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第三局開始,溫鐵心這次學聰明了,知道葉天對裡面地形非常了解,觀望一圈后,去了人質房旁邊的狗洞,躲在前門上方的過道上。

在這個位置,前門進來的看不到他,後門進來也是他佔先手,如果是管道,也能第一時間發現,對方還得轉個身。

嗯,這局妥了。

心中說了句網吧流行的口頭禪,溫鐵心端著用僅剩不多的餘款買的B31,躲在了過道角落。

「喲~還挺會找地方~」

對面,葉天再次從監視器里看到了溫鐵心,但沒有再行偷襲,而是沖他喊了一句:「別躲了,我知道你在哪,來前門決戰!」

什麼?知道我在哪?這怎麼可能?

聽到聲音,溫鐵心便是一驚,一邊操作一邊斥道:「哼! 永序之鱗 我就知道你小子作弊,說吧,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他當然不知道什麼監視器或者透視外掛,可如果只是地圖的話,也無法隔著牆發現他。

所以很想知道,葉天是怎麼做到的,難道有人通風報信?

「……坐著發現的。」

隨口開了句玩笑,葉天這才解釋:「警察樓這邊有監視器,能看見裡面的情況,二樓人質房也有,你也可以看見我,按一下按鈕就行。」

「監視器?」

溫鐵心念了一句,從狗洞鑽回人質房,果然看見人質房門口的牆壁上,有一排四四方方的屏幕。

伸手按了一下,上面果然顯示出幾幅不同的畫面,分別是警察樓樓頂、前門、後門,以及兩棟樓之間的空地。

其中一個屏幕上,有一名戴著頭盔的警察,正在我那個前門跑。

「原來如此~決戰便決戰,老夫怕你不成?」溫鐵心抬頭應聲,又鄙視道:「不過你小子也太不地道了,居然不告訴我,簡直勝之不武!」

葉天:「勝之不武?溫大人,你可是網吧公認的《群英傳》第一高手,又是鼎鼎有名的前輩,我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子,占點便宜也沒什麼吧?再說了,我知道是我的事,你不知道是你的事,怎麼能怪我?」

溫鐵心:「……」

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下樓來到前面,溫鐵心緊緊握住了手中了B31,這一局可不能輸,不然就沒錢買槍了。

「臭小子!你在哪?有種的出來單挑!」

溫鐵心張口大喊,其實小心翼翼地靠著牆壁,一點一點地往外走,根本不給葉天偷襲的機會。

「我在……我在你心裡,怎麼樣?對著心臟崩一槍,你就能殺了我。」

溫鐵心臉都綠了。

什麼跟什麼?

在老夫心裡……這種話能亂說么?

而且對著自己開槍是什麼鬼,莫非之前那一槍,果然被他看到了?

「呼~」

深吸口氣,溫鐵心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心中暗道:那小子在用激將法,想激怒自己,然後趁自己不備,一槍崩了自己,自己可千萬不能上當!

不過也太無恥了,為了獲勝,那種話都說得出來。

「別躲了,我看到你了,我在後面,你在前面左側,對不對?」

就在這時,那可惡的聲音又是響起。

溫鐵心頭皮一緊,趕緊朝身後看去,根本就沒有葉天的身影。

「騷年,受死吧。」

而這個時候,身後傳來那熟悉的一聲,回過頭,一根漆黑的槍管正對著自己。

「砰——」

一發爆頭,溫鐵心再次陣亡。

「……你,你無恥!」

溫鐵心直接怒了,摘了耳機拍案而起,待看到對面少年嘴角的笑意時,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說好的在前門決戰,你為何戲弄老夫?」

葉天無辜地攤了攤手:「是前門啊,我又沒騙你。再說兵不厭詐,我聲音從前面來,你卻往後面看,怎麼說也不能怪我吧?」

溫鐵心頓時語塞,好像還真是,自己怎麼就沒注意到呢?

不過也不能怪他,他是受外界因素影響,以為葉天是在現實中與他說話,不然憑他的耳力,怎麼可能聽錯?

「……行,老夫不會再上你當了!再來!」

「事不過三,已經試過三局咯,這局正式開始。」

心有猛虎嗅薔薇 「開始就開始,老夫怕你不成?不怕告訴你,老夫從軍之時,能開八百石弓!小小槍械不在話下!」

說完才發現,右下角的金錢數,只剩1500,連B31都買不起。

好在葉天重置了金錢,這才買了把B41,等看到葉天離開警察樓后,才往後門走去。 「哼~這次老夫走後門,就不怕治不了你!」

溫鐵心端著AK,自信滿滿地從後門出來,左右掃了一眼,沒發現葉天。

順著樓梯上到白屋頂,也沒有。

對面黑屋頂也是,望了一圈沒找到人,於是踩著貓步,往前門的方向靠。

不在警察樓不在後門不在白屋頂,還能在哪?

可走到屋檐處一看,還是沒人,前門沒有,橋上也沒有,難道進倉庫了?

不行,不能進去。

倉庫易守難攻,是有利地形,自己對地圖的了解遠不如對方,跟過去簡直就是找死。

於是乎,溫鐵心貓在白屋頂的角落,就等著葉天從前門出來。

然後,此時的葉天已經到了人質房,打開監視器看了一眼,並沒有發現屋頂角落的溫鐵心。

「這老小子,跑哪兒去了?」

小聲嘀咕了一句,葉天準備去管道找找,或者去白屋頂看看,但就在離開小屋的時候,餘光瞥到了人質房。

對了,人質~

念頭一動,先把四名人質給救了,好歹300塊一個,賺了1200.

然後帶著四名人質往後門走,走啊走走啊走,很順利就回到了警察樓,居然贏了?

於是:

「CounterTerroristsWin。(警察勝利)」

「TheHostageHasBeenRescued。(人質已被解救)」

「靠!老夫還沒死呢,怎麼又輸了?」

這一下,溫鐵心徹底不淡定了。

他辛辛苦苦,貓在白屋頂等了半天,居然等來一句「人質已被解救」?

不過,這遊戲的確有「解救人質」的玩法,剛進遊戲時就有顯示。

不行!這小子太賊了,居然不敢和自己正面決戰,每次都來陰的……十局六勝,再這樣下去就輸定了~

於是摘了耳機抗議道:「小子,再這樣老夫不比了!老夫要比的是槍法,不是跟你捉迷藏。」

「比槍法?」葉天抬頭看他,確定要比槍法么?怕射不死你?點點頭道:「好啊,屋頂對決,誰也別貓著。」

溫鐵心:「很好,這一次,定要你嘗嘗老夫的厲害。」

終於,兩人開始槍法對決。

葉天買了把B46,俗稱「重狙」。

溫鐵心買了把B42,土匪專用,右鍵可以微瞄(開瞄準鏡)。

警察樓就在復活點附近,葉天切手槍爬樓,很快爬上樓頂,換成重狙趴下。

而這時候,溫鐵心還在通風管道,好容易冒出頭來,瞬間就看見對面一根黑管管對準了自己。

「砰——」

一發點射,在雙倍濾鏡的瞄準下,溫鐵心直接被一槍爆頭。

「……再來!」

黑屋頂,還是原來的位置,溫鐵心卻出現在了後門,結果剛出門,就聽「砰」的一聲,被擊倒在地。

「……再來!」

第三次,溫鐵心學聰明了,從白屋頂冒頭之前,先扔出來一枚閃光彈,然後才跳了出來。

然而。

「突突突——砰!」

還沒開幾槍,就又被一槍爆死。

「溫大人,槍法不錯啊,敢站著跟重狙對槍。」

聽到對面的嘲諷,溫鐵心意識到了問題所在,重狙有高倍瞄準鏡,衝鋒槍卻容易打飄,看來要運動戰才行。

第四局,溫鐵心故技重施,又用閃光彈開路,然後跳上屋頂,一邊蹦一邊開槍。

結果,葉天視線中,槍杆子一擺,一發預判,直接把溫鐵心腦袋打爆,整個人撞飛在牆上。

「……」

溫鐵心氣得說不出話,這他娘也太憋屈了,怎麼什麼都被那小算到?

躲樓道被雷炸死,看管道被手槍指頭,走前門被騙,上樓頂被狙,而且站著被狙,跳著也被狙……這遊戲到底還能不能玩!?

「溫大人,一不小心四比零,看來還是晚輩的槍法略勝一籌。」

再次傳來葉天的嘲諷,溫鐵心嘴唇一抿,而後說道:「屋頂對槍,不公平,老夫要當警察。」

「行啊,M2叛變,我當土匪。」

角色轉換,葉天重生在倉庫,溫鐵心出現在警察樓。

這一次,他讓葉天刷新金錢,買了把重狙,先一步上樓,蹲在地上瞄準了白屋頂。

不久后,白屋頂通風管道,冒出來一個腦袋。

「死!」溫鐵心眼神一狠,直接扣動扳機,一發點射送了出去。

可馬上他就看到,瞄準鏡里的那顆腦袋,剛出來就縮回去了。

最後,這發點射只在屋頂紅牆上留下一個彈孔。

「可惡的小子……敢耍我?」

溫鐵心哪還不知道自己被勾引了?再次瞄準通風口。

而後,「砰!砰!砰!」

連續九發子彈,全都被葉天給騙了。

正準備打第十發,猛然發現——沒子彈了!

然後「突突突突突突」,對面掃過來一發子彈,把他打成了篩子。

接下來。

「TerroristsWin。」

「TerroristsWin。」

「TerroristsWin……」

土匪勝利開始刷屏,溫鐵心直接輸了個10比0,但卻絲毫沒意識到自己已經輸了,而是繼續蒙頭挑戰。

此時,他已經失去理智,陷入了「不打贏一次絕不認輸」的心態,在屋頂對槍失敗后,又先後進行了前門對決,後門對決,手槍,手雷對決,甚至匕首對決……

但毫無疑問,都是被葉天狠狠虐待。

什麼近身爆頭,遠程點射,手雷升天,匕首背刺……總之能用的方式全用了一遍。

到最後,溫鐵心一共死了九十八次,都快被打哭了……

「罷了罷了,技不如人,老夫認輸。」

死了第一百次后,時間已經過去三個小時,溫鐵心如同一隻斗敗的公雞,終於說出了「認輸」這兩個字。

「認輸?別啊」可葉天卻不樂意了,抬抬下巴示意道:~大人要是不服,可以叫幫手,比如大人身後這幾位,我不介意一打五。」

身後?

溫鐵心扭頭一看,自己約來的四位好友,正一臉愣神地看著自己,好像已經站了很久。

這豈不是說,自己剛才被虐的過程,他們全都看在眼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