魚啊,野獸呃好像沒有都被嚇跑了,嗯跑遠點野兔野雞還是有的,我已經和赤焰說了,讓他看着你們點,只要不離此處太遠,你們就是安全的。好了,我先走了!”

不和老金程明話別,李一然直接瞬移離開。

… …

來到煉器聯盟地界,忘憂城,某處接頭的地方。

等了一會兒,一個貌不驚人的男子走了過來,將一個信封交給李一然,恭敬的說道:

“我家公子如今不便出門,交待小的送信,還說閣下此次最好易容出行,話已說完,告辭。”

那人離開,李一然拆開信封,一張地圖還有一封信,先把信看完再看了會兒地圖,心中瞭然,將地圖和信收進空間。

沒想到事情發展到現在的地步,尤二良信上說已經有人注意到此次行動,尤府被人監視,他不好出來直接見面,就連玉簡通訊也不行。

敵人手段通天雖然不能知道玉簡傳輸的內容,但卻能探知道玉簡最終傳達的位置,所以他不能在和尤府甚至是和周老他們玉簡聯繫,以防被敵人知道他的位置,要是讓敵人注意到山澤國,那就不好辦了。

想了一會兒,李一然瞬移離開,本來他是可以使用城池中的傳送陣趕路的,只是到達山澤國那邊最近的城池他是沒有留下印記的,想要瞬移也瞬移不過去。

如今倒好,尤二良說敵人在煉器聯盟甚至相鄰的國家全部城池傳送陣都派有探子,用易容術是可以瞞過探子,但就怕他們人手多一一跟蹤。

畢竟使用傳送陣的人不是很多,爲謹慎行事,他決定不用傳送陣趕路,幸好提前數天,時間倒還算充裕。

第二天中午,從昨晚到現在一直趕路,這纔到達距離山澤國最近的一座城池,琿城。

再往前一百里就要進入那茫茫無際的始祖山脈了,還要走直線距離大概七萬裏纔到山澤國。

因爲始祖山脈獨特的地理環境,空間能力受到限制,所以這七萬裏是不能使用瞬移的。

李一然此行沒有易容而是將神念轉移到另一箇中年男性傀儡身上,因爲就算高級的易容術也不能持續太長時間,中途可能會有戰鬥,所以使用傀儡最爲方便。

這具傀儡是風系傀儡用來趕路也最合適不過,李一然大致估算了下,七萬裏連夜兼程的話兩天左右,加上帶人回來三天差不多,忘憂城一天,那總共至少要花費七天,想到這些他頭都有些大了,不過沒辦法誰叫答應別人。

他沒有進入琿城休息,而是在距離琿城十里左右的郊外找了個背陰的小山坡,靠在一棵大樹下坐了下來,吃了些肉乾,喝了些竹筒裏準備的清水,然後閉上眼睛小憩起來。

… …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李一然被一陣馬蹄聲和呼喊聲吵醒,好像有人追趕着什麼。

很快,一個踉蹌的人影從小山坡上跑了下來,不知被什麼東西絆倒,一路滾落最終滾到他的面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