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稀有的boss一旦倒下,在它光環覆蓋下的所有靈魂全部變成光團,紛紛飛向參與戰鬥的七人身上,同時掉落了不少稀奇古怪的裝備。

掉裝備了誰還管自己靈力有沒有補充滿!幾乎所有人都在仔細觀看怨靈掉了哪些裝備。

黃道生幾人太過靠近龍天戰團,而龍潛他們殺死的遠程會計師和狂暴司機,都在黑狐兩人的腳下,龍躍眼尖,看見狂暴司機掉落了一把棍狀武器,衝着黑狐兩人高聲喝道:“滾開!”

龍天一把抄起稀有車間主任掉落的兩件裝備,衝進人羣中,滿臉恐懼,抱着龍潛怒吼道:“快跑!”

龍天這一聲怒吼,將其餘幾人嚇破了膽,黃道生哪裏還顧得上什麼裝備不裝備?連龍天這種強悍的帶頭大哥都被嚇成這樣跑了,他們幾個打醬油的還留下幹嘛?

龍躍一邊跑一邊舉着一塊水晶塊模樣的東西,口中唸唸有詞,深藍色的結界領域變成青煙狀氣霧被水晶迅速吸收,豐田霸道和飛度兩輛車變成正常的樣子,黃道生拉着兩女拼命跑着,發動車子後把油門踩到了底,他們人多,多耽誤了2秒鐘,卻看見豐田霸道已經衝出去10米開外,可見龍天他們有多麼的恐懼!

驚慌之下,黃道生沒有忘記從後視鏡中看一看那兩個黑狐的人,他們兩人共騎一輛電動車,還是那種40v電壓騎了幾年差不多要淘汰的,比黃道生原來自己那輛好不了多少,速度可能只有20碼左右。

黑狐的這兩個人,坐在車座後面的一人傷勢很重幾近昏迷,剛纔就是他嘔出一口血。開車的那個傢伙沒有招呼出他們的神器,黃道生一個也不認識,所以根本分不清誰是誰。

在黃道生他們瘋狂開車逃跑的時候,那個騎車的傢伙還是忍不住掉落武器的誘惑,想要下車去撿,但是電動車站不穩,車上還有一個無法保持平衡的隊友,這個騎車的傢伙用了半分鐘時間才停好車,撿起武器,再回到電動車上,但是此時一團鮮紅的結界空間瞬間將兩人吞噬進去,消失不見。

如同被火焰包裹進去一般。

) 黃道生看着後視鏡發呆,其餘三人也轉過身看到了全部場景,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這個結界領域紅的像鮮血一樣,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喬嵐掩嘴驚呼道:“難道這就是地府陰兵官方拘靈隊放出的鮮血結界?”

萱姐皺眉:“我沒有聽說過有鮮血般的結界領域啊?”

黃道生也同意萱姐的說法:“對啊,我曾經去過醫院,還碰到過一隊遊『蕩』巡邏的官方小隊伍,他們的結界領域是灰『色』的,進入結界中厚,整個世界都變成灰白兩『色』,我也真的不知道這鮮紅結界是什麼,真的像大片的鮮血一樣,真是可怕!”

這番話說出來,所有的人都不由得打了個寒顫,看着那片紅『色』,沉默無語。?? 最強靈魂收割者61

帶着衆人盲目的逃離,不知道在逃避什麼,到底有什麼東西會威脅了自己,爲什麼一定要連裝備都可以捨棄不撿也要快速離開。黃道生什麼都不知道。

這種感覺很不好,所以黃道生經過下一個路口時直接右轉彎,和前面瘋狂加速的豐田霸道分道揚鑣。

打完了就跑,千萬別和龍之天空戰隊有什麼收尾賬目未結清,寧願什麼都不要,也一定要迅速離開,這就是黃道生最初的計劃,而且他的設想和預期實現了!

“oh-yeah!升級了!”黃道生查看自己的靈魂收割者,興奮的差點站起來,方向盤立刻左右擺動,嚇的幾人尖叫不已。

耀光是嘿嘿的傻笑,喬嵐在一個小小的驚呼之後也開始笑起來,只有萱姐還是停留在原來的三級未變,看來到了三級之後,升級就會變得相當困難,畢竟合適的怨靈並不多見,像今天這樣的好機會,少之又少。

七天之約,七天內升到三級,黃道生終於完成了當初的約定誓言。

七天,從什麼都不懂的新兵蛋子,慢慢成長成爲一個合格的,猥瑣的,機智的,腹黑的戰場指揮者,黃道生慶幸自己有兩個好夥伴,還有一個好的領路人。

當然了,還有三個被坑的同盟軍對黃道生的幫助也很大。龍躍的大方和豪爽,龍天和龍潛強大的攻擊力和控場力,沒有他們今天這麼拼命的戰鬥,這五個怨靈黃道生他們只能思想有多遠他們就走多遠,不幹掉這幾個高等級怨靈,更談不上升級了。

想起龍之天空戰隊,黃道生喊停了興奮不已的諸位,將車停在路邊,給龍躍撥打了一個電話。

他主要是惦記上了稀有怨靈掉落的兩件裝備,最後殺掉陰險的車間主任,龍天一把抓起兩件裝備,然後跑過來抱走龍潛,轉身就跑。被龍天“快跑”的一嗓子給嚇住了,其他人如同鳥獸散,冷靜過來之後纔想起來原來還有裝備被人搶了!

打完了搶了裝備就跑,不管不顧其他人,哪有這麼好的事兒?

黃道生必須代表他們四個醬油隊友,問清楚這件事!

很快龍躍就接通了,張口怒罵道:“王八蛋!你還有臉打電話過來?你害的老子還不夠慘嗎?”

黃道生知道這是龍躍故意這麼罵的,和他以前工作時處理遊客糾紛一樣,不管三七二十一,首先就把對方罵的沒脾氣,中心思想就是“把所有的過錯全部推給別人,把所有的功勞全部撈爲己有”。

這就是強勢一方慣用的態度,如果黃道生是強勢方,他也會這麼做,人之常情。

黃道生說話了:“鋼炮哥,你也別怪誰了。耀光雖然誤傷了龍潛大哥,但是他也給龍潛和你二人都加持過真言符的,最後準備幫龍天大哥的時候,是龍潛大哥讓他對着車間主任丟符,這可怪不了他,他可是都聽你們的啊。”

龍躍繼續大罵:“嗎的!這種213貨就不要讓他出來丟人現眼!什麼狗屁道士驅符師,連命中率都無法保證,還打個『毛』的遠程dps?”

黃道生哼了一聲。他們自己人罵耀光可以,但是被別人指着眼睛蹬鼻子上臉怒罵一頓,黃道生自己都感覺到不爽:“鋼炮哥,誰都不是天生就打的準的。而且他還是個2級戰士,本來打3級4級怨靈就差準頭。 我真的是戰士 還有,他是我師弟,我很看重他,很照顧他的,是打是罵應該由我來,怎麼着也輪不到你來教訓吧?就算他命中率很低,但是誰都這麼過來的,鋼炮哥你低等級的時候也能百發百中嗎?”

說完這句,黃道生捂住話筒,一巴掌拍在耀光後腦勺上:“丟人現眼的傢伙!”耀光感動的嗚嗚哭起來,黃道生當着外人的面大力維護他,他已經相當感激了。?? 最強靈魂收割者61

龍躍哼了一聲:“那兩個女的還好,沒出力但是沒幫倒忙!還有你他嗎的怎麼回事?飛刀扔的那麼差,打怪打不到,『插』二哥的菊花就一『插』一個準!那個小矮子還可以丟符,你他嗎除了添『亂』還幹了什麼?廢物一個!”

黃道生火上心頭:“不是老子給龍潛和龍天治療術,他們能恢復的這麼快?我去年買了個表的!老子真不該救你們,讓你們被打死了的好!”

這是黃道生第一次當着龍躍的面撕破臉皮破口大罵,治療術被他說出自己的功勞,其實並沒有和喬嵐搶功的意思,而是直接把壓力轉移到自己身上,保護喬嵐,同時欺騙龍躍,爲待會兒裝備歸屬的爭辯施壓。

龍躍果然愣住了,原來這兩個治療術是黃道生放的!那這樣說來,還真不好定『性』黃道生四人爲打醬油的小混混了。

黃道生抓住機會問道:“鋼炮哥!那兩件裝備……”

龍躍憤怒了:“滾你嗎的!一點忙都幫不上,盡添『亂』,還有臉問裝備?要不是我們,你們幾個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稀有的車間主任怨靈等級有4級,加上身爲怨靈隊伍中的頭目,稀有者,爆出來的兩件裝備肯定至少是小極品!

龍躍這樣說,只不過是想獨吞而已。他們隊伍今天損失慘重,龍天消耗了一瓶治療血瓶,一瓶一次『性』瞬間激發潛能的迅猛『藥』劑,同時拼的全身乏力,受了不小的內傷外傷,需要到那個地方恢復。

龍躍自己就不說了,沒羽箭消耗一空,還得花重金在交易市場中購買,這又是一筆大的花費。

龍潛身受重傷,被符打,被爆菊,被“黃道生”治療好後菊花又受重傷,好不容易沒有小怪了,卻被龍躍一箭穿腿,最後發出錯誤的指令導致怒極攻心昏『迷』過去,必須和大哥一樣去那個地方恢復。

一件普通的帽子龍躍都花了接近十萬元,一把普通的雙手武器也是幾十萬,這兩件極品裝備,龍躍新仇舊恨一起算,一分錢也不打算分給黃道生幾人!誰怪他們搶不到呢!

黃道生一下子就明白過來,龍躍說那麼多,中心思想就是一句話“我要黑裝備”,追究責任,點評戰鬥表現,評估損失,這些煙霧彈都是見鬼的。

黃道生冷笑道:“要不是我們,你們幾個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你們三個人敢上去打人家五個怨靈?你們有真言符的加持?你們有回覆術的支援?雖然大部分傷害都是你們打的,但是沒有我們,你們一樣都玩完兒!相反,如果沒有你們,我們絕對不會死,因爲我們根本不會去惹這幾個怨靈!”

龍躍哼了哼:“沒有你們,我們照樣拿得下!”這句話說的一點底氣都沒有,打都打完了,說這種話就是毫無意義的假設。

黃道生聽出來龍躍的心虛,步步緊『逼』過去:“你就死勁的吹吧!不就是兩件裝備嗎?至於那麼小氣嗎?扯那麼多理由幹什麼?讓你老大接電話,我要當面問問,我們兄弟們拼死拼活跟着打拼,是不是肉也不給吃,連湯也不讓喝一口?”

龍躍哈哈大笑:“小子!你這話說的太過了!你們拼死拼活?哼哼!大不了那輛飛度不要了,改裝費又是二十萬,給你們喝一口湯又怎麼樣?”

黃道生怒喝一聲:“好!姓龍的!咱們以後走着瞧!”

掛斷電話,黃道生髮現三人都是古怪的看着自己,連忙笑眯眯說道:“好啦,事情辦完了!咱們回家!”

喬嵐和耀光是完全沒弄懂黃道生在幹什麼,唯獨萱姐聽了個大概,但是很氣惱,惡狠狠說道:“這就辦完了?那兩件裝備呢?”

黃道生重新發動車子,往新竹村方向走,無所謂的說道:“那兩件裝備本來就不是我們的。他們是主力,拿裝備是理所應當的。我們只不過是抱了他們的大腿,見識了一場激烈的團戰而已。如果只有我們,肯定不會戰鬥的。所以說,這兩件裝備怎麼算都不是我們的,萱姐你說對吧?”

萱姐還是不服氣:“可是我們也出力了啊!我們也辛苦了啊!我扔火球扔到靈力枯竭,小嵐也是釋放了全部靈力,耀光符紙丟了一大摞,你也跑前跑后辛苦了這麼久。憑什麼他們就一點兒也不分給我們?”

黃道生呵呵一笑:“萱姐,我們也不是一點收穫也沒有啊!”?? 最強靈魂收割者61

萱姐沒好氣:“就聽龍躍的,給了你一輛改裝的飛度車就收買你了?”

黃道生回頭看了看衆人:“第一,萱姐你的神器充能任務完成了。第二,我們三人全部升到3級。第三,龍之天空戰隊被我成功矇騙,他們黑裝備變得問心有愧,以後會欠我們人情。第四,我們知道了很多不清楚的事情,見到了其他的同行,再也不是兩眼一抹黑的盲目戰鬥。第五,如果飛度算的話,那就是吧。”

黃道生笑着總結道:“所以說,今晚,收穫最大的其實是我們!”

耀光和喬嵐紛紛鼓掌,萱姐氣鼓鼓的,就是不給黃道生面子,忍了半天還是沒忍住,開口問了:“哎呀,你們升到3級了,有什麼變化沒?”

…… ;

其實3級並不是特別重要的坎,雖然三人都升到3級,改變最有價值的,還是耀光。 走失在時空裏的戀人 //:去讀讀小說網看小說 //

【黑鐵靈魂司南盤】

【主動技:結界領域,靈力消耗1點,使用半徑15米】

【主動技:搜尋惡靈,靈力消耗3點,覆蓋範圍半徑15千米】

【主動技:洞察,靈力消耗3點,目標距離35米】

【靈力:11/11(衝能完畢)】

【特殊屬性:增加靈魂裝備掉率2%】

【特殊技能:道符掌握】

【備註:讓人離不開你,就是最大的勝利】

名稱變成黑鐵打頭,洞察的範圍多增加了10米,靈力上限增加1點,同時增加靈魂裝備掉率由1%提升到2%,這種提升已經很不錯了。

黃道生看着羨慕的直咂嘴:“可以啊耀光,你要是每升一級就增加1%的掉率,我相信,就和你備註所說一樣,幾乎所有人都會追求你,想要拉你入夥。即使你什麼也不幹,站在那裏都可以增加掉率。”

耀光靦腆的摸摸頭:“師兄說的好!我會一輩子都和師兄在一起的,永遠都不會分開。”

黃道生惡寒,給了自己一嘴巴:“我他嗎犯賤說這話幹嘛?”

喬嵐笑了笑,拿出自己的靈魂信仰手冊。

【黑鐵靈魂信仰手冊】

【主動技:寧,靈力消耗1點,覆蓋範圍半徑10米】

【主動技:生,靈力消耗1點,覆蓋範圍半徑10米】

【主動技:景,靈力消耗1點,覆蓋範圍半徑10米】

【主動技:聖,靈力消耗1點,覆蓋範圍半徑20米】

【靈力:13/13(衝能完畢)】

【特殊技能:有一定機率在戰鬥中領悟新的信仰技能】

【備註:更加殘酷的戰鬥正在等着你】

萱姐說道:“不錯嘛,靈力再次增加1點上限。可以多放一個技能了。”

黃道生點點頭:“看來到了3級,可就沒有一二級那麼簡單升級了,看看這備註‘更加殘酷的戰鬥’,哎,說不定以後必須靠不停的戰鬥才能生存。可是嵐妹子天天住校,每天晚上真的不方便啊!”

這是個問題。

喬嵐住在學校裏,白天有正常課程,晚上到點了媽媽還會寢室電話查崗,真正出來幹活的時間就那麼幾個小時,和黃道生萱姐這種自由黨配合起來,大多數時間都不能在一起。

如果黃道生和萱姐耀光三人鐵了心,每天白天都去尋找怨靈,喬嵐的實力就會越拉越遠,直到被淘汰,而淘汰就意味着死亡,這不是開玩笑的。

黃道生想了想繼續說道:“嵐妹子的問題待會兒再討論。先看看我的。”

【黑鐵靈魂收割者】

【攻擊力:10-20】

【主動技:磁力召喚,靈力消耗1點】

【主動技:飛刀投擲(遠程),靈力消耗1點】

【靈力:11/11(充能完畢)】

【特殊屬性:有一定機率吸收穫得靈魂生前的一項生活技能,並且轉移到宿主身上,可沉積,同類型可升級】

【特殊技能:吞噬融合(有一定機率獲得靈魂的戰鬥技能)】

【種植(初級)】【幼兒拉丁舞(女版)】【烹飪(高級)】

【備註:唯有戰鬥,才能成爲最強靈魂收割者】

黃道生召喚出靈魂收割者,黑鐵前綴的靈魂收割者,變得比羽毛球拍稍微大一圈,但是還沒有達到龍天那種一人多高的恐怖長度,可能等黃道生到達4級,靈魂收割者也會進化成那種拉風帥氣的神器!

攻擊力增加5點,靈力上限增加1點,備註發生變化,同樣的還是強調着“戰鬥”。

黃道生在車裏不好施展靈魂收割者,收回去說道:“萱姐,問你個問題。是不是你升到3級以後,任務就不好完成了?”

萱姐點頭:“對,我收到過三次充能任務。第一次的時候,還不認識你們,提示我在駕校,我跑了整整三天,在全市十七個駕校培訓點都尋找過,運氣好才完成任務。第二次,就是在江邊見到龍天他們那次,提示是在江邊,市內那麼長的江灘,也是偶然機率才碰到。這第三次,提示卻是在大橋下,我正頭疼江城有十四座大橋呢,沒想到你把我喊過來,稀裏糊塗完成了這個充能任務,而大橋和江鋼集團真的是絲毫關聯都沒有呢!”

黃道生一拍大腿:“我就說嘛!跟着我混那是絕對的輕鬆!”

“切~”兩女都不屑一顧。

“師兄說的對!”唯有耀光拍着馬屁。

車內幾人

心情很好,現在所有人都沒有了充能的任務逼迫,每個人都略有收穫,還憑白得了一輛車,黃道生當場決定,這輛車作爲團隊將來的通勤車,以後大家出門找靈魂,就同坐一輛車。

說起團隊,黃道生又來興致了:“唉唉唉,別人團隊都有個好聽的名字,龍之天空,黑狐,我們要不也取個名?”

三人同意,萱姐首先獻策:“不如叫新竹小霸王?”

黃道生驚嚇的一腳剎車踩下去,耀光嘭的一聲腦袋撞到副駕駛儲物格上,即使他繫了安全帶,他那個身高剛好腦袋可以撞上。

黃道生哀嚎道:“萱姐,你幹嘛不建議叫新竹女霸王算了呢?那個陰險的車間主任要是掉了長鞭裝備,給你拿着正合適!”

喬嵐也笑了:“那我也提議一個,叫美女與野獸?”

萱姐哈哈大笑:“這個同意,兩個美女,一個野獸,一個禽獸!”

黃道生無力的趴在方向盤上,抗議起來:“正經點好嗎?耀光……”

耀光清清嗓子,大聲說道:“我提議,就叫終南山道士靈魂戰鬥小分隊!”

黃道生腦子一炸,嗖的一下坐起來,反手一巴掌拍了過去:“這麼長的名字,打之前自報家門都要1分鐘!”

兩女也覺得耀光提議不好,紛紛說道:“那你說一個?”

黃道生拿右手食指和大拇指託着自己的下巴,一副酷酷的表情,看着耀光,半天不說話。

耀光好奇問道:“師兄這個姿勢,是在暗示着師兄想給咱們隊伍取名叫‘穀粒多’嗎?”

“啪!”萱姐從後面給了耀光一巴掌,“閉嘴!”

黃道生這才深沉的說道:“我的建議是,不如就叫‘隱殺’,或者‘從零開始’,亦或者是‘很純很曖昧’?‘隱殺’這名字酷,說出來有殺氣!‘從零開始’這名字很樸實,咱們就是從零開始的嘛!‘很純很曖昧’這個呢,不用多說,咱們隊伍里美女多,而且都是玩的現代都市中最流行的曖昧……”

黃道生一個人在那裏自娛自樂,說的是滔滔不絕,絲毫沒有發現其他人用看白癡的眼神看着他。

這幾個名字,喬嵐的建議是青,萱姐的建議是普通,耀光的建議是213,黃道生的三個名字已經……他已經殺的超越了神的存在,主宰了遊戲!

黃道生說了半天,意猶未盡,詢問道:“怎麼樣?要是這三個名字都不滿意,其實我還有另外幾個備用的……”

萱姐打斷了他:“別說了,你這是在幫起點做廣告。我們決定了,隊伍名叫做——驅!魔!人!”

“驅魔人?驅魔人?”黃道生唸了幾遍,連連搖頭:“我靠,我以爲你們有多少創意呢!還不是一樣的跟着我學,驅魔人是柳暗花明寫的好吧!而且這也不對題啊,咱們這的是靈魂,又不是妖魔,不如叫驅靈人。”

“不行!”兩女異口同聲,“就叫驅魔人!”

這麼堅決的態度,讓黃道生也不由得重視起來,看了看自己的堅實左右臂耀光,低聲說道:“師弟~你是無條件贊同我的吧?”

耀光剛準備說話,看見後排兩女恨不得殺人的眼光,支支吾吾半天說道:“其實我還有個建議……叫魂鬥羅怎麼樣?唉唉唉,本來就是鬥靈魂的嘛~不行的話,叫四大名捕也可以啊,我們剛好四個人……別打……別打……”

混亂之後,柳暗花明的死忠粉絲贏得了勝利,四人小隊正式取名爲——驅魔人!

接下來回到家中後,經過長達三個小時的辯論爭奪,一直持續到凌晨兩點,在呵欠連天的耀光和喬嵐強烈要求下,爭論的雙目通紅的黃道生和萱姐終於達成共識,當場整理出來備忘錄,四人分別簽上自己的大名。

驅魔人隊伍裏政企分家,形成了意識形態和隊伍經營兩套管理班子,當場組建了黨支部,選舉出新一屆經理班子。

黨委書記由萱姐擔當,整個隊伍中唯獨她一人是黨員,所以無人爭搶。候補黨員喬嵐排行第二,在黨委會議上只有旁聽權,沒有投票權。耀光小學畢業,黃道生是個假冒候補黨員,連競爭資格都沒有。

萬幸的是總經理的寶座被黃道生拼死搶了過來,除他擔當總經理職務之外,下面一共配有三名副總經理,分別是喬嵐分管財政,後勤,醫療,福利,工會,萱姐分管人事,考覈,裝備,宣傳,規劃,耀光負責宗教事務,黃道生則負責其他全部事項。

第一屆驅魔人領導班子選舉活動圓滿結束,各人嘻嘻哈哈打着招呼各自回房,今天度過了最困難的一天,從明天開始,全新的驅魔人小隊將會以最飽滿的精神面貌和大家見面!

……

求推薦票和收藏~裸奔也要有骨氣!

) 黃道生當上了驅魔人隊伍的總經理,分出去幾乎全部的權力,不管人事,不管財政,連裝備分配都不該他管,看起來好像就是個空架子。

實際上,組建這個隊伍根本就沒用太多的事情可以做,黃道生寧願自己當甩手掌櫃,以他的『性』格,在和萱姐爭論時完全可以一推二五六什麼事情都不管,非要爭奪一個總經理,也就是隊長的位置,僅僅只是爲了滿足他的虛榮心而已。

難道將來打出來一件mt的裝備,萱姐她們還會考慮賣多少錢而不是想到黃道生能不能用?分裝備的權力在萱姐手裏,那只是一個笑話罷了。

Www★T Tκan★¢ ○

戰鬥,永遠是男人做主的嘛!對付女人嘛,只要大的原則『性』問題自己把持住,其他小事情,由得她們去折騰!這樣面子上既好看,而且基本上閒的啥事沒有,最輕鬆收益最大的還是自己!黃道生深諳此道,他又不傻。

但是作爲隊伍mt和掛名總經理,黃道生還是必須爲自己全隊的利益考慮,所以第二天一早,黃道生再次給龍躍打出一個電話。?? 最強靈魂收割者63

不是服軟,而是和談。

服軟是認爲自己實力不如對方,被人家打服了,最後巴着求着人家。而和談是雙方平起平坐,儘量不要把關係搞僵,你退一步,我讓一點,雙方面子上都好看。兩者『性』質不一樣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