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納甲土屍知道八臂鬃毛熊手掌的威力,身子縮入地下,砰的一聲,八臂鬃毛熊八隻手掌落在地面上,地面凹下去一塊,變成了一個小坑。

納甲土屍不見了,八臂鬃毛熊東張西望,怒吼道:「卑鄙的人類,你給我滾出來,有種硬接我攻擊!不要躲躲閃閃!」

「嘿嘿,有種老子就是不硬接你攻擊,你有種讓老子捅你一下!」納甲土屍突然出現在八臂鬃毛熊背後,裂空奪魄槍對著八臂鬃毛熊屁屁狠狠地捅去。

撲哧一聲,裂空奪魄槍沒入了八臂鬃毛熊屁屁之中,疼得八臂鬃毛熊蹦了起來,它臉都氣綠了,「卑鄙的人類,你就知道搞偷襲!」八臂鬃毛熊捂著屁屁氣呼呼地望著納甲土屍。

「嘿嘿,偷襲是我的業餘愛好!專業偷襲幾千年!專搞屁屁!」納甲土屍得意地笑著,對著八臂鬃毛熊做鬼臉。

八臂鬃毛熊都要氣瘋了,「老子和你拼了!」八臂鬃毛熊發瘋似的朝著納甲土屍撲過去,八隻胳膊一齊出動。

「八臂碎裂殺!」八臂鬃毛熊暴吼一聲,八隻胳膊突然暴漲,從八個不同方向直奔納甲土屍攻擊。

「哇塞,還有這招啊!小看你了!」納甲土屍立即驚訝之色,他身子縮入地下,消失不見。

八臂鬃毛熊攻擊落空了,他望著地面,「卑鄙的人類,有種滾出來,不要躲入地下!」八臂鬃毛熊怒吼道,蒲扇大的手掌拍在地面上,灰塵揚起。

只見八臂鬃毛熊背後人影一閃,納甲土屍從它背後出現了,「嘿嘿,好,我這次保證不躲閃,我就手掌和你兩個硬碰硬!」納甲土屍笑嘻嘻道,他收起了裂空奪魄槍,雙手掌做了個推掌姿勢。

「好,我們硬碰硬!看誰敵得過誰!」八臂鬃毛熊點頭道,八隻手掌豎立起來,大吼一聲,對著納甲土屍用力全力攻擊過去,它恨不得一下拍碎了納甲土屍。

納甲土屍看到八臂鬃毛熊要和自己硬碰硬了,他眼裡露出狡猾的神色,雙掌迎了上去。眼看就要碰到八臂鬃毛熊八隻手掌的時候,納甲土屍突然撤掉了雙掌,換成裂空奪魄槍迎了上去。

八臂鬃毛熊也發現了,但是它來不及撤掌了,撲哧!裂空奪魄槍穿透了八臂鬃毛熊的四隻手掌,疼得八臂鬃毛熊慘叫起來。

「卑鄙人類,你耍詐!」八臂鬃毛熊破口大罵道,它的四隻手掌被裂空奪魄槍穿著,它正想著抽出來。

「嘿嘿,兵不厭詐!這都不懂啊!老子當然是逗你玩的啦!你他媽八隻手掌,老子兩隻手掌,和你硬碰硬,擺明我吃虧,你傻,我可不傻!」納甲土屍手裡裂空奪魄槍猛地一抖,黑氣氣芒爆發。

砰的一聲,裂空奪魄槍繼續前進,撲哧!沒入了八臂鬃毛熊的身體,黑色氣芒從槍尖透出,傷了八臂鬃毛熊內臟。

八臂鬃毛熊發出悶哼一聲,它一連退了好幾米,沒等它站穩,納甲土屍抽出裂空奪魄槍,猛地躍了起來,躍到了八臂鬃毛熊頭頂上方。

緊接著納甲土屍翻身而下,裂空奪魄槍對著八臂鬃毛熊頭頂螺旋而下,「螺旋衝擊鑽!」納甲土屍大吼一聲。

撲哧!裂空奪魄槍沒入了八臂鬃毛熊腦袋之中,刺中了它的元神珠,元神珠碎裂,八臂鬃毛熊瞪大眼睛,嘴巴張開,發出慘叫。

「你,你好卑鄙!」八臂鬃毛熊說完就倒下了,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納甲土屍抽出裂空奪魄槍,望著死不瞑目的八臂鬃毛熊笑道:「你知道你是怎麼死的么,你是笨死的!」

納甲土屍扭頭對著江帆等人擺手,「主人,小的已經解決掉八臂鬃毛熊小領主了!」納甲土屍擺手道。

江帆點了點頭,一揮手,「沖啊!」那些獸軍就像決堤的洪水一樣,朝著對面的獸軍沖了過去。

八臂鬃毛熊一死,它手下的那些獸軍早就無心戀戰,嚇得掉頭就跑,有的乾脆舉手投降。片刻之後,八臂鬃毛熊所有的獸軍大部分投降了,還有一部分被殺死了,只剩下極少數獸軍逃跑了。

江帆等人帶著獸軍繼續朝著高斯特山峰前進,黃昏的時候,他們來到了瓦格里山附近,「報告,領主大人,前面是瓦格里山,是長頸蝗獸的地盤。」一名獸軍探子稟告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此刻已經是黃昏,江帆點了點頭,「嗯,我們就在這裡住下,晚上去偷襲長頸蝗獸的獸軍。」江帆微笑道,只要穿過了長頸蝗獸的地盤前面就是高斯特山脈的範圍了,大領主的地盤高斯特山峰就不遠了。

「主人,小的最喜歡偷襲的,晚上就讓小的帶著獸軍去偷襲長頸蝗獸吧?」納甲土屍急忙道。

江帆擺手道:「傻蛋,你別急,這次偷襲我們全體出動,每個人都有事情可做的。」

「哦,老大,您有什麼安排?」趙輝露出喜悅之色,他手都痒痒了,偷襲這種事情太刺激了。

江帆拿出地形圖,手指著瓦格里山道:「你們看到沒有,這瓦格里山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長頸蝗獸守在這裡等於幫著大領主看守大門。」

眾人望著江帆手指地方,瓦格里山兩旁都是高山,只有中間是一條道路,這是通往高斯特山峰的必經之路。

「呃,兩旁是高山,我們從這裡走過,會不會遭到伏擊啊?」趙輝吃驚道,他想起了缺口嶺伏擊的事情,這瓦格里山情況和缺口嶺差不多呢。

「如果我們貿然進去這條道,有可能會遭到長頸蝗獸的埋伏,因此偷襲之前必須派人去偵查。」江帆點頭道。

「主人,就派小的去調查吧!」納甲土屍急忙道。

江帆點頭道:「嗯,傻蛋你此去偵查,目的是查清楚長頸蝗獸是不是在兩旁安排了伏擊,還有就是長頸蝗獸的那些獸軍在什麼地方?」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小的這就去!」納甲土屍遁入地下消失不見。

大約十幾分鐘后,納甲土屍回來了,「主人,這個長頸蝗獸太狡猾了,它果然在兩旁埋伏了大量的獸軍呢!」納甲土屍急忙稟告道。

「呃,沒想到這個長頸蝗獸還懂得埋伏呢!老大,我們該怎麼辦呢?」趙輝驚訝地望著江帆。

江帆露出一絲微笑,「呵呵,既然長頸蝗獸懂得埋伏,那我們就將計就計,然後把它們一網打盡。」江帆笑道。

趙輝露出不解之色,「老大,如何將計就計呢?」趙輝不解道。

「是啊,江帆,你如何將計就計啊?」駱靈珊疑惑地望著江帆。

「呵呵,我們先派出一支獸軍進入長頸蝗獸的埋伏,假裝中計,等待長頸蝗獸出動所有的獸軍,我們再把它們包圍。」江帆微笑地說出了自己的計策。

趙輝眼睛一亮,「哦,老大,這主意太高明了!」趙輝喜悅道。

「哦,這主意不錯,用一小部分獸軍吸引出長頸蝗獸的獸軍,然後裡應外合攻擊長頸蝗獸的獸軍。」駱靈珊笑道。

「可是讓誰去做這個誘餌呢?」梁艷皺眉道,因為做這個引子是有危險的,搞不好要沒命的。

「我去!」納甲土屍和趙輝一齊道。

趙輝望著納甲土屍,「呃,傻蛋,你不要和我搶這差事,你剛才去偵查了,現在該輪到我去了!」趙輝滿臉不悅地望著納甲土屍道。

「嘿嘿,既然是我傻蛋偵查的,當然是我去做這個誘餌了!我天生就是做誘餌的材料!」納甲土屍笑道。

「老大,這次做誘餌就讓我去了!我一定可以完成任務的。」趙輝望著江帆道,眼裡流出渴望之色。

江帆皺起眉頭,因為趙輝的本領無法和納甲土屍相提並論的,況且做誘餌是很危險的事情,弄不好會丟掉性命的。

「呃,趙輝,還是讓傻蛋去吧,做誘餌太危險了,我怕你出事。」江帆搖頭道。

「老大,我不怕!就讓我帶著獸軍去吧!」趙輝激動道。

江帆望著趙輝急切的樣子,「好吧,你就和傻蛋一起去吧!」江帆無奈點頭道,他不想打消趙輝的積極性。

「哦,多謝老大!」趙輝喜悅道。

天黑之後,趙輝和納甲土屍帶著五支獸軍去出發了,江帆傳音給納甲土屍,「傻蛋,要注意保護趙輝,他可不沒有墓碑保護,如果他出事了,我那你是問!」江帆傳音道。

納甲土屍急忙傳音道:「是的,主人,小的一定會保護好趙輝的。」

趙輝和納甲土屍帶著五支獸軍朝著瓦格里山走過去,江帆帶領著數十支獸軍悄悄地跟隨在他們背後,趙輝和納甲土屍的五支獸軍走進了瓦格里山,埋伏在兩旁的長頸蝗獸看到有人中了自己的埋伏,十分興奮,帶著所有的獸軍沖了出來。

「哈哈,你們被包圍了,只要馬上投降,否則全部殺死!」長頸蝗獸對著趙輝和納甲土屍喊道。

趙輝望著長頸蝗獸和四周的獸軍,「哼,長頸蝗獸我們是不會投降的,有種就單打獨鬥吧!」趙輝冷哼道。

「哈哈,既然你們想單打獨鬥,那我就陪你們玩玩!」長頸蝗獸以為勝利在望了,因此它朝著趙輝沖了過去。

趙輝毫不示弱一抖手,三隻符飛刀朝著長頸蝗獸飛射而出,長頸蝗獸根本不在乎,任憑符飛刀射在身體上,發出三聲,長頸蝗獸絲毫無損,它身上都是厚厚的鱗片,符飛刀根本傷不到它。

長頸蝗獸頭突然暴漲,細長的脖子一下伸長了幾十米,嘴裡吐出一根細長的針管,「噬血狂沙!」長頸蝗獸大喝一聲,針管對著趙輝的脖子刺過去。

長頸蝗獸其實就是一種旱螞蝗之類的怪物,喜歡吸血,趙輝如果被它吸血,那就會變成木乃伊了。趙輝一點都畏懼,身子側閃,他大吼一聲:「電閃雷鳴!」

一道雷電直奔長頸蝗獸,長頸蝗獸似乎有點害怕雷電,細長的脖子急忙縮回去,「哼,卑鄙的人類,讓你知道我的厲害!」長頸蝗獸身子弓起,隨著身子彈射而出。

就像射箭似的,直奔趙輝,在距離趙輝還有幾十米遠的時候,長頸蝗獸脖子突然伸長了,張開嘴巴,嘴裡射出綠色液體,雨點似的落向趙輝。

那綠色液體在空中就冒出煙霧了,呈扇子形朝著趙輝,趙輝就算閃躲也很難閃避開所有的綠色液體,他頓時處在危險之中了。

一旁的納甲土屍看到趙輝危險了,他迅速衝到趙輝面前,裂空奪魄槍像風車似的轉動,那些綠的液體全部被反彈出去了。

趙輝見納甲土屍替自己擋住了綠色液體,急忙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多謝了!」

納甲土屍搖頭笑道:「嘿嘿,你可不能受傷,主人在三交代我保護你呢!」

納甲土屍話音剛落,只聽到外面傳來吶喊聲:「沖啊!殺死長頸蝗獸!」

嘩啦一下,四周突然冒出大量的獸軍,把長頸蝗獸的獸軍包圍了,長頸蝗獸頓時大吃一驚,看到外圍都是獸軍。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呃,怎麼回事?」長頸蝗獸吃驚地道。

「嘿嘿,你這個笨蛋,這都看不明白啊!你中了我家主人的計策了!你被包圍了,趕緊投降吧!」納甲土屍笑道。

長頸蝗獸這才反應過來是中計了,「卑鄙的人類,竟然耍我!我和你們拼了!」長頸蝗獸朝著納甲土屍撲了過去。

納甲土屍冷笑一聲:「就你這個蟲腦袋還想和我家主人比試,你他媽就是笨死的!」裂空奪魄槍對著長頸蝗獸刺了過去。

長頸蝗獸脖子突然伸長,就像藤蔓條似的,纏住了裂空奪魄槍,順著槍桿往上纏,頃刻之間就把納甲土屍的胳膊纏住了,它的針管對著納甲土屍胳膊惡狠狠地刺下。

長頸蝗獸這一招出乎納甲土屍的意料,他急忙啟動五行玄變甲護體,一道銀色光一閃,五行玄變甲出現在納甲土屍身上。

長頸蝗獸的針管刺在五行玄變甲上面,發出叮的聲音,長頸蝗獸一連刺了幾次都無法刺傷納甲土屍。

「嘿嘿,長頸蝗獸,老子有五行玄變甲護體,你的針管是傷不到我的!」納甲土屍得意笑道,裂空奪魄槍猛地一抖,黑色墓碑能量爆發。

強大能量爆發,長頸蝗獸感覺到強烈的震蕩,它的細長脖子迅速收回。就在長頸蝗獸是的脖子收回的時候,納甲土屍對著它發動攻擊了。

若你愛我如初 「螺旋衝擊鑽!」納甲土屍手裡的裂空奪魄槍旋轉起來,就像電鑽似的對著長頸蝗獸腦袋刺了過去。

黑色氣芒爆發,速度極快,長頸蝗獸來不及躲閃,撲哧一聲,裂空奪魄槍沒入了長頸蝗獸的腦袋裡面。

長頸蝗獸發出慘叫之聲,它忍住疼,尾巴對著納甲土屍一甩,砰的一聲,尾巴抽在五行玄冰甲上,納甲土屍被抽得飛了出去。

長頸蝗獸頭雖然受傷了,但是沒有傷到元神珠,它的傷口迅速癒合了,「卑鄙的人類,我要殺死你!」長頸蝗獸狂叫著撲向納甲土屍。

納甲土屍露出驚訝之色,「我靠,這長頸蝗獸的元神珠不在腦袋裡面?」納甲土屍疑惑道,因為剛才裂空奪魄槍已經刺穿了長頸蝗獸腦袋,長頸蝗獸竟然沒有死。

納甲土屍迎了上去,裂空奪魄槍旋轉起來,再次使出螺旋衝擊鑽,對著長頸蝗獸腦袋另外一處刺去。

撲哧!裂空奪魄槍刺中了長頸蝗獸腦袋,以此同時傳來砰的一聲,納甲土屍被長頸蝗獸打飛了出去。只見長頸蝗獸腦袋上出現了一個窟窿,窟窿迅速癒合,長頸蝗獸依然沒有倒下。

「我靠,長頸蝗獸的元神珠不在腦袋裡面啊!」納甲土屍吃驚道。

「卑鄙的人類,我是殺不死的!」長頸蝗獸再次撲向納甲土屍,它嘴裡噴出綠色液體。

「是嘛,你殺不死嗎?」突然一道人影一閃,江帆出現在長頸蝗獸面前,他一揮手,使出空間凍結,長頸蝗獸被凍結在那裡。

「老子就不信你殺不死!」納甲土屍裂空奪魄槍對著長頸蝗獸腦袋就刺。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搖頭道:「傻蛋,你實心眼啊!已經刺過它兩次腦袋了,擺明了它的元神珠不在腦袋裡面!」

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突然停住了,扭頭望著江帆,「主人,長頸蝗獸的元神珠在什麼地方?」納甲土屍問道。

江帆手指著長頸蝗獸肚子,「長頸蝗獸的元神珠在肚子裡面呢!」江帆微笑道。

長頸蝗獸臉色大變,「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元神珠在肚子裡面?」長頸蝗獸大驚失色道。

「嘿嘿,因為老子可以透視,看到了你肚子裡面綠色的元神珠了!」江帆望著長頸蝗獸笑得。

長頸蝗獸臉上一片死灰色,「你,你吹牛,你怎麼可能透…」長頸蝗獸話還沒說完,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已經沒入了它的肚子裡面。

長頸蝗獸慘叫一聲,它的元神珠碎裂了,血液順著納甲土屍槍桿流了出來,它瞪大眼睛望著江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