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納斯尼亞長得倒是普普通通的,就是那種普通的歐美女人大眾臉,但眼神極其的銳利,如同鷹隼一般。

另外的亮點就是有一頭金髮,簡歷上看她已經有五十齣頭了,不過看她本人卻好像只有三四十歲的樣子,和一般歐美婦女老得比較快的那種大相徑庭。

所以大概是因為武者身份的緣故吧。

通常武者的容貌衰老貌似要慢許多。

「謝謝你!」納斯尼亞看到寧逸返回后,努力地想要坐起來道謝,被寧逸一個眼神示意一下。羅琳趕緊扶住了她。

「沒事吧?」寧逸關心地問道。

納斯尼亞英文還不錯。

「沒事!不過,幸虧你來了。」納斯尼亞看了看寧逸返回來的方向,苦笑著道。「被他逃了?」

寧逸點了點頭:「那傢伙太狡猾了。」

納斯尼亞淡淡一笑道:「你是擔心羅琳和我吧。」

寧逸也不否認,轉頭看了看滿地的死傷,眉頭微微一皺道:「先撤離吧,這裡情況太複雜了,米國人說不定還會派戰機來空襲。」

寧逸的猜測並不是空穴來風,既然對方都知道納斯尼亞在這裡,而且刺殺失敗了。他們會不會一不做二不休繼續派戰機空襲這裡,很難說。

而且對方行刺失敗。會不會有援軍過來也難說。

根據克拉克腦海的記憶,奇蒙這隊人一共是五個人,配備兩名後勤支援人員,而今天就出現了三名黃級高手。奇蒙並沒有出現。

所以接下來奇蒙立刻率人過來補刀也未可知。

一個暴露的納斯尼亞還是很容易在這種環境中出事的。

納斯尼亞是一個很果斷的人,聽到寧逸的解釋后,沒有任何矯情很直接同意了。

一行人立刻搭上聞訊趕來的107獨立旅警衛連開過來的軍車,朝107獨立旅霍斯塔總部駛去。

107獨立旅總部相當隱秘,位於霍斯塔。

而霍斯塔的位置剛好在索契和索契國際機場中間。

位置不錯,除了靠海一側,其他的三面環山,雖然山不算高,但植被繁密。要藏身極其容易。

奇葩的是,米國人這次轟炸,霍斯塔居然被漏過了。除了哨所之外,基本上107獨立旅總部幾乎沒有任何損失。

車子繞來繞去,二十來分鐘后,終於來到一個略顯偏僻的地方,而後軍車飛快駛入一片看起來像廢棄工廠的地方,隨後下車。幾輛不起眼的中巴車停在那,他們一行人又上了中巴。最後駛進一片密林里。

接著又出現了一個巨型的防空洞。

防空洞里,燈火通明。

車子一停下,馬上就衝過來一大白大褂的醫生。

應該是要接納斯尼亞去救治的。

納斯尼亞自己站了起來,下了車拒絕了那些醫生:「不用,趕緊先去救其他人。」

不過最終還是拗不過她的副官,被醫生帶過去縫傷口了。

等待的區間,寧逸和羅琳也獲得了兒童醫院差點被二次襲擊的消息。

米國人的飛機果然再度來臨,不過對方只是在兒童醫院廢墟上方盤旋了幾圈,最終沒有敢扔下炸彈。

納斯尼亞簡單地縫了幾針,檢查了一下后做了一下包紮就出來見寧逸和羅琳了。

一名上尉走了進來,敬禮后,看了看寧逸和羅琳。。

納斯尼亞揮了揮手:「說吧,他們都不是外人,有權參與我國的任何軍務。」

「將軍,襲擊我們的一共十個人,俘虜了三個人,其他全部死了,我們這,安德烈上尉以及古內西夫中尉都犧牲了,另外還有您的衛士帕德西中士、揚科維奇下士,米德森下士…」

一旁的羅琳幫寧逸翻譯。

結果寧逸並不是很感興趣,但很明顯保護納斯尼亞的那些人基本上已經掛完了,襲擊者十個人,而東部地區的士兵一共陣亡了八人,受傷十七人。

不過也不能說沒有收穫,寧逸抓了兩個屠龍者成員,都是一個修為黃級後期,一個是黃級中期,黃級中期的那個修為被他禁制了,而黃級後期那個直接廢了修為。

現在兩個人也被一併抓了過來成了俘虜。

奇蒙一共帶了六個人,四個是高級武者,兩個是搞信息收集的練氣層情報支援隊員,現在六個人寧逸抓獲兩個,逃走一個。

而奇蒙自己則還沒現身,這是寧逸感到好奇的一件事,對方既然要刺殺納斯尼亞,那麼應該全力以赴才對。

當時如果奇蒙和另外一個高級武者也出現的話,寧逸就算想要救納斯尼亞恐怕也難。

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對方跑回去一個人,再加上奇蒙本人。還有另外一個幫手,也就是說還有三個高手以及兩名情報員,對於納斯尼亞依然是一個很大的威脅。

更關鍵的是。對方應該已經知道有人來保護納斯尼亞,而且修為遠遠高過他們。

因此奇蒙這個傢伙肯定會更加的謹慎。

這對於想快速解決奇蒙的寧逸來說,相當的麻煩。

三天後,寧逸就必須趕到礦水城,否則謝爾蓋和哈諾維奇也會陷入危機當中。

所以能夠給寧逸的時間不多,最多只有三天。

三天內必須除掉奇蒙。

「波克維奇將軍,能不能先安排給我一個房間。」寧逸其實已經很疲憊。但是為了儘快找到奇蒙,他得連夜對兩個俘虜進行審問。

納斯尼亞倒是不知道寧逸要幹嘛。立刻點了點頭:「當然可以。」

「好,那謝謝了,待會兒你安排把兩個俘虜關在一起,讓他們一起相處。」

聞言。納斯尼亞不解地問道:「把他們關在一起,豈不是會讓他們互相串供嗎?」

寧逸笑了笑:「波克維奇將軍,沒事,他們這樣的人,無論是單獨關押還是關在一起,都沒什麼區別,我們基本上很難從他們的嘴上獲得什麼有價值的資料。」

「那你的意思是?」

「我會想辦法撬開他們的嘴。」寧逸微笑著說道。

「你要自己審問?」納斯尼亞一臉的訝異,「寧先生你已經很累了,這種事。我讓其他人來代勞就可以了。」

寧逸微微一笑道:「波克維奇將軍,我剛剛說了,其他人很難從他們的嘴裡獲得什麼有用的資料。這兩個人還是讓我來審吧。」

「可是,您不是說,我們很難撬開他們的嘴巴嗎?」納斯尼亞不解地問道。

一旁羅琳見狀,忙開口替寧逸解釋道:「納斯尼亞阿姨,您放心好了,寧先生會有他的方法的。」

納斯尼亞將信將疑地看了羅琳一眼。

寧逸則淡淡地笑道:「波克維奇將軍。交給我吧。」

納斯尼亞笑道:「既然寧先生主動提出來的,我自然不會反對。寧先生,你有什麼需要的話,我會讓人全力配合你。」

寧逸點了點頭:「沒關係,我只要羅琳幫我就行了,對了,波克維奇將軍,在危險沒有解除之前,你不要再擅自離開這裡,就算要離開,也要先跟我說一聲。」

納斯尼亞莞爾一笑,隨即點了點頭:「好,我聽你的。」

寧逸點了點頭,而後看了看羅琳說道:「你先休息一會兒。」

羅琳搖了搖頭:「我陪先生。」

「沒事,我也要休息,讓那兩個傢伙相處一會兒,對了,讓人給他們製造一些麻煩,別讓他們睡覺。」

寧逸也沒有說假話,調好了鬧鐘,自己找了張躺椅,躺在上面,開始閉目養神。

很快的,他就入眠了。

羅琳也很困,但是此刻看著沉沉入睡的寧逸,單手托著香腮,看著看著,俏臉情不自禁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

大概兩個小時過去之後,寧逸被鬧鐘吵醒,揉了揉發酸的眼眸,發現自己身旁還趴著一個人。

羅琳。

這丫頭就趴在自己身旁睡著了,而且睡得還挺香。

有些不忍心叫醒她,但寧逸能信任的只有她,最後還是拍了拍她的香肩,把她叫醒。

兩人朝關押著兩名俘虜的地方走去。

守衛看到他們急忙敬禮。

寧逸讓他們先離開了,而後走進了關押倆俘虜的房間。

那兩人都被綁起來了,而且兩人還被吊了起來,腳尖剛剛好能夠挨得著地板,兩人滿目猙獰,痛苦無比,而且雙目布滿了血絲。

他們眼前還被擺放著兩盞炙亮無比強光燈,全身也濕漉漉的,鞭痕滿身。

很顯然,東斯拉夫士兵們已經好好地招待了他們一頓。

「好了,把他們放下來,你們先走吧,這邊交給我。」寧逸吩咐道。

隨後,寧逸又單獨留下那個修為並沒有被他廢掉的叫肖恩的傢伙。

屋子,只剩下了他和肖恩,羅琳在門外幫他看守著。

寧逸試探性地問了那個傢伙一些情況。結果如他自己所預料的,寧逸的問話和威脅完全沒有用,這貨一點情報都不想透露的表情。

當然。寧逸也沒跟他廢話,直接侵入他的腦海,開始掠奪這廝腦海的記憶。

折騰了兩個多小時,寧逸放過了這個傢伙。

因為很簡單,他想知道的,基本上都知道了。

面對已經昏睡過去的傢伙,寧逸吸了他一部分的能量內元。一邊則徹底廢了他的修為。

做完這一切,這才把另外一個已經疲憊不堪到了極點的傢伙帶進了審訊室。

這會兒的寧逸已經疲憊無比。壓根就沒辦法再繼續耗費精神念力進入眼前這個叫吉布斯的傢伙腦海。

不過掌握了主動權的他,完全無需再耗費精神念力去對付這個傢伙。

「吉布斯,我想你一定會像肖恩一樣,乖乖地和我們配合。」

「你做夢!」聽到自己名字被一口叫了出來。那個肖恩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沒關係,別緊張,你一定會的,對吧,吉布斯。」寧逸一臉笑眯眯地盯著那個叫吉布斯的,「肖恩說了,他可以供出你們這幫人的住址,不過得讓我發誓,說承認說出這個秘密的是你。吉布斯,那麼他就告訴我真相。」

「呵呵,你太幼稚了。你覺得我會相信你這種挑唆嗎?」

「是的,我有些懷疑,所以我想問你一下,烏坎大街372號安菲爾旅館,這個地址是對的呢,還是錯的呢?我有些懷疑。」

那個吉布斯一聽到寧逸這麼一說。 名門蜜婚 整個人頓時懵了:「該死的雜種,竟然告訴你這個。」

「人都是要活命的。不是嗎,吉布斯?反正到時候把泄密的責任推到你頭上,他又不用承擔什麼風險,我也很樂意放走他,讓他成為我們的內應。」

「至於你,只能成為犧牲品,而且別人只會認為,這一切都是你泄露的,你是一個叛徒。」

吉布斯完全崩潰了:「那個白痴,他怎麼可以這麼做?」

「好好考慮一下,亦或者是要讓我把你和肖恩睡了布萊克本的老婆的事給抖出來呢?」

「你想知道什麼?」那個吉布斯完全瘋了,「只要你能幫我弄死那個該死的懦夫,我會滿足你們的要求。」

「很好!」寧逸嘿嘿一笑,湊到他身旁,淡淡地開口問道,「國籍,身份?」

「米國人,cia特別行動小組罪惡天使屠龍者僱員,編號h7,中校軍銜。」

「到東斯拉夫地區的目的?」

「刺殺東部武裝高級武裝軍官,讓東部地區的*武裝指揮系統癱瘓。」

「你們為什麼要讓戰機轟炸兒童醫院?」

「奇蒙.j阿爾維斯上校命令的,因為只有轟炸兒童醫院才能引出我們要刺殺的目標,107獨立旅的旅長納斯尼亞將軍。」

「也就是說,你們是故意轟炸兒童醫院的?」

「不錯!」

……

二十分鐘后,寧逸一臉疲憊地從審訊房裡走了出來,看了看羅琳:「都錄下來了嗎?」

羅琳點了點頭。

「有了這份口供,足夠讓米國人喝上一壺的了。」羅琳激動地說道,「先生,我本來還在奇怪你幹嘛要單獨審問這個傢伙呢。」

寧逸淡淡地笑道:「想讓米國人收手恐怕很難,不過絕對可以給他們添堵。」

「先生,那我現在就去編輯一下,然後交給新聞媒體?」

「不急,這事讓納斯尼亞將軍的人去做就好了,眼下,我們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先生,你已經辛苦了一天一夜了,現在天快亮了,您得休息了。」羅琳一臉心疼地看著寧逸說道。

寧逸搖了搖頭:「別忘了,我們是來做什麼的,抓住奇蒙,才是我們的重點。」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