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突然往前送出直塞球,只要孟陽第一時間反跑。

很有可能就是一個單刀球,但是夏忠高估了孟陽。

他的意識根本跟不上夏忠,根本就沒有想到夏忠竟然會傳球。

等他開始往前跑位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了。

足球被對方球員搶斷,最終這一次進攻也沒有打成。

當然這也有默契的問題,可是孟陽也確實菜。

這個機會竟然都沒有把握,身為前鋒他的意識太差了。

而此時在觀眾席的蔡健非常無奈,這個球傳得不管是時機還是力度都堪稱完美。

可惜他是在預備隊,如果是在京城國安的一線隊。

畢竟中超球隊鋒線,基本都是外援。

夏忠一旦傳出這樣的傳球,前鋒肯定可以意識到。

雖然不一定肯定進,但是至少是有機會的。

夏忠看到孟陽竟然反應慢了,臉上非常的無奈。

但是也沒有表達出來,畢竟自己的資歷太淺了。

而此時場邊的主教練,也看出了夏忠的實力。

難怪可以在柏林赫塔試訓通過,果然實力還是很不錯的。

其實以夏忠目前的實力,已經可以在中超上場了。

雖然無法成為中場核心,但是當個主要輪換還是可以的。

如果去了一支弱隊,說不定還可以踢首發。

這個賽季是沒有辦法,下個賽季如果無法踢京城國安的一線隊。

那蔡健就操作夏忠租借離隊,預備隊聯賽肯定無法滿足未來的夏忠了。

(求收藏!!!求推薦票!!!) 這話一出,那個副將先怒了,大吼一聲:「三郡主!您說什麼呢!您這樣,簡直就是在丟我們女尊國的臉!」

肖楚楚囁嚅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看了自己這個白來的祖母,戰神府的老夫人一眼。

結果發現,老夫人只會比那個副將更生氣!

……她小聲翼翼地問珠珠,珠珠,我是不是踩雷了呀?

珠珠一臉無奈地說,我從靈海中感知到老夫人現在的怒氣值達到1000,就是滿值的十倍。

肖楚楚小小的心裏咯噔了一下,癟了癟嘴,心說,我這真是——豬八戒照鏡子,裏外不是人吶!

哎!真是又丟臉又丟人!

而她的身後,莫睨蛟的眼中已經顯出迷茫神色。

他是不知道,為什麼肖楚楚會這樣說。至少,在他們兩個大婚這麼久,他從未在肖楚楚臉上察覺到半分喜歡自己的神色出來!

她雖然單純,卻很愚蠢,看見其他人欺辱自己,也會跟着他們一起,絲毫不顧及自己是她夫君的身份。

那麼,她現在為什麼又要接二連三地表現出這樣關心自己的舉動出來?

之前的舉動可以暫且認為是自己的『捨身救她』起了作用,可是現在這又是為什麼?難不成,她真的喜歡自己?

他忽然想起昨夜那兩個僕人說的『一定要乖順,好好伺候,多玩些花樣』的話來……

僅一瞬,他的眼底又重新恢復了冷漠中帶着絲絲厭惡的神色來。

呵~女人都是花心大蘿蔔,不過是饞自己的身子罷了!

不知羞恥!他咬牙切齒地在心裏又罵了肖楚楚一聲!

「阿嚏!」而這頭,肖楚楚果真結結實實地打了一個哈欠,然後揉着眼睛,哭唧唧地看着老夫人說,「祖母!祖母啊,您不是最疼愛楚楚了嗎?楚楚別無他求,就想要莫睨蛟一人足矣!」

說完,她剛欲給老夫人磕一個頭,就聽見自己身後「噗通」一聲磕頭聲響起。肖楚楚嚇了一跳,回頭一看,結果看見莫睨蛟正腦袋齊齊磕在了地上,都磕出了一個血紅的印子出來!

「莫睨蛟!你做什麼呀!」肖楚楚大驚,急忙站起來回頭把肖莫奈從地上扶起,因為他還跪着,她只能蹲著。

而這時,就聽見莫睨蛟一臉凄楚虛弱的模樣說:「都怪我不好,害得郡主與老夫人鬧矛盾了,是睨蛟該死……請老夫人和三郡主,懲罰我吧……」

肖楚楚都無語了,扶着他說:「你快得了吧!你看看你自己都變成什麼樣了,還受罰呢?」

說完,肖楚楚氣急敗壞地對老夫人說:「這個人我罩定了!你們誰都休想再讓他受罰!」

就在這時,女副官馬上在一旁氣道:「三郡主殿下,您是不是搞錯了?一個質子,您罩着他?屬下念您大病初癒,也就不與您諸多計較,但是咱們女尊國基本的法紀您一定要遵守吧?」

肖楚楚現在對這個女副將很反感,沒好氣說:「什麼法紀?我護着我自己的夫婿有什麼犯法的???」

女副官上前一步,先是抱拳行禮,而後說:「自然是不得對男子動情的規矩!這可是咱們女尊國建國時第一任國君下的命令,怎麼你敢違逆她老人家的規矩!???」

就在這時,懷裏的莫睨蛟一下子又開始咳嗽起來,這一咳,他整個人就更顯得嬌弱不堪了。肖楚楚當下對那女副官說:「可是咱女尊國的後代是怎麼來的?自然是愛情的結晶,完美的結合呀!女副官,你為何總是與我作對???」

她這話一出,從她拒絕老夫人的婚事安排就一直沒說話的老夫人終於忍不住出口了:「住嘴!肖楚楚,另娶他人一事,不可更改!」

說完,她冷冷瞅了地上虛弱地快死了一樣的莫睨蛟一眼,然後接着又補充了一句說:「在這之前,先暫且你與這個卑賤質子暫且溫存!哼!回房!」

老夫人這一次是真的生氣,連看也沒看肖楚楚一眼,就直接走掉了! 沈言似乎不意外,對上陸澤川的眼眸,嘴角帶著不屑的問道:「那你發現什麼呢?不會只是發現我對你目的不純,你卻不知道為什麼不純,陸四少身邊人的辦事能力~嘖嘖嘖~唉……」

沈言的表現讓陸澤川有些意外,但又在意料之中的事情,畢竟在他身邊隱藏這麼久,可不是一般人,不過陸澤川心裡太好奇了,簡夕到底有什麼才讓眼前這個男人突然間攤牌。

「別急~你的這身狐狸毛我遲早會剝下來的,沈言~不管因為什麼,不管你想要在我這裡得到什麼,可是我告訴你,今天你動了我陸澤川的東西,就該知道要付出代價。」陸澤川說道。

沈言冷哼了一聲,而後又含情脈脈的望了鏡子前女人一眼,而後嘴角掛著一抹邪笑離開,邊走邊大聲的說道:「陸澤川~我等著你的報復,等著你知道真相的時候,等著你跪下來求我的時候。」

沈言離開后,原本平靜的臉轉頭看向簡夕那張被吻的紅腫的嘴唇,陸澤川大步的跨了過去,一把捏住簡夕的下顎,他覺得這張嘴真臟,髒的讓她噁心。

「簡夕~你就這麼饑渴難耐嗎?你想男人是不是想瘋了,不是說有抑鬱症嗎?不是說不想活著嗎?我看都是你所謂的抑鬱症都是你自編自演的吧!簡夕你真讓我覺得噁心。」

「哈哈哈~是嗎?噁心就對了,我就是讓你噁心,陸澤川你以為你是誰啊!你以為我還是那個愛你愛的不知卑賤的女人嗎?對~什麼抑鬱症,什麼割腕自殺,都是沈言騙你的。」

陸澤川看著簡夕瘋掉的模樣讓他心煩,可那張被沈言親過的唇更讓他心煩,陸澤川一手捏住簡夕的下顎,一手將她的頭壓進水池裡。

「既然髒了,就給我洗乾淨,我的東西只有我能碰。」

陸澤川一個勁的搓著簡夕的嘴皮,好像那裡怎麼都洗不掉。

「陸澤川……唔唔……你個瘋子……唔唔……」

簡夕的嘴唇被陸澤川搓的起皮,甚至都滲出絲絲得血跡,更疼,簡夕不堪這樣的羞辱,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陸澤川。

「陸澤川你有完沒完,我就是喜歡沈言,我喜歡和他接吻的感覺,還有他床上的功夫比你好上一百倍。」簡夕幾乎嘶吼了起來,或許是之前太壓抑了,太憋屈了,或許在酒精的加持下,她就是要個陸澤川擰著來,她就是要刺激這個男人,憑什麼她低聲下氣,憑什麼他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不是說她是屬於他的東西嗎?東西……今天她就讓他看看口中這個東西也會忤逆他,也會……

陸澤川氣的額頭處暴出青筋,眼中的憤怒,恨意到達了極致,臉色陰沉,周遭原本冰涼的空氣瞬間結了冰。

冷的讓微醉的簡夕清醒了幾分,冷的簡夕忍不住打了個冷戰,看著眼前這個快要瘋了的男人,簡夕依舊笑了,雖然很怕但是能看到陸澤川失去理智,發瘋的模樣讓簡夕莫名有些開心。

陸澤川抓住簡夕的衣領往廁所裡面提,簡夕原本冷靜得面容,剎那間沒了血色,雙手不停的推搡著陸澤川。

「陸澤川你瘋了,你個瘋子,這裡是廁所,會來人的,陸澤川。」

「怎麼這就怕了,完了,簡夕我早就告訴過你,你要聽話,可是你偏偏就是不聽,偏偏一次又一次的將我的話當做耳邊風是吧,我說過什麼事都要付出代價的。」

陸澤川一手捏住簡夕的作亂的雙手,一手打開廁所的小門,啪的一聲,門被陸澤川從裡面關上。

陸澤川將簡夕雙手舉到頭頂,無視簡夕一聲聲的求饒聲,無視了簡夕流下的眼淚。

嗶咔的一聲,衣服撕裂的聲音,原本掙扎的簡夕安靜的下來,她睜大眼睛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撕了她的衣服,看著他解開皮帶。

她睜大雙眼,告訴自己不要眨眼,就這樣看著這個男人的獸行,將今天的這個男人所作所為都看進眼裡,刻進骨子裡。

直到那一抹痛覺傳來,簡夕疼得額頭處滲出一排排密汗,可是她還是睜著眼睛。

門外響起腳步聲,身上的男人更加的兇猛,讓簡夕疼得嘴開始發顫,可是男人似乎在懲罰她,動作越大的大。

陸澤川貼在簡夕的耳邊,冷聲的說道:「你叫啊?怎麼被沈言睡的次數多了,疼都感受不到了。」

簡夕卻不屑的冷笑一聲,到眼睛始終的看著陸澤川,陸澤川看著簡夕這雙帶著恨意眼睛,這樣的眼神他從來都沒有在簡夕的身上看見過,心頭一陣慌亂,他一點喜歡這樣的簡夕~不他本就不喜歡,他討厭這個女人,恨透了這個女人。

陸澤川伸手捂住那雙眨都不眨眼睛,他的心裡那陣慌亂,讓他有些驚慌失措,他不想看見,不看見心口那裡就不會疼,不看見他就不會心軟,不看見就不會~

身體上的歡愉並沒有填補他心裡的煩悶,捂住那雙讓他心口泛疼的眼睛,可是那張嘴,在陸澤川看來,那張嘴在嘲笑他,是不屑。

陸澤川放開身下的女人,穿上衣服,他的衣服連褶皺都沒有,還是和剛剛宴會裡一樣,相對比,地上的女人的衣服被撕的零零碎碎,更本就沒有辦法穿,身上只有男人扔過來的西裝外套,女人就像一個破碎的洋娃娃的被人扔在地上,可是唯獨那雙眼睛依舊盯著站著的男人不放。

陸澤川心口又是一陣吃痛,他甚至不知道他該做些什麼,該做些什麼~

就這樣一個站著,一個癱在地上靠在角落裡,兩人明明在相望,可是他們之間的距離卻越來越遠。

直至過了許久,陸澤川才將地上的女人抱起來,就在這時,女人緩緩的起唇,沙啞帶著絕望,倔強,恨意說道:「陸澤川我恨你,那個一心愛著你的簡夕死了。」

陸澤川停下腳步,他笑了,笑得對上那雙對他沒有愛意的眼睛,說道:「恨吧!我就這樣不死不休的糾纏一輩子,你恨著我,我也恨著你,簡夕要一直恨下去,不然我會瞧不起你的。」

剛出來衛生間,江城靠在門口,抽著煙,看著出來的兩人人,江城想說些什麼可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你什麼時候有這個怪癖了,好聽嗎?」陸澤川將外套向上拉了拉,蓋住懷中女人的頭。

「趕緊回去吧,時間不早了。」江城冷冷的說道,將手中的衣服遞給陸澤川,在觸及簡夕那雙沒有光亮的眼睛時,江城心口猛地一痛,一股深深地罪孽感襲上心頭,久久不能散去。

陸澤川將簡夕抱上車裡,開車離去,這場宴會讓所有人心口都堵著一股氣,參加這場宴會的人也不好受,雖然撞見了陸家的醜事,可是這畢竟是陸家,在華國還有沒那個企業能與陸家抗衡的,陸老爺子更是一個重視門風的人,若是這件事情被傳了出去,他們都吃不了兜著走。

簡夕望著窗外,猛地起身,這不是回鹿苑的路,腦海里突然出現那個沒有一絲陽光的地方,恐懼~刻在骨子裡的絕望。

果然這個男人是不會放過她的,不會的~即便他說過姜離的死與她無關,可是這個男人就是不肯放過她。

「陸澤川……你還想把我關起來,陸澤川~我恨你,陸澤川~陸澤川~陸澤川。」

一聲聲的陸澤川像刀一樣戳進了她的心裡,也戳進了陸澤川的心裡。

駕駛座上的男人沒有說話,而是車速越來越快,簡夕癱倒在車座里,這個場景讓她想起了一個月之前的那個下午,可笑的事,那天以後,見到淺洛之後,她還在告訴自己,簡夕啊~你欠陸澤川的太多了,還不起,必須留在他的身邊,還債,可是現如今,她真的堅持不住了,她的病讓她的心一次又一次的遭受打擊,若是說死亡是件可怕的事,可對於簡夕而言,死亡卻是一種嚮往,是她可望不可及的事情。

車停了下來,簡夕微微睜開眼睛,看到眼前大廈上的那幾個字,皺了一下眉頭,她不明白陸澤川帶她來這裡幹什麼?

陸澤川下車,走到副駕駛座上,打開門,抱起裡面的女人向著大廈走了去。

「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你又想什麼東西來羞辱我。」懷裡的女人有氣無力的問道。

「來民政局還能幹什麼,當然是結婚。」

結婚……原本昏昏沉沉的女人突然來了精神,她睜大眼睛看著抱著自己的男人,再看看前面寫著「民政局」的三個大字。

「你……你,陸澤川你瘋了,我是簡夕,是你討厭的簡夕,是殺人犯的女兒,是個勞改犯,我不是你的姜離。」

男人並沒有說話,而是大步的像裡面跨了過去,簡夕更加的著急,若是三年前,她會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開心的人,她會一萬個願意,可是這是三年後,她不想和這個男人捆綁一生,她不愛了,也不敢愛了。

簡夕奮力的推搡著抱著自己的男人,奈何她本就剛剛被折騰了一番,就算用儘力氣,也不抵眼前這個精壯的男人。

「陸澤川……你個瘋子,現在都是要上了,民政局下班了,不會辦理的。」 面對追問,亓仙兒泰然自若,她靠在甲板圍欄上,眺望逐漸遠離的港口,同時以魂識傳音入腦,向趙風解釋道:「南宮萬生無論生死,都不可能再起波瀾,而他當時如果死在南宮族地,那不久后的血劫,將因為澹臺明玉的死而陷入無解境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