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緊接著他們各自的令牌響了,劍痴他們低頭看著自己的令牌,令牌上面傳來一道信息:你們宗門的令牌便是你們的手令同時擊殺的妖核積分也是記入你們宗門的令牌。

所有的消息都會從令牌上發出,這倒他們方便聯繫彼此,在戰場上令牌能夠聯繫其他人是最重要的東西,一旦遇到不可抵擋的存在,他們可以通過令牌求救。

他們第一次踏入戰場,都有一個優惠,那就是有一次免費的機會進入戰備十四層中的其中一層,這個優惠瞬間激發了所有人的興趣,因為這裡和北冥帝國與眾不同,這裡是最險惡的地方,是所有士兵鎮守的關鍵重要之地,所以在分配上這裡占絕大多數。

「大戰剛過,最近幾天都沒有戰爭出現,你們打算怎麼過?」李華看著他們說道,六皇子雖然答應了爭奪一下,但他還是比較自己寫寫詩,看看書;而華明趙天祥和方瑾萱以及另一位妹子相約去四十三層的書閣看一下有沒有提升類的武技。

二十多人大部分都去看書閣和裝備層,這兩個地方足夠吸引他們了。

李闐生看向劍痴,問道:「你呢?」

劍痴微微一愣,露出笑容道:「我,去三十四層的訓練場。」裝備層武技層那些東西他都不缺,現在他腦里的知識足夠他用了,所以他目前不需要去武技層,至於武器,他有鐵劍和十把飛劍也夠了。

李闐生也露出笑意:「正有此意。」

大家都散了,劍痴和李闐生一起來到了三十四層,這裡一片朦朧,看不到盡頭,像一面鏡子,鏡子里卻看不到自己,李闐生正要說話的時候,突然那鏡子中產生一道劇烈的漣漪,劍痴和李闐生猛然一閃,一道身影從裡面飛了出來,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劍痴眼睛微微一凝,那人身上大多數的骨頭碎裂,短時間內不可能動手的。

「這是……」

那人抬頭看向劍痴兩人,那鼻青臉腫的模樣艱難的笑了笑,笑起來皮肉一抽一抽的,浮腫的眼睛流出眼淚:「唔莫使,泥悶進去吧。」

劍痴抽了抽嘴角,這副模樣實在是太慘了。他拿一瓶藥液遞給那人,那人接過藥液后口齒不清的謝道:「鞋鞋!」然後爬著出去了,沒過多久被人帶走了。

劍痴和李闐生對視一眼,忽然劍痴往後一退,虛手牽引道:「你是李華的哥哥,你先。」李闐生一臉黑線,怒道:「你太不要臉了,一個悟心境的強者竟然讓一個凝血境強者進去。」劍痴嘿嘿一笑,目光始終盯著他。

李闐生冷哼一聲,直接踏入那朦朧的鏡子,身影迅速消失了。

劍痴也一步踏了進去,出現在一片空曠的地方,面前一片潔白,像一個小型的空間。他目光驚呆的盯著面前渾身血淋淋的男子,有些血跡已經暗淡,劍痴問道:「怎麼打?」

那個男子被劍痴這句話愣住了,沒過多會他反應過來說道:「你是新來的?」

劍痴老實的點了點頭。

「隨便打,這裡有陣法加持,無法怎麼打都不會死。」

男子露出淡淡的笑意,他對這個青年有點興趣,劍痴抬頭看著白色的天花板,目光微微閃爍,中心點就是整個大陣的核心啊。

「小子,你是陣法師?」 軍師大人要出牆 男子突然問道,劍痴回過神來搖搖頭:「只是對陣法有一點了解。」

「有意思,出手吧小子。」男子腳步往旁邊一跨,氣勢瞬時展開,強大的氣息充斥整個空間。劍痴身體上感受到強大的壓力,這股壓力來自於對面,他的體魄第一次遇到壓力,頓時激發出他體內沉寂的氣血。

「看來你的體魄也不弱,要不第一次我們便與體魄對決如何?」男子的眼神極度犀利,看出了劍痴體魄的強硬,不過劍痴的體魄太久沒有訓練,氣血沉寂在血肉之中沒有很好的激發,劍痴同意這個建議,在自己身上連續點了好幾個穴位,將自己的元氣封了起來。

男子也同樣在自己的身上點了幾個穴位,元氣封禁,男子的體魄更加的驚人,他的一呼一吸帶動體內的血肉伸張,變得更加持久,他身軀一震,空氣劈里啪啦的響起,他一步踏出,地面猛然一震,整個人如彈弓一樣爆..射出去。

劍痴眼孔猛地一縮,對方的速度超出他的預料,雙手直接護在身前,一道強勁有力的衝擊落在他的手臂上,一瞬間他身體往後爆退數千丈,手臂上的力道依然沒有散去,劍痴腳步往地上一踩,炸出轟天的響聲,兩手往前一震,將男子震開。

手臂上通紅無比,男子震開后又一拳轟了過來,速度極快不給劍痴一點反擊能力。

轟!

劍痴又一次爆退,這一次男子砸過來的力道將他體內的氣血激發出來,強悍的氣血震蕩虛空,他長嘯一聲,氣勢不斷攀升,他手臂一張,反手抓住了男子的手腕,但是男子的手腕像泥鰍一樣滑手,一下子被掙脫了。

男子一拳轟了下來,劍痴眼睛一跳,頓時馬步紮起,兩手抬起護住頭部。下一刻他感覺到腰部傳來鎮痛,他極快反應過來:「假動作!」

右手往下一斬,手掌豎直落下劈在男子的腿部。

砰!

好硬!

劍痴眉頭緊皺,腿部的肌肉很發達,肌肉凝實,他一手劈下,手掌不由得哆嗦一下,被痛到了。男子露出淡黃色的牙齒,笑道:「小子論體魄,你還差著遠呢!」

說話中男子揮出十幾拳,全部都落在劍痴的身上。

轟!

劍痴直接撞擊到遠處的地面,身上好幾處位置斷了幾根骨頭,五臟六腑都傷到內傷。但是他依然面不改色,咳出一口鮮血后笑道:「是嗎?」 「是嗎?」

短短兩個字,劍痴緩緩從地面上站了起來,他們打的這麼激烈,這裡的空間地面並沒有被損毀,比這更加驚嘆的是男子的體魄,這麼猛烈的攻擊,男子依然呼吸平穩,這一點足以讓劍痴重視下來。

男子氣血越來越強盛,雙眼散發著精芒。

劍痴催動無上劍體,周邊淡淡浮現一縷縷劍氣,他像一把劍一樣開始出鞘;男子面色認真,他的氣血如狂獅一般,沉睡的狂獅逐漸蘇醒,雙眼越發銳利,他腳步一跺。

地面猛然一顫,他爆飛過去,手捏拳頭朝著劍痴兇猛的砸了過去,體內的雄獅激發了,洶湧的氣血壓迫劍痴。

劍痴長嘯一聲,同樣揮出一拳直接落在男子的拳頭上,劍氣震蕩,劍氣如風一般吹向男子身軀,那一刻男子強悍的身軀感覺到一絲絲刺骨。

「有點意思!」

男子的拳頭頓時爆發出兇悍的力道直接將劍痴震到天上,沒有元氣的支持,他是無法在空中站立,失去了平衡,男子趁著這個機會對他發起猛烈的進攻。

一道道強勁有力的拳頭轟在他的後背上,幾個呼吸間,男子便在劍痴的後背轟出了數百拳。劍痴後背龜裂,凹陷下去,骨頭斷裂了不知道多少根。

最後一拳將劍痴送到高空,將近百米的高空,男子落在地上目光平靜地看著高空正在墜落的劍痴,這麼高的距離摔下來,直接離開訓練場。

轟!

劍痴摔到地上,不過並沒有男子想的那般出局。

狼狽不堪的他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臉上並沒有多大的傷勢,只不過他身體很難在繼續戰鬥下去,男子漫步走到他的身邊,也沒有出手,對於新人他不會拿出對老將的手段,他就那樣平靜地看著他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劍痴!」

劍痴虛弱地說道,男子微微點頭,讚許道:「你的體魄很強大,倘若你體魄再進一步便與我旗鼓相當了。」

劍痴沒有反駁,男子的體魄確實非常恐怖,而且對方還沒使用全力的情況下,對方使用全力的話,他估計他接不住對方兩拳。

「你要不要解開元氣恢復一下傷勢再打一場,不過我提醒你再打一場的話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男子面色嚴肅的說道。

他的一舉一動充滿威嚴。

劍痴想了想便搖了搖頭拒絕了,他解開元氣封禁雖然可以繼續戰鬥下去,但是他和男子的差距十分明顯,對方而且還是道心境強者,不是一般的那種道心境,這可是在屍骨中爬出來的道心境強者,戰鬥經驗極其豐富,沒有全盛的狀態和他打,沒有多大的用處。

「那要我送你出去嗎?」

看著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劍痴果斷搖頭朝著天空喊了一聲認輸后他被便一束光包裹著送了出去,他重新回到了那朦朧的鏡子前,渾身裂痛,很不舒服。

他看了周邊並沒有發現李闐生的身影,他出來后不到一息,一道身影極快的從鏡子里飛了出來,劍痴想要閃躲但是傷勢太重了,來不及躲避被那道身影撞在自己的身上。

砰!

原本背後重傷的他現在雪上加霜,他望著趴在自己身上的李闐生,此時他渾身血跡,頭部眉心的位置有一個很淡的小點,那裡應該是致命一擊。

不過看到他衣服破碎一大半,劍痴嘆了口氣:「你想在我身上趴多久啊?」李闐生睜開眼睛看到自己身下的劍痴,連忙起身,劇烈的動作讓他身上的傷口再度崩裂,又一次的倒在劍痴的身上。

「……」

劍痴將他反轉過去,兩個大男子趴在一起總感覺怪怪的。

他這一動,李闐生髮出沉悶的聲音,他艱難的開口道:「你的傷勢怎麼不重啊?」劍痴一臉懵逼的看著李闐生,什麼叫我的傷勢不重,你沒看見我不能動了嗎?

要不是現在起不來,真想過去踹幾腳。

劍痴狼狽的站起身來,背後的撕裂讓他痛不欲生,他強忍疼痛將李闐生扶了起來,很快有四名士兵出現了,他們穿著白色衣服,像是軍醫,將他們架走。

第一次被架走的感覺真好!

劍痴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良久他感覺到身體被一雙清涼的手在摸著自己,頓時睜開眼睛,只見一個帶著口罩的軍醫在給自己塗藥。

「你醒了。」

是一個很動聽的女聲,劍痴緩緩點頭,看了一眼四周問道:「這是哪?」

「軍醫室,三十五層。」

接著,那個女軍醫繼續說道:「你背後的骨頭斷裂了很多根,雖然已經接回去了,但是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修養,所以最近你就不要去訓練場了,還有不要出行任務。」

劍痴想了想,於是從戒指里拿出了幾瓶藥液給那個女軍醫說道:「幫我把這個塗抹在傷口上,後背最好重新切開,然後將葯塗在裂掉的骨頭上。」

女軍醫微微一愣,遲疑說道:「你是藥師?」

劍痴點頭,女軍醫接過藥液,裡面的葯香十分濃郁,她有些驚呆了,她看著這個青年,這麼年輕就是藥師了么。

她短暫的失神很快進入工作狀態,開始將藥液抹在傷口上。

劍痴轉過身將後背露出來,女軍醫看著後背遲疑沒有動手,劍痴等了片刻都不見女軍醫動手便問道:「怎麼了?」

「真的要切開嗎?」

因為現在劍痴的後背已經重新癒合了,再次切開的話可能對傷口進行二次傷害。身為軍醫,她要考慮很多因素,劍痴卻十分果斷的說道:「切!」

女軍醫拿出專門的手術刀將後背重新切開,拿了一套支架固定附近的血肉,將藥液塗抹在那些斷裂掉的骨頭上,順著傷口她將全部藥液都灑在切出的傷口上。

良久她盯著上面的傷口,在藥液的作用下,劍痴的傷口快速癒合了。

劍痴感覺到恢復差不多了,坐起身來扭了扭腰,和那個女軍醫道謝道:「謝謝。」女軍醫看著他的臉,臉蛋微微紅潤,連忙搖頭說道:「這是我應該做的。」

劍痴看了一眼四周,似乎在找什麼人,女軍醫便開口詢問:「你找誰?」

「和我一起進來的那個男子呢?」

「他在外面,他已經好了。」

劍痴詫異的看著她,然後快步離開了軍醫室,出來后見到李闐生正靠著牆等自己,劍痴向前走來,拍了拍他肩膀道:「走了!」

「嗯。」

修養了幾天,劍痴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了,他們小組其他人在這幾天也得到非常大的收穫,見面他們都爭吵著下次要去書閣,因為書閣里的東西太豐富了,看的他們依依不捨。 忽然他們這些剛進來的新人被召集在外邊,數萬人來到廣場上,在他們面前有一個比他們高一個人的平台,上面站著是之前帶他們進來的中年人,中年人面向這黑壓壓一片的人群,雄厚的聲音緩緩響起:「廢話我不多說,你們數萬人現在已經分好組了吧,接下來便是你們的去處了。」

「來到大本營數天,也是時候讓你們表現一下自己了,我們這個戰場連接的是妖獸領地,常年征戰不休,所以這個戰場被劃分了五大區域,每一個區域都是一樣的,沒有多大區別,你們這些人接下來的時間就是去這五大區域。」

「每一塊區域由組長,隊長,軍士長,大統領組成。區域容納五百支小組,你們組內需要規定好誰是組長到時會有隊長和你們聯繫,下面就是分配你們的去處。」

全場兩千多支小組,劍痴他們的人數是最少了,因為以前六皇子並不喜爭奪所以沒有花費大量時間去招攬勢力,所以六皇子這一組是有一組,而其他皇子則勢力龐大,動則數百組,他們勢力的弟子太多了,所以也導致了他們組數眾多。

拓明輝低聲的說道:「他們人數雖然多,但是很多都是凝血境的層次,這次過來不過是歷練他們而已,但是這裡是戰場並不是歷練的場所,所以我們會有很大的機會佔到優勢。」

這番話雖然帶有安慰,但是他們不能否認的確有很多小組很水。

劍痴偷偷的尋看一周,臉色微微凝重下來:「大師兄說的有理,很多小組確實很水,不過那些勢力中出現了很多強悍的弟子,這次的爭奪可能會極為激烈。」

這群黑壓壓的人群中就有好幾個人氣息雄厚,是那些宗門雪藏的弟子被派出來了。

六皇子看著他們,一臉平靜道:「這次比的是殺妖獸不是殺人。」

數萬人開始竊竊私語,他們的小組被分到不同的區域了,很快劍痴他們也聽到自己的小組分到了第五區域,而好巧不巧的是第五區域有御獸宗的弟子在還有蠱宗的人。

不過第五區域並沒有其他皇子,特別要注意的是這次花仙宗來了很多女弟子,這些女弟子神情冷漠,傳言這些女子都是仙子,不食人間煙火,特別高傲。

劍痴心中閃過不一樣的思緒,想起了某些事。

「十天後你們便前往各自的區域,逾期後果自負。」

伴隨最後的聲音落下大會結束了,廣場上只剩下個別小組在原地,劍痴忽然感覺到敵意,拓明輝也感受到了,順著敵意的方向看去,只見遠邊穿著御獸宗服裝的弟子冷冷的看著他們。

手輕輕抹了抹脖子,神情極度囂張。

七星宗其他弟子並沒有像拓明輝劍痴那麼沉穩,見到御獸宗如此的囂張氣打不出,一個個憤怒的還擊。

劍痴看向李華和六皇子他們,平靜的說道:「走嗎,去商量一下對策?」

這次雖然各自前往第五區域,但是第五區域並不在這邊,而是在大本營西北五萬裡外,來回時間差不多需要一天的時間。

等過去了就直接上場殺敵了,沒有那麼多時間去部署。

「話說我們的組長誰來做?」

李華小聲地詢問道,他們紛紛看向六皇子劍痴拓明輝三人,六皇子輕輕搖頭拒絕了,他的實力雖然不錯,但論排兵布陣並不是他的強項。

剩下就只剩劍痴和拓明輝了。

「我負責殺就好了。」

劍痴立刻表態,隨即朝拓明輝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拓明輝鬱悶的看著他們,欲要拒絕的時候劍痴開口了:「大師兄你就別謙虛了,你在七星宗這麼久,對於我們都很熟悉了,所以由你來做組長,沒人會有意見的。」

「沒錯,誰有意見,劍痴把他翔都打出來。」李華揮起拳頭說道,女弟子聽后臉色變得十分古怪,更不要說劍痴他們了,一個個一臉黑線的看著他,恨不得把他按在地上捶。

拓明輝見到大家都如此挺自己也不好繼續拒絕,他於是答應下來,做他們的組長。組長的名單確定了,三天後就通知各個組長去倒數第三層開會。

劍痴在這幾天都在自己的房間里修鍊,他不停的拿出以前的收穫的戰利品的劍類武器瘋狂的吞噬,以此來不斷增強自己的體魄實力。

在上一次搏鬥中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體魄依然不夠強悍,所以利用這幾天的時間瘋狂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早上煉體,晚上嗑藥修鍊,反正他是藥師,戒指里的儲備還蠻多的,足夠他揮灑。

不知不覺中便第八天了,一大早他被拓明輝吵醒,他們決定今天出發,整理好一切后他們二十多人離開了大本營,踏上第五區的旅途。

「其他小組已經出發了,我們是最後一個。」一路上並沒有多大的危險畢竟這裡還是屬於大本營的範圍,這裡同樣沒有妖獸,所有的妖獸都被五大區擋在外邊。

他們進行戰略部署,之前名單上也說過了,不過這次因為上面隊長的原因,拓明輝進行了整改。

組隊名單:

組長:拓明輝

先鋒:華明,趙天祥,宇文浩

主攻手:劍痴,拓明輝以及兩名女弟子

側攻手:六皇子,方瑾萱和幾個女弟子以及另外兩名男弟子

殿後人員則是剩下的弟子組成。

第九天晚上他們終於到達第五區了,第五區十分龐大,和大本營可以說不分上下,同樣在第五區有一個巨大的補給站,同樣是小型空間的手筆,這一幕宇文浩震驚的開口道:「帝國是真的有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