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等他們出了店,幾個傭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店旁有賣玩具的,小柚子一眼就看到一隻很大的飛機。

她掙脫開喬乘帆的手往店裡跑,喬乘帆趕忙追過去。

她指著大飛機看向店員,仰著頭:「要這個。」

店員見是個小孩子,懶得拿給她:「小妹妹,讓大人過來買哈。」

「要。」小柚子急得跳了起來,但她怎麼都不可能夠得著。

喬乘帆走進店裡:「你要買什麼?」

「這個!」小柚子指著飛機,「買給哥哥。」

喬乘帆哭笑不得:「不用買給我,我現在不玩了。」

小柚子急得搖頭:「要買。」

「小朋友們,這裡是商店,不是遊樂園哈,你們想買的話就喊大人過來買。」店員不耐煩道。

喬乘帆想拉著她走,奈何小柚子賴在地上不肯走,拉也拉不動。

喬乘帆乾脆鬆開手,看著矮矮小小的小丫頭:「你想拿什麼買?有錢嗎?」

小柚子眨了眨眼睛,蹲在地上想了好久,抬起手,把她的小金鐲摘了下來:「這個買!」

「……」喬乘帆無語,「十個老喬都不夠你敗的。」

小柚子還以為哥哥誇她呢,咯咯笑,覺得自己好聰明的!

店員不想跟兩個孩子浪費時間,態度不太好:「你們要是不買就出去,要是買的話就喊大人來。」

「這個多少錢?」喬乘帆問。

「七百。」店員故意報了個高價。

「走了。」喬乘帆拉住小柚子的手,「質量不好,咱們去買更好的。」

「哎,小屁孩,什麼質量不好?你懂什麼,這是最新的飛機模型!」

喬乘帆才不聽她說,拉著小柚子就出去。他抓過她手裡的金鐲子給她戴上,叮囑道:「別隨隨便便摘下來,這是你爸爸媽媽給你的禮物,要珍惜。」

小柚子似懂非懂。

喬乘帆也沒指望她能聽懂:「不用給我買飛機,我現在已經不玩了,如果玩的話我會自己買。」

「小柚子把布娃娃賠你。」

喬乘帆明白了,她是想賠他小飛機呢:「那你回去挑一個最好看的布娃娃給我。」

「好!」小柚子頓時高興起來。

小孩子就是好哄。

喬乘帆帶著她上車,回家。

小柚子高興得很,好久沒有這麼高興過了,一路上都緊挨著喬乘帆。 東方宇的識海之中,一片昏暗,這是願望猴神特意為「杜幼竹」安排的「舞美」效果。

彷彿是無盡的昏暗背景下,兩團光芒靈動的跳躍著,一團像一個金色的核桃,這就是目前東方宇的神魂。還有一團像一個黑色的手雷,這自然是「杜幼竹」的鬼魂了。

「杜幼竹」激動地嘶吼起來,先是發出如同嘶啞嗓音的大笑,接著興奮地道:「我吞噬過的生魂自己都沒有數量概念了,這是我見過的最完美無瑕的神魂,太醉人了。哈哈,真沒想到你小子神體和神魂都是第一流的,吞了你我有可能成為這小世界中最高端的存在。」

東方宇盯著這和自己相比堪稱恐怖的巨大鬼魂,內心深深震撼,不過,口中卻道:「本來你就已經是這小世界中鬼魂的最高端存在。原本你可以這樣逍遙的存在下去,可惜,你不該吞了我大師兄的神魂,你惹了不該惹的人,註定要魂飛魄散。」

黑色的手雷猛烈地顫抖起來,不斷地一漲一縮,似乎是在狂笑,良久,這種漲縮才停止,「杜幼竹」緩緩化成一個人形,指著東方宇,道:「就憑你?也就和剛剛那三個新生鬼王同等境界,只不過純凈一點罷了,不過,我喜歡你的刀法,那將是我的了。小子,你還有什麼遺言?」

東方宇剛想說話,忽然傳來願望猴神的神念:「這可是你練習斑斕錘的最好機會,難得的實戰,而且沒有人能夠發現,珍惜吧。」

東方宇嘴角掀起一個弧度,道:「我對你那神魂凝聚成的黑錐也很感興趣,但我最關心的是你是怎麼通過吞噬別人生魂學到他的技能的,這倒確實逆天。對了,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我要你死!」「杜幼竹」吐出一句狠話,隨即一道黑錐便從額間猛得伸展而出,即使是在這昏暗的環境中,依然黑的如同實質,帶著瘮人的尖芒,瞬間攻向東方宇。

東方宇一直在搬運著自己的神魂,也早就做好準備,幾乎是同時,一道色彩斑斕,華麗至極的神錘凝結成功,筆直的迎向黑錐。

兩者相比,一如萬年隕鐵,一如天神至寶,僅從外觀上看,就不止差了一個檔次,勉強形容一下,好比皇帝和乞丐在用隨身武器戰鬥。

但這是生死戰鬥,比的不是華麗,而是實力。

伴隨著如同突破人類聽力忍耐極限的噪音,斑斕錘和黑錐激斗在一起。別忘了這是神魂的碰撞,每一次狂暴的交擊,東方宇都感到神魂撕裂般地疼痛。

這確實是一次實戰鍛煉,練的不僅僅是戰鬥技巧,更是這種他從未經歷過的魂念師戰鬥。可以說,魂念師發出的神魂之力即使撞擊大山,深入岩漿都不會有這般痛苦,因為這種戰鬥,對方的每一次攻擊都旨在撕裂他的神魂。

黑錐和斑斕錘如同兩隻猛禽在空中搏鬥,期間伴隨著閃電雷鳴,道道恐怖的弧光在兩者之間遊走生滅,噼啪亂響。

「杜幼竹」幻化的人形面部越來越猙獰,它沒想到東方宇在神魂方面的修為竟如此高明,不過,東方宇這套神魂攻擊術顯然比它的還要高級,這讓他內心狂喜。

「好了,我看你的手段也止步與此了,看我的。」「杜幼竹」說完,突然又射出另一條黑錐,黑色閃電般射向東方宇。

東方宇一下子就手忙腳亂起來,他可從未想過,當然也就沒有試過同時凝聚兩道神魂攻擊,一時左遮右擋,陷入垂死掙扎之中。

「哈哈哈!你不過如此!」「杜幼竹」彷彿看到了東方宇被自己擊碎吞噬的畫面,心情極好,有如賣弄一樣的又凝聚出一柄黑錐,急風暴雨一樣地向東方宇衝來。

東方宇已盡了全力,絕對沒有可能同時攔住三道攻擊。

正在這時,天地間似乎驟然安靜,難聽的噪音無影無蹤,三柄黑錐如同陷入了濃稠的膠水,前進的速度近乎凝滯,而東方宇的斑斕錘則不受影響,眨眼間逼近「杜幼竹」。

「杜幼竹」驚恐萬狀地吼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都沒法躲避?」

正在這時,二者的周圍突然變得明亮至極,透明的水晶穹頂下,飄逸著金色的光芒,一片如同神跡的金沙,一路鋪陳,直至天盡頭。

而在這片奇迹的中央,有上百條金鏈把「杜幼竹」鎖在了半空,那些金鏈子穿過它的鎖骨、咽喉、要穴,捆綁他的手腳、脖子、腰身,就連那離體的三柄黑錐,都分別被一道金鏈鎖綁。

東方宇被這誇張的幫助深深地震撼了,這一定是猴神又恢復了一定的功能,以往他好像沒有這種能力。

而「杜幼竹」幾乎被嚇死了,這回,聲音真成了鬼嚎:「這是怎麼回事?你太卑鄙了,你居然欺詐?」

「哈哈哈,」東方宇被氣樂了,道:「真服了你了,你跑到我的識海中說我欺詐,這簡直是強盜邏輯。」

不理已成案上魚肉的「杜幼竹」,東方宇問猴神:「能不能把杜幼竹的神魂分離出來?」

願望猴神露出古怪的聲音,道:「早就重組了,如何分離,就好像你的神魂,還能分出前後世嗎?」

東方宇想想也對,便道:「那你還等什麼?還不吞了它,這得相當於多少妖核啊?」

「杜幼竹」已快被嚇瘋了,東方宇的識海之中不僅有這妖異的水晶骷髏,竟然還有一個生靈,讓自己都根本無法發覺。

願望猴神帶著極度滿足的口氣,道:「東方,我不能光讓自己沾便宜,這個給你留著,你吞了一樣能變強大。」

東方宇眼睛一亮,但旋即便搖頭道:「我可不敢吞,劉家鬥雞眼小子的神魂好歹是淡金色,這個黑乎乎的,別影響我神魂的純凈度。」

「這樣啊?」願望猴神似乎思考起來。

忽然,在高懸著「杜幼竹」的大背景之後,一片金光璀璨的金沙如同金色的瀑布逆流而起,沙塵暴一樣地刮過「杜幼竹」被鎖著的黑色鬼魂。

「啊!」

「啊!」

「啊!」

空中的慘呼連東方宇都不忍再聽,那是對神魂的凌遲啊!

風暴過後,「杜幼竹」已然奄奄一息,它高掛在那,真的成了金色,不過密度已經稀薄無比,也就比金紗緻密一些罷了,倒像東方宇很久未見的月亮。

「現在你可以吞了,吞了它,你就是還不能晉級三品奔馬境魂念師,最起碼也是二品凝針境巔峰魂念師了。」

。 那些天,因為小柚子的主動,喬乘帆和小柚子漸漸熟悉起來,他會陪著她玩了,小柚子也會把自己的東西跟喬乘帆分享。

這一天下午。

喬乘帆坐在陽台上看書,小柚子則去了自己的小房間睡午覺。

陽光從窗口照進來,整個陽台上都是一派明亮的光景。

今天天氣很好,風輕輕吹動簾幕。

有時候,喬乘帆會轉過頭看向窗外,看著喬宅里那充滿綠意的花園,偶爾他也會低頭看看手錶。

正是下午一點鐘。

他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目光鎖在錶盤上。

沒有多久,他聽到了汽車的聲音。

喬乘帆抬起頭,看向外面的大門處。

一輛黑色的車子往車庫開,傭人們恭恭敬敬站在門口,大氣不敢出。

喬乘帆意識到什麼,抿著唇,眼底是淡淡的光澤。

喬宅車庫。

歐凡將車在車位上停好,打開後備箱。

喬斯年先下了車,而後走到另一側,替葉佳期打開車門,扶著她的手下車。

「終於回來了。」葉佳期抓住他的手,「還是國內好。」

她今天穿了一件淺綠色的連衣裙,裙子邊上有白色的蕾絲繡花,腳上是一雙白色的高跟鞋。

「累了吧?」喬斯年替她撩開耳邊的碎發。

「有點,舟車勞頓。」她靠在喬斯年的身邊。

歐凡拿出所有的東西,交給傭人,並親自提著喬斯年的行李箱:「喬爺,可以了。」

「走吧,回客廳去。」

喬斯年和葉佳期在最前面走,歐凡和傭人們跟在身後。

走廊上,微風輕輕吹過來,吹起葉佳期的裙擺,她和喬斯年靠得很近,身材嬌小的她幾乎是倚靠在喬斯年的身邊。

「喬爺,這個星期的行程安排,我等會兒發給您。」歐凡道。

「嗯。」

喬斯年和葉佳期進了客廳。

客廳比外面涼快許多,小柚子的玩具已經被傭人整理好,堆在一邊,但同客廳的整體風格還是很不協調,看上去花花綠綠。

換下高跟鞋,葉佳期挽著喬斯年的胳膊坐在沙發上。

「把行李送上樓去,把禮物丟下。」喬斯年吩咐。

「好。」歐凡應了。

滿滿一大箱的禮物。

喬斯年給葉佳期倒了一杯茶,抓起沙發上的一隻阿狸玩偶:「到處亂丟。」

葉佳期笑:「不都是你慣的,在村裡的時候,我不准她亂丟東西。」

喬斯年又看向一旁的傭人,問道:「小小姐呢?」

「在睡午覺。」

「我上樓去看看。」葉佳期站起身,「我會小點聲的。」

她太想小柚子了,雖然經常打電話、視頻,但那又有什麼用,她當然最想把小傢伙抱在懷裡。

葉佳期真得就輕手輕腳地上樓去了,扶著欄杆,小心翼翼往三樓上走。

喬斯年又問道:「小少爺呢?」

「在陽台上。」傭人指了指。

「他在幹什麼?」

「應該是在看書。」

「哦。」喬斯年沉思片刻,手指頭輕輕敲在茶几上。

良久,他站起身,往陽台走去。

他修長的身影落在地板上,直到打開陽台的門。 謀凰之天下為棋 東方宇盯著已被願望猴神凈化的鬼魂,充滿了吞噬的渴望,心中暗道,會不會人類的潛意識中都有做吸血鬼的衝動?

「杜幼竹」看著東方宇的表情,驚駭欲絕,疊聲道:「等等,等等,我吞噬了無數生魂,接收了他們的記憶。我知道這小世界中所有的秘密,只要你放了我,我願意把我知道的所有秘藏全部告訴你,裡面有無數的寶葯、秘籍、天材地寶。」

東方宇看著它,很坦白的吐露自己的心聲:「第一次見面,我就決定要為師兄報仇了,否則你以為你背後插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我會看不出來?而且,對於想要殺我的人,我從來不和他討價還價。」

「啊!」「杜幼竹」絕望的瘋狂掙扎,奈何只能將金鏈子搖得嘩嘩作響而已。

東方宇三下五除二,麻利地吞噬完「杜幼竹」的神魂,確實感覺自己已強大了很多,神魂似乎始終處於躍動之中,反覆地衝擊著一層似有若無的薄膜。

那層膜就是二品魂念師和三品魂念師的界限,看似單薄,其實堅韌無比。

正在此時,忽然有一個如同豆蟲大小的鬼魂竟又衝進了水晶骷髏,這是一個厲鬼,顯然是一個機會主義者。它見鬼王魂魄進入東方宇識海中,久久沒有動靜,便猜測它有可能奪舍遇到了問題,第一個衝進來,準備撿便宜。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