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窮奇差點吐出老血來,無語道:「用得著這麼純嗎?此乳非彼乳。」

「混元靈的胸比蓋壽佛的腦袋還大。」這時,檮杌上前說道。

咳咳!

百里澤乾咳了幾聲,又看了一眼蓋壽佛,似乎明白了什麼。

「你們的意思是說,蓋壽佛偷看混元靈洗澡?」百里澤一臉震驚道。

「放屁!」蓋壽佛趕忙爭辯道,「我真的是走錯了房間。」

「沒事,大家都是男人嘛,況且你這麼小,對女性有點好奇也很正常。」百里澤拍了拍蓋壽佛肩膀安慰道。

「哼,見了沒,還是人家百里澤會說話。」蓋壽佛哼道。

可百里澤接下來的這句話,差點讓蓋壽佛羞憤而死。

「怪不得你神魂那麼強大,原來是這樣煉出來的呀。」百里澤一臉戲謔道,「沒少偷看女人洗澡吧?」

「哈哈!」窮奇也是一臉嘲諷,鄙夷道,「難怪你的神魂那麼強大。」

蓋壽佛一臉羞憤,氣得鼓著腮子,瞪了窮奇一眼。

窮奇自知不是蓋壽佛的對手,所以只好退到了百里澤跟前。

可就在這時,一道勁風衝出,差點將百里澤等人震飛出去。

吼!

恐怖的獸吼傳出,緊接著一道黑影倒飛了回來。

正是混元天!

此時的混元天可是狼狽到了極點,他渾身上下都被打傷了,鮮血橫噴。

最慘的是,混元天引以為傲的頭髮被一團神火給燒沒了。

光禿禿的!

「混元天,你怎麼成這個逼-樣了?」百里澤也是一臉的緊張,急忙擋在了混元天身前。

可等了半天,也沒有見有什麼純血凶獸出來。

「大哥,到底怎麼回事?」窮奇一臉擔憂,急忙將一顆療傷的丹藥塞進了混元天的嘴裡。

咳咳!

混元天乾咳了幾聲,虛弱道:「是……是吞天雀!這下糗大發了。」

什麼?!吞天雀?!

沒想到這至尊神殿中,還有著此等凶獸。

癡纏不休:我的極品冷少 我的乖乖,怪不得混元天被打成了這個模樣,原來是神古十凶之一的吞天雀。

吞天雀跟饕餮一樣,都有著吞噬的能力。

唯一不同的是,吞天雀吞噬的是神通。

而饕餮吞噬的則是精氣、神力等。

這是本質的區別!

「難怪呀,原來那池子養炎液有著吞天雀看守。」蓋壽佛從瓷瓶里倒出了一枚丹藥,沒好氣的說道,「哼,讓你逞強,這下知道那頭純血凶獸的厲害了吧。」

「gan你屁事!」本來蔫啦吧唧的混元天突然躁狂了起來,氣呼呼的說道,「你個死禿驢,多管閑事。」

「行了,你不也是禿驢嗎?」蓋壽佛反駁道。

「我……你……我。」混元天羞憤的欲仙欲死,這下可真是糗大了。

早知道就不去逞強了!

「混元天,那頭吞天雀是殘魂,還是肉身?」百里澤謹慎的問道。

如果只是一道殘魂的話,倒也不難對付。

但如果是肉身的話,那對付起來就有點難度了。

「好像是肉身,貌似它受了極重的傷,應該是被人囚禁在那裡的。」混元天說道。

「肉身呀,這倒是有點棘手。」百里澤摸了摸下巴,蹙眉道,「走,咱們先上去瞧瞧。」

「不是吧?上去幹什麼?送死嗎?」混元天連連搖頭道。

「放心吧,那吞天雀也不傻,這可是最後一次封聖之戰,如果它不能脫困的話,就會永遠死在這裡。」百里澤自信的分析道。

「有道理,我覺得值得一試。」蓋壽佛點了點頭,又看向了混元天,冷哼道,「當然,如果沒膽子的話,某些人可以不敢去。」

「誰……誰不敢了?」見蓋壽佛嘲笑自己,混元天一臉的怒火。

幾人很快就達成了一致,各自祭出了最強大的護身靈兵。

有了這些靈兵在手,百里澤等人倒也不害怕被吞天雀給殺死。

沿著地洞一直向前走,魔氣就越發的濃郁。

!! 百里澤等人倒是沒什麼,但蓋壽佛就有點受不了了。

不過蓋壽佛也算有點手段,很快就恢復了鎮定。

等百里澤低頭看時,見蓋壽佛手裡拿著一個殘缺的陶罐。

那陶罐像是死人頭骨,上面刻著複雜的紋絡,散發著點點金光。

不會是佛祖的頭蓋骨吧?

百里澤有點不太確定,他也沒有在意,而是繼續向前走去。

大約走了幾十息,終於見到了一個稍微大點的空間。

四周像是布下了禁制,當中央有著一個池子。

池子里裝滿了赤色液體,那赤色液體燃燒著。

在池子旁邊,鎖著一隻麻雀,額,不對,不是麻雀,而是一隻吞天雀。

吞天雀腦袋耷拉在地上,見百里澤等人闖了進來,它眼裡閃爍著血光,掃視了一圈,最後鎖定了混元天,沉道:「小子,要不是看你是混沌族的人,你早都死了。」

吞天雀遭到了極大的重創,它脖子上刺著一柄劍。

那柄劍散發著血芒,劇烈顫動著,像是要飛出來一樣。

除了那柄血劍外,還有著一支箭,那箭已經有了銹跡,但卻散發著滔天的殺意。

這吞天雀到底遭了多大的孽,不管是血劍還是那枚箭,都帶有滔天的殺意。

「前輩,我等並無惡意。」沉思了一會,百里澤覺得不能跟吞天雀的關係鬧掰。

試想一下,一個遭到了如此重創的吞天雀,卻還能夠苟活於世,那就足以見得,眼前這頭吞天雀究竟有多強。

「你體內竟然流著饕餮、狻猊兩種血魂?」吞天雀微微蹙眉,沉聲道。

「前輩好眼力。」百里澤抱了抱拳道。

吞天雀瞥了百里澤一眼,喃喃道:「看在你老祖的面子上,你還是儘快離開至尊神殿吧,這裡面的水很深,不是你們幾個小娃娃能玩得起的。」

聽吞天雀這麼一說,百里澤心裡更是充滿了好奇。

百里澤抱拳道:「前輩,你到底在說什麼?」

「其實這片空間是靠著主宰意志支撐著的,如果沒有了主宰意志,這片空間就會嘣碎。」吞天雀聲音沙啞,沉道,「每次封聖大戰時,都會有著不少的炮灰前來送死。」

「不是封聖嗎?」百里澤有點懷疑起吞天雀的話,問道,「聽說只要擠進前三千,就有資格封聖。」

「哼,幼稚,對於大多數修士來說,只要不是蠢貨,誰會幹耗上一百年,來參加這種無聊的封聖戰?」吞天雀毫不客氣的打擊道,「記得上次封聖之戰時,我曾見過一個人,他叫敖烈,是一個很不錯的小夥子,但就是殺孽太重,心裡執念太盛。」

「敖烈?」百里澤微微蹙眉道,「就是那個六冠王?」

「不錯,就是他。」吞天雀一臉凝重道,「敖烈極有可能是某位主宰的後裔,他一心想要將那位主宰的遺骸帶出至尊神殿。」

「哦?」百里澤有點不解道,「敖烈要遺骸做什麼?」

「復活曾經的主宰!」頓了頓,吞天雀凝聲道。

復活?

說實話,百里澤有點不信,一個連神魂都沒有的主宰,就算得到他的遺骸,又有什麼用?!

「百里澤,少聽它胡謅。」混元天鄙夷道,「人都死了,就憑一具遺骸也想復活?」

「愚蠢!」吞天雀瞪了混元天一眼,訓斥道,「難道你沒有聽說過輪迴嗎?」

「輪迴?」百里澤心下一顫,驚呼道,「前輩,難道你真見過輪迴?」

「輪迴本就存在,對於我輩修士來說,就算成了主宰又如何,到頭來還不是死路一條。」吞天雀語氣充滿了無奈,虛弱道,「就算成為了主宰,也會受到各種各樣的限制。」

「限制?什麼限制?」百里澤又問道。

吞天雀凝聲道:「在成為主宰時,往往會面對兩個選擇。」

「選擇?什麼選擇?」

「我輩修士修鍊時,靠得是吸收天地精氣、日月精華,等修為提升到了封神境巔峰,想要成為主宰,有兩種選擇,一種時順天,那就是廢掉道果。」

「廢掉道果?」

「不錯,等到道果被廢,天地便會反哺。」

「反哺?」

「嗯,但反哺是要付出代價的。」

「什麼代價?」

「億萬生靈為兵,百萬神魔為器,鑄造出神道碑。」

「什麼?!」

不僅百里澤,就連蓋壽佛等人都是一臉的震顫!

聽起來著實有點瘮的慌!

原來主宰就是這麼來的,廢掉道果,以億萬修士的鮮血為代價,鑄造出神道碑!

難道溟河老祖當年囚禁佛無量他們,也是為了鑄造神道碑?

怪不得佛無量沒有了肉身!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