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細細想來,葉春分身上實在有太多太多不合乎常理的地方。「刻舟求劍」這個普通人耳熟能詳的成語故事。

從未有人想過他具體發生在哪個朝代,而葉春分為了考證人物身上的服飾,辛辛苦苦的去查證。

甚至,蘇南城不止一次的想過,在顧家那樣的環境里長大。大凡能走到今天的,或者性格已經扭曲,或者已經成為了沒有靈魂的廢人。

然而葉春分,卻保持了自己在作畫方面極高的天賦,和原始的秉性。

再至於,他們初見時,葉春分跳的那支舞蹈。很陌生,從未見過,但很專業。

但是這件事情,是蘇南城與葉春分之間最大的禁忌。蘇南城想問,卻也知道自己必須按下去這強硬的好奇心。

「你說的這些,聽起來真是很新鮮。」蘇南城暖暖一笑。

「有嗎?」葉春分眨眨眼,有些不解。

「至少,我身邊沒有任何人有一個如此出色的祖父!」蘇南城低頭,指肚刮過葉春分白凈的面龐,眼裡全是寵溺。

蘇南城出言,葉春分不由露出一個笑臉。在遇見景馭鸞以前,她所得到過的所有的溫暖,都來自祖父葉柄顏。

是以,當得知祖父去世的消息后,她能為祖父付出自己僅剩的一切。 而至於葉柄顏,打從葉姑娘遇見顧長白,生下葉穀雨以後。罵名便一直和才名並駕齊驅的伴隨在他左右。

作為父親,無能保護好自己的女兒。乃至於後來名滿芙蓉城的葉姑娘,瘋瘋傻傻走完短暫的一生后。人們對葉柄顏的誤解,也越來越深。

同時,作為祖父,他又未能保護好葉春分和葉穀雨。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不為外人道。

但是葉春分心裡清楚,葉姑娘大概愛慘了顧長白。為了那愛,葉姑娘瘋狂、執拗到了極點。

葉柄顏一身淵學,在葉姑娘面前,沒有半點用處。甚至,葉姑娘發起瘋來的時候,他只能長臂一伸,將兩個孫女護在懷裡,任由葉姑娘打罵。

再能的人,在痴情面前,都是無措的。

蘇南城是第一個在葉春分面前,沒有一分為二看待祖父的人。不管是出於禮貌還是為了維繫他們之間的關係。

這樣的話,讓葉春分覺得溫暖,覺得,這世界上其實還是會有人理解祖父的。

葉春分陷入沉默,蘇南城放下手裡的書,長臂一伸,將葉春分撈進懷裡。打開了升降幕布,放了一部宮崎駿的動畫片《幽靈公主》。

蘇南城向來不在這些事情上留意,片子是從葉春分自己挑的。電影開場后,葉春分開始有些喋喋不休的講起來電影當中,高超的配色,豐富的想象力,以及細節上的一些不合情理處。

甚至,與蘇南城開始討論起幽靈公主騎的那匹狼,到底是什麼品種。兩個人,第一次如此暢快的交談。

飛機不知不覺間抵達目的地。停穩后,蘇南城身後解開了葉春分的安全帶,牽著她出了機艙門。

俯瞰處,正是照樣升起之時。藍色的小鎮沐浴在晨光里,像驀然升起在地面上的琉璃世界。

葉春分深呼吸一口,相對於島城而言,這裡和風更加疏朗。也更舒服一些。

下了飛機后,蘇南城安排的人已經在這邊接應。行李箱被單獨運送。接機的車是賓利,有服裝整齊、統一的人,負手立在車前。

「南少好,葉小姐好。」整齊劃一的聲音,有點機械。葉春分頗為意外的尷尬的動了動臉部肌肉。

「走吧」蘇南城牽著葉春分的手上了車。看見葉春分不悅的微微皺眉。

「怎麼了?」蘇南城低頭問。「是不是不喜歡這些人?」

「倒不是」葉春分搖搖頭。「你是把旅行路線已經規劃好了嗎?」

「嗯」蘇南城微微頷首。「有什麼問題嗎?」

蘇南城從來不做沒有計劃的事情,這麼多年來一直如是。即便此次的旅行計劃,屬於絕對的內部機密。他還是做了周祥的打算。

葉春分微微一思忖,大概想到這些事情。沒有惱,討好似的在蘇南城的面頰上啄吻了一下。

蘇南城驚詫的縮了縮眸子,看向葉春分。

「能不能,不要一板一眼的旅行?」葉春分含笑

「嗯?」蘇南城有些不解。

「像閑逛一樣,走哪算哪?」葉春分含笑。「想什麼時候出門,就什麼時候出門。」 喬安娜沉聲道:「我以前就聽說過,在神聖帝國,曾經有亡靈法師一怒之下屠殺整個城市居民的恐怖行徑。眼前這名亡靈往法師,他要是全力出手的話,恐怕整個皇城都可能毀在他手中。」

說完,喬安娜接著說道:「這附近因該有很多天龍學院的學員,這些學員都是穿著校服出行的,很容易辨認。火狼,你馬上去把這些學員組織起來,務必要保護陛下安全的回到皇宮!」

「好。」火狼點了點頭,從懷裡拿出魔法球,將自己的四級金毛獅召喚了出來。

「你要小心一點。」劍無悔囑咐道。

「哈哈,你放心吧,我走了。」火狼微微一笑,轉身就朝樓下跑去。

火狼走了以後。

劍無悔的目光下意識地瞥向一旁的茶棚,吃驚的對喬安娜小聲說道:「那老傢伙還沒走。」

喬安娜皺眉道:「以他的實力足夠收拾掉眼前的叛軍,可他為什麼不幫忙呢?」

劍無悔搖了搖頭,說道:「他因該是有自己的目的吧,現在管不了他了,我先下幫助木白,他個人應付不了那麼多迅猛狼騎士。」說完,他抽出身後的玄月劍便從樓頂上跳了下去。

在劍無悔離開的同時。喬安娜也準備出手了,只見她雙手虎口抱圓,結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印,空氣中的風元素瘋狂朝她身邊集結。

……

廣場上。

奧默爾一人勇武非常,手中龍槍橫掃千軍,死傷他的龍槍下的迅猛狼騎士不計其數,根本就沒有人傷害得了他。

愛德華貼身保護柳十三,凡事有漏網之魚靠近,瞬間就被他用光系魔法給轟殺了。

柳十三雖然暫時沒有什麼危險,但是望著那死在奧默爾手下的無數迅猛狼騎士,心都在滴血。那可是帝國精心培養出的精銳部隊啊,不知花費了多少國庫金幣,如今沒用上戰場,卻反叛了自己,他如何能不傷心。

木白和寒煙兩人一路緊跟在柳十三身後。 「這樣下來,十天的時間夠做什麼?」蘇南城蹙眉。

「管他呢」葉春分鼓鼓腮幫子。「哪怕睡懶覺,只要開心,也不算虛度嘛!」

蘇南城微微抖著肩膀笑起來。說到底,二十歲出頭的葉春分身上有些孩子氣才是正常的。這點玲瓏別緻的心思,讓葉春分平常極少見的可愛來。

「好」蘇南城點頭應下。葉春分再次飛快的在蘇南城臉上啄吻了一下,便回頭開始向著窗外張望。

蘇南城壓低聲音笑笑。伸手撫了撫葉春分烏黑濃密的長發。車子繼續向前開。

當地最好的旅館里,被蘇南城包場。車子到了小鎮入口處,便無法再進入。

葉春分像是出了籠的鳥一樣,這裡瞧瞧那裡看看,興頭十足。蘇南城打發劉媽和幾個下屬先行一步,提前去旅館收拾。自己陪著葉春分閑步。

葉春分背著手,像個小老頭一樣,走走停停溜達了大半天以後。望著小鎮上最高的建築若有所思。

「想去?」蘇南城溫吞開腔。

「嗯」葉春分點點頭。

「我們就住在那裡」蘇南城笑笑。「先回去吃點東西吧!」

這一提醒,葉春分才覺到肚子餓。趕忙點頭,伸手挽住了蘇南城的胳膊。

「你來過?」葉春分不解,顯然蘇南城對這裡很熟悉。

「我做了旅行規劃的。」蘇南城微微嘆氣,葉春分這是出了門便不帶腦子的嗎?明明幾個小時前才在車裡說過。葉春分憨憨一笑,掩飾尷尬。蘇南城安慰似的摸摸葉春分的頭頂,不再說話。

回到旅館的時候,劉媽已經帶著人將行李和房間收拾了出來。

一進門,蘇南城便催著葉春分去洗手。早餐是旅館自己現烤的麵包,煎蛋,上好的雲火腿,可頌麵包,牛奶和果汁。

蘇南城取出一片吐司,抹上黃油遞到葉春分手裡。葉春分拿了吐司便急忙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站在偌大的露台上俯瞰藍白小鎮。

蘇南城無可奈何的將人重新捉回到樓下餐廳里,一頓早飯,足足磨蹭了一個小時才吃完。

吃了早飯,葉春分跑去問旅館老闆。鎮上的花市在那個位置,抬腳要出門的時候,被蘇南城攔腰抱起,拎到了樓上的卧室里。

「先休息,倒一下時差!」蘇南城無奈的笑。

「可是我來之前睡過了呀!」葉春分一張小臉上掩藏不住興奮和無辜,一副我就要出門的樣子。

「所以你是準備連續瘋玩二十幾個小時,然後睡覺?」

「我哪有瘋玩?我出去轉轉,散步也是休息嘛!」葉春分開始胡攪蠻纏。

「你昨天份的葯膳吃了嗎?」蘇南城含笑。「不休息是準備再暈倒一回,然後我把你扛回來,住院打吊瓶,這樣浪費時間。」

葉春分理虧,撇了撇嘴。拉開衣櫃從防塵袋裡取出浴袍,準備洗完澡休息。因為不悅,噼里啪啦的將東西甩得震天響。

等到葉春分洗完澡出來,妮子慣用的沐浴露和洗髮水都是茉莉香味的,此刻她嫩白的身子帶著點氤氳的水汽,和悠悠的香。

許是出了門,過於放鬆,竟然沒有避開蘇南城的視線,穿著一身浴袍便出了衛生間的門。 好在兩人都擁有不錯的實力,能夠勉強保護住自己的安全。

一路走來,木白憑藉斬龍刀的鋒利,至少斬殺了十名迅猛狼騎士。

突地。

木白只見一道迅捷無比的身影朝自己這裡沖了過來,心頭一驚,下意識的揮起斬龍刀便朝那人影砍去。

「無悔,你怎麼來了?」

木白看清身前的人影后,立即收住大刀,驚訝的問道。

「我們是兄弟,還用得著再解釋嗎?」劍無悔道。說話間,他隨手一拋長劍,頓時射穿了一名迅猛狼騎士的胸口,長劍在半空飛旋一圈,自動飛回到了他的掌心裡。

「好精妙的劍術。」木白身邊的寒煙眸子悄然閃過一絲驚訝光芒。

一行人衝出廣場的時候,一個團的迅猛狼騎士已經被消滅了一半,戰場極為血腥。然而,威爾斯並沒有就此膽怯,指揮手下朝木白等人發起了更為猛烈地衝鋒。

……

廣場附近,一棟七層高的建築中。

柳飛手裡拿著一根單筒望遠鏡,站在窗口觀察著下方的戰況,嘴裡不禁說道:「皇兄玩兒的這一手還真是狠啊,迅猛團的團長是他早就安插入皇家軍團內部的棋子吧,還把一切都栽贓到紫羅蘭家族的頭上,這分明是想借刀殺人。看來他在好幾年前就已經在謀划今天了行動了。」

身後,那名如影子一樣跟隨著他的黑衣男子道:「那名高級亡靈法師的出現,因該也是大皇子和瑪雅帝國的使團勾結好的,只有瑪雅帝國才擁有實力如此強大的亡靈法師。」

柳飛嘴角一笑道:「紫羅蘭家族和奧賽斯家族的人都躲在一旁沒有出手啊,他們之間因該也互相起了疑心才對。我真是佩服布萊恩大公爵,都到這個時候,他居然還忍得住。」

「他們心裡都想國王被刺殺,到時候好坐收漁翁之利,只要國王一死,他們就能趁亂控制整個皇城的局勢,一旦將政權奪到手,帝國大半的疆土就是他們手中的了。」黑衣男子道。 洗完澡,葉春分怒氣已經消了大半。蘇南城唇角捲起好看的笑。越是在這種時候,他越是不敢離葉春分太近。

蘇南城驀然轉身出了葉春分房間。葉春分撇撇嘴,吹乾了頭髮,劉媽便將旅行以來的第一盅葯膳送了過來。

到了新的環境里,身心得到放鬆。吃完葯膳,葉春分便鑽進了被窩裡,眨眼的功夫便已經睡熟。

蘇南城回到自己房間后,洗了澡換了家居服。打開筆記本電腦,即使是在旅途中,島城的工作他也不可能撒手不管。

島城一切順利,郭林那邊沒有發現任何大的異常。蘇南城將幾件要緊的事,一一叮囑,並聽郭林彙報了進度。

忙碌到近午飯時分,蘇南城出了房間門,去敲葉春分門,叫她起來吃飯。半晌葉春分拉開門,看見門外站著的蘇南城,惺忪著睡眼。

「喂!」門裡,還沒能完全醒來的葉春分莫名其妙被推進來。氣急敗壞的踹了一腳門板,委屈的心頭髮酸。

「你幹嘛推我?」

「換好衣服,出來吃飯。」

「我不餓」葉春分賭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