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紫月,你…”錢不夠想說什麼,但最終沒說,盤坐下來,雙手捏印,進行吐納,吸收藥力。

而李紫月雙手一揮,一蓬蓬火焰騰起,嫋娜燃燒間,化成一道圓形火牆,將錢不夠保護在裏面。

接着,她轉過身,玉手指着一處小山丘,冷冷道:“怎麼?想要我請你出來嗎?”

很明顯,那裏藏着一個人,若之前她還不肯定,但那殺機涌出的時候,她便確定了。

小山丘,沒有反應。

“哼!”見狀,李紫月冷哼一聲,雙手一推,火球一個接着一個,若隕石降落,咻咻咻的,飛了過去。

今天,她並沒出多大手,所以,靈力很充沛。

火球羣所過,天地熾熱,溫度升高,有的小沙石,都已經開始融化了,要化成液體了。

一股灼熱,撲面而來。

雖還有一段距離,但已經熱得不行了。

小山丘後,趴在地上的那個黑影,有點受不了了,身形一閃,就離開了。

他才人級中等而已,正面交鋒,是打不過李紫月的。

不過,那丹藥還是太迷人了,他很想得到,所以跑得不快,一邊跑還一邊往後看,遠遠地吊着。

但是看到李紫月沒有追來,一直守護在錢不夠身邊,他沒有機會,想施陰招都不行,只能無奈一嘆,真的遁走了。

見狀,李紫月稍鬆一口氣,站在一側,保護着丈夫。

沒一會,錢不夠吸收了小部分藥力,靈力恢復了一些,就睜開了眼。

“這裏,有點危險,先離開再說。”

兩人說着,一閃而過,朝平原外趕去。

…………

這是一道裂縫,巨大無比,足有百米寬,好似被一把開天巨斧,砍過一般。

從遠處望去,那是一張大口,廣闊無邊,黑幽幽的,有點冰冷,就像是一頭絕世妖獸,張大着嘴巴,在等待獵物的鑽入。

走近裂縫,往下看去的話,那裏黝黑一片,如深淵般,深不見底;又宛若黑洞,可吸納一切光亮與色彩。

兩側的崖壁上,怪石林立,煞氣驚人,有黑霧瀰漫着,冰冷而陰森,一看就知道是一處禁地,常人根本不敢入。

在深淵之下,正中央處,有一個不大的坑洞。

坑洞才丈許大,裏面佈滿了火紅色的岩漿,熾熱而灼燒,還有這淡淡的黑色煙霧,升騰而起,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是火毒,具有極強的毒性,若納入體內,就如同黏骨之蛆,極難清除。

那岩漿熾熱,不時地,有黃色的氣泡,從中鑽出,在飄蕩一會之後,就‘砰’的一聲,炸裂了。

此時,有一個男子,上身**着,露出那爆炸性的肌肉,正盤坐在岩漿之中。

他閉目凝神,雙手捏印,臉色祥和,沉浸在修煉之中。

隨着他每一次的呼吸,都會有一縷黑霧,如龍繞一般,鑽入他的鼻子內。與此同時,那岩漿中的精華,也在不斷的流失,透過毛孔,衝入他的體內。

他是在吸收這片岩漿的火屬性靈氣。

原本,這一切,進展的好好的,深淵下,極爲安靜,男子好像雕塑一般,一動不動。

可不知爲何,驀然間,男子被驚醒,雙目開闔間,射出一道銳利的黑芒,黝黑無比,黑的透徹。

緊接着,只聽見‘咻’的一聲,一道急促的破空聲,從深淵上部傳來。

男子擡頭看去,就看見,一柄黑色戰矛,上面刻着一頭龍虎,粗大而冰冷,若天柱一樣,卷着一顆指甲大小的心臟,飛了下來。

男子伸手,一把抓住了龍虎戰矛,同時張口一吸,將那小心臟,吸進了肚子裏。

“錢不夠!”

沒一會,男子就怒了,一聲憤怒的咆哮,響徹開來。

他猛地站起,狂發亂舞,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體內涌出,狠狠的撞在下面。

“砰!”

那坑洞裏的岩漿,都是在這股可怕的壓力下,噴了出來,漫天飛舞,場面很壯觀。

精體被毀,部分地獄之火被奪,炎焱,怒了!

…………

華京市第四高中,高三三班,教室中。

錢壕一臉悲催,趴在桌子上,百無聊賴的,把玩着手機。

時不時的,他轉頭,想享受一下美女們的曼妙身姿,一飽眼福,卻每次,都以失敗告終。

自從上午開始,兩位大美女,就開始聯合抵制他,制定了極爲嚴格的懲罰制度。

他的前面,全是男的,清一色的純爺們;後方的話,有雨靈和月姬兩位大美女,卻是轉不了頭。原本,右上方還是有美眉的,可是到下午,全被雨靈和月姬,掉到了右後方。還有兩位大塊頭,坐在錢壕的右側,擋着視線。

靠着牆,錢壕無聊死了。

“你妹呀,既然這麼狠,爲嘛不把我調到第一排去,那不是更簡單!”錢壕在心裏咒罵着。

雖說自己小jj不給力,做不了壞事,但此時的夏天,美女們穿的都不多,玉臂微露的T恤,薄薄的衣服,凸顯出高聳的挺拔、曼妙的身材,還有那超短裙(超短褲),露出挺拔而筆直的大腿,走起路來,簡直就是一道道靚麗的風景線,欣賞起來超爽。

可現在,別說在教室裏,看不了,就算出去了,被一種保鏢死死‘貼身’保護,就差黏在身上了,也是看不了。

這一個夏天,難道就要這樣過去嗎?

吃不了小豆腐,就算了,連眼福,都沒有了。

想到這,錢壕就太憤怒了。

“咯咯咯咯!”就在這時,他身後,傳來兩位大美女,那歡快而清脆的笑聲。

似乎是爲了刺激錢壕,她們倆笑得很開心,聲音很動聽,引得不少同學側目。

可這聲音,卻讓錢壕愈發鬱悶,臉色都黑了下來。

“我靠,你們倆別逼我,大不了,我去泡別的妞。”錢壕咬着牙,這樣想着。

一下午無語,看不到美女了,錢壕只能無聊的玩着手機,熬過了這一天的時光。

“大姐,我先走了啊。”雨靈玉臂輕揮,對着月姬說着,隨即,不鳥錢壕,坐進了車裏,回家了。

“嗯,四妹,再見。”月姬回答着,也坐上了豪車,和一臉苦逼的錢壕,回到了家。

這不,剛一回到家,和錢氏夫婦一起出去,追殺敵人的趙忠就着急的走了過來,似乎有着急事。

“忠叔,怎麼了?難道老爺和夫人,出事了?”見狀,月姬臉色一變,驚呼道。

ps:我總覺得,每一個人的路,每一個人的心,都是不一樣的,看待每一件事物,都有不同的想法,所以,接下來,便是錢壕的一場心靈旅程。 自一個月前,趙忠便和錢氏夫婦一起,去追殺敵人,可現在,錢氏夫婦,還沒有回來,趙忠卻滿臉着急,急匆匆的。

難道錢氏夫婦出事了?

這是月姬腦海中,第一個想出來的可能。

說着,她急忙下車,走了出來。就連錢壕,也是臉色大變,雖說自己還沒有承認兩人是自己的父母,但也不希望他們死啊。

“沒有。”聞言,趙忠連連搖頭:“怎麼會?”

“呼。”

見狀,錢壕和月姬,均是鬆了一口氣。

“那是怎麼了?”月姬問道。

眼神閃爍,看了看錢壕,但最終,趙忠還是壓低了聲音,說了出來:“天元拍賣行開啓了。”

“什麼?開啓了?怎麼會?”這個消息,太過驚人,月姬俏臉一凝,美眸中,盡是詫異。

自二十年前,曇花一現後,他們不是封閉了嗎?

“千真萬確。”趙忠點頭,肯定道:“他們已經暫停營業了,掛上了那扇二十年前的招牌。天妖宗,重現了。”

“嗯。”聞言,月姬黛眉緊蹙起來。

而錢壕,則是聽得一陣迷糊,似在雲裏霧裏的,不是說開啓了嗎,怎麼又暫停營業了,這不是矛盾嗎?還有,那什麼天妖宗是什麼j8玩意?

“而且,崑崙,峨眉,滅魔,萬佛等宗派,都已經開山了,他們的弟子,都已經到華京市了。”趙忠一臉嚴肅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今天,他們就會去天元拍賣行,聚一聚。”月姬明白了趙忠的意思。

“對。”

“怎麼會這麼快呢?至少也要等老爺和夫人趕回來啊。”得到了肯定的答覆,月姬着急了起來,俏臉上盡是忐忑,還有着恐慌,額頭上,涌出了一些皺紋。

作爲各大隱世宗門的先行者,這些弟子,實力肯定不弱,都是強龍,可自己這方,至強者不在,以自己兩人的修爲,恐怕鎮不住這些強龍啊。

而鎮不住,就會出亂子。

可不去的話,也不行啊。

這,或許是,異能者羣體,就一次拉上臺面,浮出地表,要設定規則了。

不去,就是服軟啊。

最終,月姬銀牙輕咬,小腳一跺,狠下心來,她看了錢壕一眼,堅決道:“少爺,你和我們一起去。”

“啊?!”錢壕真的沒搞懂,一臉迷糊。

趙忠想說什麼,但最終,卻搖了搖頭,沒有說。

這是一座茶樓,不,現在不能說是茶樓,應該是品茗軒,很是古老,是純木製的,上面塗的漆雖很新鮮,卻掩蓋不了下面那股腐朽和古老的氣息。

這不是仿古,而是真正的古代風範,是一間古茶樓,歷史悠久。

或許,除了異能者,誰也不知道,它到底存在了多久。

變身太子妃 它的名字,很大氣,很豪放,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天元,卻給人一種很神祕的感覺。

因其茶道不錯,很多人喜歡,人流很多,不過,這一天,在茶樓掛上了‘歇業’兩個字之後,就空蕩了起來。

有的人,趾高氣揚,覺得自己身份不低,想要硬闖,卻被門口,那兩位若鐵塔一般的精鐵壯漢,隨手扔了出去,摔了個底朝天。

“弟弟,你是不是,還在爲忠叔的舉動,而悶悶不樂。”豪車上,月姬開口,問道。

自她決定了之後,三人便直接開車,趕往市中心的天元茶樓。

“沒有。”錢壕搖頭,他還不至於因爲這點小事,就怨恨起趙忠,不過,他好奇的是,又有什麼事,是他不能知道的。爲什麼趙忠原本不想給自己說,但最後還是說了?

聞言,月姬玉手一擡,捋了捋秀髮,那紅脣輕啓,道:“天元茶樓,雖是凡人茶樓,但其幕後掌控者,是異能者。若非老爺和夫人不在,沒人主事,這些事,你肯定不知道,你也沒資格來這。”

月姬的話,很直接,很直白,一句話,你就是拿來頂槓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