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站在遠處,深深的盯着躺在地上慢慢失去動靜的凱茜,傑瑞的雙眼,忽然變得深邃而又空洞了起來。

“是你……沒想到你,竟然還活在這個世上……”

望着遠處正在從地上緩緩懸浮起來的雪兒,以及那些開始朝着自己飄來的幽魂們,傑瑞再次瞅了凱茜的屍體一眼,隨即轉身離去。

……

自己?

怎麼回事?

這是怎麼了?

胸口,不停的傳來一種撕心裂肺的劇痛,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刺穿了一樣。

低頭看了看,用手摸摸自己並沒有一點外傷的胸口,那股鑽心的痛楚,卻立刻更加清晰的傳來。

咬牙輕哼了一聲,趕緊鬆開捂住胸口的手,雪兒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自己似乎成功的把那些聖堂衛士們給嚇退了,可是隨後……隨後呢?

有些茫然的擡頭望了望四周,在看到不遠處的那具女屍時,雪兒不僅愣住了。

她?她怎麼會一個人死在了這裏?

檢查了一下她那完整的屍體,雪兒卻並沒有從上面發現什麼外傷。

是什麼奪走她的生命的?看她的表情,死前一定承受了什麼非人的痛苦。

奇怪,這真的好奇怪,自己明明就在這裏,可是怎麼好像自己又莫名其妙的錯過了些什麼東西?

接着往前走了幾步之後,雪兒一眼又看到了更多的屍體。

看着那些有的被切成兩半,有的被撕裂成碎肉的聖堂武士們,雪兒一下子就認了出來,這些,應該全部都是她的那些手下們的傑作。

他們也死了……那,那爲什麼自己大腦裏一點映像都沒有?

摸了摸還在隱隱作痛的胸口,雪兒覺得自己真的有些迷糊了。

回憶了半天,除了腦海中的那個奇怪聲音,她再也想不起任何其他的東西了。

怎麼回事?莫非自己患上了哥哥曾經說過的間歇性失憶症?

苦笑着搖了搖頭,想起自己最初來到這裏的目的,雪兒隨即喚來了自己的那些手下,讓他們把這個有些莫名其妙的地方清掃乾淨。

等到現場收拾妥當,再次看了看四周,輕輕的嘆了口氣,她隨即轉身朝着森林的深處走去。

鬧成這樣,人類社會也是不想待下去了,跟諾雅姐姐告別後,自己就帶着這些手下回到荒棄平原上的那座廢墟吧。 風之森林的深處。

走進了精靈族的村落,雪兒卻在猛然間發現這裏似乎冷清了許多。雖然精靈族的人數本來就不是很多,可是現在看來,也未免有點太少了吧。

跟那些稀稀拉拉的衛兵打了個招呼後,她徑直來到了諾雅的辦公處。

“雪兒?”正在忙於工作的諾雅,擡頭看清楚進來的人後,她的臉上立刻露出了吃驚的表情,“出了什麼事?你不是在月都麼,怎麼跑回來了?”

“沒什麼事,我只是過來看看你,順便跟你告別的……”搖搖頭,看着忙碌的姐姐,雪兒笑着聳了聳肩膀。

“告別?你要到哪裏去?”立馬放下手下的文件,諾雅不解的盯住雪兒問道。

“回家,我想回到那片廢墟,把我與哥哥的那個家園建設起來。”

“重建家園?恩~這樣的話……”從座位上站起來,一邊走向雪兒,諾雅一邊不捨的說道:“那以後,你可不要忘了姐姐,沒事記得常回來看看我……”

“嗯!那是當然的了!”伸手握住諾雅的手,雪兒認真的點了點頭。

想起趕來風之森林時外面所發生的事情,她連忙告訴了諾雅。

“諾雅姐姐,這下看來,恐怕風之森林裏的那些亡靈,我也要把他們給帶走了……”

“嗯,如果這樣的話,你還是把他們帶走好了,反正現在風之森林還是很安全的。”

“是哦,現在人類社會爆發了內戰,他們自顧不暇,當然不會有什麼精力來惹姐姐了。”

“呵呵,不管他們有沒有內戰,精靈族可是從來都沒有懼怕過什麼人類!”笑着捏了捏雪兒的鼻子,諾雅自信的說道。

“也是,弱小的人類怎麼會是姐姐的對手!”

“明白就好!”

“哦,對了姐姐,剛纔我在外面看到衛兵似乎少了很多,這是怎麼回事?”想起在屋外看到的景象,遲疑了一下,雪兒最終還是好奇的問了出來。

“這個啊,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長老要進行什麼儀式,所以她問我借走了一半的精靈衛兵去給她做護法。”

“長老?姐姐,你是女王,她借你的衛兵,都不跟你說清楚事情的緣由?”

“呵呵,我相信長老啦。這件事情,她現在不跟我說明白,肯定是有着她自己的用意吧。”想了想,相對於雪兒的敏感,諾雅倒是一臉的無所謂。

“……”

“呵呵,放心好了妹妹,走,我們去精靈湖坐坐吧!”一把拽住雪兒的手,諾雅就拉着她朝外面走去。

“等等,姐姐,等等,你是不是忘了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指了指諾雅桌上厚厚的文件,雪兒疑惑的問道。

“爲了招待你這位精靈族遠道而來的盟友,女王特地給我放假一天!”

“好啊,你濫用職權!”

“噓,噓~這個可不能亂說的哦!”

“哈哈……”

……

西摩伊斯大陸。

當雪兒帶着她的數千手下潛回到荒棄平原時,藍月帝國,也發生了一系列驚天動地的大變化。

以艾絲爲首的反抗軍,成功的誘降了克爾斯男爵後,稍作準備,就向着亞德利亞海港

如他們所願,城門在兩軍剛剛交戰的時候就被打開了。正當他們氣勢高漲朝着敞開的城門一擁而上的時候,讓反抗軍所沒有預料到的事情,卻發生了。

上萬的皇家近衛軍騎兵,毫無徵兆的出現在了反抗軍的側翼。沒有片刻的遲疑,舉起手中整齊的長槍,就對着反抗軍的陣營發起了致命的衝鋒。

這個突然產生的變故,讓戰場上的局勢立刻大變。

遭受到兩面夾擊的反抗軍,雖然經過了一番激烈的搏殺,但是在裝備精良的近衛軍面前,最終還是大敗而歸。

守下了亞德利亞,並且同時也給了氣勢如虹的反抗軍一次沉重的打擊,阿爾凱奧終於將心中的那口惡氣給呼了出來。

稍事整頓,就在他從附近一些城主手上強行借用了一批部隊,準備一次性拔掉這個深刺喉中的魚刺時,他的皇宮,卻忽然起火了。

沒有任何的徵兆,數百名全副武裝的反抗軍在半夜衝入了他的寢宮。看着反抗軍手中在火光的照耀下閃着寒光的長劍,阿爾凱奧直到自己腦袋搬家前也沒有搞明白,這些天殺的反抗軍是怎麼潛入到戒備森嚴的皇宮之中的。

當天晚上,阿爾凱奧國王被刺殺的消息傳出去之後,整個西摩伊斯大陸一片譁然。

不會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直屯集在邊境處的菲利王國軍隊,立刻對着藍月帝國的邊防線發動了瘋狂的進攻。

一邊是後院起火國王被殺,一邊是氣勢高漲的菲利王國精銳部隊,人心渙散的藍月帝國將士們,這一次,在敵人的第一輪衝鋒中就潰不成軍。

前線一旦被撕開了裂口,那後面,就再也阻擋不住菲利王國野心勃勃的步伐了。

就在人們紛紛以爲藍月帝國就這樣完了時,菲利王國的首都鳳舞,卻也不甘寂寞的爆發了一件絲毫不亞於藍月帝國的大變故。

阿爾凱奧被殺的三天後,菲利王國的國王,在早朝的時候突然對外宣佈,因爲自己年事已高,已經無力繼續掌管王國的大權,爲了王國的未來,即日起,讓位於費德拉公爵。

一個身體健康,五十歲都不到的國王莫名其妙的宣佈讓位,而理由卻是自己年事已高,無力繼續掌管國家的大權?

彷彿聽到了一個天大笑話的菲利王國大臣們,立刻針對王國的退位提出了異議。

一邊宣佈接受國王的任命,一邊朝着王位走去的費德拉,面對着衆大臣的反對,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當他在王位上坐定後,拍拍手,殿下立刻涌上來了數百名手持利器的親信。而在那些親信將出口封死後,又接着有人擡出了幾箱裝滿金幣的箱子,擺在了驚慌失措的衆大臣面前。

一邊是寒光閃閃的斷頭刀,而另一邊,則是金光閃閃的溫柔鄉。

看到兩邊截然不同的風景,懾於費德拉淫威的大臣們紛紛選擇了沉默,當然,也有些立場不堅定的牆頭派,迅速的站到了費德拉的身邊,投入到了溫柔鄉的懷抱之中。

國內發生了君主更替,那些正在前線出征對前國王忠心耿耿的將士們,立刻掉轉馬頭趕回了首都。

將鳳舞圍起來之後,那些軍隊的將軍們紛紛要求費德拉把王位還給他們的國王。

因爲有了強力的軍隊支持,原先那些懾於淫威而不敢吭聲的大臣們,再一次的跳了出來。

就在這個緊要的時刻,整個事件的關鍵人物費德拉,卻神祕的失蹤了。

而在費德拉失蹤的當天夜裏,圍堵在鳳舞城外的部隊中,那些掌有軍事大權的軍官們,也在同一時刻,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暗殺掉了。

當暴怒的士兵們即將失去控制的時候,鳳舞城內又進一步傳出來了新的消息。那些四處搜索費德拉蹤跡的大臣們,在費德拉府邸的密室內,發現了前菲利王國國王的屍首。

意識到費德拉的陰謀,無可遏止的憤怒讓王國的士兵們失去了理智,不知道是誰帶的頭,他們一口氣的衝破了首都的防禦。

在將費德拉的府邸以及皇宮洗劫一空後,他們隨即帶着掠奪來的財物,逃回了自己的家園。

什麼叫做毀於一旦?這就是!辛辛苦苦建造數十年的鳳舞皇宮,就在一夕之間,變成了一堆廢墟。

看到都城被毀,國王被殺,那些各地的城主,一顆蠢蠢欲動的心也開始不安穩了。

花費重金將那些解散的士兵召集回來之後,他們就開始過上了各自爲王的生活。

幾乎是在一兩個月的時間內,原本強大的菲利王國與藍月帝國,已經從實質上分裂成爲了十幾個相互攻佔的小國家……

沒有人想得到的是,這一切,還遠不是一系列變故的終結點。

藍月帝國與菲利王國的西邊,關注他們已經很久的獸人部落,看到兩個強大的人類國家短短的時間內竟然發展成了這個模樣,立馬樂開了懷。在部落酋長的一聲令下,那些準備多時的野蠻戰士們,就朝着已經亂成一盤散沙的人類社會,發動了猛烈的衝鋒。

沒有了國家軍隊的抵禦,獸人軍隊猶入無人之境,短短的數日就攻下了人類的大片江山。

直到這時,見識到了真正的威脅,藍月帝國與菲利王國裏那些忙於勾心鬥角的人類,一下子全部清醒了過來。在經過幾次倉促的臨時會議後,一個七拼八湊的雜牌軍隊,很快的成立了。

在慘遭獸族的幾次蹂躪之後,逐漸有些磨合的人類士兵們,憑藉着地利人和的關係,終於慢慢制止住了一敗塗地的局面。

至此,西摩伊斯大陸,也開始由人類之間的混戰,完全轉變成了獸族與人族之間的對決。

大陸的上空,那顆戰爭的焰火,徹底點燃了…… 東奧格阿斯大陸,末日聯盟的總部。

一間寬敞的房間內,天賜與賈斯汀的身形正不停的迅速挪移着。在這個房間的牆角,還站立着十來個認真觀看的人。

……

“看好了!”當兩人的身體再一次的交錯而過時,賈斯汀忽然一聲大喝,隨即一個急轉身,緊緊握起的右拳,如同流星一般飛向了天賜的胸膛。

躲?那瞬間就逼到身前的拳頭,根本就無法躲避開來。

深吸一口氣,在雙腳往後一縮的同時,天賜連忙將雙臂攔在胸前,準備硬接賈斯汀這突然而來的一拳。

“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