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等鳳琴雪覺得快要虛脫,想破口大罵的時候,終於,灰色的珠子十分給力的閃爍了一下,原本有很淡的仙氣的四周,漸漸覆蓋上了一層銀火。

仙氣乾涸的銀火瞬間被一陣溫潤的靈氣給浸泡一般,鳳琴雪只覺得這珠子發生變化的那一霎時,身體的僵硬似乎也被緩解了。

等鳳琴雪收回神識的時候,眼眸中帶著熾熱,跳下炕,在樹屋裡面打了幾套以前常用的格鬥搏擊。

招招帶著致命和凌冽的殺氣,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不似剛穿越那個時候,鳳琴雪動一下手指都很困難,還得靠鳳阡陌的流雲丹來支撐身體的運作。

其實鳳琴雪哪裡知道,她現在才是正真意義上的靈魂和身體融合,之前只是產生著排斥,而她更不知道,她的七經八脈在這個時候,已經是被疏導開來,比常人多了三條靈根。 忽然,正當鳳琴雪耍的不亦樂乎的時候,身下忽然出現一個銀色的法陣。

一星,二星,三星……

很快,空著的五顆三角形瞬間被填滿,緊接著又是四個角的星星。

一星,二星,三星。

終於,處於暴走似的仙力終於在四星的一半停了下來,如同灌入的水,終於到達目的地一般。

要是被人看到,肯定會大呼一聲,鬼才啊!居然直接跳過仙氣一階,直通仙靈三星!普通人那得修鍊三年才能到達啊!怪物!絕對是怪物!

樹屋外面,正在津津有味的看著咒術師秘籍的畫百溪,只覺得身體忽然靈力充沛起來,有進位的徵兆。

爪子下面出現一個法陣,五顆星已經有三顆星被填滿,接著銀光又像打了雞血一般的往前面沖。

四星,五星……

錚!進階為聖獸,一星!

畫百溪身上的羽毛漸漸凋零,銀色的光芒由身體發出,修長的身影在銀光中伸展著,銀髮飛舞張狂的隨風飄舞。

等銀光漸漸消散,一片飛舞的羽毛落在地上。

精緻的銀袍落在地上,從腰部分開,如同兩條鳳尾垂在地上,腰間本該系著腰帶的地方卻帶著蓬鬆的白羽,銀髮被羽冠梳成馬尾,桃花眼泛著冷意,眼眸帶著溫潤,肩上的白羽柔順的倒在一邊。

好一個……翩翩美少年……

「成人了?」畫百溪看了看自己本來是爪子的地方變成了手,瞬間有點神經跟不上的感覺,鳳琴雪的靈力到底是有多充沛?

按理說,主人升三星,他才升半星!因為升星之後,要將升星的靈力轉到神獸身上,就像是將三杯裝滿水的小杯子中的水,倒在一個比它們大很多的大杯子里。

想著,畫百溪果斷衝進樹屋,之前整個樹屋沒有一絲一縷的靈氣,此時卻靈氣暴漲之充沛。

「啊?你是誰啊!」鳳琴雪愣愣的看著那個闖到屋內,如同謫仙般的男子,瞬間覺得體內跳動著一種名叫……

狼性的東西……

「鳳……」畫百溪話還沒說完,鳳琴雪嗷嗚一聲就撲在畫百溪身上,在地上組成了一個非常詭異的女上男下的姿勢。

「嘶……」突如其來的物體,讓畫百溪措手不防,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誰能告訴他這女人的力氣可以大到這種程度……

「小哥,你年芳多少?可有婚配?願意當我的後宮嗎?」鳳琴雪打量著眼前面容精緻的男子,嘖嘖感嘆,雖然沒有師父那般帥,但是沖沖後宮,還是可以滴!

「鳳琴雪,我是畫百溪!」畫百溪嘴角抽了又抽,這人難道沒聽說過男女授受不親嗎?

「你是畫百溪? 總裁太冷漠 誰信啊!畫百溪那隻破鳥指不定還在哪裡傲嬌。」鳳琴雪按捺不住心中的衝動,抬起爪子,就在畫百溪臉上揩了幾把油。

嘖嘖,這皮膚可真好,真滑……

嘖嘖,好有彈性啊!

「鳳琴雪!你看!」畫百溪終於忍受不了色狼的揩油,撩起頭上的銀色劉海,指了指那銀色的鳳凰紋路說道,「小爺是畫百溪!」 鳳琴雪看著那熟悉的鳳凰印記,然後僵硬著脖子看了看那絕色男子,咽了咽口水。

這麼說,她剛才差點把那隻傲嬌的小雞給撲倒了!?

尷尬的起身,咳嗽了兩聲,然後鳳琴雪翻著白眼,一搖一晃的走回炕上……

邊走還在邊說著……

「我在夢遊,我在夢遊。」

鳳琴雪心中怒吼道,尼瑪的!誰告訴她那隻傲嬌的小鳥會長得這麼帥的!害得她都把持不住了!

「鳳琴雪。」畫百溪那雌雄難辨的聲音傳來,鳳琴雪十分痛快的賞了畫百溪一個刀眼。

叫你長這麼帥!叫你害老娘失控!

「你進位了?」畫百溪看了看某隻裝夢遊的問道。

「我在夢遊,我在夢遊……」隨著一陣熟悉的調調,畫百溪嘴角又是抽了一抽。

「剛才我什麼也沒有看見!」畫百溪微微啟唇,十分淡定的給出幾個字。

鳳琴雪瞬間跟打了雞血一般,眼睛晶亮晶亮的,「畫百溪,你真的沒有看見?!」

「沒有!」嘴角抽搐。

「咳咳,仙靈三星。」鳳琴雪緩緩說出自己的修為,畫百溪眼眸中閃過一陣錯愕,仙靈三星怎麼可能讓他進階三星?一星都沒有才是啊!

一閃身,抓起鳳琴雪的手腕,將神識探了進去,眼眸中的錯愕更加濃重。

鳳琴雪的奇經八脈竟然比其他修仙者的更寬,經脈之中跳躍著的仙氣帶著銀火,而且靈根似乎也不止一條!

畫百溪忽然發現,自己似乎跟對了人!呆在鳳琴雪身邊會比待在除了鳳家仙尊,以外的仙尊好多了!

「怎麼了嗎?」鳳琴雪前世也算是叱吒風雲的黑道特工「野狐」,眼睛的敏銳度自是高上許多,畫百溪眼底的錯愕自然沒有逃過她的眼。

「鳳琴雪,你可知道你的經脈……與別人有些不一樣?」畫百溪說這話的時候,眼眸閃了又閃,語氣中都帶著些試探。

「啊?哦!」鳳琴雪相當淡定的抽回手,眼眸中波瀾不驚,「這都是大家知道的事實。」

「你都知道了?」

「你還不知道?」鳳琴雪白了畫百溪一眼,「怎的,跟了我這個廢柴心裡不爽了?」

畫百溪嘴角又抽了幾下,原來這廂還不知道自己是天才之身。

「鳳琴雪,你可知你有四條靈根,經脈的仙氣厚度也比其他人濃上一番嗎?」畫百溪啟唇說道。

鳳琴雪的眼眸先是波瀾不驚,然後漸漸撩起了一絲波痕,到最後已是掀起了巨浪。

「你他媽再說一遍?」鳳琴雪激動的搖晃著畫百溪,她不是廢柴嗎!她真的不是廢柴嗎?

「鳳琴雪,你可知你有四條靈根,經脈的仙氣厚度也比其他人濃上一番嗎?」畫百溪還是老老實實的重複了一遍。

鳳琴雪大笑一聲,「果然天不滅我『野狐』,既然如此,我便要在這異界混出第二個『野狐』!」

打一開始穿越到這個地方的時候,鳳琴雪便是得知自己是廢柴之身,也只當是重生之後的代價,本來想憑憑自己的武功在這裡混吃混喝,休養生息,當個碌碌無為的小輩,也算是對得起這原身的主人。

但是,既然知道了自己並不是什麼廢柴,而且還是有機會鹹魚翻身。

那麼她便是要在這三界,打出第二個「野狐」的稱號! 將畫百溪想法設法趕走之後,鳳琴雪拿出血玉丹的煉丹譜子,細細看起來。

甘皮,味辛,偏火,冰果,味甜,偏寒……

你特么逗我是不是!看到開頭的時候,鳳琴雪不由的想爆一句粗口,一會偏火一會偏寒!

喘了幾口氣,終於看完,鳳琴雪一下起身。

鳳琴雪垂下眼眸,靜坐在樹炕上,指尖緩緩祭出銀火,將甘皮借風力平衡在空中,銀火一下脫離手指,在甘皮上燃燒著,漸漸甘皮褪去原殼,露出了裡面植物淡紅色的精華,一揮袖,冰果漸漸飛出,化成了一團淡藍色的精華。

風輕輕揚起她的面紗,露出小巧的下巴,銀火的映襯著狂傲的黑眸。

只是……

「鳳琴雪,外面有個公子昏倒了!!」

「啪……」

一團灰燼從天而落,在鳳琴雪想殺人的眼下,鹿霜毀了。

鳳琴雪咯了咯牙怒吼著回答道,「你特么自己搬進來啊!」

畫百溪無奈的扛著那一襲白衣走進樹屋,鳳琴雪看著那熟悉的身影進來,二話不說起身就挑起畫百溪扛著的人的下巴……

她倒要看看是誰毀了她的四級丹藥,長得好看,她就委屈一點收他做男寵,要是不好看,那她就宰了他……

國色天香啊……

嘖嘖嘖……

睫毛如同雙蝶一樣微微翹起,嘴角微微抿著,墨發直泄如同上好的綢緞一般,只是總覺得這個人在哪裡見過……

你丫誰呢……

算了不想了!鳳琴雪抬了抬爪子,用爪子拍了拍白衣男子,順帶還捏了幾把,嘖嘖,臉還挺滑嫩的,「嘖嘖,畫百溪帶他去雪山獨有的溫泉泡泡,這貨想必是被冷暈的。」

「等等!」看著畫百溪遠去的身影,鳳琴雪又叫住了畫百溪,嘴角陰險的翹起,「別忘了告訴他,是我給他換的衣服……」

畫百溪腳下一踉蹌差點掉下了樹,這,這不是就叫逼男為寵嗎!

畫百溪無奈的抱著白衣男子,腳踏清風的落在一座雪山上,前面有一口冒著屢屢熱氣的溫泉,泉水帶著絲絲渾濁,薄霧籠罩在溫泉的上方,漸漸綻開,形成一圈又一圈華麗的花紋。

畫百溪三下五除二的把白衣男子的衣服解開,看著裡面的內衣,畫百溪在風中凌亂糾結了,然後決定還是保護人家一點尊嚴!

將白衣男子浸泡在溫泉之中,畫百溪的眼眸帶著憐憫二字看著白衣男子,被鳳琴雪看上,算是你的不幸了!

兄弟節哀!

畫百溪卻看漏了男子嘴角竟是詭異的翹了起來。畫百溪在雪山邊守了整整一個多時辰,將睡欲睡的時候,白衣男子終於醒了。

墨玉似的眼眸帶著懶散和慵懶,聲音帶著低沉的問道,「小兄弟這裡是哪裡?」

「你終於醒了!」再不醒的話,他都可以睡在這裡了。

「小兄弟在下陌千楓,請問這裡是何處?」陌千楓從溫泉中站起,衣服成了半透明狀的緊貼在身上。

「陌千楓,這裡是聖域雪山,你暈倒在我家主人房前,這衣服,便是她給你脫得……」說道後面,畫百溪都覺得自己在拐賣無良少男了! 「請問你家主人可否是女子?」輕聲問道。

點頭。

「那在下只有對那位姑娘負責了。」

某隻白雞下巴脫臼。

「你再說一遍!」

「公子耳聾?」

畫百溪很想吼一句,他不是耳聾,他是不希望看著這麼無辜的少男,進入那隻魔女的爪牙!出於禮儀還是沒有吼出來。

「公子不怕清白被玷污?」冷汗直冒。

「自古以來,女子的清白便是比男子重上幾番,再說你主人還對在下有救命之恩,若是讓她就此失了清白,在下的罪過就大了……」

「公子啊!要是你真負責了,那你的罪過可就真的大了!那女魔頭……」畫百溪還沒來得及訴苦,身後就有一隻爪子擰住了他得耳朵,還帶著幾分笑意,「小白雞,你說誰是魔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