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緊貼在紫千均身後的,是艾瑪婭和紫均,艾瑪婭的身旁,還有一個和她貼的很近的女子。趙炎依稀記得,她是艾瑪婭的丫頭。趙炎有印象,因為那時候他還說過這丫頭比公主還要漂亮的話呢!

趙炎與艾瑪婭對視了一眼,後者臉上並沒有什麼其它的表情,一副很冷淡的樣子。

趙炎不在乎,拉著紫千均的手走到兩軍前,為他簡單的介紹現在的情況。

城堡上,彷彿颳起了一場凄涼的龍捲風,龍捲風誰也不吹,偏偏將喬爾獨自吹起。喬爾的心,已經涼了。

喬爾失sè的展開雙臂,猛的撲在城樓的牆沿上,向下張望,道:「這……怎麼回事?」

紫千均望望喬爾,又望望趙炎,最後朝城樓上喝道:「你就是喬爾大人吧?」

紫千均認識喬爾,這讓喬爾和趙炎都十分驚訝。。

喬爾道:「你是什麼人?」

紫千均一臉漠然,道:「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我想……你現在一定在想,為什麼你的兒子,天城少城主沒有帶著他的兵來助你一臂之力是吧?」

喬爾猛的一愣,所有人都是猛的一驚。

喬爾的兒子……喬爾有兒子?

而且是……天城少城主?

灰濛思佳!是喬爾的兒子?

喬爾深感不妙,急忙問道:「你究竟想說什麼?你知道些什麼?」

紫千均道:「我知道的並不多,但我只知道你的兒子不能來救你了,他現在……自身難保啊!」

「什麼!」

趙炎也被紫千均弄糊塗了,道:「老紫,這怎麼回事?他們是倆父子?」

紫千均朝趙炎笑道:「這說來話長……」

艾瑪婭也湊了過來,打斷紫千均的話,看著喬爾但面對趙炎說道:「灰濛思佳的八千人馬,已經被我們的軍隊打的潰不成軍了。」

「胡說!」喬爾猶如被晴天霹靂打了一道,咆哮道:「你胡說,你休想欺騙我!」

「老紫,這到底怎麼回事?」趙炎實在好奇。。

紫千均偏過頭,看看艾瑪婭,得意的笑道:「這說來也是巧了,我們混在天城的探子最近得到天城城主和梅國高層有頻繁往來的消息。你也知道,梅國是我們的仇人,我們很重視他們的行動,而恰恰在這個時候,我們得知天城出動了八千軍力,這對於天城來說,已經是幾年都不曾生過的事了。於是我也帶著部隊出來,一旦查到天城如果和梅國勾結有什麼不軌的企圖,我就半路滅了他們。」

紫千均朝艾瑪婭看了一眼,接著道:「但就在這個時候,艾瑪婭公主來了,告訴了我愛櫻城生的事情。而且當艾瑪婭看見天城的軍隊后,竟現她認識他們的少城主。於是……」

艾瑪婭微笑道:「於是我就接近灰濛思佳,並編造了一個讓他十分感興趣的謊言,他就讓我跟在他身邊了。我沒想到,我不但知道了他調動軍力的目的,還讓我意外的得知一個天大的秘密。原來這個所謂的天城少城主,其實就是喬爾的親生兒子!」

「接下來的事就不用多說了,與其等兩邊的軍隊都來到愛櫻城打一仗,還不如在我的裡應外合之下,讓灰濛思佳怪怪的走進我們的埋伏。。」

哈哈哈哈哈!

趙炎豎起了大拇指,贊道:「妙!妙啊!艾瑪婭,你對那個灰濛思佳使用的一定是美人計吧!」

艾瑪婭洋洋得意,道:「灰濛思佳是個聰明人,其它的計謀他可能不會輕易的中計,但美人計卻一定是百試不爽的。」她仰起頭,朝城樓上望了一眼,笑道:「夢啦夢,我說的沒錯吧?」

夢啦夢等三女想起灰濛思佳那sè迷迷的樣子和趙炎那一次的猛敲竹竿,不禁一陣好笑。

哈哈哈!

炎軍的兄弟一片笑聲!

可惡!

喬爾這回不得不信了,灰濛思佳遲遲未來本就讓他心裡無比擔憂,沒想到真的出狀況了,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朝趙炎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說到底,都是這個可惡的小子壞了他的好事。他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如此身份如此級別的小法師,居然有這麼大的勢力和如此豐富的關係網。

喬爾怒吼道:「你們把我佳兒怎麼樣了?」

艾瑪婭笑道:「你放心,你那膿包兒子雖然sè了點,但對我們女人還是挺不錯的,我把他放了,他現在應該在回天城的路上吧!」艾瑪婭說的像是她挺客氣似的,其實是灰濛思佳自己趁亂跑掉的。。他自己偷偷跑掉,幾千兄弟便白白送命了。

聞言,喬爾心裡放心了許多,但憤怒依然深深的刻在了臉上。事實已經很明白的表現出來,他的計劃算是徹底失敗了。

城堡內,辱罵聲,憤怒聲,嘲諷聲不絕於耳,喬爾向下望去,一時之間竟看見了許多雙緊緊盯著自己的眼睛。

喬爾本能的向後退了幾步,四大名盜緊緊的圍在他的身邊。那原本跟在他後面的愛櫻城士兵,早就站到愛櫻莎的身後去了。

洛恩軍長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向愛櫻莎走去。

喬爾道:「洛恩軍長!現在愛櫻城的軍權掌握在你的手中,你不要害怕,只要我們合作,他們不是我們的對手。」

洛恩微微遲疑,步伐放慢了一些。

喬爾見有戲,趁熱打鐵道:「我們合力守住愛櫻城堡,他們是打不進來的!事成之後,愛櫻城你我二人共享!洛恩軍長,你好好想想,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愛櫻莎閉上眼睛,不但不想繼續勸洛恩,就連看也不想看他一眼了。

喬爾催促道:「洛恩軍長,快下令吧!堅守愛櫻城堡!」

「喬爾,你別做白rì夢了,受死吧!」在許多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古烈斯秋突然縱身躍起,雙臂燃燒般的泛起濃密的紅光,朝城堡上躍了過去。。

洛恩沒說話,愛櫻城堡內的防禦系統並沒有對古烈斯秋做出任何反應。

眼看著古烈斯秋就要躍上城樓,趙炎也向城堡沖了過去,大聲喝道:「裡面的兄弟們,快開城門!活捉反賊喬爾!」

轟……

趙炎的呼喊讓城堡內的眾人頓時沸騰,瘋狂的平民們兇猛的向攔住自己道路的貴族們揮起了拳頭,並不約而同的沖向城門,將守城的士兵推開,爭搶著為趙炎打開城門。

而那些被平民們推開的士兵沒有任何的脾氣,反而還一副挺無辜的樣子,彷彿他們根本拿這些暴民無能為力,只好讓他們為所yù為了。

而當城門逐漸被打開的剎那,有的士兵臉上居然還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趙炎道:「老紫,城堡內很擁擠了,你的兵就守在外面。其餘的兄弟們,隨我進城!」

里郝帥和紫千均同時大聲道:「是!」

在炎軍湧進愛櫻城堡的同時,古烈斯秋已經躍到城樓的上方,很多人很難想像,看上去如此頹廢的一個老頭,身子骨居然如此硬朗。。

古烈斯秋雙臂上的火焰變化成五條火龍,頭並頭的朝喬爾衝去。

古烈斯秋除了身子骨硬朗以外,更是氣勢逼人,兇猛無比,彷彿是一頭群獅中的王者。

「大哥,小心!」

(支持正版,尚我中華,歡迎您!)

四大名盜雖然不是什麼好鳥,但此等忠心絕對可鑒rì月。雖然許多人都對他們嗅之以鼻,但在此刻卻對他們的忠誠感動不已。

但現喬爾有危險,四人幾乎在第一時間同時攔在了喬爾前面,施展起各自的防禦技能來。

轟轟!

城樓的一角炸開漫天的火花,碎石飛滾,火焰頓生。

一計古烈斯的奧義的過後,古烈斯秋躍上城樓,不理會那被自己震傷的四大名盜,繼續向喬爾動攻擊。

喬爾可沒那麼好對付,以他和古烈斯秋同級的實力,又比古烈斯秋年輕。一時之間,古烈斯秋拿他沒有辦法,倆人在城樓上打天昏地暗,不相上下。

古烈斯秋道:「這麼些年沒見,你長進不少啊!」

喬爾的度非常快,不斷的變換著自己的位置,「古烈斯秋也的確名不虛傳,雖然年紀一大把了,但實力不減當年。。」

看著古烈斯秋和喬爾的打鬥越來越近,杉科帶領二十名s級的護衛隊攔在愛櫻莎的前面緩緩的向後退去。另一邊,查克斯等人與不斷往城樓上湧上來的士兵和四大名盜戰成了一團。

喬爾向城樓的樓梯上掃了一眼,趙炎等人正迅的趕了上來。

喬爾知道,在這樣下去,會被他們活活的磨死。四大名盜為了救自己被古烈斯秋震傷,也是堅持不了多久了。

喬爾稍微一個分心,便被古烈斯秋捕捉到了,出施法時間短但威力不是很大魔法讓他受了一擊,道:「你跑不掉了。」

呼……

喬爾深深的喘了口氣,手掌張開,突然加向古烈斯秋躍去。待古烈斯秋做出防備之勢后,半空中的他在加的同時突然轉身,改而向愛櫻莎衝去,這種高難度的動作,大概也只有他這樣的盜賊才做的到了。

杉科急忙攔在愛櫻莎前面,大聲道:「保護公主!」

杉科和護衛隊動作迅,無比忠心,不顧自己的死活硬著頭皮頓時在愛櫻莎的面前堆起了幾層人牆。。

但以他們的實力是根本無法抵擋住喬爾的,喬爾單腳在地上一點,四肢伸展,呈螺旋旋轉,那人牆頓時坍塌。

啊!

喬爾從愛櫻莎身邊擦過,愛櫻莎一聲叫喊,向後退了幾步靠在城牆上,胳膊上一條傷口鮮血直流。

愛櫻莎急忙用另一隻手捂住傷口,此時趙炎等人也上了城樓,見狀,在喬爾下落的同時將他團團圍住。

停頓間,護衛隊也紛紛爬了起來,又將喬爾圍上了一層。遠處,無數shè手和魔法師也做好了準備,將喬爾鎖定。

此刻,彷彿只要喬爾稍微有個不聽話,就將在瞬間收到無數份「厚重」的禮物。

趙炎急忙湊到愛櫻莎身邊,用手捂住他的傷口,道:「愛櫻莎,你沒事吧?」接著又向後喝道:「里郝壞,快,快來!」

「大哥哥,讓我來吧。」趙炎一時忘記,碧爾絲菲就跟在他的身後呢!

在碧爾絲菲的治療下,愛櫻莎的傷口在慢慢的癒合。

眾人將喬爾團團圍住,杉科道:「喬爾反賊,你跑不掉了,投降吧!」

喬爾冷冷的看著視線內的每一個人,嘴角yīn冷的一笑,緩緩的抬起頭手來。。他的手掌慢慢張開,變成爪形,那爪心上,還有一些鮮紅的血液。

那些血液,是愛櫻莎胳膊上的,喬爾似乎毫不憐香惜玉,剛才那一擊,幾乎抓掉愛櫻莎那嫩白皮膚上的一塊肉。

古烈斯秋猛的一驚,急忙道:「大家住手,不要殺他!」

在眾人驚訝的同時,喬爾yīnyīn的笑了起來,朝古烈斯秋望去,道:「古烈斯秋就是古烈斯秋,果然識貨啊!」

趙炎朝古烈斯秋望去,疑惑道:「師傅,怎麼了?」

「這是他的絕技血神契約,只要他將手中愛櫻莎的血液燃盡,愛櫻莎體內的血液也會燃燒,直到死去。」

什麼!

聞言,城樓上眾人大驚失sè。

與此同時,喬爾的手臂上,泛起了幽幽的黑火。

古烈斯秋眉頭緊鎖,瞪著喬爾,道:「我真後悔,當年沒聽城主的殺了你!」

杉科大聲道:「不要!我們退,退後!」

愛櫻莎失血過多,雖然有碧爾絲菲及時搶救,但臉sè依然十分難看,小聲道:「不要管我,抓住他……」

趙炎緊緊的抱著愛櫻莎,道:「不要說話,保存體力。。」

喬爾很滿意杉科的配合,朝城樓的另一邊看一眼,道:「都住手!」那些人便停止對四大名盜的夾擊了。

喬爾將手臂揚的更高一些,向眾人示威。四大名盜也都躍了過來,圍繞在喬爾的身邊,四人的身上都帶著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