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翻過了幾個山頭,秋小寂在前方的身影停住了,回過手來一個勁地叫獨孤滅天快來快來,看她那激動的模樣,好像見到了很是了不起的東西,眼看四周已無危險,獨孤滅天精神一振,腳下輕點兩三處樹枝,宛如一縷清風,輕飄飄地飄到了秋小寂的身邊。

獨孤滅天正想問,可是眼前的情景,立刻將他的話語給逼了回去。

那是一個極其絢麗,仙境般的景象。

對面的山頭上,一朵小小的八葉小草亭亭玉立地站立着,每一片葉子都如翡翠雕成的一般蒼翠欲滴,在月光的照耀下那綠意竟像能透出來,全株上下卻又是閃爍着七彩流轉的光芒,本如水的月華在它身側竟然收斂成了一道光輝,遠遠望去,一道一丈方圓的光芒從月亮上傳達下來,直直通到了這顆小草上。

八葉小草在那道光芒的照射下,恍若白晝,每一個細微的角落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可以見到它周圍一丈內並沒有一花一木的存在,就是這麼一株小小的八葉小草,把月華的光芒完全地吸收到了它的那幾片葉子上,而此時,獨孤滅天銳利的雙眸已經可以看見,一個小小的草芽正從八片葉子的中間向上緩緩突起,大部分的月華都被它給吸收了。

秋小寂抑制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喘了幾口大氣後,她興奮的聲音響了起來:“是八葉靈芝草,天啊,是八葉靈芝草,傳說中一千年纔開一個葉子的八葉靈芝草,這個最起碼也有八千年的氣候,天哪。”

獨孤滅天聞言大驚,什麼,八千年氣候的靈芝草,八千年的東西,就算是一株人蔘,也很了不起了,何況,還是這等極其難得的靈芝草?

獨孤滅天的眼睛泛起了比秋小寂眼中更爲熾烈的光芒,只要他能摘到這株八葉靈芝草服下的話,那麼,他的傷勢肯定能夠盡數痊癒。

爲了避免意外事情的發生,獨孤滅天展開了極其耗費真元的“千里瞬移”的輕功心法,腳下幾個起落間,就已來到了八葉靈芝草的跟前,現在離得更近,獨孤滅天看得更加清楚了。

那個九葉靈芝草頂部正中的小草芽正在微微地顫抖着,原本平靜的月華也因爲它的這一絲絲微弱的顫抖而變得更加強烈了,月華的通道更是集中到了這株小草的周邊。那道通天光柱中,小草芽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了,也不斷地向上拔高着,不一會兒已經長到了約有其他葉片一半的長度了。

獨孤滅天伸出已經有些顫抖的右手就要摘下這株難得一見的藥草,可是他的身後的山坡突然傳來一聲可怕的像獅像虎般威猛,卻比獅虎更凌厲的嘶吼,還有秋小寂那驚恐之極的喊聲:“啊。。。”

糟了,小寂有事?獨孤滅天不由得一驚,此時他的右手已然碰到了八葉靈芝草的那光柱側,這個時候,他怎麼能放棄,他連忙用力地採了下去,腳下同時展開“千里瞬移”,就要回到秋小寂的身邊。

可是這八葉靈芝草周圍的光芒看似淡淡的,其實卻是猶如實質化的罡氣般,堅韌之極,獨孤滅天猝不及防下沒有用全力去摘這株藥草,反而被那月華彈了回來,手指都隱隱發疼。

可時間不等人,獨孤滅天本已是同時運行兩道真元,手中的沒有成功,腳下幾個起落間已然到了秋小寂的身邊,眼前那可怕的情景更是讓獨孤滅天倒抽了一口涼氣,我的乖乖啊。。

一條長約有十丈,寬約一丈,全身黝黑,雙目赤紅猶如兩個大燈籠般的大蛇正追在秋小寂的身後,大口開合間腥氣逼人,白森森的毒牙隔了老遠都能看見,一道蛇信子靈活地在它的血盆大口中閃動着。

怎麼,會出現這種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怪獸的,獨孤滅天抱着向下飛逃的秋小寂,飛快地向着對岸飛去,身後的大蛇看到已快要咬到口中的秋小寂沒了,一聲“噝噝”地吼叫,身子游動的速度更是快了三分,緊緊跟着獨孤滅天和秋小寂。

大蛇龐大的身軀滾動間,大石轟隆隆地向山下掉,參天古木在它的身軀下,也跟一株小草似的一壓就斷,獨孤滅天看得兩眼一陣抽搐,哪來這麼大的一頭畜牲啊。

不過,看到前方那光柱已然聚集到草芽上,再看看第九片葉子就要長出來的八葉靈芝草,以及這條大得離譜的畜生,獨孤滅天驀地大悟:“哦,原來是守護靈芝的靈獸。” 傳說,天材地寶級別的藥草旁邊都有靈獸守護,這種靈獸通常都是已然通靈的千年異獸,垂涎靈草已久,長期守護着藥草,以免讓那些想吃靈藥的其他動物或者人類得逞。

金老大也曾說,他年輕時去摘一株百年朱果時,被一隻足有尋常老虎三倍大小的白睛猛虎,追着咬下山來,到最後召集了衆多親朋好友,才採到了。

獨孤滅天想到了這一節,不由得暗暗叫苦,難怪今天野狼野狗們在這麼好的月色下都不對月嗥叫了,敢情是被身後的這條龐大得出乎人的想象的大蛇給趕走或者是吞掉了吧。

想來也是,大蛇辛辛苦苦趕走了周圍幾百裏的野狼野狗等野獸,正準備要來吃下這株守護已久的八葉靈芝草,不,是即將的九葉靈芝草以增加修爲。

不料,半路殺出了個程咬金,獨孤滅天和秋小寂這兩個人突然出現在九葉靈芝草的周圍,闖入了禁區中的禁區,那還不讓這條自以爲它的安全防護措施,已然是萬無一失的大蛇大怒不已。

但大蛇雖已通靈,而且威力無邊,但是獨孤滅天的輕功心法還是快它一分,不一會兒已然到達了九葉靈芝草的地方了。

而此刻,通天光柱已然消散,九葉靈芝草的第九片葉子剛好長了出來,嫩綠色的小葉片屹立在八片環繞着它的葉片間,好像君臨大地般,一股沁人心扉的芳香隔了幾十裏都能聞到。

一往情深:腹黑老公暖萌寶 獨孤滅天大喜過望,老天對我也真是不錯,抱着秋小寂的右手勉強挪動了一下,向下一撈,還散發着淡淡的七彩光芒的九葉靈芝草剛好落入他的掌心中,獨孤滅天用牙齒咬下了一片,吞入口中,還不忘回頭對大蛇做個鬼臉:“大傢伙,謝謝了。”

狂追獨孤滅天不上的大蛇看到獨孤滅天已然將它的心頭肉,也就是九葉靈芝草給摘了下來,還挑釁似的對它做了個鬼臉,不由得勃然大怒。大蛇張開大嘴,如球狀般的毒液向着獨孤滅天和秋小寂快速噴了過來,同時它那若同水桶般的大長尾,也以萬鈞之勢向着獨孤滅天疾掃而至。

獨孤滅天沒想到這條大蛇的反應這麼激烈,連忙移開身形,閃開了大蛇這力道萬鈞的一擊及大蛇腥臭之極的那一團毒液,看着下方的樹林一批批地倒了下來,還有老遠都能聞到的那毒液的腥臭味,獨孤滅天的臉色變了一變,這條大蛇的威力好像比估計的還要恐怖,惹不起,我閃得起,還是趁早溜的好。

此時那片九葉靈芝草的葉子在獨孤滅天的體內生成的藥力,也已散發了出來,一道七彩而又帶點月華的白芒的光芒在獨孤滅天的體內流轉着,光芒過處,獨孤滅天的骨骼,經脈,甚至還有皮膚都褪皮後再生,獨孤滅天的左臂那可怕的傷口處也有點癢癢的,好像有肉芽從中長了出來,要重新生成一條臂膀一樣。

獨孤滅天像撿到了一塊大金元寶的乞丐一樣“哈哈哈哈哈”地仰天大笑起來,福氣,實在是福氣,九葉靈芝草,八千年纔有機會長成的靈草,而且在那生成的一瞬間如果不採集的話,就會化爲飛灰消失的靈芝草,在一條如此恐怖的大蛇窺伺着的情況下,自己還能採到,實在是天大的福氣。

傳說,九葉靈芝草只要一片葉子,就能肉死人生白骨,看來沒有半點誇張,自己的傷勢,眼看就能盡復了,就連獨孤滅天認爲這輩子註定要失去的左手,也會再次在九葉靈芝草的藥力下重新再長出來。

而且,這等由靈草的藥力再次生成的左臂,靈氣十足,不僅僅不會阻礙自己運功,反而會給與自己運功極大的幫助,以後自己的左臂使劍的話,力道恐怕要比右手使劍要大上幾分。

這,不是天上掉下了塊金餡餅還是什麼?

身後的大蛇看着獨孤滅天這等猖狂的模樣,更是氣得蛇信子“噝噝”作響,不過眼看着獨孤滅天的身影都越來越遠了,差不多飛出自己的視線了。大蛇也有點心灰意冷,剛想停下不追宣佈自己的失敗時,驀地,在月光的照耀下,前面的那道正在飛馳的身影突地向下墜了下去,大蛇大喜,連忙驅動着身軀,向着人影落下的地方游去。

原來,剛纔獨孤滅天在狂笑着的同時,不經意的一眼,竟然看見秋小寂已躺在自己的懷中昏迷了過去,臉上是一絲不正常的灰黑色,身體也滾燙滾燙的,竟然是中了毒的樣子。想來,是剛纔大蛇噴出毒液時有丁點濺到了秋小寂,亦或是大蛇的毒液毒性確實恐怖,秋小寂雖然沒有被正面擊中,但是隨風而來的腥臭氣,也已讓抵抗力很弱的她中了蛇毒。

想到此處,獨孤滅天連忙把九葉靈芝草摘下一片送進秋小寂的嘴裏,可是這次九葉靈芝草好像並沒有用,秋小寂臉上的灰黑色不但沒有散去,反而更深了一層,秋小寂在昏迷中,還發出了一聲不堪痛楚的**聲。

獨孤滅天想起了這等千年大蛇的怪異之處,那就是中的蛇毒無人能解,無藥可解,只有用它頭部的一顆千年內丹,在中了蛇毒的人的丹田處,由內功高手發功將蛇毒給吸出來,方可無事。不然,這種蛇毒,只要一時三刻,就能將人的性命給葬送掉。

秋小寂雖然沒有直接中毒,但看她的情形如果不解毒肯定熬不過今天晚上,沒辦法,要跟後面那條大蛇借內丹肯定是妄想的,那麼,只有強奪了。

獨孤滅天將秋小寂安置在一個比較高的高地上,已然恢復到有一百甲子的真元在她的周圍擺下了個小陣,只要有人有物靠近秋小寂一丈方圓,必定會承受獨孤滅天這留下的一百甲子的真元的全力一擊,更何況,這裏的野狼野狗們已被大蛇嚇破了膽,料想三天內都不敢回這個地方了。

一切都已佈置妥當後,獨孤滅天回過身,天境初期的心法全力發動,身子化爲一道耀眼的白光,在大蛇身邊跳躍着,不斷地挑釁着暴怒的大蛇,將它引到另外一個離此地較遠的山頭處。

過了一會兒,看着距離秋小寂的地方已經夠遠了,獨孤滅天回過頭,揮動了一下蘊含着無盡力量的新生左臂,冷冷地看着這條不應該出現在人間的,大得不像樣的大蛇,是時候,讓你這頭畜牲嚐嚐我的厲害了。 大蛇看到那個搶去它的九葉靈芝草,還不斷挑釁它的惡棍終於停了下來,不由得蛇頭昂了起來,發出一聲聲興奮的叫聲,遊動速度更是快了幾分,大有將這惡棍碎屍萬段的氣勢。

獨孤滅天冷冷地看着大蛇移動的身子,這條畜牲雖然力大無窮,而且移動間碎石倒樹,身子沒有絲毫損傷,想必它的身體也甚是堅硬,再加上如此巨大的身子,根本讓人無法找到它的七寸,可以說,這頭大蛇就是一個移動的戰鬥堡壘,而且,是一個相當於無敵的戰鬥堡壘。

但是,現在的獨孤滅天,也已不是前一刻的獨孤滅天了,九葉靈芝草,果然名不虛傳,就是這麼一瞬間,獨孤滅天的左臂已然長了出來。而且體內被摧毀得零零散散的丹田氣海,以及碎掉的經脈,骨骼,肌肉等全部再次生成,強度比以往還高了不止一倍,真元在恢復到了一百甲子的前提下更是在藥力的催逼下漲到了二百甲子的恐怖水平,現在,獨孤滅天已有自信對戰這頭看上去很是無敵的畜生。

試探性的攻擊已經開始了,大蛇看到獨孤滅天的身子已然在望了,不由得一聲興奮的嘶吼,大長尾如鋼柱般向着獨孤滅天所在的方位一招橫掃千軍,蛇信子也吞吐不停,大嘴半開半閉,看來是準備看着獨孤滅天閃開時就吐毒液了。

好狡猾的牲畜,看着這頭剛纔被他戲耍得團團轉的大蛇也耍起了計謀,獨孤滅天縱然急着要取它的內丹不由得也有點好笑又有點佩服,要是自己沒有吃下那片九葉靈芝草,那肯定不是這頭畜生的對手。

獨孤滅天身形驀地一閃已經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然來到了一棵參天大樹上,獨孤滅天用的,就是“千里瞬移”的心法。

大蛇行動敏捷,近距離內的攻擊和獨孤滅天的身法展開來也差不多,只有用這心法,才能在大蛇追不到自己的情形下攻擊大蛇,雖然有點消耗真元,但是現在內力達到了二百甲子的獨孤滅天,哪還用在意這些。只要控制好真元的數量,那麼,大蛇全身上下,獨孤滅天可以說是可以瞬間達到,瞬間離開,已然立於不敗之地。

大蛇的眼神也可謂敏銳之極,緊緊地鎖定住了獨孤滅天的身軀,一直探測着獨孤滅天方位的那條蛇信子,對與跟蹤獨孤滅天的行蹤也起了極大的作用,但是它的那一團毒液還是轟到了參天大樹上,而此時,獨孤滅天的身子已然再次消失,來到了它的嘴巴跟前。

“吼,”一口噴了個空,但大蛇卻沒有絲毫的意外,它早就知道這個該死的竊賊速度很快了,但送到它嘴邊來,不是找死嗎?大蛇張開了血盆大口,比它的身軀還要大,足足有兩丈寬的大口已然將獨孤滅天的身子籠罩住了。

獨孤滅天一聲冷笑,任你大蛇再怎麼奸猾,始終還是不如萬物之靈的人類,哪有人乖乖地送上門來讓你咬的,明知道這是陷阱還跳下來,笨。

獨孤滅天狠狠地腹誹了一下這頭可能在它的同類間,最爲聰明的一條大蛇,右手拳頭處已然凝聚了二百甲子的真元,獨孤滅天右拳向上一個衝刺,一股純白色的光芒從他的拳頭上,狠狠地向着大蛇的上嘴轟去。

“敖,”獨孤滅天的拳頭處,那一團明明是一個拳頭狀的真元聚集體,卻發出了生靈纔會擁有的咆哮聲,當拳頭狀的真元與大蛇的嘴巴上的軟肉相碰時,大蛇嘴巴上的軟肉不堪一擊,被打得血肉橫飛,血泉“哧溜溜”地噴了出來。

大蛇吃痛,眼露兇光,蛇信子像長鞭般對着獨孤滅天橫掃而至,發出了淒厲的嘯風之聲。

獨孤滅天沒想到這條原是蛇用來探測對手方位的蛇信子,都能被它用來當長鞭使,猝不及防下被蛇信子掃中腰部,腰側一陣劇烈的疼痛傳來,獨孤滅天眼前一黑,連忙再次展開“千里瞬移”心法,足尖在另一棵大樹上一點,來到大蛇的兩個大燈籠似的眼珠子前,與易天星戰鬥時用的氣旋球在這一瞬間,已然在獨孤滅天的兩個手中形成,兵分兩路,分別攻擊大蛇的左右兩眼。

大蛇也想不到這個偷吃它東西的惡棍這麼難纏,到了嘴巴里了還能給自己一記,眼看着他又如同鬼魅般出現在眼前,大蛇不由得閉上了雙眼。

“轟,”“轟,”兩聲巨響,獨孤滅天的兩個真元球已經轟在了大蛇的眼皮上,但獨孤滅天自忖能將大蛇的眼睛都給打瞎的兩擊,只在大蛇的眼皮上留下一道血痕後,就再也拿那堅硬的鱗片沒辦法,獨孤滅天狠下心,猛地讓兩個真元球自爆。

“轟”,“轟”,兩聲更爲巨大的聲音傳了開來,獨孤滅天也被這可怕的攻擊轟出去了老遠,等他好不容易戰定了身子,眼前的大蛇卻讓他目瞪口呆。

大蛇的眼皮處有一塊鱗片,已經被獨孤滅天的這全力一擊給打碎了,但是還沒有掉落,一絲絲的血跡留了出來,大蛇再次吃痛,蛇身一陣彎曲,竟然擺成了蛇陣對戰獨孤滅天,想必也是被剛纔獨孤滅天神出鬼沒的攻擊給打怕了。

獨孤滅天看着自己鮮血淋漓的雙手,不由得有一種吐血的衝動,媽的,到底是誰攻擊誰啊,怎麼自己的傷勢還好像更嚴重啊。這條蛇吃什麼長大的,真他媽的變態。

大蛇的蛇身圍成一圈一圈的,蛇頭高高昂起,剛纔狠狠抽了獨孤滅天一記的蛇信子吞吐不定,大蛇死死盯住了那道竟能憑空懸浮在半空中的人影。

畢竟是活了幾千年的老怪物了,大蛇也不是笨蛋,哪有普通的人類能夠做到這麼瞬間移動,還能打傷自己,懸浮在半空中的,眼前這個,肯定是勁敵。

大蛇也收起了狂傲之態,蛇頭的方向時不時做着一些微妙的變動,好像一個武林高手在找尋獨孤滅天的破綻一樣。

獨孤滅天心頭一動,這頭大蛇,怎麼,還能習過武功不成,他下意識地露了一個破綻,裝成了身子在虛空中站立不穩的樣子,大蛇眼中兇光一閃,頭顱立刻夾着一陣兇風,向着獨孤滅天飛速靠近,看樣子竟是要把獨孤滅天活生生給撞成肉餅。

哼,果然一試就試出來了,獨孤滅天嘴角掩飾不住地一絲冷笑。大蛇好像觀看過人類施展過武功還是蛇賦異稟無師自通,竟然能夠做到乘隙攻擊,反應速度不比武林中的一流高手來得慢,但畢竟只是一頭牲畜,不夠人類狡猾,連獨孤滅天裝出來的破綻,也沒看出來。 “鏗鏘”,一道長達三十丈的驚天劍氣隨着獨孤滅天身子的飛起,瞬間出現在了獨孤滅天的手中,“嗡”,驚天劍氣激盪下,整個空間都微微顫抖了一下。

感受着體內澎湃之極的力量,獨孤滅天忍不住仰天一陣狂嘯,劍氣夾雜着畢生的功力,向着大蛇的頭部飛快斬下。

大蛇向前衝的姿勢已然控制不了,眼睜睜地看着這道帶着恐怖氣息的大劍轟擊在了自己頭上,“轟,”大蛇被獨孤滅天的驚天劍氣打了一個趔趄,蛇頭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砸到了一大片森林,頭上已經被獨孤滅天的驚天劍氣劈開了一個大口子,淡藍色的鮮血如同噴泉一樣涌了出來。

大蛇也被激發了野獸那種兇悍的本性,一聲能傳到百里開外的嘶吼從大蛇口中吐出,蛇頭不管不顧地,向着獨孤滅天所在的方位吐出了一口毒液,然後不管不顧地一頭向着獨孤滅天撞了過來,這頭蛇,看樣子是要拼命了。

不過,獨孤滅天可沒有傻到與這麼一頭蛇比蠻力,腳下幾個起落,又已來到一個適合的方位,二百甲子真元化成的驚天長劍,再次向着那同一道傷口處狠狠劈下。

“吼,”大蛇不堪痛苦地嘶吼着,想它幾千年來,一向只有它欺負人,哪有被人欺負過的,現在被人痛擊傷處,不由得死命掙扎起來。

“轟隆隆。。。”大蛇周圍的巨石大樹被大蛇身軀的這麼一陣瘋狂扭動一掃而空,獨孤滅天看着下面發飆的大蛇,不由得乍舌不已,這要是直接轟在自己身上,怕不死也沒了半條命吧。

不過,管它大蛇發飆不發飆呢,獨孤滅天腳下踩着“千里瞬移”的步法,驚天劍氣再次在傷口處狠狠砍了一記,血再次如泉般涌出,現在已經能夠看到大蛇那白森森的頭骨了。

“轟”,“轟”,“轟”,獨孤滅天連續變化方位,在大蛇的頭部同一個位置再次狠狠砍了三記,大蛇逃走不及,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哀嚎後,身軀一陣劇烈的扭動,然後不動彈了。

是不是真死了?獨孤滅天一陣狐疑,不過觀察了一會,這條大蛇都沒有再動彈過分毫,而且它的頭部的血也已經不再流了,想必已經失血過多而死。

獨孤滅天依稀可以看見大蛇被劈開的傷口處,有一個圓珠子樣,發出淡淡白光的東西,應該就是大蛇的內丹,獨孤滅天的身子慢慢地飄落下來,驚天長劍再次在大蛇頭部的其他部位砍了兩記,看大蛇毫不動彈,獨孤滅天才放心地走近。

獨孤滅天已然離大蛇越來越近了,一路獨孤滅天一直警惕地看着這頭大蛇,以免它裝死來個臨死一擊,看着大蛇的身軀真的不會再動了,獨孤滅天的心也漸漸地放了下來。

大蛇的內丹已經觸手可及,眼看就要到手了,可是,驀地,一直萎靡在地,好像早已死去的大蛇的眼睛再次睜開,眼中滿是瘋狂的神色,大嘴一張,一顆圓圓的,散發着萬丈幽藍色光芒的圓珠子猛地從大蛇口中噴了出來,狠狠地打在了獨孤滅天的身子上。

“噗”,儘管獨孤滅天已然運行功力全力保護自己,可還是被大蛇的這一擊打成了重傷,他仰天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都被這種可怕的大力轟飛了老遠,胸腹處骨骼“噼裏啪啦”一陣脆響,已然被大蛇的這一擊打斷了不知道多少骨頭。

獨孤滅天落地後,勉強想要站立直身子,可是一個踉蹌間又已跌倒,大蛇的這一擊委實可怕,就算比起它的身軀全力一掃來都來得可怕,這個圓珠子究竟是什麼東西,竟有這麼可怕的傷害力。

獨孤滅天頹然倒在地上,眼珠子一動不動地盯着大蛇,看清楚它的動作,以免再次被大蛇攻擊中。

可是大蛇噴出這個珠子後好像全身的力氣都喪去了,蛇頭處原本圓睜着的雙眼已經閉上,身軀也不再動彈了。

媽的,想讓我再吃虧啊,做夢吧你,獨孤滅天不由得憤憤罵出一句,竟然在小心翼翼的情況下被一頭畜牲算計了,雖然是頭上千歲的異種大蛇,可畢竟還是個畜牲啊,媽的,這要是傳出去,自己以後都不用做人了。

不過,現在,這頭大蛇,好像是真的筋疲力盡了,不然,早就對自己倒在地上的身子來了個無情的踐踏了,以自己現在根本不能動彈的情形,大蛇只要身子一倒下來,自己就得成爲肉餅了。

那個圓球自從打中獨孤滅天后就跌落在他身旁,不再散發出那種淡淡的光芒,黯淡得竟有點像路邊的圓石頭。

獨孤滅天藉着如水的月華,細細地審視着這個從大蛇口中吐出來的石頭,他當然不會蠢到以爲這是大蛇含好在嘴裏的石頭,看剛纔那恐怖之極的一擊及現在大蛇委頓的神情,也已經猜出了一些大概了,莫非,是內丹?

獨孤滅天忍着疼痛站起身來,但,奇怪的是,大蛇的頭部仍然有那一顆珠子在,難道,又是自己認錯了?

獨孤滅天懶得細想,這種事情,就算他想破腦袋也是想不出答案的,右手一揮,一道劍氣飛出,恰恰將大蛇頭部的珠子擊飛起來,獨孤滅天再用了一道柔和的氣勁將那珠子接到自己身邊來。

一看,兩個珠子一般大小,眼色都是那麼暗淡無光,實在分不出彼此,獨孤滅天看了一會眼都花了,用劍氣刺一下也是一樣的結果,都沒能刻下絲毫的傷痕。

帶回去再看吧,獨孤滅天再次看了一看那頭大蛇的屍體,喊了一聲:“蛇兄,這次對不起了,誰叫你犯到了我,哦,不,我娘子的頭上呢。”

說玩,獨孤滅天一聲輕笑,向着秋小寂所在方向快速飛去,任務圓滿完成,體內的傷算是小事,天絕心法果然妙不可言,在心法自動運行下,現在內傷已經好了大半了。

那個大蛇的屍體在獨孤滅天走後,驀地發出了一個異變,大蛇的身軀一扭三扭,竟然在慢慢變小,慢慢變小,不一會兒,就已經變成了一條比一般蟒蛇大一點的蛇,雖然體型仍是稱霸同類,不過比起剛纔的龐大身軀,已然遜色很多了。

獨孤滅天以爲已經死去的大蛇慢慢睜開眼睛,非常人性化地落了兩滴眼淚,它招誰惹誰了,守護了幾千年的靈草被人搶去不說,連自己苦苦修練而成的內丹都被人搶了,現在的盜賊,偷東西就算了,連主人的命根子都搶去了,還真他媽有種。

大蛇仰天一陣悲號後,灰溜溜地溜進了草叢中。 獨孤滅天趕到秋小寂所在的地方時,看到秋小寂還是如同他走時的那般,好好地躺在地上,周圍自己做下的記號也沒有動彈過,顯然沒有人打擾過秋小寂。

獨孤滅天一揮手間把自己佈置的氣場給揮散了,把全身滾燙的秋小寂抱起,身體化爲一道白光,幾個呼吸間,就已來到了他們的木屋裏面。

控制着氣場關上門,獨孤滅天慎重地將兩個珠子都放在秋小寂的丹田處,內力透過兩個珠子,尋找着秋小寂體內的異物蛇毒。

但,根本不用獨孤滅天自己尋找,他剛把一絲內力通過珠子傳到秋小寂體內,秋小寂體內的蛇毒就如百川入海般向着秋小寂的丹田處彙集,不一會兒就已被珠子吸得乾乾淨淨。

獨孤滅天滿意地收回了雙手,看來這內丹果然有解毒的妙用,不然這次就難辦了,不過,突兀的,蛇毒盡除的那一刻,秋小寂體內突然涌起一股七彩光芒的波動,那是剛纔被蛇毒壓制着的九葉靈芝草的藥效,現在沒了蛇毒的控制,在秋小寂的體內氾濫開來。

獨孤滅天一驚,秋小寂可沒有受過任何武學訓練,她的身體與經脈等都柔弱不堪,肯定經受不起這等靈藥的藥力衝擊,恐怕一時三刻又要被這大補的靈藥給害了性命,幸好獨孤滅天也已有所準備。

獨孤滅天再次用氣場籠罩住了木屋周圍幾十裏的空間,已經確認沒有任何人和野獸在周圍後,獨孤滅天把自己和秋小寂的衣服都脫掉,現在,他要用自己畢生的功力,爲秋小寂打通全身經脈,那麼,在九葉靈芝草的藥效下,一個武林絕頂高手,可能就這麼在一夜間誕生了。

獨孤滅天氣運丹田,調息好體內的氣息後,獨孤滅天一掌壓在了秋小寂的丹田處,一掌壓在了秋小寂的頭頂百會穴處,體內二百甲子的真元源源不斷地從獨孤滅天體內輸出,傳到了秋小寂的體內。

秋小寂以前從來沒有習過內家法訣,自然無法控制體內亂竄的藥力,現在,獨孤滅天就用自己的真元,幫她打通經脈,以便讓她的身體能夠承受這等藥力的衝擊。

以無上功力強行爲一個沒有習過武的人打通經脈,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因爲秋小寂的身體必定承受不了獨孤滅天的力量,而且,秋小寂的經脈是如此地梗塞,用暴力強行打通的話,必定會傷害到她。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