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程連津脫口而出這句話,說完發現什麼地方不對,怕引起她的誤會,又補充一句:「放心,這暖手不收取你的銀子,免費的,算是你我剛才完美配合的賞賜。」

她笑嘻嘻道:「哎喲,小三爺你早說嘛…來來,再深入一點,這裡不夠暖和….」

程連津:「….」

每個人面前都上了一碗魚湯,僅是聞聞,秦沐瑤就快要流出口水來了,咽下一口唾沫星子,想要喝一口時發現自己的手溫在程連津的袖子里,裡面太暖和了,她竟然有點不想拿出來。

猶豫了好久,偏頭問道:「那個小三爺,我發現了一件事兒。」

「何事?」程連津此時正拿著勺子在碗里輕輕地攪動魚湯,試圖散熱,可攪動令其味道淋漓盡致地散發出來,撓癢著心尖尖上,她頓了一下才收回目光:「那個,我發現我的手若是不拿出來,那我…根本喝不了魚湯啊?」

「那就拿出來。」

她愣一下:「才剛放進去的啊,現在拿出來就是前功盡棄啊。」

程連津轉過頭,用剛才攪動魚湯的勺子的另一端直接往她鼻尖上輕輕地拍了一下:「如此說來,你是不想拿出手來,還想繼續溫在裡面?」

她誠然地點點頭。

他又問:「你也同時想喝這看起來很好喝的魚湯是不是?」

她亦是誠然地點點頭。

他又問:「所以你是想要一箭雙鵰的法子,讓你的手既能暖和,也能喝上鮮美的魚湯?」

她還是誠然地點了頭。

程連津眯眼道:「你就是想讓本王喂你喝是不是?」

她笑嘻嘻道:「小三爺,你不愧是小三爺,果然一下子就看穿了我的小女兒心思。」

程連津看著她不說話了。

見狀,她趕緊湊上去轉動著滴溜溜的眼珠子解釋道:「小三爺你要知道,現在你我可是按照契約行事的,要表現你我恩愛的關係,現在就是絕佳的機會啊,必須要把握住啊。」

說的一本正經,但是心裡打的那點如意算盤程連津會看不出來么?

程連津想了想,端起那晚熱乎乎的魚湯,她舔了舔乾乾的嘴唇,伸出脖子,張開嘴,就等著喝了。

可是….

魚湯碗剛湊到她唇前,就微側開,程連津的唇順勢靠上去,緩緩喝了一口,清冷眸光之中難得溢出一絲讚賞:「夫子的魚湯還是一如既往地好喝。」

「小三爺你….」

她沒想到竟然不是喂她,而是自己喝!

這個混蛋!

她氣鼓鼓地質問:「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他問道。

她盯著他手裡的魚湯:「說好了喂我喝的啊….」覺得程連津就是在逗她玩,她不玩了,作勢就要伸出手來,不曾想被他雙手臂往下一垂,緊緊夾住,蹙眉問道:「這麼小氣?就這樣也能生氣?」

「不然呢?」吃貨一向是她的本性屬性,怎麼能容忍別人不把美食給自己嘗一口呢?

程連津一下子就笑了,安慰道:「剛才本王只是在替你試試口溫,嘗嘗燙不燙,若是燙著你這個貪吃鬼,那你可能要大半個月吃不到美食了。」

「真的沒騙我?」她氣鼓鼓地問道。

她掃了一眼魚湯,立即焉了氣兒,不就喊一聲也不會少一塊肉,於是攢出一臉的笑意,甜甜地喊道:「未來夫君,麻煩你喂你家的小甜甜一口了….」

此話一出,坐在他們附近的幾個人手中的動作頓時一滯,就連表情都差點沒控制好地塌陷了。

這兩人分明是在欺負他們幾個是單身么?

程連津清冷眸光之中蜿蜒流瀉而出軟軟的暖意:「嗯,聽起來還不錯,喂你喝。」

然而…

周圍的人一愣:還不錯?

這樣甜膩膩的稱呼還不錯?

是想讓他們周身長滿雞皮疙瘩么?

眾人看他們兩一個溫柔問,一個甜甜喝的互動都整的渾身不舒服,羨慕嫉妒恨都有,默默地端著碗,紛紛側在一邊孤零零地一口一口寡淡地喝著….

獨孤瀧雪火辣辣的目光瞪著秦沐瑤,自己的眼睛都快燃燒起來了似的,喝一口魚湯,再怎麼好喝也覺得不好喝了,剛想生氣地吐出來,正巧聽見坐在上位的蒼離天問道:「各位,老夫的魚湯好喝么?」

感覺蒼離天一直盯著她似的,害得獨孤瀧雪又必須強制地咽下去了。

秦沐瑤喝完自己的,抬頭回道:「很好喝啊,夫子!」

聞言,剛才對她的偏見似乎有所緩和一些,但是表情還是冷淡,只微微點點頭:「好喝就多喝點。」

她低下頭髮現自己的一碗沒了,可是程連津卻伸來他的一碗:「喝吧。」

「小三爺你不喝?」她問道。

「不喝。」她回道。

以她作為一名合格的吃貨而言,這不喝很奇怪,疑惑道:「這魚湯真的好喝。」

「知道,本王又不是第一次喝了。」

「哈,你不是第一次喝這種魚湯?」

她更是好奇了,感覺自己的手已經暖和了,抽出手來,捧著程連津的一碗魚湯,湊近他像是準備要聽一個故事般,一邊小口小口喝一邊問道:「竟然不是第一次喝?以前青霖宴上夫子都會弄這個魚湯給大家喝?」

他慢條斯理地給自己倒了半杯酒:「不會,只是碰運氣,若是夫子來時去釣魚那那年的青霖宴就有機會喝魚湯,若是沒去釣魚,那就沒得喝的了,不過啊,本王運氣算好,每次來這裡,都會喝到它。」

她喝了幾口,眨眨眼:「意思是小三爺你經常來這邊參加青霖宴?」

武俠之神級捕快 「算是吧。」

「什麼叫算是吧?」

他抿了一口酒:「不要忘了,以前本王也是從這書院里出去的學子,自然會參加三年的青霖宴,後來偶爾隔一年代表宮裡人來參加青霖宴也會喝上。」

她極緩地轉了轉眼珠子,捧著魚湯大口大口喝下,腦袋從湯碗里抬起頭來,小聲說道:「小三爺你還算錯了。」

「算錯了什麼?」這次換他不解。

她看似天真無暇的笑容里潛藏著一絲銳利,戳破標線而來:「還有小三爺的另一個身份,六先生啊,你身為六先生難道沒有喝過夫子的魚湯?」

程連津的眸色悄無聲息地微微斂收。

她自顧又說道:「雖然你不常待在書院里,但偶爾以六先生身份回來也能喝上幾次魚湯吧?」

「你怎麼知道本王跟六先生是同一個人,這一次不是借用這個身份?」程連津眸光一縮。

她反倒是輕鬆自在地以他們兩人能聽見的聲音解釋道:「你若不是真正的六先生,憑蒼離天那樣的老鬼和漢老先生那樣的精明人怎麼會察覺不出你的異樣?再說了,即使小三爺偽裝的很好,但是看你平時跟幾位先生的交往來看看不出是裝的,另外,之前我們被七先生祝蘭兒關進地牢里,她說欠一個人的人情,思來想去,大概也只有你能讓她欠下這個人情了。」

重生呸!渣男 說完這個,她一口氣把剩下的魚湯喝完了,放在案桌上,轉頭看著程連津,將潛藏起來的那一絲銳利又收起來,露出一貫的沒心沒肺地笑意:「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啊小三爺?」

「你很聰明。」程連津沉默半晌,伸手來用他圓潤飽滿的指腹戳了一下她的鼻尖,眼神里流淌而過著細細一層的讚賞。

這樣讓她十分的歡喜。

眼睛大亮起來:「還好,還好,反正還是不及小三爺你的。」

程連津垂頭喝著酒,嘴角微微上揚….

等眾人都喝完了魚湯,蒼離子開口道:「今日老夫在這青霖宴上一來是為了款待從淮都來的程院首和幾位殿下以及書院所有的你們,二來呢,老夫年事已高,身邊除了阿巴這個從小跟在我身邊的弟子便無旁人了,於是今日呢,就想在你們之中挑一個出來作為老夫的….關門弟子….而老夫呢….」

他的話還沒說完,下面轟的一下全炸開了!

九澤國最具有權威性的四咸書院的院長大人要收關門弟子?!

這是何等振奮人心的消息啊。

無論是學識,本事還是身份,四咸書院的院長足以是一個最為強大的靠山,不僅在書院里,乃至整個九澤,甚至是血器大陸四國里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即使拋開這一切,但從實力上而言,傳言他是迄今為止最接近刑天之能的人!

他身邊的阿巴少年,起初是個血器都無法煉化成形的人,但是待在他身邊僅一年便變成了天才少年,強大無比!

如此強大之人如今卻要收關門弟子,這可是難得的契機,對他們這群學生來說是個可以影響他們一生的啊!

若是能得到院長指教和作為自己的靠山,那今後行走九澤國可以說是暢通無阻,游遍四國也都沒什麼難事。

因而,大家….沸騰了!

喜歡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請大家收藏:()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更新速度最快。 按捺不住的激動和雀躍,讓他們都忍不住地想要毛遂自薦,爭得蒼離天的讚賞。

就算是一向清高的獨孤瀧雪和瑤青語,肖華等人都被震撼到了,動了心思。

就連幾位先生神色都大變,萬萬沒想到夫子會來這麼一招。

在場唯獨淡定的兩個人大概就是秦沐瑤和程連津了吧。

兩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好半天後,她問道:「小三爺你不驚訝?」

「這不關本王的事,驚訝什麼?」程連津寡淡回道,並且反問:「那你呢,身為書院的學生,若是成為書院院長的關門弟子,以後註定是飛黃騰達的。」

然而她並未飛黃騰達啊…

她強忍下自己也是夫子的弟子的事,努努嘴:「我有什麼好驚訝的,自然也不會著急,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是我的….」想到被蒼離天逼著下跪拜師的場景,她微微一頓后,用古怪的強調補充道:「是我的…額,即使不想要也會被人強塞來的….」

「你這話說的….」程連津好像看出了一些端倪來,蹙眉盯著她。

她搖搖頭:「沒有,就是以前發生過一些不愉快的事有此感嘆而已。」

「年紀輕輕,就像是經歷了好幾十年的年過半百的老頭子似的。」程連津嘲笑道。

她頓了頓,眸底涌動出絲絲滄桑:「你還不要說,我上一世活了將近二十年,這一世算上原身的也活了將近二十年,加起來還剛好是一人的大半生。」

哪有才十八歲不到都說自己老了,雖然程連津不信,可是看到她神色里涌動出的那絲絲滄桑時,所有打趣的話都卡在了喉嚨里,總覺得現在的秦沐瑤,不像是一個十幾歲的人,而像是身體里住著一個經歷了很多事情的人。

想到這裡,程連津的眸色細微地變了。

之前一切歷歷在目,匆匆而過,轉瞬而逝之後,他恢復往常的平靜,淡然道:「我信。」

她猛地一震!

簡單的兩個字深入她的靈魂,像是被雷劈了一下。

她怔怔地抬眼看著他:「你說…什麼?」

程連津堅定道:「本王說我相信你,你是你,卻不是你。」

這話….

他是不是察覺到了什麼?

有人能相信她這種話的欣喜一閃而過,隨之而來的是高度警惕!

萬一被他發現自己不是真正的秦沐瑤怎麼辦?

你是你,卻不是你,就是發現了么?

她的心很亂,不知道為何這麼恐慌被程連津發現自己不是真正的秦沐瑤。

在她慌亂之際,程連津將她擁入懷裡:「笨蛋,你擔心什麼?剛才的話我都是借著你的話說下來的玩笑話。」

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見他不是在撒謊,心裡的慌亂才稍微好一些,強裝淡定,微笑道:「我剛才的裝的還好吧?」

程連津戳了一下她的鼻子,「就那樣吧….」

「哼!」她推開他,轉了身,長呼一口氣。

而他眸光沉下很多,掩飾了一些東西….

這邊幾位先生也都發話了,率先發話的是南落崖:「夫子,這麼多年你都從未想過收關門弟子,如今怎麼這麼突然?」

「是啊,怎麼不跟我們說一聲?」扶離院的悠然風也問道。

長琅也問:「是從今年的新生還是往年的?」

漢崖回道:「哎呀,大家都著急什麼,夫子想要什麼弟子,他今日把話說出來了,心裡自然有數。」

「還是漢崖你最懂老夫了。」蒼離天頂著一張年輕臉,對著蒼老的漢崖說自己是老夫,聽起來怪怪的。

可是其他人好像已經習慣了,那她自然也不必大驚小怪。

蒼離天點點頭:「老夫的心裡的確已經有了打算,此次呢,就從今年的新生里挑一個出來作為老夫的關門弟子。」

聞言,眾人激動的不得了。

大家都按捺不住地摩拳擦掌,準備用盡法子也要為自己的大好前途搏一搏。

各家先生也極力推薦自己的學生,特別是南落崖他將自己的幾名學生推出來:「夫子,肖華,瑤碧,瀧雪的血器都極為好,是難得一見的好苗子,你隨便收一個!」

自己門下不管是誰被夫子挑中,身為掌事先生也十分的有面子。

見南落崖如此,悠然風也將瑤青語推了出來:「夫子,我家青語也不錯啊,雖然是我扶離院的人,可是血器極具天賦!」

看著他們兩院子爭來爭去,長琅想了想最終也開口道:「你們不要爭了,將自己各家院子的新生聚集在一起,讓夫子自己做選擇吧。」

蒼離子也點了點頭:「把他們都叫過來。」

於是三大院子的人都聚集在了蒼離天的面前,唯獨秦沐瑤沒有動,程布頭暈完了,匆匆跑過來一路將她推了過去:「未來侄媳婦兒,你也要加把勁兒啊….想想未來,你飛黃騰達了,也能助我們小三兒一臂之力啊….」

竟然是這個理由…

她的後腦勺旋出了冷汗來,剛把她推過去,還想多說什麼,他又支持不住了,趕緊揉著太陽穴跑開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