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細心的蕭龍還看到白蛇精兩顆白色的肉角之中一隻肉角,已經有三分之一變成黑色,顯的格外耀眼!

蕭龍嚥了咽口水,有點心虛了…因爲眼前蛇精的氣場比蕭龍想象當中更加強大.

白蛇精怒目而視蕭龍,怒吼道“人類,你竟然敢頂撞我,你就不怕我吃了你?現在馬上滾出我的領地.不然你會死的很慘.”

聞言蕭龍反到不怕了,笑道“哈哈…你敢吃我?你吃呀?你到是給我吃呀?我現在就就把頭伸出來,你有膽子給老子吃啊?”說完蕭龍非常二貨的當真伸着頭讓白蛇精去吃,不是蕭龍腦袋壞了,而這傢伙拿準了白蛇精不敢吃他!

白蛇精顯然被將臉皮當鞋底用的蕭龍驚着了,瞪着蛇眼吼道“小王八蛋,算你狠….知道我是想修龍的,不能吃人…”

蕭龍恍着肩膀陰笑道“嘎嘎…白蛇精你吃人就不能再無法修煉成龍了,永遠都不可能,天法上有規定的,妖精吃了人永遠不能成正果!不過你雖然沒有吃人,可是殺了這麼多人,想要再修成龍的話,估計要多花一百年的時間吧?” “我沒有殺人,我只是將般打翻而已,那些人之所以會死,都是…都是水鬼乾的…”白蛇精還爲自己爭辯可惜這它聲音和底氣太弱了!

蕭龍笑道“哈哈,這樣的理由你留着騙你自己玩吧!我真的非常好奇,你明明已經有蛟的外形,喀..雖然只有一點,卻憑白無故殘殺二十多條人命,要多修一百多年才能進真正化身成蛟。這是爲什麼?還有…你頭上的肉角上怎麼會變成黑色?”蕭龍的問題讓白蛇精整個蛇頭一陣顫抖,像是觸及到白蛇精的禁地似的,勃然大怒

“人類,那來那多廢話,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再不肯離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雖然我不能吃人,可是殺人還是可以的!那怕多修煉幾年又有何妨?”

“想讓我走?也可以,不過你要保證今後不再害人,而且讓我將這些水鬼統統收走,我要讓它們重歸輪迴之道!”蕭龍雖然不想招惹這條大蛇精,但是也絕不會坐視着它再逞兇害人!

然而白蛇精顯然已經無法阻止怒火了,蕭龍的要求對它來說太過分了,吼道“我也不想殺人,可是我是被逼的,人類,我本來看你道行修來的不易,並不想殺你,可是你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既然這麼想知道我爲什麼殺人,那就等你死了之後,我再告訴你吧…殺…”白蛇精張口巨大蛇口,剛剛想向蕭龍咬去,然而就在這時它突然感覺到身後有動靜,下一刻頭頂傳來一陣巨痛,一股強大的寒流襲入體內,導致白蛇精慘聲尖叫,聲波震天…

只見林紫陽手一把古劍在白蛇精的頭頂上狠狠的剌了一劍,這把古劍名叫玄冰劍,是一把非常難得的寶劍,劍身長三尺,寬兩寸有餘,劍身篆刻有九宮玄冰陣,帶有非常強大的寒冰屬性,劍身呈冰晶色,劍體本身是由生長在極寒之地的妖獸內丹佐以各種奇材神料打造而成,玄冰劍是林紫陽的師父虹然子留給她的寶物,今天是第一次拿出來使用。

玄冰劍雖然鋒利無比,然而卻依然沒有能剌破白蛇精的堅硬而密實的蛇鱗…原因是林紫陽是第一次用玄冰劍應對實戰,對於用劍的力度和準確性都需待提高,還需要積累經驗.

林紫陽之一劍,讓白蛇精的整個軀體從洞裏鑽了出來,巨大的軀體足有將近二十米長,蛇身足有六七十公分粗,絕對的龐然大物,此時只見它突然張開血盆大口,從中射出一條巨大的水箭射向林紫陽,林紫陽及時閃跳躲開,水箭將一塊足有半噸重的青石射的四分五裂…

“人類,狡猾的人類,竟然敢偷襲我!可惡,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白蛇精如燈泡似的兩顆眼睛裏充滿了濃濃的殺機,而此時它頭頂那顆肉角帶有黑色的地方也變的更加黑亮。突然白蛇精抽動身軀,巨大的蛇尾雷霆萬鈞之勢向着蕭龍和林紫陽掃來.

“紫陽妹快閃…”急忙之中蕭龍大喝一聲跟林紫陽兩人快速抽身閃退,轟,巨大的蛇尾從兩人眼前閃電般的掃過,一下子將周圍的湖水攪的混黑不堪,蕭龍跟林紫陽的視線的能見度立刻縮小了只有一米左右的距離。

“好狡猾的白蛇精,紫陽妹快來我身後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此時蕭龍跟林紫陽背靠着背,精神都提到了最高,林紫陽有些不安的說道“龍哥哥,我感覺有東西向我們游過來了!”雖然眼睛看不到,可是林紫陽卻能感覺得到生物的移動,這是殭屍的所具備的能力之一!

蕭龍點了點頭,因爲他也已經感覺到了,有東西正圍着他們轉呢,而且還不止一個,估計那些水魂屍都已經全部加入戰團,由於能見度太低,蕭龍跟林紫陽此時落入了背動,突然一隻水鬼屍從混當中飛快游過來,張開嘴巴咬向蕭龍的左肩…

“找死!”蕭龍怒火中燒,擡手揚起一道寒冰符•黃,飛射了出來,將那隻水屍鬼冰成了冰棒,然而剛剛解決一隻水鬼屍雙出現了三隻,蕭龍急忙飛射出三張寒冰符將其冰成冰棒…不過就在此時白蛇精突然襲擊,張開血盆大口向着蕭龍咬來,大有將蕭龍不吞入蛇腹不罷休的樣子.

“龍哥哥!小心…”林紫陽急忙剌出一劍,玄冰劍的厲害白蛇精見識過,果斷放棄蕭龍,轉而以蛇尾狠狠抽向林紫陽,而林紫陽只顧得一心救蕭龍,此時根本來不及做防護,砰…的一聲,被白蛇精狠狠的抽飛到了水空中,白蛇精非常忌憚林紫陽,尤其是她手的那把寶劍,白蛇精從口集噴出三條水箭,下定決心要將林紫陽射殺在水中…

林紫陽被蛇尾抽中,身體不受控制的飛卷在水層當中,眼看着三支水箭奔着自己而來,卻無力躲避,只能眼睜睜看着三支呈品字型的水箭向自己飛射而來…

“請九天金甲神,護我身軀保我命,金雷怒吼天神降,萬里無雲下正神,金甲正神速速救命護身,急急如律令…”

就在這緊急萬分的時刻,蕭龍爲了確保林紫陽的安全,消耗大量的法力以九天請神護身符•黑,請下金護體金剛金甲神。

只見突然金光從天而降,一個巨型金甲力士出現的林紫陽身前,替她擋下了飛射而來的水箭,三支水箭叮叮叮…射在金甲之上,便下消散了,同時巨型金甲力士也變淡消失了!

“龍哥哥小心…”林紫陽平安無事,卻看到蕭龍爲了救她,不惜被周圍的水鬼屍圍攻,其中兩隻水鬼死死抱着蕭龍的左腿,好大蕭龍身手靈敏,急忙甩飛那兩隻水鬼屍,然而白蛇精又突然發難,趁蕭龍全力對付水鬼屍之時,張開口血盆大口,一下子就把蕭龍吃進了嘴裏…

“龍哥哥!!!”看到這一幕,林紫陽聲淚俱下,體內的力量瞬間爆發出來,手握玄冰劍飛衝上前“白蛇精快把我龍哥哥放出來,不然我就殺了你…”說完林紫陽怒揮一劍,一記冰刃飛射向白蛇精,冰刃在白蛇精的蛇皮之上留下了一層淡淡的印子,卻並不能破開白蛇精的蛇鱗,由此可見白蛇精的蛇鱗有多麼堅固了。

“吼…”

然而林紫陽的一記冰刃到也把白蛇精打痛了,痛吼震耳欲聾,吼道“既然你這麼想見你的龍哥哥,我現在就送你到我的肚子裏見他好了…哈哈…哈…”常言道,樂極生悲,就在白蛇精爲吃了蕭龍而得意洋洋的時候,突然一塊巨石錐從天而降,正砸在它的蛇頭之上,砰…血光四濺,白蛇精頭頂之上被砸出了碗口大的一塊傷口,頭頂上的蛇鱗掉了一大片,白蛇精草遭受如此嚴重的打擊,巨痛無比,難過的扭動着它那巨大的蛇身,將周圍的湖水攪的更加混濁不堪… “這….是龍哥哥,是龍哥哥在白蛇精的口中利用金靈符•黑,引下的巨石錐。我就知道龍哥哥不會有事的….”

林紫陽雖然極力勸說着自己,可是眼淚仍然止不住的流下來,爲了儘快制服白蛇精,林紫陽持劍奮勇上前,全力助蕭龍一臂之力,趁着白蛇精痛苦扭轉蛇身之時,一連揮射出六記冰刃,其中有四道冰刃都沒有射中,不過另外兩道冰刃分別射中白蛇精的後背和尾部,讓白蛇精吃了不小的虧,氣極之下當場爆走,擡起蛇頭蛇眼當中射出憤怒的火花,突然張開蛇口要釋放水箭對付林紫陽…

就在白蛇精張嘴那瞬間,林紫陽敏銳的眼睛捕捉到了蕭龍的身影,只見蕭龍一支手死死抱着白蛇精的蛇信子,另一隻手則握着一張金靈符•黑…

“土地山神聽我令,速來助我打妖精,除去精鬼怪魔蟲獸,天地正氣有序靈…吾以九靈尊者命,急急如律令…”

巨石錐再次從天而降,白蛇精的頭部悲苦的經受着第二次摧殘,蛇頭之上再次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傷口,白蛇精釋放水箭的過程也被打斷,白蛇精頭部再受重擊,差點沒讓它暈厥過去,蛇頭是的蛇類要害之一,先後被兩次重擊,白蛇精立刻陷入重傷狀態。

白蛇精後悔了,而且是後老悔了,自己正不該吃下蕭龍這個活祖宗,這下好了,他在白蛇精自己的嘴裏,只要引白蛇精一停下來,蕭龍便會引動巨石錐,精準的砸在白蛇精的頭上,白蛇精知道如果自己的頭再挨幾下重擊的話,它今天就得命隕在此,爲了活下去,白蛇精知道自己只有不停的活動,讓蕭龍無法引動下的巨石錐無法鎖定它…同時白蛇精也在嘗試用各辦法試圖將蕭龍從蛇嘴裏甩出來…

左甩甩?右甩甩?都不行啊…然而蕭龍淫,蕩的聲音從白蛇精嘴裏傳出來後,白蛇精差點沒氣暈過去…

Wшw⊕ ttkan⊕ C○

“蛇頭甩甩~~別想把你龍爺爺甩來~~敢吃龍爺爺是你最大的悲哀~~~”

聽着蕭龍那猥瑣的歌聲,白蛇精鬱悶的都想哭了,這不是欺負人嘛?哦不,這不是欺負蛇嘛?還讓不讓蛇活了?

白蛇精拼命的回來流動,不敢停下來,一停下來蛇頭就受摧殘,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白蛇精正拼命回來流動之時,突然林紫陽像飛射出槍膛的子彈似的衝了過來,玄冰劍全力閃電般剌出,這一劍林紫陽使出了十二分的力量,玄冰劍不愧是超級法寶,鋒利的劍刃剌破蛇鱗,沒入足有五寸之多…

林紫陽這一劍正剌在白蛇精的後背之上,蛇血頓時不要錢似的飛射出來,將周圍的湖水都染紅了一大片,白蛇精痛不欲生,轉身回頭要將林紫陽轟殺,然而林紫陽一擊得手,及時抽身遠遠的閃開了,打了這麼久了,林紫陽也明白了,如果與白蛇精正面硬碰硬是很佔到便宜的,因爲這裏是水中,而不是路地,白蛇精的靈活性可以發揮到極致,而林紫陽和蕭龍卻被湖水所限制了靈活性,所以林紫陽想起來蕭龍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能幹得過的,要往死裏幹,幹不過的往死裏陰…”

林紫陽把蕭龍的這句名言發揮到極致,打了就跑,尋找機會接着陰,在這種陰人戰術當中,白蛇精不多大一會身上就大了三四道劍傷…

白蛇精的血越流越多,速度也變的越來越慢,就在這時蕭龍又突然再使陰招兒,一記寒冰符把白蛇精的蛇信子都要凍掉了.蛇頭猛然下沉,向着湖底深深的載了下去…

“五行困龍符咒陣…”林紫陽看準時機,將她自創的五行困龍符咒陣施展出來,五道符咒將白蛇精圍困起來,能量道陣,交織紅光形成能量罩將白蛇精罩在當中!

白蛇精已經被控制,林紫陽大聲喊道“龍哥哥,你還好嗎?快點出來吧,白蛇精被我們制服了!”

“我馬上出來!”蛇嘴裏傳來蕭龍有些虛弱的聲音,爲了安全起見,主要是蕭龍怕白蛇精趁自己從蛇嘴裏出來後偷襲,於是乎,白蛇精嘴裏又多了三張寒冰符所釋放出來的寒冰能量,直到白蛇精的整個頭部都結起了一層厚厚的冰霜,蕭龍才覺得安全,吃力的從蛇嘴裏爬了出來…

蕭龍的樣子狼狽到了極點,全向上下都被粘粘的白蛇精的口水弄了個溼透],頭髮都粘到了一起,出來之後,坐在地上跟抽風箱似的大口大口喘着氣,臉色也變的非常蒼白,此時蕭龍的法力已經消耗盡了,剛剛施展九天請神護身符•黑,消耗掉了蕭龍百分之八十多的法力,蕭龍能堅持到現在全都是靠着自己的意志再支撐着。

見蕭龍虛弱的樣子,林紫陽心如刀絞,極忙將五行困龍符咒陣撒消掉一處法門,進入陣中,擔心情倍,問道“龍哥哥,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小意思,龍哥哥我怎麼會受傷呢?你怎麼樣?沒有受傷吧?”蕭龍擡起頭,虛弱的臉上硬是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讓林紫陽心痛的呀,撲到蕭龍懷裏哭的泣不成聲,林紫陽心理清楚蕭龍是爲了救自己才被白蛇精吞到口中的,不然以蕭龍的身手和智慧,白蛇精做夢也別想把蕭龍吃進嘴裏!不過蕭龍剛剛也經歷了九死一生的時刻,如果不是及時抓住了蛇信,而是被白蛇精吞到蛇腹當中,蕭龍現在能不能活着都很難說,蛇類的消化能力可是最強的,連骨頭都能消化掉…林紫陽越想越後怕,哭的也就越厲害了…

蕭龍哄了半天仍然沒有讓林紫陽止住哭聲,直到蕭龍不老實的向林紫陽的胸部伸出鹹豬手之後,林紫陽這才相信蕭龍平安無事,嗔羞着從蕭龍身上離開…

“紫陽妹,白蛇精一時半會恢復不過來,你馬上去把周圍些水鬼屍統統收掉!”聽了蕭龍的話後,林紫陽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一手持玄冰劍,一手持符咒以收拾那些水鬼屍去了! 看到林紫陽離開之後,蕭龍臉上才露出了極爲痛苦的神情,“法力透支後的滋味真特麼的痛…”蕭龍的法力透支情況要比想像當中的嚴重,體內如同萬刀齊割,其實他的後背早就被汗水浸透了,只是剛剛當着林紫陽的面兒,蕭龍怕她擔心所以沒有表露出來罷了,別看蕭龍平時**的,二氣十足,可是他不希望讓自己喜歡的女人有半點過多的擔心,更不會讓她們有危險,除非自己先倒下,不然誰也別想傷害他的女人,誰也別想!

法力透支後的滋味整整折磨了蕭龍十分多鐘才漸漸的消失,那些水鬼屍在沒有白蛇精的幫助下,戰鬥力也就是那麼回事,以林紫陽殭屍體質,捉鬼師的法術,擺平所有的水鬼屍很是順利,一共二十來個水鬼魂魄都被林紫陽收服了,由於蕭龍現在的法力消耗太大了,沒有法力再做超生法事助這些水鬼入輪迴,也只好先將它們收入寄靈符中,等到日後再說了!

本來林紫陽也會超生法術的,可是她終究是理論大過實踐,萬一超渡水鬼時出錯,沒能將水鬼引入輪迴到,反而引入了其他道界,那時樂子可就大了!

林紫陽將蕭龍扶起,指着蛇頭被冰凍住的白蛇精問道“龍哥哥,這條白蛇精怎麼處理?要不要殺了它?我可以用它的內丹製成丹藥,幫助龍哥哥增加法力!”

內丹?製成丹藥?誘惑!絕對的誘惑!這是任何武者和捉鬼師都無法抵擋的誘惑,不過這次蕭龍卻沒有以往猥瑣貪婪的樣子,搖了搖頭笑道“呵呵,這條母蛇修煉這麼多年,能達今天的境界也是上天賜福,再上這傢伙的戰鬥力能有一千五百多,殺了也太可惜了,而且我還有事情沒有弄清楚呢,嘿嘿….”蕭龍掏出一張淨化符•黑,交給林柴陽,說道“白蛇精頭頂上帶黑色的肉角,想必一定是被湖中的陰氣所污染,時間久了白蛇精會入魔道的,紫陽妹把把白蛇精頭頂那塊黑淨化掉!”

林紫陽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蕭龍的究竟想幹什麼,不過林紫陽滿腦都是龍哥哥讓幹什麼就幹什麼的思想…

“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四方魂魄,五臟玄冥。青龍白虎,隊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身形。急急如律令!”

淨化符•黑,瞬間發揮作用,淨化能量釋放出來,白蛇精肉角上面的黑鱗頓時發出呲呲聲響,並伴有大量的黑水黑氣流出體外,少時片刻之後,白蛇精的肉角恢復到了正常的白色。

“謝…謝…謝…謝…你們…人類…”蕭龍跟林紫陽並殺自己取內丹,相反卻幫助自己消除了肉角上的黑鱗,讓白蛇精那顆以爲已經必死而懸到嗓子眼裏的蛇心重新回到肚子裏,被饒不死!還幫自己淨化了肉角!讓白蛇精是真心的感謝蕭龍跟林紫陽,覺得他們兩個是少有好人,此時白蛇精頭上的冰凍效果已經減少了很多,已經可以簡單的說話了,再過不久估計能恢復到說話自如…不過白蛇精很快就推翻了蕭龍和林紫陽是“好人”的結論!

白蛇精戰鬥高達一千五百之多,蕭龍怎麼會輕易放過它呢?陰笑着再次拿出黑玉棍,猥瑣的唱道“小白蛇乖乖,把門兒開開…”

隨後蕭龍雙手各拿黑玉棍的一端,然後閉起雙眼暗念起非常複雜和難以聽懂的咒語,隨着咒語出口,黑玉棍變的越來越亮,慢慢的從棍上竟然像蛻皮似的,硬是蛻下了一層玉質似的碎屑。蕭龍唸完最後一句咒語之時,黑玉棍綻放出上耀眼的金色光芒,一條虛幻的金色九爪金龍出現在湖底,九爪金龍只是輕輕遊動了下,然後便化成一道金光附到了黑玉棍上面,此時再,黑玉棍黑光閃亮,猶如通體放光的黑玉一般,一條金色九爪金龍紋圖案繞棍而生,九爪金龍的形態活靈活現,栩栩如生,似乎隨時能都從黑玉棍上飛出來似的…

“龍哥哥?這是…..”林紫陽驚訝萬分,以前她沒覺得蕭龍平時所用黑玉棍怎麼樣,可是現在黑玉棍經過蛻化之後,不僅外觀變的更加光彩奪目,黑玉棍上面竟然散發着一股濃濃的雷炎氣息,林紫陽此時才意識到自己的寶法玄冰劍,在龍哥哥的黑玉棍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哈哈…隱藏了這麼多年,今天終於可以視人眼前了…”蕭龍輕輕撫摸着黑玉棍,思緒卻已經回到了十幾年前

老叫花子美美的啃完一隻豬蹄兒,舒服的打了個飽嗝,看着一臉可憐兮兮的只有十歲的蕭龍,老叫花子無良說道“想要法寶?”

“恩!”小蕭龍點了點頭繼續裝可憐道“師父啊,我可是你的親徒弟啊,你看,咱們門中的長老們個個都有法寶,而我這個你的弟子卻連個屁也沒有,這話要是傳出去那不是給您老丟臉嗎?所以…嘿嘿…師父你老人家懂的…”

“丟人嗎?那你就去丟好了,師父不怕你丟我的人…”老叫花子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哼哼着小趣兒“今天晚上吃燒雞吃燒雞…可惜我沒錢吶,我沒錢…”

聞言蕭龍就知道老叫花子心裏想什麼呢,一咬一跺腳說道“師父,沒有你就沒有我的今天,爲了報答您老人家的教導養育之恩,今天晚上我去到王全家裏偷只雞孝敬您老人家?你看怎麼樣?”

“好徒兒,爲師都感動死了,看來你剛剛所說要法寶的事情爲師要認真考慮一下了!”接着老叫花子接着喝道“今天晚上我吃雞呀,我吃雞~~~呀呀~~~要是有酒就更好了,就更好了~~~呀呀~~~”

“做人不要太過分!!!圖菲她爸爸今天剛買了一瓶八都二曲,過會我替你偷回來的,這樣總行了吧?”小蕭龍揮舞着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

“嗚~~~嗚嗚~~~師父終是沒有白痛你呀,來讓師父抱抱…”老叫花子感動唏裏嘩啦的,伸出髒糊糊,油汪汪的手去抱小蕭龍,小蕭龍一陣惡陣,急忙閃開,老叫花子嘻嘻哈哈說道“安啦,安啦,小龍子,把事情辦好,師父是不會虧待你的…去吧,去吧,去去快回…” 就這樣蕭龍用一瓶當時最便宜的八都二曲和一隻價值八塊錢的燒雞(偷來的)。從老叫花子那裏換來了天門至寶黑玉杖.

聽完蕭龍的講述之後,林紫陽被雷的目瞪口呆“龍哥哥,你的…你的師父好像…很那個的樣子…天門都變成今天四分五裂的局面,想必也是因你師父太過無良….太那個的原因引起的吧?”林紫陽實在想不出來該用什麼詞來形容老叫花子這個人。林紫陽聽蕭龍說起過,天門的現狀,在林紫陽看來天門能變成現在的樣子,跟老叫花子不能力壓衆長老是有着直接關係的!

蕭龍微微一笑,深情道“其實早在當時老叫花子就已經察覺到,天門以司徒流水爲首的長老黨們有分裂天門的動作了,只是老叫花子念在跟長老黨共事多年的情義上,一直都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老叫花子把黑玉杖傳授給我之後,就已經相當於告訴天門裏的所有弟子,日後將傳位給我!老叫花子對司徒流水不是沒有防備,只是在玩弄心機和手段方面老叫花子真不是司徒流水的對手。

其實老叫花子在我十三歲的時候就已經快不行了,然而他怕我年紀太小,實力太弱,一直都以借命之術苦苦支撐着,直到我喚醒黑玉杖之後老叫花子才放心,臨死之前告訴老叫花子過我,司徒流水的戰鬥力和法力皆是高深莫測,而且心機和城府同樣可怕…

老叫花子告誡我,在沒有與司徒流水一戰的實力之前,永遠都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喚醒黑玉杖的事情!

原本黑玉杖幾百年都未曾被喚醒過,一直都是以天門門主信物而傳承着,司徒流水萬萬不會想到我竟然喚醒了黑玉杖,傳說中黑玉杖是法寶當中的至尊,有着極強的威力,能喚醒黑玉杖者,成就不可限量,所以如果當時讓司徒流水知道了,我喚醒了黑玉杖,以他心機和城府絕對不會留我活到今天!”

回想這些年的總總往事,蕭龍便感觸頗多。嘆道“師父啊,師父啊,你一生都想讓天門發揚光大,爲了報您老的恩情,我一定會完成您的心願!”

聽着蕭龍充滿感觸的話,聽到老叫花子竟然用借命之術苦苦一直技撐到蕭龍喚醒黑玉杖才放心西去的時候,林紫陽開始對老叫花子產生了無比的敬意,借命之術,古來有之當年諸葛孔明殘年之時便想以借命之術向上蒼借命,可惜天意不從,以至於功虧一簣!借命之術雖然可以助人續命,然而所借之命都是要其他的東西還回去的,借命者多數會怪病纏身,全身長瘡,頭頂流膿,苦不堪言,當真是活着還不如死了,相傳借命者死後還要受天雷轟擊之苦。所以古往今來,會借命之數不在少數,而敢於借命願意承受借命所帶來的一切苦痛者卻沒有幾人!

林紫陽激動道“龍哥哥的敵人就是紫陽的敵人,紫陽一定會幫龍哥哥重震天門!”聞言蕭龍喜愛的摸了摸林紫陽的秀髮!

“龍哥哥,你竟然喚醒了黑玉杖這麼多年,可是知道黑玉杖的功能有那些?”林紫陽非常好的奇的問道,凡是稱得上法寶的東西,都有着很強的功能,比如玄冰劍除了鋒利無比之外,還附有非常強大的寒冰攻擊,釋放冰刃等等功能.

蕭龍陰陰一笑道“功能?黑玉杖功能很多,目前我只掌握了三樣!”

林紫陽“那三樣?”

“第一,黑玉杖中有很多上古符咒的記錄,第二,可以隨意變換形態,第三,可以用來馭控妖獸…嘿嘿…紫陽妹,現在不要驚訝,看龍哥哥給你展示一下…”蕭龍面帶陰笑向着白蛇精走來,白蛇精本能的感覺到了一種恐懼,左右晃動着軀體想離蕭龍遠遠的,可惜它的身體此時不受自己控制…

黑玉杖的變形功能非常奇特,只見蕭龍不用咒語只是輕輕的將黑玉杖兩端慢慢對接在一起,黑玉杖就變成了一個圈,黑玉圈可隨着蕭龍的意願變化大小,蕭龍陰笑着將黑玉圈放大,然後向着白蛇精一步一步走來,套在了白蛇精的七寸之處…

“人類?你想要幹什麼?”白蛇精驚恐不安的問道

蕭龍得瑟勁兒十足道“嘿嘿,從今天起你就是本天師御用的寵物打手,日後跟隨在本天師身邊除魔斬妖,捍衛天道的重大的任務將有我們一起來完成!怎麼樣?是不是覺得跟着本天師很有搞頭?”

“該死的人類,快放開我,不然我一定會吃了你,想讓我做你的寵物?做夢…”白蛇精劇烈掙扎,可惜收效甚微,然而白蛇精的意志看似非常堅定,死也不肯做蕭龍的寵物,實則是心虛的很,因爲黑玉圈裏散出來的能波動非常強大,讓它很不安!

“哎呀呀~~~何必呢?其實結果都是一樣的滴,黑玉圈入肉生根,你根本就別想掙脫,哎呀呀…給你起個什麼名字呢?恩…..就叫小白吧!”蕭龍想了半天也就想出了這麼一個狗血的名字,白蛇精聽後掙扎的更用力了,小白?還不如直接一刀殺了它,想白蛇精也是修煉好幾是年的蛇精了,日後如果被張口閉口小白小白的叫着,那還不如真去死呢,再者白蛇精實力這麼強,身爲蛇精的它怎麼會願意屈辱的給蕭龍作寵物呢?

“哎呀呀~~小白,你又不聽話了,叫你別亂動了嘛,你身軀龐大,亂動之後擊起泥土會污染環境的嘛,萬一嚇到小朋友怎麼辦?就算是嚇不到小朋友,嚇到湖裏的蝦蝦魚魚也總是不對的嘛…咦?說了這多你還在亂動?好吧,我生氣了…非要逼着我大電活蛇….哎…何以呢?緊!”隨着蕭龍的意念微微一動,黑玉圈猛然收縮變小,緊勒住七寸之處頓時讓白蛇精全身無力,然而這只是剛剛開始,只見蕭龍非常得瑟的打了個響指,道“電…”黑玉圈之內頓時釋放出大量的電流,白蛇精瞬間知道了蕭龍所說的大電活蛇是怎麼回事了!

幽藍色的電流在白蛇精的身軀上來回流動,白蛇精除了抽還還是抽,時而僵直,時而扭曲成一團。

在蕭龍那慘無蛇道電擊之下,白蛇精沒有能堅持多久,便萬分不情願勉強同意認蕭龍爲主,不過強烈要求改名字,堅決不同意自己叫小白,最後幾經商量,由林紫陽爲白蛇精起名,白靈!纔算是萬事大吉! “小白…哦不是,白靈!我記得你開始的時候說,之所以害人是被逼的?你都這麼強大了,是什麼樣的存在可以逼你呢?”蕭龍對於白蛇精爲什麼要害人的原因非常好奇,非常想弄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白靈扭動着蛇身,一說起此事就非常來氣,講道“本來我一直在水月湖修煉,可是有一天突然有三隻鬼不鬼,屍不屍的東西從風玲山而來,要我聽從它們的命令行事,想我白靈也是修煉四百多年的蛇王,怎麼會輕易屈服呢?於是便跟那三個東西的老大打了起來,然而不可思意的是,我的任何攻擊都對那個東西不起作用,相反那個東西的精神類攻擊卻讓我防不勝防,最後不得已敗下陣來,爲了活下去,我只好答應那個東西要求,聽從它的命令,是它讓我將在水月湖遊玩的遊客打落水中,讓其活活淹死成爲水鬼,遊客落水之後變成水鬼,水鬼接着將落水的遊客拉入水中變成新的水鬼,所以水月湖中才會有這麼多的水鬼!”

“白靈,你所說的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竟然如此殘忍,讓你害死這麼多人?而且連你都不是它的對手?”林紫陽擔心這樣一個邪惡的存在,如果不除去的,將會造成多少人無辜的死去?

白靈搖了搖頭道“並不是那個東西有多強,只是它的存在太奇怪了,不人不屍,不妖不怪,似鬼非鬼,似魂非魂….任何攻擊都沒有作用,受了傷一會轉眼就恢復了,真是奇怪,至今我都想不明白,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種類…”

聞言林紫陽無聲了,饒是她熟古今,也猜不透白靈所說的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

蕭龍相反卻變的興奮了起來,不人不屍?不妖不怪?似鬼非鬼?似魂非魂?太有挑戰性了!

“那它讓你製造這麼多起事件,要這麼多水鬼做什麼?它的目的究竟是什麼?”蕭龍敏銳的抓住了事情的關鍵,如果能從這方面入手,也許就能找到那個東西的弱點也不是不可能的!

白靈搖了搖表示不知“原因我不知道,它只是說讓我害人,並看管好水鬼,其他的就什麼也沒有告訴我,只說過一段時間會來收取所有水鬼!”

收取水鬼?有什麼用?蕭龍跟林紫陽兩人也猜測不到其中的祕密,不過蕭龍明白逼迫白靈害人的東西是萬萬不能留的

“收…”黑玉圈精光乍現,將白靈收入圈中,隨後非常具有靈性的回到蕭龍手邊,化爲手鐲大小正好套在蕭龍手上!讓一邊的林紫陽看的嘖嘖稱奇,直說這樣的法寶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水月湖失蹤遊客案的前因後果此時真相大白,林紫陽和蕭龍完成任務之後,遊向湖面,小三子看到他們兩個之後,急忙駕船而去,上船之後才發現在,此時周圍湖水中已經橫七豎八漂浮着大量,被水長時間浸泡麪致面目全非的遊客屍體!

三人一起努力將屍體用漁網網住,然後綁在船後面拖向岸邊!

次日早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