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管兵每天下午放學都會等在藝校門口,有時一個人,有時由江春雪陪着。不過江春雪出現的次數很少,因爲只要她一出現就會被人羣淹沒,無論她帶多大的墨鏡、換怎樣的裝束都會被人認出來,讓江春雪非常無奈。

“管兵,你說我現在要是變成灰會不會被人認出來?”江春雪一臉痛苦的表情看着管兵。

“會。”管兵非常認真的點了點頭。

“那我到底怎樣纔不會象現在這樣子?”江春雪一臉祈求的看着管兵。

“找個人嫁了……”管兵仍然非常認真的說道。

“那我的工作怎麼辦?”江春雪非常明白,如果她結了婚,那麼她完美女神的形象將大打折扣。

“春雪……”管兵雙手搭在江春雪的肩膀上用力揉了揉,兩眼非常真誠的注視着江春雪的眼睛說道:“你要知道,人活着首先是爲了無憂無慮快樂的生活,現在你連正常的生活都無法進行,你快樂麼?人生總會有得有失,總會選擇放棄些什麼換回些什麼的。”

江春雪盯着管兵的眼睛點了點頭,好像明白了一點,但是臉上仍然是一片茫然。畢竟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當一個人習慣了被人關注、被人追捧之後,很難再從那種感覺中走出來。

管兵看着她仍然一臉茫然的表情,知道她無法放棄萬人矚目被人追崇的狀態,繼續開導她道:

“你看,你現在無論到哪裏都會被人圍觀,你覺不覺的你就像是赤.裸着身子站在人羣中一樣?沒有任何隱私可言?”管兵的目光下移,從江春雪連衣裙那寬大的領口看了進去,那條夾在兩座白嫩山峯中誘人的ru溝深不見底,然後擡起頭繼續說道:“但是如果你找個人嫁了就不一樣了,娶你的人就像你身上的這條粉色連衣裙、象你腿上的網紋黑絲、像你腳上的亮皮黑色高跟鞋,還有裏面那紅色的胸罩一樣可以遮擋住你誘人的光輝,將你從萬衆矚目的苦海中拯救出來,讓你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你懂麼?”管兵的目光隨着語言慢慢下移掃遍江春雪的全身,又盯着連衣裙領口露出的紅色胸罩一角認真的對江春雪說道。

江春雪若有所思,但是總覺得哪裏不對勁。

“管兵,你這個流氓~!”江春雪終於意識到管兵話裏的漏洞,擡腳便踢,黑色的亮面高跟鞋狠狠的向管兵的襠部踢去。

管兵反應神速,兩腿一夾將江春雪穿着黑色網紋絲襪的性感玉腿堪堪夾在了大腿中央,二弟都能感受到衝擊的餘波了。

管兵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鬆了一口氣:“好險,沒想到這個娘們竟然這麼惡毒,專踢下三路,簡直就是個女流氓嘛。”

“你還不放開我……”江春雪瞪着眼惡狠狠的說道,臉上竟然紅彤彤的。

管兵擡頭一看,自己和江春雪已經成爲了學校門口衆人的焦點,女人全都錯愕的看着兩人,男人則都惡狠狠的盯着管兵,恨不得生啖其肉。

管兵趕緊一鬆腿放開自己大腿夾住的溫軟的玉腿,嘿嘿傻笑着……

“啊……”管兵突然痛呼出聲,江春雪趁着管兵鬆腿的機會直接把自己腳上那高達十公分的堅硬的鞋跟跺在了管兵的腳背上。

管兵蹲下身去捂着腳背冒着冷汗……這個狠毒的娘們啊,祝你永遠嫁不出去……

“大叔,你怎麼了?”琪琪奇怪的看着大叔在江春雪姐姐面前單膝跪地雙手抱着一隻腳低着頭,如果手裏再拿着一束花或者是一枚鑽戒那就像極了在跟江春雪求婚。

“大叔,你在求婚麼?春雪姐姐你就答應了大叔吧。”琪琪捂着嘴咯咯笑道。

“哼,誰會嫁給他,臭流氓……”江春雪臉上的紅暈還未退去,惡狠狠的盯着管兵罵道。

“大叔,你怎麼春雪姐姐了?爲什麼姐姐會說你是臭流氓?”琪琪奇怪的問道。

管兵強忍着痛疼邊說話便擡頭:“光天化日之下我敢怎麼你春雪姐姐,你春雪姐姐簡直就是個母暴龍……”管兵擡起頭竟然發現自己的視線正好可以從自己面前江春雪的兩腿間看進她連衣裙中,黑色的絲襪上面是兩截白嫩的大腿,大腿中央則是和胸罩同樣的紅色的小內內……

“啊~大叔,沒想到你竟然是個偷窺狂……”琪琪一臉驚訝的表情伸手指着看的正爽的管兵高聲喊道。

“哼~琪琪,知道我爲什麼叫他臭流氓了吧。走,姐姐帶你吃飯去,咱們離臭流氓遠一點。”江春雪摟着琪琪走了,琪琪一臉痛心的表情鄙視的看了管兵兩眼也摟着江春雪的腰走了……

“這個男人竟敢偷窺江春雪的裙下分光……”

“剛纔他還用腿夾着江春雪的腳呢……”

“他還抓着江春雪的香肩呢……”

“嘿~哥們,今天江春雪穿的什麼顏色的內衣?”

“揍死他,媽的老子都沒撈着看江春雪的內衣竟然讓他看到了……”

“對,揍他,竟然敢褻瀆我心中的女神……”

“啪~”一個蘋果打到了管兵頭上,但是管兵沒工夫去考慮一下和萬有引力相關的知識了,因爲附近的男人正虎視眈眈的盯着自己,還有人正在撿起身邊的東西衝自己扔來。

“大媽,賣我兩斤蘋果打人……”

“我要五斤……”

“我全包了……”

管兵雖然神勇無敵,敢拿刀狂砍二十餘人,但是面對一羣江春雪瘋狂的粉絲還是喪失了反擊的勇氣,在一陣蘋果雨中落荒而逃。

“哼~靈萱,這就是你割捨不下的人麼?我看你該醒醒了。”一輛帕薩特的車窗緩緩上升,擋住了一個絕美的婦人的臉,車子緩緩的開走了…… 生活不可能每天充滿刺激,不然肯定會累死人的。

管兵在百無聊賴中又度過了一個星期,每天就是巡巡邏看看街上的美女,下午去接琪琪放個學順便觀察一下學生妹的發育情況從而判斷一下他們的飲食營養有沒有跟上。唯一讓他心煩的就是總是有人勸他去幹聯防大隊長……

周佳找過管兵好幾次讓他當聯防大隊長,而且所有的聯防隊員也都非常希望這個能爲自己奪回權益和尊嚴的人當自己的大隊長。人的威望不是靠壓迫他人逼來的,而是通過做讓人佩服的事情得來的,管兵就很好的體現了這一點。

但是管兵拒絕了大家的好意,因爲做聯防離自己的目標是在太遠了。一開始做聯防是因爲自己人生地不熟,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現在已經對市北區很熟了,市北區派出所的人對自己都很熟悉,就是在整個琴島市也非常吃得開。一個既和派出所所長相熟又和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相熟,和市長的女兒曖昧有加,市委書記都變着法討好自己的人還會在琴島市混不開麼?笑話~

但是管兵也並沒有被這些便利的條件衝昏頭腦,知道雖然自己有了非常好的人脈但那只是爲自己創業提供了便利而已,做自己的事業、賺錢、出名還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行。

所以管兵不會把自己困在一個小小的派出所聯防隊裏,他準備自己開店了。

在星巴克咖啡屋裏,管兵和江春雪面對面坐着……

“你準備開個什麼店?”江春雪盯着大流氓管兵問道。

“還沒想好。”

“在哪開?”

“不知道。”

“有沒有啓動資金?”

“沒有。”

“那你開啥店啊?”

“能掙錢的店。”

“噗~”江春雪趴在了面前的桌子上,看着眼前這個白癡一樣的男人氣得吐血。而眼前這個男人竟然又趁自己趴在桌子上的機會偷窺自己的衣內風光。

下次一定要穿的更保守點,以免老是被這個流氓偷窺。爲了防止總是無意間被管兵佔便宜,江春雪今天特意穿了一件真絲襯衣,防止領口太大無法阻擋管兵淫邪的目光。但沒想到管兵的目光總是無孔不入,好像他的目光會拐彎一樣。江春雪狠狠的瞪了管兵一眼。

管兵若無其事的盯着江春雪的胸口,說道:“我想好了。”

“想好什麼了?”江春雪詫異的問道。

“想好開什麼店了。”管兵目光堅定的說道。

“什麼店?”江春雪一臉期盼的盯着管兵問道。

“女性用品店。”管兵非常認真的說道。

“噗~”江春雪再次撲桌……

“你一個大老爺們開個女性用品店,你覺得會有顧客麼?”

“我僱幾個女的服務員就是了,我又不傻~”管兵鄙夷的瞟了江春雪一眼,這個女人簡直跟蘇楠楠一樣,胸大無腦。誰說開女性用品店的就非要親自賣貨,再說了就是自己親自賣貨又怎麼了?憑自己高大威猛英俊瀟灑的形象,最少也能給自己的女性用品店帶來20%的收入加成吧。自己怎麼也算是有個魅力光環的屬性加成吧。

“你準備經營什麼女性用品?別跟我說是什麼內衣內褲之類的東西,我會鄙視你的。”江春雪從管兵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胸罩……

切~管兵更加堅定了將江春雪劃入胸大無腦一列的想法。

“賣那兩個破布片和那個破布條能賺幾個錢?天底下女性用品有多少?爲什麼你就偏偏盯着那三個爛布頭呢?你的思想也太邪惡了。”管兵冷笑着盯着江春雪說道。

江春雪猛地站了起來,憤怒的瞪着管兵,明明是這傢伙流裏流氣的整天盯着人家的胸罩看,現在竟然說自己邪惡。憤怒使江春雪的呼吸急促,胸脯劇烈的起伏着,更加吸引了管兵的目光。

“行啦行啦,別喘了,都快撐破衣服了。”管兵後仰靠在椅背上雙手環抱胸前,這樣看江春雪會更舒服些。

江春雪氣哼哼的坐下了,這個可惡的傢伙,任何時候都在占人家便宜,不愧是個臭流氓,爲什麼華夏國要取消流氓罪這樣一個非常經典的罪名呢。自己應該去找宋劍鋒把他給抓起來,然後拖出去槍斃半小時。

“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具體做什麼我還真沒想好,不過我有自己成立公司的打算,只是想從你這裏問一下現在哪個行業好,掙錢多。畢竟你是個有名的記者,消息靈通認識人也多,肯定會給我些好的意見吧。”管兵總算說出了一句人話。

“喲~管大英雄什麼時候也學會聽別人的意見了?用得着人家就說好聽的夸人家是個有名的記者,消息靈通認識人也多。用不着人家的時候就偷窺人家,占人家便宜?”江春雪鄙視的捥了管兵兩眼痠溜溜的說道。

“不,你錯了。”管兵盯着江春雪認真的說道。

“錯了?哪裏錯了?”

“我倒是認爲你讓我偷窺、佔便宜的時候比較有用。”管兵非常認真表情非常嚴肅的說道。

“你……”江春雪再次拍案而起,伸手指着管兵氣得胸脯劇烈起伏。

“嘣~”江春雪真絲襯衣胸前的一粒釦子終於崩了出去,被管兵一把抓在了手裏。

管兵用右手食指和拇指輕輕捻着那粒嬌小的嫣紅色的扣子好像在捻着江春雪的某個部位,盯着江春雪的胸脯說道:

“我說的是真心話。”

江春雪準備暴走了,她已經瞄上了桌子上的那個菸灰缸,準備用它拍死眼前這個可惡的傢伙。真不知道這麼個臭流氓怎麼會讓李子琪迷得無法自拔,以身價幾十億的資本倒貼上去討好他。

“當女人被情所迷的時候是沒有智商可言的。”江春雪終於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

就在江春雪彎腰伸手抓向菸灰缸的時候,管兵又一本正經的說道:

“每次我正經和你商量事的時候你都不正經的回答我。剛纔我非常認真的和你探討開女性用品店的事,你竟然把我往內衣內褲上引,所以我真的認爲你在那方面的用處比較大一些。”

江春雪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趴在面前的桌子上抱着自己的頭痛苦的抽涕着……

自己身爲琴島電視臺的當家花旦、全琴島人民的偶像、男人心中的女神,竟然在這個無恥的臭流氓面前成了一個把他往內衣上引誘的人……江春雪感覺自己的意志已經崩潰了…… 此時管兵的電話響了起來,是個陌生的號碼。

“喂……”管兵應了一聲。

“喂~是管兵嘛?我是王濤啊,我和毛偉現在在青島汽車站,你在哪裏?”王濤巨大的聲音傳了出來,震得管兵把手機拿開了一段距離。王濤的嗓門即使被兩個電話過濾了兩遍也具備超強的殺傷力。

“真的?你們兩個哪兒也別去,就在汽車站等着我,我馬上就到。”管兵興奮的站起身,拍了拍依然趴在桌子上的江春雪說道。

“走走走,我的兄弟來了,用你的車去幫我接一下。”管兵臉上洋溢着喜悅的笑容。

江春雪猛地擡起頭,用飽含殺氣的眼神盯着管兵……

管兵吃了一驚,沒想到這個嬌弱柔嫩的小娘們竟然也會有如此犀利的眼神……

“呃~呵呵呵呵……不用了,我還是打車去吧。”管兵冒着冷汗衝出了星巴克,剛纔江春雪的眼神實在是太駭人了,讓自己有種面對死神的感覺。

管兵打了輛車到了汽車站,一下車便看到一高一矮、一壯一瘦兩個人站在汽車站門口左顧右盼盯着美女看的不亦樂乎,還不時討論兩句,連管兵走到跟前都沒發覺。

“嘿~你看那個妞那腿,又細又長又白又嫩,摸上去肯定爽……”

“看哪個看哪個,我靠,那麼大的胸,喝了不少三鹿吧……”

“幹什麼呢。”管兵一聲大喝,王濤和毛偉同時哆嗦了一下,當看到眼前一臉笑容的管兵時收回了淫邪的目光。

管兵伸出了胳膊,開心的向兩人攬去,想送上一個真誠的擁抱……

但是迎接管兵的並不是王濤和毛偉兩人同樣真誠的擁抱,而是兩記兇狠的拳頭,搗在了管兵的肚子上。

“媽的嚇了我一跳,耽誤老子看妞……”毛偉毫不客氣的一拳接一拳打在管兵的腹部。

“怪不得你小子跑到這裏來,原來這裏滿地都是靚妞啊。說,有沒有給哥們留兩個……”王濤也毫不客氣的掐着管兵的脖子。

管兵也在瘋狂的反擊者,周圍的人都在詫異的看着三個男人打成一團,就在有人掏出電話想要報警的時候,卻發現三個男人抱在了一起……

“等了你們好久,終於來了。” 鑽石寶寶:總裁爹地太兇猛 管兵狠狠的攬着兩人的脖子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