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繼續留在這裡的話,楊間只會損失更多東西。

就這樣。

他騎著單車,在黑暗的街道上行走。

不管周圍如何黑暗,如何伸手不見五指,但他的鬼眼卻能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這裡所有人都會死的話,楊間相信,絕對不會包括他。

「這裡的鬼域似乎有一點不對勁。」

騎著單車行使了片刻之後,楊間忽的又看到了一盞馬路旁邊的路燈。

其他的路燈都是熄滅的,唯獨那一盞路燈亮著。

路燈下面,還是一個僵硬的人站在那裡,依然是背對著楊間的,和之前所見的那一幕一模一樣。

毫無疑問,那路燈之下的那個站在燈光里的人,是一隻鬼。

迷路?

幻覺?

楊間停下了自行車,皺起了眉頭。

可是額頭上的鬼眼告訴他,這不是幻覺,也不是迷路。

因為他看路不是靠自己的眼睛,而是靠鬼眼,鬼域的一些東西是迷惑不了他的。

除非……是這隻鬼變換了位置,自己只是又遇見了而已。

「可以去看看,確定一下到底是我迷路了,還是這隻鬼有點不對勁。」楊間猶豫了一下,不想繼續繞路浪費時間,決定騎車路過。

如果是鬼奴的話,那只是虛驚一場。

但為了穩妥起見,他還是再次點燃鬼燭。

陰森的鬼火散發出詭異的光芒。

這光芒籠罩著楊間,讓他心中多了一份安全感。

連敲門鬼都能逼退的鬼燭之火,沒理由會懼怕一隻鬼奴。

可是當他騎著單車,點燃著鬼燭,緩緩的路過靠近的時候。

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鬼燭之火突然就像是澆了汽油一樣,突然火光劇烈起來。

燭光無風自動,劇烈的搖曳起來。

同時,蠟燭燃燒的速度在猛烈增加。

僅僅幾秒不到的時間,鬼燭就已經燃燒了五公分長度。

「這不可能。」楊間猛地停下自行車,眸子一縮,連忙後退。

(本章完) 在墨飛開口之後,柳銘眼神有些詫異,但接著嘴角微微掀起一抹冷笑。

本來他還想叫周夢玲把這件不合身的衣服換下來,但現在……

「你說你要的……本少爺就得給你嗎?!凡事都講究先來後到,現在這件衣服是穿在我未婚妻身上,想買的話自己再去找一件吧!」柳銘淡淡的開口道,眼光有些譏諷的看著墨飛。

「不好意思,這件衣服在本閣中可只有這麼一件。而且這一款是特製的,造價兩千兩銀子,在雲龍城僅有這麼一套。

這位小美人可真有眼光,一進來就挑中了這一套,再配上這一張俏臉,絕對是雲龍城少有的美人!」

在墨飛剛張口想說話的時候,站在一旁的美婦人蕭雅婷嬌笑著插嘴道,接著目光落在柳銘身上,笑盈盈的繼續道:

「柳少爺真的好福氣,你看這位小美人穿了這身衣裙后,就像個公主似的,有這樣的未婚妻真的不知道要羨慕死多少人!」

「老闆娘誇獎得還真是時候……」

聽著蕭雅婷的讚美,柳銘似笑非笑的看著前者,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

這娘們這麼無非就是想挑起墨飛的妒火,給原本就有怒火的墨飛再澆了一盆油!

「呵呵,她是你未婚妻?!」墨飛冷笑著看著柳銘,目光掃過一旁的周夢玲,眼神中明顯有著熾熱與妒忌。

「這位姑娘,不管你是不是柳銘的未婚妻,我想好心的奉勸你一句,你最好離這個卑鄙無恥的紈絝廢物遠一點,別落下了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住口!」墨飛的話還沒有說完,站在柳銘身邊的周夢玲直接忍不住了,皺著眉頭怒喝一聲,盯著墨飛冷冷的說道:

「我不知道你對柳銘哥哥有什麼成見,在我心裡柳銘哥哥是最好的,所以請你注意你的言辭!

雖然我現在只是柳銘哥哥的未婚妻,但在我心裡……柳銘哥哥已經是我的夫君,我們之間的關係用不著你這個外人來多嘴!」

周夢玲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顯得異常堅定,這話音一出周圍幾個人都有些愣住了,一旁的月欣瑤小嘴微張,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周夢玲。

至於對面的楊箐還有孫雪柔兩個女的都異常驚訝的看著周夢玲,不過前者在驚訝的同時還閃過一道譏諷。

而後者在驚訝之餘更多的是不解和憤怒,一想起半個多月前的事情,孫雪柔就感覺有些羞憤不已!

而柳銘則是有著發愣的看著周夢玲,接著嘴角揚起一抹笑意。

這似乎是變相著在跟他表白啊,想不到這妮子居然這麼大膽,還真的是一個不錯的未婚妻,真給他長臉!

周夢玲看到柳銘的目光凝聚在她身上,嘴角還掛著一絲莫名的笑意,頓時又紅著臉低下頭了。

一顆心又忍不住急促的跳動起來,剛才她也不知道自己聽到柳銘被人這樣說,就感覺很氣憤,腦子一熱就這麼說出口了。

「想不到你居然有這麼好的一個未婚妻,但你半個多月前卻還做出那種卑鄙無恥的事情,你對得起她嗎?!」

孫雪柔沉默一下后冷聲對著柳銘說道,接著目光又落在了周夢玲身上,「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選擇柳銘這個傢伙,不過我想你會後悔的!」

「算了,別跟他們廢話了,衣服怎麼樣,喜歡的話就帶走了!」周夢玲還想反駁什麼,但被柳銘擺了擺手制止了。

「墨飛,你之前說的那件衣服就是這件吧?!的確很漂亮,看起來真的挺適合雪柔妹妹的,可惜被人捷足先登了!」

在柳銘剛想拉著周夢玲的手去櫃檯結賬時,一旁一直沉默的楊箐似乎有些感慨的說道。

「這個心機婊還是忍不住了嗎?!」柳銘聞言淡淡的撇一眼楊箐,在心裡有些譏諷暗道一句。

楊箐接觸到柳銘那淡漠的目光,心裡一凜,接著眼神也有些陰沉下來。

不知為何此時的柳銘居然讓她有些危機感。

她將目光轉向孫雪柔,淡笑著道:「雪柔妹妹,我看這件長裙挺適合你的,大小看起來也很合你身,過幾天你爺爺生日剛好可以穿上,你爺爺應該會很喜歡的,就是不知道他們肯不肯忍痛割愛了!」

「還真特么的是心機婊啊!」柳銘聞言又忍不住在心裡暗罵了楊箐一句,目光落在孫雪柔身上。

果然,後者在聽了楊箐的話后也顯得有些心動,「這件裙子真的很不錯,我看著也挺喜歡的,只不過……」

「雪柔妹妹喜歡就好,其他的交給我就好了!」

墨飛聞言微笑著對孫雪柔說道,接著目光轉向柳銘,眼神驟然陰冷下來,冷冷的說道:「這件衣服售價兩千兩銀子,我出三千兩要了,叫你未婚妻脫下來,別給我弄髒了!」

「嘿嘿,真不愧是墨家的闊少,這滿嘴噴糞的姿態還真有一種別緻的王八之氣。

不過這件衣服本少爺也看上,你出三千兩是嗎?!本少爺直接出五千兩,跟本少比錢多,傻*逼!」

柳銘面帶譏諷,淡淡的瞥了一眼墨飛,有些霸氣凜然的說道,那樣子似乎完全不把墨飛當一回事。

釣魚青年的快樂生活 而在心裡卻不禁暗暗冷笑著,這傻*逼看起來很有錢的樣子,看來不坑這腦殘玩意一把,他嫌日子過得太舒服了!

「你這個該死的廢物,跟我杠上是不是?!識相點的就把衣服讓出來,否則……」墨飛臉色一把被柳銘幾句話氣成豬肝色,直接厲聲威脅道。

「你這個傻叉是不是沒錢了,沒有錢買衣服給自己未婚妻……就別特么的在這裡丟人現眼,這裡的衣服價高者得之,你說是吧?!雅婷姐!」柳銘沒有理會墨飛的威脅,反而一臉鄙視的說道。

「咯咯,我還挺贊成柳公子說的『貨物價高者得之』這句話的,這件衣服雖然是柳公子你們先選中的。

但墨公子前兩天也有來天裳閣中看過,所以我也不好私自做主將其賣給你們當中的任何一人,只能按柳公子說的話來做……價高者得之,這樣也比較公平!」

蕭雅婷輕笑一聲說道,這種局面她還是很樂意看到的,畢竟不管是哪一方出高價買了,她都多賺了!

「好!好!你們以為本少爺沒有錢是吧!那我出六千兩,把衣服讓出來!」墨飛冷聲說道。

如今看起來已經不是錢的問題,而是關乎臉面,要是當著自己未婚妻的面,連這件衣服都拿不下,他丟臉就丟大了! 而一旁的孫雪柔皺了皺眉頭,有點想制止這件事,但看到柳銘臉色有些倨傲的樣子,又忍不住聯想到那天的事情,心裡又是一陣惱怒,咬了咬牙還是忍住了。

「我出八千,本少爺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柳銘很裝逼的說出一句很讓人想抽他的話,微微抬起下巴一臉不屑的看著墨飛。

「混蛋!我出一萬!」墨飛有些咬牙切齒的盯著柳銘,渾身的氣息再度變得狂躁起來。

「柳銘哥哥,我還是不……」一旁的周夢玲有些看不下去了,咬著牙想化解這件事情。

另一旁的月欣瑤也是有些緊張的拉著柳銘的手腕,不過都被柳銘制止了!

「別說傻話,靜靜看著就好了!」柳銘低聲在周夢玲耳邊說道,然後看向墨飛,淡笑著說道:「你看著這傢伙像是有錢的主嗎?!你看這臉色,才一萬兩白銀就心疼得像割肉一樣了,窮酸鬼!我出一萬二!」

「混蛋!你特么的有種,我出一萬三!」墨飛說完的臉色都忍不住抖了幾下。

「想跟我比錢多是吧!一萬五!」柳銘依舊笑著說道。

「一萬……六!!」墨飛咬著牙艱難的說出了這幾個字,他渾身感覺隱隱有些哆嗦了,臉龐都有些扭曲,一件兩千兩的衣服出到一萬六,簡直就是敗家啊!

柳銘看到墨飛這個樣子,應該是能到他所能承受的極限了,但這樣怎麼行……

下一刻,他從懷裡掏出一沓銀票,在手中狠狠的甩拍著,神情似乎變得有些激動!

「墨飛,你特么的是想跟我對著干是不是?!本少爺今天就是想給我未婚妻買一件漂亮的衣服,你識相的給我帶著你的未婚妻買別的去,本少爺有錢,我一萬八要了!」柳銘紅著眼睛,有些囂張的對著墨飛怒吼道。

「你你……」墨飛的眼睛也被刺激得發紅了,渾身哆嗦著在猶豫著要不要繼續加下去,說話都有點不利索的,畢竟他本身已經沒有那麼多現錢了!

「你什麼你,沒錢就不要在這裡嘚瑟,一個孫子裝什麼大爺!」看著墨飛這個樣子,柳銘異常囂張的大吼了一句!

「混蛋!你敢瞧不起我,我出兩萬!!」墨飛徹底炸毛了,紅著眼睛粗脖子的對著柳銘怒吼著,特別是吼到最後一句話唾沫都飛出來了!

不過在這一句吼出之後,墨飛就後悔了,兩萬兩銀子買一件衣服,這簡直奢侈到了極點。

要知道兩萬兩銀子已經可以買一件不錯黃階寶器,即便是中低級的,對於他們這些真武境的武者也是極為難得的。

「好!好!你出兩萬是吧?!你以為你出兩萬兩銀子本少爺就會怕了你嗎?!本少爺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本少爺我……」

聽到墨飛吼出兩萬兩,柳銘似乎也受到刺激了,神情異常激動的對著墨飛大聲吼道。

而墨飛看到柳銘這個樣子也是有些激動起來,拳頭都忍不住緊握起來。

這傢伙終於又要出價了,他發誓等柳銘出價之後他一定不會再加價了,這樣還可以坑柳銘一把!

所以在聽到柳銘最後的話音提起來的時候,他一顆心也是提到嗓子眼,你特么的倒是快點加價啊!!

「本少爺我,我……我特么的算是服你了,你特么的真有種,真不愧是豪門闊少,這件衣服本少爺讓給你了!

嘿嘿,你爹要是知道你花了兩萬銀兩買了件普通衣服的話,說不定會高興得賞你幾巴掌!」

柳銘神情激動的說著,在音調提高吊起墨飛的胃口后,驟然歸於平靜,然後淡笑著看著墨飛說道,那樣子就像是在誇一個智障兒童一樣。

「柳銘,你特么的竟然敢耍我!!」

墨飛肺都氣炸了,一口逆血差點就噴了出來,渾身真氣在一瞬間如同火山爆發開來,銳金般的金屬性真氣在這一刻激蕩而出。

而他的身形則是化為一道殘影瞬間撲向柳銘,一拳猛的轟出!

「還以為我是以前那個廢物嗎?!」

看到墨飛一拳轟了過來,柳銘的眼神驟然冷冽下來,身形一晃同樣化為一道殘影沖向墨飛,緊接著八卦掌驟然拍出!

砰!

殘影交錯間,沉悶的撞擊聲響徹在這大堂之中,柳銘的身影微微一晃又回到原來的地方。

而墨飛發出一聲悶哼,整個人被柳銘轟得踉蹌倒退,身形一個不穩,差點狼狽的摔倒在地,嘴角已經有著鮮血溢出,顯然已經受了傷!

「怎麼可能?!你的實力……怎麼這麼強?!!」

墨飛穩住身子,捂著胸口一臉震驚無比的失聲叫道,那樣子就跟見鬼似的。

半個多月前柳銘在他眼裡只是不堪一擊的廢物,但是如今卻是能夠輕易將他震退,還讓他受傷!

而旁邊的孫雪柔等人都是瞳孔猛的一縮,同樣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柳銘。

墨飛的實力他們也是比較清楚的,雖然現在只有真武九重境初期,但是一般的真武九重境中期武者也不是他的對手。

但現在對上雲龍城以廢物出名的柳銘……居然落下了下風,被後者一掌震得受傷倒卷,這簡直顛覆了他們以往對柳銘的所有認知!

這就像是一頭豺狼要去碾壓一隻弱雞,結果那隻弱雞居然化為猛虎,一巴掌拍飛那頭不長眼的蠢狼,這種變化實在是太戲劇性了!

「修為似乎是真武八重境中期,但是這種戰力居然能抗衡真武九重境?!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強了?!」

楊箐面色陰沉的盯著柳銘,似乎要將對方的底細都看透一樣,眼眸中除了震驚和不解之外,還有隱藏在深處的凜冽殺意!

「還真以為本少爺是軟柿子,可以隨便拿捏嗎?!」

柳銘淡淡的撇了一眼面色陰沉的楊箐,嘴角掀起一抹森然的弧度,看著眼前的幾人一臉平靜的說道:「如果你們想動手的話,儘管來,本少爺接著便是!」

「你……」墨飛聞言暴怒,再次想衝過去跟柳銘幹起來,不過卻被一旁的蕭雅婷攔了下來。

「這裡是天裳閣,可經不起你們幾位的折騰,你們要打的話去東雲廣場的競技台打,在這裡你們還是給我安分點!」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