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穆慧妍拽緊床單,為什麼好事都是別人的,而她和凌若冰卻要倍受折磨,「是嗎,我應該去恭喜他們!」

「你想做什麼?」郭美詩不解,穆慧妍到底是好還是沒好?楚瀾和謝黎墨的事完全犯不到她身上啊。

「暫時還不想做什麼,我得先看看喬安夏怎麼死!」穆慧妍目光兇狠,毫不留情。

病房的門被打開,是徐錦成來了。

穆慧妍拉着郭美詩的手緊了緊,使了個眼神,隨即又恢復到痴痴傻傻的狀態,「錦成,你來了,你還認得她嗎?她好像跟我很熟,可我想不起來她是誰了,怎麼辦?」

郭美詩明白了,在徐錦成面前,穆慧妍還得繼續裝傻,「我是美詩,是你的助理,我之前來看過你的。」

穆慧妍抽出自己的手,看着徐錦成,像是怕被人傷害到,「錦成,我不認識她,你讓她走吧,我害怕。」

徐錦成說道,「郭小姐,那你先回去吧,她現在時好時壞的,有時候連我都不認得。」

「好吧,那我先走了。」郭美詩百思不得其解,穆慧妍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繼續裝下去?裝的不累嗎?

徐錦成剛去找過醫生,醫生說,穆慧妍的病情還需要做進一步的治療,只要好好配合治療,應該還是能好起來的,問題是,她自己願不願意好起來,徐錦成沒太明白醫生的話,醫生也沒明說,對穆慧妍的情況,醫生還沒完全摸清楚。

「錦成,我今晚又想出去吃烤肉了,你帶我去好不好?」穆慧妍是想和徐錦成待在一起的,這是她唯一愛過的男人,永遠都是她的唯一。 武魂城

第二天清晨。

點點的星光已然消失在那清晨的幕後。

第一縷陽光從那天邊飄來,灑落在三眼金倪的那金色的毛髮上,在比比東懷裡的比比銘動了動,從比比東的懷中坐了起來。

但沒有其它的動作,彷彿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一般。

早已醒過來的比比東則是靜靜的看著他,雖然表情顯得有些平靜,但眼神中淡淡的笑意卻暴露了她的心情。

在比比銘一旁的三眼金倪也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神中還未消散的睡意讓其還有些模糊,聞著比比銘身上的那淡淡的酒香,下意識的將嘴湊到了比比銘的旁邊,在他的臉上舔了舔。

比比銘似乎這才反應過來,抬起右手將它的舌頭擋了回去,隨後抓住了三眼金倪的嘴。

面向了它,淡淡的說道。

「別鬧,好癢。」

語氣中還帶著懶散之意。

三眼金倪頭一甩。掙脫了他的束縛,沒有回應比比銘,轉頭突然發現在自己的旁邊多出來到幾顆小小的金色光點,眼神中不禁閃過一絲驚喜。

但又小心的看了旁邊的比比東一眼,淡定的舔了舔自己的毛髮。

而比比銘已然清醒了過來。

此時的比比東伸出了雙手,將他臉上有些鬆掉的眼布解開,比比銘那散發著淡淡的瑩白微光的髮絲此時顯得有些凌亂。

比比東的手在比比銘手腕上的手環一抹,一道亮光閃過一把金色的梳子出現在了她是手中,輕輕的在比比銘的髮絲上梳理著。

而比比銘左手出現了一瓶酒,將其打開,緩緩的喝著酒。

在旁邊的小草那尖尖的草尖上,一滴清晨的雨露緩緩的滴落在這片土壤上。

突然,在一旁的三眼金倪開口道。

「能讓我看一看你的眼睛嗎?」

清冷的聲音傳進了兩人的耳中,比比東梳頭的手不由得一頓,眉頭皺了起來,看向了旁邊的三眼金倪。

而比比銘抬起的左手聽見這句話后也是停了一下,但隨即又向口中灌了一口酒,放下酒瓶,側過頭,面向了它。

「好。」

話音落下后,緊閉的雙眼開始緩緩的睜開,一抹酒紅色顯露出來,漸漸的,一雙渾濁的雙眼出現在了三眼金倪的眼前。

就像原本透明的寶石中被灌入的大量的渾厚的氣息一般。

突然,在三眼金倪的眼中,比比銘的那雙眼睛像是一股無形的漩渦,漸漸的,漸漸的感覺在那雙眼睛中彷彿有著什麼無比迷人的東西一般,就像是生物本能的貪婪一般。

這時,在三眼金倪的額頭上的豎眼突然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綻放出一一股紅色的光芒,而它的身體也不知道為什麼,將頭向前一湊。

三眼金倪額頭上的那隻眼睛直接觸碰到了比比銘的眉。

頓時,一層金色的光芒從比比銘和三眼金倪的眉心接觸的地方進發出來。

而在一旁的比比東見不知道怎麼回事,手中的魂力一震,連忙將他們分開。

眼神中閃過一絲兇狠,看向了三眼金倪。

而這時,比比銘突然抬手攔住了她。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三眼金倪顯得有些虛弱,在那一瞬間,三眼金倪的第三隻眼睛變成了如同那比比銘的那雙猶如透徹的酒紅色的寶石一般,但比比東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那隻如同比比銘的酒紅色是眼睛給他的感覺不一樣,就像是那瑕疵的仿照品一般。

在三眼金倪的眼中充滿了迷茫,看向了比比銘,而比比銘也像是感受到了什麼,平淡的表情帶上了一絲疑惑,那雙渾濁的雙眼也是看向了它,儘管看不到。

突然,比比銘感覺到自己精神穿越了在他看來感覺沒多久的時間長河,意識出現在了一片茂密的森林中。

突然,周圍的一切都變成了金色,璀璨的金光甚至照耀了這一片小小的天地,周圍的植物都是以驚人的速度瘋長著,而地面上出現了一個以金色為底,色彩斑斕的蛋。

隨著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響起,一道裂痕出現在了金蛋的表面,緊接著,一隻小小的爪子從裡面探了出來,緊接著,一顆小小的腦袋鑽出。

瞬間,所有的一切都開始加速,無數的光影在他的眼前展現。

而在另一邊。

三眼金倪的意識感覺不知道穿梭了多久,感覺到自己的精神都開始漸漸的枯竭,緩緩的失去意識,這時,淡淡的青色的光出現在了它的意識上,當它再次回復意識的時候,出現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周圍什麼都沒有。

它看著自己的身上,一層淡淡的青色和一層紅色的流光包裹著它的身體,靜靜的漂浮在這片黑暗的空間中,這時,它看見一點金光出現在它的面前。

突然,快速的變大,整個黑暗的世界都為之消失,彷彿什麼被分開一般,光亮出現在了這片黑暗的世界中。

那一刻,它好像看到了什麼,深深的印在了它的腦海中,意識頓時陷入了一片的空白。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當它意識的空白緩緩的褪去,再次看清了面前的世界時,頓時讓它想起了在之前第一次遇見比比銘時那意識穿越的一刻。

巨大的雄偉高山屹立在這天地之間,淡淡的五彩的光芒緩緩地散發,九天的雲彩顯得夢幻浩蕩。

突然,它的意識快速的隕落,下一秒來到了一處幽靜平靜的湖面上,在湖面的小島上,一塊緩緩散發著淡淡的青色的光芒的碎片靜靜的懸浮在中央。

滴答。

它彷彿感覺到什麼,向後看去,一名看不清模樣的女子緩緩出現,好像看見了三眼金倪一般。

「夷?」

就在它想說什麼時,身上的紅光瞬間散發出強烈的光,包裹著它消失在這片天地間。

……………………

新人作家,求推薦,求收藏,求月票~~~~

求求求求求求求

QQ書友群:627247168

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進QQ群問,或者在評論區問,都是可以的 第3072章

宋停抬頭朝小九看去。

他本來就長了一張厭世臉,這個時候表情挺嚴肅的,看著帥是帥,但很兇。

小九急忙解釋,「不好意思,我,我沒注意,馬上收拾。」

她忙蹲下來整理。

宋停見狀正要上前幫忙,姚琴喊了下,「你幹什麼呢,人安安都在外面等了,還不趕緊出去?」

「我先幫一下。」

「你別讓安安等了。」姚琴有點著急。

宋停跟沒聽到一樣,蹲到小九面前幫她把東西收拾好。

小九抬頭偷看他一眼,又怕露餡,趕緊又低頭撿東西。

「這些東西都是藥品,多注意一下。」宋停提醒。

小九低著頭很輕微點了下頭,隨即怕宋停看不到,就很用力的點頭,「我會注意的。」

「宋停,你……」

姚琴坐在床上看著宋停幫小護士收拾就很著急。

她就是覺得讓慕安安在外面等不好,小護士自己弄的就自己收拾。

宋停堅持幫忙收拾好,這才離開病房。

姚琴嘆息,轉頭看著小九時候,開口,「你叫一一是吧?」

「是,是的阿姨。」小九抱著盤子站在一旁。

姚琴說道,「你等下出去的時候,看到宋停跟她,記得過去說下你剛才打翻盤子,宋停堅持幫你的事。」

小九抱著盤子的手不斷用力。

姚琴繼續說道,「宋停寧可讓人家等,也要堅持幫你,說明心地善良,本身這東西打翻就是你自己不注意,宋停幫你,他人木訥不會說,但你要說,別讓幫忙的人寒了心。」

「知道嗎?」

姚琴最後補充一個反問,更像是一種施壓。

小九一直抱著盤子,用力到指關節都泛白了,她很艱難的回應給了姚琴,「我知道了。」

「好了,你出去吧,我累了。」姚琴閉上了眼,需要休息。

「阿姨你有什麼事喊我。」

小九的話姚琴已經不回應,小九也沒有多說什麼,端著盤子往外走。

在開門的時候,姚琴的聲音又傳來,「記得我剛才跟你說的,別人幫你的情,要學會還回去。」

「我會記得的。」小九小小聲說道。

……

門外、走廊。

宋停出來的時候,慕安安正站在窗口的位子看著窗外場景。

聽到宋停的腳步聲,慕安安就很自然的回頭。

「為了昨天的事來?」宋停主動開口。

「只是其一。」慕安安回應,「昨天的事,顧醫生那邊已經跟我說,我也大概了解了下,不會只有一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