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紅藍綠三個頭髮顏色各異的小鬼頭跑了過來在文斯莫克·伽治身旁蹦蹦跳跳。

「如果他們能到這裡的話,你們想上也無所謂。」

伽治並不怎麼在乎這幾個兒子上不上的,他現在打算回到實驗室去穿上自己的戰鬥服。

這身戰鬥服是他最新的研究成果,儘管他依然不滿意,總覺得穩定性差了些。

但是目前也沒有質量更高的形狀記憶合金面世,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是極限了。

而粉色頭髮的小女孩兒看了眼三個上躥下跳跑到外面去的弟弟,跟在他們的後面一起跑著,而這個路線,她已經很清楚是那裡了。

地牢。

紅色頭髮的小男孩從口袋裡面拉出來一把鑰匙,打開了牢籠的大門,然後三人直接就進去欺負裡面縮著的另一個黃頭髮的小男孩。

黃髮男孩好像早就已經習慣了這樣的事情,任由他們推到自己然後拳打腳踢,也不反抗。

被推倒在地上的黃髮男孩兒握著腦袋,蜷縮著身體忍受著三個兄弟的欺負。

看著地上已經不作聲的黃髮男孩兒,他們三個很快就覺得沒意思了,反而對接下來將要發生的戰鬥充滿了興趣,直接興緻沖沖的跑開了。

離開之前還把牢籠又鎖了起來。

海書網「淦!」

水晶哥看著將自己和萬坤連在一起的那條金黃色的能量束當場暗罵出聲。

他就回頭走位躲了一下豹女的標,感覺自己也沒走到巴德Q技能的範圍里啊。

怎麼唐夙這都能把他暈住啊!

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

難道是我太菜了?

秦御見面前的

《我居然有一半的時間要變成女生》第二百七十五章:二二三四決賽了,擂台下面圍滿的人就更加多了。

由於葉飛的對手打得非常激烈,畢竟打贏了就會進決賽圈,有爭奪冠軍的希望。

裁判決定讓雙方都休息一下。

其實葉飛非常佔便宜,基本上沒有耗費什麼體力。

所有的對手都被一拳KO。

除了最後一個有點麻煩,打了一個回合,也沒

《士兵突擊之天道酬勤》第一百三十八章 錢思遠唉聲唉氣:「我挨家挨戶給他們做工作,你們不能那樣做啊,說好我們集資的。」

「可他們回答是一致的,說同樣的東西在貝殼灣是一個價,不可能因為放在百貨大樓里,價格就能翻上去。」

「但如果價格不能翻上去賣,他們集資的錢就拿不回來,所以與其集資來蓋沒什麼希望的百貨大樓,不如去認租已看到成效的貝殼灣。」

「百貨大樓沒法蓋,供銷社只有死路一條,到時不要說在職的員工沒工資,就連退休的老職工都拿不到退休金,我做了他們這麼多年的主任,要怎麼跟他們交待啊?」

「錢主任你不要急。」

秦鋥這邊安慰,那邊急急對蘇瀅道,「瀅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由我們的公司投資給錢主任蓋百貨大樓,以後就由他管理,我們只分紅,就尤金鳳那樣,你看行不行?」

「你們投資給我?」錢思遠震驚不已,從座位上彈跳起來,「那是要很多錢的啊?」

「當然行。」蘇瀅捏了捏秦鋥的手,再次被感動。

錢主任是她的救命恩人,怎麼可能不行?

鋥哥哥肯定早下這個決定了,但他沒對錢主任說,因為不管什麼事,鋥哥哥總要來徵求她的意見才會對外公布,這是對她絕對的尊重啊。

就知道會這樣,秦鋥伸手輕揉了一下蘇瀅的頭髮,請錢主任把百貨大樓的規劃圖拿出來,「給瀅瀅看看,這些錢我們公司的流動資金差不多能湊夠,不夠我去想辦法。」

蘇瀅仔細看規劃圖,皺眉道:「錢伯伯,百貨大樓不能這樣蓋。」

「哦?」錢思遠想著是不是蘇瀅嫌他要花的錢太多,忙解釋道,「我這是照著廣城那的百貨大樓設計的。」

蘇瀅指著圖道:「你沒設計停車位,也沒設計餐飲區和娛樂區,這樣的百貨大樓蓋起來也不能長久營利。」

錢思遠愣了半天,不解道:「幹嘛要設計停車位,現在除了單位公司有車,私人能有幾個有車?單位公司要採購現在都去貝殼灣批發,私人來不用停車的。」

「來百貨大樓只是購物,吃飯大家都是回家吃,餐飲區和娛樂區設計出來浪費空間還浪費錢啊?」

秦鋥也道:「是啊瀅瀅,你也知道的,我們公司正在擴展也需要大筆資金,能拿出來投資給錢主任的有限,你再規劃出來三大塊,哪裡找資金建?」

蘇瀅耐心解釋:「停車位設計在地下層,現在申城是沒多少人有私家車,但國家已經提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將來私家車會越來越多。」

「這部分人是消費能力最強的,沒停車位他們覺得不方便,就不會選擇來這消費,那時再後悔也沒法推倒重建了。」

「目前大家交際範圍小,等經濟搞上去,交際範圍自然擴大,飽暖思淫慾,在外面請客吃飯、朋友聚會娛樂很正常,恰好新建的百貨大樓有這些設施,來的人肯定多。」

蘇瀅邊說邊拿來紙筆,畫了大概的草圖,看得錢思遠一愣一愣的,感覺蘇瀅的意識好超前,好像也太超前了。 他不是不願相信。

他是根本就不能相信。

車廂里裝滿了玉器、珠寶、名貴的藥材。

可沒有一樣像西施乳的東西。

葉雲生車上車下,死人身上,找了兩遍,還不放棄。

他最終在一名騎士的懷裏拿出一隻酒壺,興奮地渾身發抖,雙手幾乎捧不住這隻普普通通的酒壺。

他甚至連香木塞子都未曾拔開,就已深信不疑地認定了裏面裝着西施乳。

身在雨中,天空陰沉暗淡。雨絲連綿,和之前比起來,沒有或急或緩,彷彿一絲變化也無……如此一來,時間就像不存在似的。未知到了何時,只管腳下的道路更是泥濘,也就如此罷了,衝散的血液,七零八落的屍體,便如早先所坐的草堆經受着雨打風吹……

回去的路上,雨霧遮掩,長安城殘破斑駁的城牆隱隱約約,那般大的身子,也不知在躲什麼。

躲歲月的無情還是人世的滄桑?

葉雲生雙手抱着肚子,蓑衣裏面貼身放着酒壺,開始冰冷得讓他不停地發顫,現在熱乎了,卻又感覺不到,如不存在似的,害得葉雲生雙手總要摸幾下,確定它就在那兒。

一個人抱着肚子走在滿是泥濘的黃土官道上,佝僂著身子,小心翼翼,加之緊張,瞧上去像只被踩了一腳的碩鼠。

長安,熱熱鬧鬧的東市,往南便是城中,向西去,一路到了福康街,走至街中段,轉進一條巷子。這裏面十二家住戶,兩邊人家外牆接連成了小巷,錯落其間,青瓦石牆,三步間隔。他家院子就在其中,約莫兩百步,沒有多餘的岔口,就到了院門前。

他無疑很着急,可當走進了小巷,走在每日回家的這條路上,心裏那種患得患失,焦急惶恐卻一下子沒了。阿雨會在屋子裏玩,地上丟著幾樣她的玩具,阿譚縮在床上,縫縫補補,或許灶子上熱了些菜,或許是幾張肉餅……

「你幹嘛穿一身蓑衣?」雲五靖就坐在門裏邊,原本老槐樹下面的那張椅子被他抬到了靠着門的地方,像個候門的聽用。見到他的時候,手裏拿着酒壺,腿上放了一盤子雞肉,吃得滿嘴汁油。

葉雲生被老雲問得怔了一怔,抬頭看了眼天空,卻是不知何時,雨已停了。

女兒阿雨跑着,繞着圈,從他身前經過,笑着回頭對他說:「爹爹別進來,等我抓住二娘!」

前面放慢了速度的江瘦花臉上帶着笑容,經過他這邊的時候停了下來,先從他頭上摘下斗笠,腰身已被追上來的阿雨一把抱住——抓住了,抓住了!她一邊笑一邊由著阿雨抱她,再解下蓑衣。

葉雲生看着她和阿雨,也笑了,腳下往前,向屋子走去。

坐在門裏面的雲五靖,一口咬碎了雞骨頭,咯吱咯吱地咀嚼,在他身後含含糊糊地喊:「阿生,來陪我喝酒啊!」

葉雲生從懷裏拿出那隻酒壺,對老雲搖晃了一下,笑着說:「我先給阿譚喝下去!」

江瘦花在他身後走上兩步,正要開口,就見他轉過來說:「就要好了,馬上就好了!」她的笑容一下子就僵硬了,只有勉強地點着頭。

葉雲生走到了屋檐下,跨上台階,門檻裏面出現了一道身影。

一臉不耐煩的聖手老李擋在門口,「東西搶到了?」

葉雲生沒有想到老李會在屋中,只獃獃地應了聲。

「拿來,這寶貝還需要伴着幾樣輔葯才能發揮其效。」

老李從他手裏拿了酒壺,然後指着他說道:「看在相識一場,不能不救……但你葉雲生必須記住,是我老李救了你!」

葉雲生趕忙彎腰行大禮,嘴裏說道:「非是救我!老李,她就託付給你了,定要治好她!」

老李瞪大了雙眼,叫囂起來:「我老李出手,能治不好嗎?葉雲生,我問你,救她是不是等於救你?哼!還不出去等著?」

「是,是!」葉雲生不想跟他再爭,退到院中,眼睜睜看着老李合上門,心裏又忐忑起來,不知怎麼的,總靜不下來,低着頭在院裏徘徊。

另一邊阿雨拉扯江瘦花的手,小傢伙用眼神在詢問——二娘可是答應過她的,如果她能抓住二娘,娘親就能好起來,不會死的。

江瘦花嘴角彎著,笑起來的樣子再沒有以往那般明艷絕美,反而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怪異。

《大醫精誠》有言,「凡大醫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此為醫道,老李也是學過讀過的,他這輩子,自從學有所成之後,給人治病從來都是小心謹慎,不敢輕浮毛躁——這也是他第一次,在給人治病的時候喝酒,還喝了整整一壺。

「哼,江南來的人怎會有如此醇厚的甘露堂?也不知是哪一路河東來的過客做了葉雲生的劍下亡魂……」

他推開門的瞬間,原本鎮定的臉上忽然變得惶恐、詫異、絕望、沮喪——就算葉雲生站在門內親眼所見,也絕對不會相信!

長安城裏最能作戲的原是東市瓦舍里的戲子,據說最近有一種「南戲」,盛極一時,裏面的人把故事拿來唱,且還跳舞;卻是比原本唱詞的戲子,還要能作戲了。

可也比不過此刻的聖手老李。

「我……我失手了!」

葉雲生好不容易等到門開,卻聽到老李說了這一句話,無疑是五雷轟頂,把他震得魂飛魄散,恍恍惚惚……

「你家娘子去了……這西施乳沒想像中那般管用,她氣血微弱……好比服了一劑毒藥,整個人都腫脹不堪……」

葉雲生跌跌撞撞地衝進屋子,跪倒在床前——阿譚已經死了——不需要觸碰,甚至不需要看,只是氣機感應就能清楚。

阿譚已經死了。

這個青梅竹馬的丫頭,這個百依百順的娘子,陪伴他過着如此糟糕生活的女人,死了。

阿雨沒有了娘……他葉雲生,沒有了結髮妻子。

彷彿天地倒懸,日月無光,眼前越來越暗,看不清任何一樣事物,整個世界都在旋轉。

葉雲生一頭栽倒,昏了過去……

其實,妻子早在前兩天夜裏就已經過世了。

只不過他不願相信。子墨與晴子一一離去,對他的傷害就像一把短刀捅進身子裏面,他可以通過一夜頓悟,而裝作沒有受傷,風輕雲淡,只等著將阿譚治好,把仇報了。

他認為他自己就能將短刀拔出來,將傷口止血,然後很快就能痊癒。

可阿譚如果出事,這把短刀就不止是捅進身子裏面,還要在刀尖長出一隻鐵鈎,帶着倒刺,憑他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拔出來。

阿譚死去的事實,會讓他更恨自己,因為九難會來家中,是他造成的。

如果葉雲生不曾為江湖中人,不諳武藝,九難怎會到他家中來威脅恫嚇?

九難不來,阿譚如何會被驚到,生這一場怪病?

他原諒不了自己,所以只能靠欺騙。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