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第七策輕輕颳了下她的鼻子,這丫頭跟舒瀟的關係莫名的好。

「我不清楚,我認識他們的時候兩個人就已經在一起了。」

「那他們也是早戀?」

聽到「早戀」二字,他又下意識地瞪了她一眼。

「嘿嘿嘿……不說這個了,我們班上遲點組織畢業游,要去漂流哦。」

第七恬的聲音透著興奮。

她笑起來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像是一隻得了食的小貓咪。

他也不自覺地跟著露出了笑意:「說是初三畢業,過一個暑假還是會在高中部見面。」

第七恬也覺得大家沒有那種要分別很久的氣氛,可是能一起出去玩,總歸是高興的。 不過第七恬從來沒去過漂流,也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個玩法,從網上搜了些圖片,看起來還是蠻驚險刺激的。

第七策也特地囑咐了她要注意安全。

「把手伸出來。」

第七恬伸出手臂,手腕上一圈綠意瑩瑩的珠子,中間有個小巧的錶盤,是之前他送的禮物,一直都戴在身上,沒有取下來過。

第七策用手指點了點她手上的珠子:「防水的,別取下來。」

「我知道啦,不會取的。」

她笑著出門,明天還跟陳楚玉約好了出去逛街的。

學校現在周六上午都要上課,所以她們就只剩下周日一天的時間了。

陳楚玉到了初三之後反而剪了利落的短髮,看起來跟個假小子一樣。

老遠看見第七恬的身影,她就張開了雙臂,引得路人都紛紛看她。

這麼有活力的樣子,真好。

第七恬走快了兩步到她跟前:「走吧。」

漂流的時間是在下周日,但是明天就該上課了,她們決定提前一周出來把東西準備好。

「你要不要買件泳衣?」

陳楚玉走到一家賣泳衣的店裡,拿起一件黑色的比基尼做了個鬼臉。

「我不要,你穿吧。」

第七恬拒絕,在這麼多人的店裡,做出這樣的動作有些不好,於是她把陳楚玉給拉開。

對方看了下自己胸前的飛機場,還是把比基尼放下了。

有些失落:「我什麼時候能長大啊!」

「你別著急,總會有那麼一天的。」

第七恬看著內衣店門口放著的性感女星招牌,她們兩個現在都還是小孩子的身材。

本來說是去買吃的,大家都考慮到了旅遊景點的食物一般都是又貴又難吃,背包里肯定得自己帶。

可是剛走到了半路,陳楚玉就被夾娃娃機給吸引住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換了十個遊戲幣。

五分鐘后,第七恬就聽見她的哀嚎:「怎麼這麼難……白花了我十塊錢!」

「我去個廁所,田恬,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她總是這麼風風火火的,第七恬忍不住好笑,又趴在透明窗看了下,陳楚玉看上的的那個哆啦A夢還是靜靜地躺在原地,一點都沒有移動過的痕迹,於是又去收銀台換了十個幣。

遊戲開始的音樂聲響起,她全神貫注地盯著目標。

可是不管怎麼移動,總是覺得不滿意。

時間快到了,她只好倉促地摁下按鈕,果然,捕捉的爪子只是輕輕地碰了那公仔一下,就立刻升了上來。

「呼——」

她有些泄氣地看著爪子回到了原處,又再投了一個幣,抓著操作桿重新來過。

「往右,向前,先別放,等等……」

「可以了!」

突然有個聲音在指揮她的行動,第七恬按著他說的步驟來,看見那個爪子一把揪住了公仔的掛繩帶了起來。

那個哆啦A夢就這樣掉進了出獎品的洞里。

第七恬蹲下來把手伸進下面的洞口,摸到了剛才抓到的公仔。

她起身跟對方道謝,對方臉上笑得很開朗,手上也拿著兩個公仔,顯然就是從裡面抓到的。

「唐若松?」 「你也喜歡玩這個?」

唐若松見她手裡還有一把遊戲幣。

「不是,我朋友很喜歡這個公仔。」

第七恬又看了下自己手上拿著的哆啦A夢,他手上的是另外兩個卡通人物,也是陳楚玉喜歡的。

「這兩個也給你吧。」

唐若松把手上的遞給她,第七恬有些吃驚:「你夾到的,自己拿著就好。」

「我對這些不感興趣,只是喜歡玩。」

他很享受夾到娃娃的成就感,對這些公仔本身興趣不大。

「那……這個給你。」

她手裡還有八個沒有放進去的遊戲幣。

這些他倒是不客氣地收下了,不急著先投幣,他在幾台機子之間轉悠,專門盯著那些在洞口邊緣的公仔。

確定好了一個后,他才把遊戲幣放進去,音樂聲響起,就全神貫注地盯著目標。

「啊,差一點。」

第七恬看著明明被夾到半空還是掉了回去的,公仔,感覺有些可惜。

唐若松也是很遺憾:「這些娃娃機都是設置好的,每隔幾次就會有抓力特彆強的一下,多試兩次就好。」

他專註地盯著那隻僥倖逃脫的公仔,第三個幣的時候就成功抓到,拿出來又給了第七恬。

剩下的五個幣他又抓到了兩隻。

這時候旁邊的小孩子已經盯著他流口水:「這個哥哥好厲害……」

陳楚玉已經從廁所出來,老遠就看到了第七恬手裡的哆啦A夢,跑過來。

「這是你抓到的?」

她有些懷疑地看著第七恬身上那麼多個,真沒發現這傢伙居然是個高手。

「不是我,你該謝謝他。」

第七恬指了指唐若松。

他配合地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你好。」

陳楚玉呆了呆,這明朗的小夥子好像是在哪見過。

不過細節不重要,她看著這麼多個公仔,心情好好。

第七恬對娃娃沒有特別的愛好,她房間里有個超大的貓咪公仔,是第七策送的,在床上一直放到現在。

時間長了看得順眼,林雅潔幾次覺得該換新的都被她阻止。

所以夾到的這些她全都送給了陳楚玉。

惹得她開心之餘,還有些心焦地找袋子把這些公仔都裝起來。

「這個給你。」

唐若松變魔術似的從身上掏出一個環保袋給她。

「我跟林思翰一起來的,他在二樓的書店。」

他看著兩人解釋:「現在書店都不提供塑料袋了,我們自己帶,也算是給環保出一份心。」

「謝謝你。」

陳楚玉一下就對他產生了親近感,怪不得她說眼熟,好久之前在教室見過他。

「我們也去二樓看看吧。」

第七恬突然開口,她聽見唐若松提到書店,就不由得想起了邵奶奶家的書房,簡直就是一個小圖書館。

不過正經的書店裝修和設計都比邵奶奶家要講究多了。

暖黃色調的燈光打下來,總有種特別寧靜的感覺。

來這裡看書的大多是學生,大人很少有這麼悠閑的時間。

林思翰就直接坐在了地上,這裡是專設的漫畫區,都是木地板,所以不覺得涼。 唐若松蹲下用肩膀蹭了蹭他。

「別動我。」

他正看到了緊要處。

「翰弟,你看誰來了?」

林思翰不耐煩地抬頭看了眼,怔住。

「看來你很不想見到我們啊?」

陳楚玉的語氣不善。

「你怎麼會在這?」

林思翰總算是放下了寶貝漫畫,問。

「怎麼,這地方是你家的啊?」

陳楚玉噼里啪啦說個不停,唐若松忍住笑意,他很想替林思翰說一句:這地方還真是我家開的。

不過好友的個性他很清楚,只能走到一邊笑去了。

陳楚玉一臉氣憤把頭扭過一邊,第七恬解釋:「不是說要去漂流嘛,我們來買一些吃的。」

林思翰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陳楚玉提著的袋子,可那裡頭還真不像是有吃的。

「吃的還沒買呢,剛才就碰上了唐若松,他給我們夾了好多娃娃。」

林思翰知道唐若松這傢伙這方面確實是比常人有天賦。

現在他人又不知道跑哪去了,不過林思翰能猜到,十有八九是在外面的娃娃機附近轉悠。

「你們吃飯了嗎?」

林思翰不好在裡面跟她們聊天,示意都出來,自己把剛才看的那幾本書都結賬帶了出來。

「咕嚕咕嚕……」

陳楚玉的臉一紅:「今天太興奮了,就沒吃飯……」

她在林思翰跟前也是個很能玩的姑娘,剛才的話一點都沒有觸怒到他,反而把她們帶到了外面的一家餐廳。

「你們點餐吧,我給阿松打個電話讓他過來。」

陳楚玉看見他拿著手機出去外面,靠近第七恬,悄咪咪地說:

「你有沒有覺得這傢伙雖然是胖,可是給人感覺好成熟啊,一點都不像是中學生,有點像社會上的老闆。」

第七恬噗嗤一笑,指著他放在椅子上的袋子,漫畫書的一角露了出來。

「哪個老闆帶著這些去談生意?」

「哈哈,你不說我都沒留意。」

陳楚玉被她逗笑了,自己怎麼會有那樣的想法。

這兩年多的時間,他們幾個的位置始終靠得很近,尤其是第七恬和林思翰,都同桌了三年。

眼見著他從一個小胖子長成了現在的中型胖子,以後應該會變成一個大胖子。

只是隨著時間推移,陳楚玉在跟他們鬧騰的時候,總覺得林思翰越來越沉默了。

大概男生成長就是如此,可她還是偏愛樂觀活潑的一點的男生。

想到這裡,目光落在自己拿著的一袋公仔上,浮現出一張感染力極強的笑臉。

「陳楚玉!」

第七恬不知道喊了她幾聲,最後終於忍不住喊了全名,她才反應過來。

「哈?怎麼了?」

「你在想什麼呢?一個人坐著笑嘻嘻的?」

第七恬點好了要吃的甜品和主食,把菜單遞給她,結果發現陳楚玉盯著個袋子在那笑。

喊了幾聲都沒應,跟中邪了似的。

「哎呀,我跟你一樣就好嘛。」

陳楚玉掃了眼她點好的食物,還是忍不住補充:

「加多一倍就可以了。」

第七恬吃的那點對她來說只能剛好塞牙縫。 「你跟我們家貓吃得差不多,下次我帶它的貓糧你嘗嘗。」

「……」

第七恬不理她的調侃,陳楚玉的個子從初二開始就往上竄,現在已經比她高出半個頭了,看樣子她還能繼續長。

不僅替陳楚玉點了,她順便也給另外兩個男生點好了餐。

等唐若松找過來的時候,他們都已經開動了。

陳楚玉吃飯的速度很快,在她消滅完自己的意麵時,才發現第七恬居然還在吃雪糕,主食都沒動過。

「田恬,你這樣不行啊,先吃了面,不然對胃不好!」

她的話立刻得到了林思翰行動上的支持,接過她遞來的雪糕,讓服務員給放到了后廚去。

「誒,等下會化的!」

第七恬嘴角還有殘留的奶油,眼裡只有還沒吃完的雪糕。

「化了就重新點一份。」

林思翰淡定地很,他的那份已經吃完了。

唐若松問:「翰弟,你不吃了啊?」

「嗯。」

林思翰把面前空了的碗一推,低頭拆起了漫畫書的包裝。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